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铁衣白发

悍卒 又见青山 2409 2005.08.18 18:36

    趴在马脖子上我问道:"怎麽就你一个人来?龙组的那帮人哪?"。

  那人跟本就不说话,只是打马狂奔。我急道:"他们不追我就不能走,不然这帮兵痴就要祸害百姓了"。说着两手使劲就要往下跳。

  那人听我说完这话把马勒住了,掉转马头就向回跑,我急道:"这样不成,他们人多,里面情况不明,这样冲进去就出不来了,你先躲起来,我把他们引出来你接应我"。说完又要下马。

  那人一按我后背,纵身跳下马,提着大枪转眼就消失在林中了。我心里暗道:"行啊,知道把马留给我逃跑用"。

  俩腿一夹马腹,大黑马闪电般冲向城门.到了门口我没敢立即进去.从马上下来趴在地上听着城里的动静,居然并没有杂乱的蹄声,我心中疑惑的想:"怎麽没人追我,这不大可能呀,不追我他们干嘛来了?"。

  想到这里站起身来给了马屁股一巴掌,大黑马撩着后蹄转眼就没影了.我躲躲藏藏的又回到了城里,进去后才发现,这些叛军围成了个圈子,圈里有两个人,一人是古飞龙,另一个是公孙玉兰.

  我大吃一惊,这两个人醒的太快了点吧,只见公孙玉兰手拿两把藤牌在阵内翻转跳跃快似闪电,将众叛军袭来的刀枪全都挡开,那古飞龙手中长一柄长剑如灵蛇般的挥动,跟本不顾周围的叛军,剑剑不离谢远山的咽喉.谢远山脸色煞白一把大刀全力封架着长剑,脚下步步后退丝毫不敢分神。

  看到这里我马上就懂了,古飞龙和公孙玉兰是在拖时间好让我跑,更看出他俩顶不住多久了.如此猛烈的打法体力消耗极大,最多两柱香的时间,一人力尽之后二人俱亡绝无幸理。

  我猫着腰向他们那里接近,同时脑筋急转想着应对之法,就在这时只见古飞龙剑光忽然一散,左肩已着了一刀,公孙玉兰惊呼之下身形移动更急,藤牌全力护住古飞龙身体,古飞龙长啸一声脚下踏步手中长剑电射刺出,姿态威猛雄烈已有一去不回之势。

  看到这里我心中一翻个,胸口一热两眼已是血红,再不去想什麽应对之法,虎吼一声举刀就扑向敌军。几个起落冲到近前见人就是一顿狂砍。

  这些叛军见我竟然回来了全都吃了一惊,我挥刀砍翻几人后直向圈内冲去.进阵之后右手长刀飞舞,左手戴着金丝手套硬生生抓砸来袭的兵刃,一时间圆阵竟被我搅的四分五裂不成阵形.

  公孙玉兰那里压力大减,口中却叹道:"你怎麽还回来了,现在还如何能跑的出去呀?"。

  我急道:"你们没见我已出城跑了吗?为什麽还要来送死?"。

  古云龙剑势不缓冷冷的说道:"你一马双驮又能跑出多远,现在即然回来了,就助我杀了此人吧。他们共不到200人,杀了此人其余的皆不足惧"。

  听完这话我狞笑着吼道:"杀他好办,刚才我在醉月楼就用这个杀了100多人了"。说着把盐罐掏出来了。

  谢远山见我掏出这法宝脸都绿了,刀法当时就是一乱,古飞龙见对方气泻攻的更急,几招过后谢远山就招架不住了,脚下踉跄口中高喊道:"来人,快来人"。

  这些叛军也真够勇悍,见主帅遇险全都扑了上来,几十人直冲古飞龙,其余的人全都奋力向我和公孙玉兰攻来.我打开盐罐作势一撒,众兵见这一招脚下全都一慢,我趁这时机挥刀劈向谢远山,同时盐面就向谢远山头上一扬。

  只见谢远山狂吼一声手中大刀脱手飞出打向古飞龙,同时向左一歪,身子打着滚翻出丈外,我抢步上前长刀直劈而下,同时左手的盐罐猛击向他的面门。

  这谢远山见刀下来抬起左脚直踢我的手腕,接着一把抓下铁盔猛然罩住砸下的盐罐。我暗叫此人果然了得,右手手指一张扔掉长刀拔出噬月短剑就刺,那谢远山见短剑刺向他小腹忙伸臂就是一挡,噬月短剑叱的一声轻响,当时就刺穿他的铁护腕把他右臂扎了个对穿。

  我右手拔短剑左手盐罐又砸他的大嘴,口中叫道:"我说过要全塞你嘴里"。

  那谢远山举盔就撞向这盐罐,瓷罐如何挡得住他这铁盔一撞,喀喇一声这罐就碎了,里面的剩盐洒的我俩一身都是,那谢远山受伤的右臂被盐一激当时就疼的浑身栗抖,我趁机将短剑奋力插进他的胸膛直没至柄。

  谢远山看着插进身体的短剑忽然嘴上带出笑来,两只手臂伸出死死将我抱住。我刚要挣扎就见两名叛军已到身后,手中鬼头大刀带着厉风向我后背砍下。

  我拼命挣扎着想起来,那谢远山只是不放,无奈下就在我使出最后一招肉背挡刀的绝活时,只听两声脆响,就见一支釉黑的枪杆拦住了那两把刀。

  紧接着人随枪到一团黑影闪电般拦在我和叛军之间。那人头上竹笠早没了,满头白发银光闪闪披至腰下,手中大枪如风车般转动只一瞬间那俩叛军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其他叛军见主帅被我压在身下全都杀了过来,那人摆开大枪迎向敌军就刺,一时间枪花点点八尺之内竟被守了个风雨不透。我心中想道:"人老精马老滑,柳老爷子这枪法可跟他在别人面前练的是完全不一样啊,早知这样厉害当时答应学就好了"。

  就在我玩命去掰身下已僵硬了的谢远山的双手时,一个叛军被大枪当胸挑中。这名叛军嘴里往外喷血双手却死死的抓住枪尖不放,这使枪人猛然从地上弹起,在空中一拧身,一张惊世的绝美容颜刹那间出现在我的面前.竟是柳教头的孙女柳轻轻.只见她头上白发随风乱舞一张嘴咬住几缕飘至嘴边的银丝,大枪轮起直把这名叛军甩出五六丈远.接着落地就是一气抢攻。

  古飞龙和公孙玉兰也冲到了这里,没了谢远山的叛军已经困不住他俩了,只见古飞龙一柄长剑所到之处众叛军非死即伤,那公孙玉兰早就扔掉藤牌手持双刀疯虎一样砍杀着敌军。这时的我却安静温柔的趴在谢远山的尸体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那忽然变得优美可人的黑色背影,一动都不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