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二虎

悍卒 又见青山 3741 2008.04.25 11:08

    休息了两天后全军又向石国出发,这次我们全都换上了唐军的号衣,前进的也很慢,而且在途中还不时的在一些小村镇部落中用很高的价钱采购些粮米等物,同时,李孝恭还有死令传了下来,擅动百姓一物者立斩。

  没过多久我们再遇到的村镇都开始对我们夹道欢迎,不但欢迎,每到一处都有好多人将他们的东西带来要卖给我们,这李孝恭的脾气也是真好,粮米,药物,牲畜,布料,来什麽买什麽,等到石国的时候,骆驼背上都驮满了,连我的大黑马上也扛了好几匹粗布料子。

  进入石国境内后不久全军安下了营寨,此地不偏不倚,乃是那王爷昌黎寿与宰相伯力两路人马的中间地带,具得来的情报上说,这两支人马已结结实实的打过了几仗,本来两队人马各有3000,经过这几次折腾后,两边加一起也不足5000人了。

  扎营不久李孝恭就分别向两边派出了使者,请两边暂时罢兵,并邀请昌黎寿和伯力来我们营中饮酒,还允许他们各到150名护卫同来,按着官面的话说,这李孝恭想做和事姥,上面的决定我是不能过问的,但我心里可清楚一件事,伯利是个什麽样的人我不知道,这个残废王爷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他处心积率了这麽久就是为了这个王位,岂会轻易被我们说动?

  信送出不久后那伯利就到了,这时我正在厨帐探头向外看着,此人是个高大魁武的50多岁汉子,一双黄眼珠,满嘴的的黄胡须,一进大营,就见他趋步向前来到李孝恭三丈处单膝跪倒后道:“不知大唐上国天使到此,化外之臣迎接来迟了,伯利向天三跪礼,愿我大唐国运永世昌盛,愿我大唐雄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一口流利的汉话,好卑谨的言词,看来此人貌似粗鲁实则极奸,怪不得能与那残废王爷斗了个旗鼓相当,李孝恭掺起他来边向帅帐走边道:“宰相太谦了,快请帐内安坐。”

  他们进帐去了,我身旁的秀才边摘着菜边道:“看这话说的,难怪他能当宰相。”

  小三儿笑道:“那当然,能爬上宰相宝座的人没两下子还行?”

  见他们光耍嘴皮子不干活我怒道:“别扯蛋了,赶紧把菜都洗净,麻杆和单良呢?让他俩杀几头羊怎麽还没办妥?你们几个谁去快给我找找,一会人到齐后就要上菜了,这要耽误了还了得?”

  秦朗答应出去找麻杆了,大猴边忙活着手中的活计边笑道:“跟着老大的一大好处就是总能得着好东西吃,我说老大,这台宴下来能给咱们似藏下点酒不?”

  我横了他一眼后笑骂道:“想酒喝想疯了?这个时候谁敢偷喝酒?不怕人头落地?”

  大猴嘿嘿一笑没再说话,小三儿边升着火边道:“有肉吃就行了,我奶奶就教过我,酒要少吃,事要多知。”

  小三儿的话音未落,单良和麻杆各扛着一条细剥干净的羊进来道:“老大,营外面好像不对劲啊,那边的土岗子后头好像有人在窥探咱们。”

  我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想了想道:“放心吧,咱们只管做咱们的饭,别的事不用咱们操心。”

  没过多久帐外又是一阵鼓乐声传来,看来是那昌黎寿也到了,他可和那伯利大不相同,与李孝恭见面时只是微微拱了拱手,就让人推着四轮小车向帅帐去了。

  他刚进去就有令传来让我们上菜,好在我们这边都已准备齐了,见让开席起出锅里的菜肴就向帅帐赶来。

  这个宴席不同于我们中原那种各人分桌的单宴,乃是帐当中设了一张大桌的混宴,我是最先一个送菜进去的,摆好碗碟好刚想出去,就听李孝恭道:“九郎慢走,刚才昌黎王爷还提起你呢,说你不爱金钱办事利落,你也过来陪王爷坐坐吧。”

  见李孝恭如此一说我不禁有点吃惊,我是个什麽身份?这里哪有我的坐位呀,但他的令是如此传的,我拿捏着坐下后那昌黎寿举杯向我一笑道:“燕兄好手段啊,我敬燕兄一杯,好答谢你千里护送我兄长去长安的恩情。”

  这残废王爷现在一定是恨我如骨,那阴冷的笑容看的我头皮都直发麻,无奈下也站起举杯道:“王爷太客气了,多谢王爷赐酒。”

  昌黎寿见我喝完了酒后呵呵一笑,他对面的伯利猛然站起来道:“原来竟是这位小兄弟将我王送到的中原,那我伯力也要好好敬你一杯。”

  我心中暗骂但表面上又说不得别的,赶忙双手将杯端起后刚想说几句客气话,就听那昌黎寿冷冷道:“你这叛逆也有面皮敬酒?若不是你起兵谋反,我王兄又怎会远走长安?”

  那伯利也冷哼了一声道:“王爷这可是含血喷人了,若不是你劫持了我王,我又怎会起兵?”

  昌黎寿反讥道:“笑话,我若有心劫持王兄又怎会请燕兄弟送王兄去长安?”

  伯利也冷笑道:“那乃是二王爷使的借刀杀人之计,只是燕兄弟为人机警,没中你的圈套罢了。”

  昌黎寿阴森森的的看了伯利一眼后道:“伯利大人这才是含血喷人之词,得知王兄已到了长安你还举兵相抗,这个大人又做何解释?”

  见他二人如此李孝恭张着双手笑道:“二位不要动怒,孝恭不远千里来此的目的,就是想替二位说和说和的,这不光我是家陛下的旨意,更是你们国王莫德寿的托付,动身之前贵国王找孝恭说过一番话,二位可想听一下吗?”

  伯利赶忙站起恭身,那昌黎寿也高高拱起双手,李孝恭见他二人全都敬听先是仰天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才在帐中缓缓踱着步道:“贵国王说的话,让孝恭心头很是难受啊,出发前你们国王找到孝恭说,手足之亲有意谋害,股肱勋臣心存二心,他已心灰意冷,打算终生都留在长安了,至于这个国家,他准备拱手让与二位,只盼二位能早熄战火,让国中百姓少受些苦,他的心愿也就足了。”

  李孝恭话音落地后又招了招手,就见一名亲兵手捧着一个皮匣恭恭敬敬的来到了他身边,李孝恭笑着将那皮匣打开后道:“这就是贵国传承久远的那支权杖,我已将它带来了,至于要将它交到谁手,孝恭还要好好斟琢一下才能定。”

  权杖的出现让伯利和昌黎寿同时大吃了一惊,两人的眼睛具都死死的盯在了那权杖之上,看了一会后,伯利的双目开始放光,鼻翼耸动头上更有汗珠冒起,而那昌黎寿,却紧锁双眉阴沉着面孔陷入了沉思。

  李孝恭见他二人都不说话笑道:“二位可都听清楚了?”

  那伯利被李孝恭这句话问的有些清醒了,只见他的脸上抽搐了几下后道:“大王这是怎麽了?大王这是怎麽了?就这麽将这王位放弃了?老臣不明白,实在是不明白。”

  李孝恭笑道:“法尧禅舜,古以有之,这又有什麽奇怪的呢?若伯利宰相觉得受禅之后于心不安,那拒绝就是了嘛,这样也就让孝恭不必为传位的人选犯难了。”

  那伯利皱眉道:“我王贤德,天下皆知,伯利自觉才德不足,这个让贤令是万万不敢接的,但若让昌黎王爷受此封禅,老臣又大大的不同意,昌黎王爷虽也是皇亲贵戚,但素来行止不端,心怀鬼意,若由他接了王位,那我国之臣民就皆要受倒悬之苦了。”

  昌黎寿冷哼了一声没说话,在他身后推车的那人骂道:“老匹夫你好大的胆子呀,竟敢辱骂我家王爷,你是个什麽东西?起兵杀进王宫的不就是你吗?将我王的宠姬赏给手下人的不也是你吗?若不是大王得到的通报早,现在恐怕早就死在你的手中了。”

  那伯利听完后勃然大怒道:“大胆,你一个下人竟敢……”

  没等那伯利说完就听见昌黎寿冷冷道:“我身边的,没有下人上人之分,而且与犯上做乱的反贼,也不必说什麽好听的话。”

  伯利怒喝道:“你才是反贼,主上到你那里时你竟觊觎主上这支权杖,还扣押……”

  李孝恭不耐烦的道:“二位在刀兵上分不出胜负,难道还想在我这里用唇剑再来个一决雌雄吗?别怪孝恭逐客,你们吵的实在是有些过份了,都先请回吧,容孝恭深思之。”说完哼了一声就进内帐去了。

  他这一走顿时就让堂上安静了下来,我一见李孝恭离去,也忙拱拱手退出了帅帐,没过一会昌黎寿就离营而去,但那伯利却没走,只见他在帅帐进出了几次后到外边对我笑道:“刚才老朽的言词是过份了些,我知错了,麻烦燕兄弟再进去给老朽通报一下,就说老朽还有些紧要的话要和你家王爷说,这个兄弟留着买些茶喝吧。”

  这老东西竟塞给我巴掌大的一块金饼子,我手掂着这块金子笑道:“宰相大人出手真是太大方了,不过可惜呀,若我们王爷知道我掸收了你的东西非在辕门砍了我不可,宰相还是请回吧,如今我们王爷还在气头上,等过了这阵子大人您在来吧。”

  那伯利失望的看了帅帐几眼后才又笑道:“既是这样,那老朽就先告辞了,对了,贵部一应所需的粮草军淄老朽以让人去准备了,改天就能送来,这个请燕兄弟一定要通知王爷呀。”

  我笑道:“多谢宰相大人,这个我一定会去禀告我家王爷。”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帐内李孝恭道:“来人,去看看伯利宰相走了没有。”

  我忙大声道:“启禀王爷,宰相大人他还没走。”

  李孝恭哦了一声道:“那就请宰相进来说话吧,九郎,帅帐50步之内不可有人,你要仔细了。”

  那伯利满面堆笑的进去了,其他人也被我谴到了50步外,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伯利出来了,但却两眼发直面如死灰浑身都在发颤,见此情景我不由得在心里暗笑,定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他刚出营,就听帅帐内有人喊道:“九郎,你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