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报信 2

悍卒 又见青山 2998 2006.05.12 14:35

    在离树城2里外队伍停止前进了,此时天边已泛白,我们三人小心的向那树墙边摸去,可还没等摸到近前呢,猛听得里面一阵大乱,墙里火光冲天,还没等我们三个缓过神来就见里面蹿出两个人,都是一身黑衣黑巾蒙面,其中一个肩头还扛着个人,看身量像是那孩子,这两人落地就跑,我赶忙大喝了一声:“抢人”说着扑过去就拦。

  师伯的脾气急,早就一把铁棋子洒了过去,这两人显然没防备,其中一人一抖长刀尽数挡开棋子喝道:“你快带人走,我拦着。。。。。。”。

  我不等他说完当头就是一刀,那人闪身躲过后马上回手就砍,好犀利的刀法,我赶忙举刀封架,没想到此时身后忽听棋师伯道:“错了,是自己人,快跑”。

  我本来就怀疑这两人的身份,闻听此言忙也抽身就跑,城内的守军冲出来了,足有100多人,都拿着刀枪高叫着在后面急追,不时有羽箭破空的声音传来,但因林密都没有射中,不一会迎面秦琼那2000唐兵接应上来了,越过我们几个拦下那些追兵就杀,我见此情景也回过头来要向城内冲,没想到其中一个黑衣人一把拉住我道:“这里没你事了,快跟我们走”。

  我一愣,忙问道:“跟你们走?去哪?你们就是龙组的?”。

  此时身旁那姑娘喝道:“你哪也别想去,不然有你好看的”。

  我一听这话忙抬腿就跟着他二人跑了,身后隐约能听见秦琼正气凛然的对那姑娘道:“姑娘莫走,敌军狡滑的很,先助我将这里扫平”。

  这俩人奔的好快,狂跑了一阵后我有点追不上了,其中一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道:“怎麽还是如此不济,这一年多你的功夫都练哪去了?”。

  另一个扛着人的笑道:“算了,这小子武功练的晚,能成这样已经不错了,如果咱俩也14。。5岁才开始练武呀,我看还不如他呢”。

  我在后面边喘着粗气边道:“二位见过我?”。

  那个扛人的又笑道:“岂止见过,他还扇过你一个大耳刮子呢”。

  这下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他杀的安铁虎呀,想到这我忙陪着笑道:“原来是您呀,你看我这记性,怪不得觉得有点眼熟呢”。

  那个扛人的闻听此言又笑道:“你看你看,这小子武功没长进这油嘴可练的着实了得,撒慌都不带眨眼的,眼熟你还往死里砍他?”。

  我忙难为情的笑道:“我那不是急的吗,一见你身上背的那人就想抢,您二位就是龙组的人吗?”。

  那个背人的又笑道:“老七,你扛着他,好久没见到咱们营的人了,多说说话,省得他说话时回不过气来把自己憋死”。

  我听这话心里憋气,刚想充硬说自己能撑的住就被那老七扛上了肩头,然后只觉眼前一花耳边的风声骤起,这下我被吓住了,居然不比马慢多少,我最少也有个100多斤啊,这还是在密林里,在平川地上不一定多快呢。

  此时扛着我的那人冷冷道:“小子,知道青龙营的人和你的差距了吧?”。

  还没等我回话另一个人笑道:“你就别气他了,这小子也算是把好手的,没给咱们大营丢什麽脸”。

  那老七道:“那是没到时候,要不是上次咱俩正巧路过那里,这小兔崽子就被那姓安的砍了”。

  我大吃了一惊道:“你俩当时都在呀?那我怎麽只看到一个?”。

  另一个笑道:“让你看见?你除了轻轻那小丫头片子外能看见啥?我可告诉你,轻轻那丫头可是老七手把手教出来的,连她爷爷那套大枪都是老七改好才教给她的,你小子说话小心点,他可能算得上是你长辈,我跟老七平辈,所以也是你长辈,明白了吧,大侄子”。

  我被他气的鼻子都歪了,堵了会气后又道:“既然咱们是自己人,那你俩该把面巾摘下来了吧,还有这位长。。。辈,您叫什麽呀?”。

  只见他俩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将面巾取了下来,我忙伸头挨个看去,没想到这俩人长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一个嘴角上翘看上去总是笑呵呵的,扛我的这个嘴角微微向下,是一幅哭丧脸。俩人看上去也就30出头,看上去都是豪不起眼的普通的面相。

  这时那个笑脸的道:“看清楚了吧,姓啥你就别问了,他是我弟弟老七,我是他哥哥老六,人送外号刀疤老六”。

  我问道:“那你弟就是刀疤老七了呗”。

  这刀疤老六又笑着道:“不对,他没疤,所以就叫老七”。

  我被他逗的哈哈大笑,此时那老六也笑道:“这样就对了,不要把自己绷的太紧,不然迟早有一天会受不了去自杀的”。

  听到这我叹了口气道:“高兴不起来呀,你们也知道咱们营落到什麽份上了,死的死伤的伤失踪的失踪,如今连饭都吃不上,我还有心情笑吗?”。

  这俩人也沉默了一阵后那老七咬着牙道:“这笔帐迟早要跟他们算,等着吧”。

  我又问道:“你们龙组的人都哪去了?这个时候回去一个两个的主持大局呀”。

  老六苦笑道:“回去,这里的事不完我们回的去吗?”。

  我急道:“不是12个吗?其他人呢?还有那傻强呢?”。

  老六叹了口气道:“跟你说了也没什麽,我们龙组的12人中我兄弟俩在这里帮着二殿下退敌,其他人中有两个跟武教头去了西域,有五人跟我们组长去京里保护大人了,傻强那小子还在关外任那府周围办差,至于另一个,我不能说,所以大营里的事就靠你们自己了,现在我们自顾不暇呀”。

  我好奇的道:“你们还有组长?是谁呀?我见过没有?”。

  那老六没理我的话接着道:“一会回到二殿下那里讨下路引勘合后你马上回咱们大营去,路上万万不能耽隔,有更大的祸事要向咱们营来了”。

  我大吃了一惊,忙问是什麽祸事,老七骂了句娘狠狠的道:“那李元吉在长安已安排现在的北平守将毛玄龙密秘与宋老生的人马接触,要让宋老生派兵灭了咱们全营,交换条件我们现在不清楚,但这目地却错不了,估计这道密令已经在去北平府的路上了”。

  我被他这话彻底吓蒙了,脑中更是一片混乱,良久才回过神来道:“你们怎麽知道的?那我回去要怎麽办?咱们营现在剩下的那点人多一半还都下不了地呀,还有,现在该让谁说了算?总要有个头领被推出来呀,郑雄那老东西也不知去哪了,这可怎麽办?怎麽办?”。

  那老七怒道:“慌什麽?老老实实听着,郑雄现在投到单雄信的山寨去了,不用担心他,你回去后马上让营中人全去唐海县,要全都进到县城去,宋老生的人马是不敢攻城的,攻咱大营那毛玄龙可以装迷糊,但攻县城他就不敢不救了,掌营的人让柳先生当,你救回的那个王天赐可了不得,让他帮着料理一下就不会出什麽错了,至于我们是怎麽知道这信儿的就不用你管了”。

  听完他的话后我惊魂稍定,然后就一连价的催着他俩快跑,他俩也不说话了,脚下加劲让我觉得如同驾了云一样,等回营后老七将我扛到厨帐抓过只烧鸡往我手中一塞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把自己吃饱,我们去办路引的事,一会回来找你”。

  我埋头大吃了没一会,他俩就回来了,那老六还牵着匹马,老七递过来套新号衣让我换上后道:“快走吧,有多快走多快,实在不行就让兄弟们化整为零四散了藏起来吧”。

  此时老六边往我怀里塞路引边对老七道:“那李元吉就是在逼我们散营啊,兄弟们的脾气你不知道吗?宁死也不会散营逃生去的”。

  我将那半只烧鸡往怀中一揣翻身上马后道:“二殿下知道这事吗?”。

  老七道:“二殿下知道了,也给咱们营找了接应,现在与那李元吉比就是个谁快谁慢的问题,所以你一定要快回去给大伙个信儿”。

  我不在说话回手照着马屁股狠狠一拍,那马长嘶一声向着来时的方向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