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三喜临门

悍卒 又见青山 2816 2006.11.02 02:03

    二殿下轻叹道:“今天我听太子的提议也觉得不妥,但一时却想不出理由来进言,今番有了你这些话,我就知道该怎麽做了,下午我就进宫去面见陛下和太子,到时你同我一起去。”

  那人道:“同去就不必了,柬言之事有二殿下足够,那末将就告辞了。”

  二殿下忙道:“急什麽,在我这里吃了午饭再走,正好下头人给我送来了些东北的飞龙肉,我这就让他们去准备。”

  那人笑道:“不劳殿下赐饭了,我家中还有些事要办,等以后在来讨扰吧。”

  二殿下无奈道:“那好吧,我送送你,今后有事就只管来找我,药师兄万万不要客气呀。”

  见他们出来我赶忙在门边垂手侍立,抽空也去打量了下那个叫药师的人,只见此人穿着一身灰麻布袍,下穿麻鞋,长得又高又大却骨瘦粼峋,釉黑的面皮上生着一对八字眉,两只亮如点漆的眼睛顾盼之间神光凛凛,眉宇间却又带着饱读之人的那种谦和,见他出来我赶忙拱手,那人微笑着也还了一礼后直向前院走去。

  二殿下站在门口直盯着他的背影。良久才道:“九郎,你看此人如何?”

  我垂手恭声道:“此人大材。”

  二殿下叹道:“是呀,此人乃不世之良将,可惜却不能为我所用啊。”

  我惊呀的一抬头,二殿下苦笑道:“其实我对此人有活命之恩,家父起兵前他为阳泉尉,得知我父有反隋之意后就弃官跑到京城告了我们一状,这状告的好啊,当时除了爹和我们三兄弟外全家还都在京城,幸有至友来通信,我们全家才得以逃脱,饶是如此,我那幼弟李智云也被炀帝抓起来问了斩,我父恨此人入骨,大哥,我和四弟也发誓要杀此人,破长安后家父要杀他,我怜其有材力劝之下才保了他一命,后来我父又下令让他领着800兵马去攻打当时的反王窦建德,那窦建德手下兵马十几万,他800人如何胜得,哎……其实这事是我父……哪有为私仇而妄杀良将的?我得知此事后忙密令当时前敌的淮阳令助他,自己又亲领大军前去接应,才在乱军之中将他救回……不提这些了,可惜呀,我如此对他他都不肯归我统属。”

  我听完二殿下的话后心头怒火大起,如此无情无义的人就是在有材也没用,他既不归二殿下那就一定是在攀别人的高枝了,像这样的人不能用就一定要杀,不然早晚会成我们的劲敌,我想二殿下也明白这道理,所以才跟我说这些的吧。

  趁他没走远要先弄清他的住址才好,想到这我忙恭身施礼道:“殿下不必挂心,给我几天时间,我定让此人无法与我们为敌,小人先告辞了。”说着拔步就向外面赶。

  二殿下哦了一声后忽然追过来笑着拉住我道:“慢着,还好我反应过来了,不然你又要非闯下大祸不可,不能为我所用就不能留?你当我李世民是什麽人啊?快进屋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我此时的冷汗顺着脑门子往外冒,幸好二殿下把我叫住,不然就真闯大祸了,边随着他进屋我边问道:“这人究竟是谁?”

  二殿下笑道:“他姓李名靖字药师,其实他不归我帐下也对,外敌环伺自己兄弟却不同心,别说是他,就是连我都看不起自己了呀,对了,你的字叫九郎,那名叫什麽?”

  我被问的一愣,想了下后道:“我……我没名,从我记事起就没听我爷爷说过,不过小时候村里有人管我叫毛驴儿,不知道那个是不是名。”

  二殿下哈哈大笑道:“就算那个是名也叫不得,等我好好想想,帮你起个好听的吧。”

  绕过门口的屏风顿觉得冰凉扑面,原来屋内四角放着八个大大的冰盆,怪不得如此之凉爽,在往桌上一看,只见桌上也放着个稍小的冰盆,里面还放着一种我从没见过的果子,只见这果子足有南瓜般大小,但通体翠绿还带着黑纹,旁边放着以切好的,带着一股清香,那红瓤黑子让人一见就喜欢的不行不行的。

  二殿下招呼我坐下后拿起一块切好的递过来道:“来尝尝,这可真是个好东西。”

  我接过来咬了一口,好甜,被这冰一镇更是清凉的沁人心肺,二殿下笑道:“吐出来的籽放在那铜盘里。”

  我边大口的嚼着那东西边问道:“这东西叫什麽?可真是太好吃了。”

  二殿下从桌上拣起我不慎落下来的籽装入那盘中笑道:“这叫西瓜,去年西域的一个胡人来长安时给父皇进献了一点种子,父皇命人在宫中开了一亩多地,到今年终于结了有千八百个瓜出来,这些瓜籽要留好,有了这些瓜籽做种,有个五年的时间咱们大唐的百姓也能吃得着这东西了。”

  我笑道:“要真能如此那可真是百姓的福气了。”

  二殿下笑道:“一会你走时也拿一个回去吃,但瓜籽要保管好啊。”

  我赶忙站起拱手道:“多谢殿下。”

  二殿下摆手笑道:“用的着谢吗,这西瓜我手头也不多,不然就多给你几个了,九郎啊,门领官当的如何?可还习惯吗?”

  我忙举起袖子擦了下嘴上的瓜汁道:“还算不错,就是我这人闲不住,觉得那差事太气闷了些。”

  二殿下呵呵笑道:“就知道你有此一说,三妹遣人来跟我说你在街上帮人打抱不平,还说你禀她的事是真的,让我好好赏你一下,我正愁不知怎麽赏你时士信今早来说想让你去他营中任参领官,你可愿去吗?”

  我听完后赶忙站起来施礼道:“多谢殿下,我愿去。”

  二殿下笑道:“那我这就给兵部下文,调去的同时升你为昭武校尉,欠了你一年多的饷银也在下文时一齐补发,你看如何呀?”

  我大喜,连鼻涕泡都差点美出来,那昭武校尉乃是九级校尉中的第一等,比我这果毅校尉高出足有四级,不但如此,那饷银也高出了近一倍去,双喜临门,待会回家可要算算到底能补我多少银子。

  想到这我忙站起来拱手道:“多谢殿下抬举……。”

  二殿下苦笑道:“你这一起一坐的不觉得累吗?快别多礼了,京城的卫戎部队和各地的府兵有所不同,所以这道令传到你那里会慢一点,你不要心急。”

  我赶忙又要站起来拜谢,二殿下从冰盆里抱出个完整的西瓜塞给我笑道:“快走吧,回家后趁着凉赶紧吃,别跟我没完没了的施礼了。”

  出了天策府我一手牵着马缰绳一手抱着那大西瓜心中就剩下乐了,老子也有时来运转的一天啊,我早就跟人打听过了,那昭武校尉是每月92两银子,该给我补饷的时间是一年零三个月,不对,应该是一年零四个月,那就是……1472两银子,发财了,好运气来时连城门都挡不住,这话可太适合我了,正盘帐盘到高兴处时忽觉手中的马缰绳动了一下,我没在意,接着往前走,可走不多远觉得缰绳又动了一下,这可有点不对劲,等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贼头贼脑的人正在用小刀割着我的马缰绳,他已割断一条了,现在割的是另一条,那条已断的缰绳上居然还拴着一头瘦到了极点的小黑驴。

  好小子,居然想拿这驴换我的千里马, 见这情景我忙大喝了一声举脚就踹向那人,那人被我一脚踹倒在地,爬起来后惊叫了一声撒腿就跑了。他跑之后我就傻了,这驴怎麽办?他不要了?想要招呼他回来却怎麽也没找到他,我又在原地等了一会,见他确实不会回来后只好连驴带马的都牵回了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