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雨师的真相

悍卒 又见青山 3530 2005.12.16 02:39

    低着头好一会,花婆婆那悠长的词句才念完,等起身后就听她吩付给我们开饭,这个我爱听,不光是我,兄弟们都高兴上了,等两大桌子山珍野味都摆上来时,我的口水都快流一地了,抢到桌前刚抓起一只山鸡要下嘴,就被阿唯抢去了,只见她把那只烤的焦黄的山鸡往大木盘上一放,然后说道:"瞧你那个馋像,废物就是废物,花婆婆让我叫你去她那里,说是有事要找你商量,跟我来吧".

  没办法,我只好恋恋不舍的跟着她走了,随着她穿过几个小通道,又进到一间窄小的石室里了,刚进去就见花婆婆正站在洞口等我,见我来了居然把我让到一个摆着几个素菜的石桌前坐下,我看着桌上的菜就傻了,这不是要我的命了吗?不吃肉哪能行啊,我当时就后悔没顺手把那只鸡拎来了,那花婆婆见我这样忙笑着对阿唯道:"去灶上拿些肉食来,挑最好的拿".又对我笑道:"你看人老了就是好忘事,居然把你这年青小伙子爱吃的东西忘了,别见怪啊".

  我这下满意了,忙一躬身陪笑道:"您太客气了,其实....其实就是光吃这些东西,也是可以的".

  那花婆婆笑着摇头道:"来尝尝这个,这是我们自己酿的山竹果酒,味道很不错的".

  我端起来喝了一口,味儿真不错,甜丝丝的,那花婆婆又笑道:"你看我们阿唯怎麽样?觉得满意吗?".

  她这话差点没把我吓昏过去,我正仰着脖子牛饮那一大杯山竹果酒呢,她话音刚落这酒就从鼻孔里喷出来了,这话我怎麽听怎麽害怕,想让我娶阿唯当老婆?听这话音可像,这算什麽呀,不能答应,就这小虎丫头,娶回家去我不是没活路了吗?想到这我忙放下杯子结结巴巴的道:"阿....阿唯这姑娘人很好,也聪...聪明,不过我以....以有...有......".

  哪知花婆婆见我这样却苦笑着摇头道:"你这个年轻人啊,都想到哪去了?我是想挑几个我这里出众的姑娘跟你们出去见识一下,多学些东西回来".

  这下我放心了,她说的有道理,就照眼下的情形看,这里是过于闭塞了,还有,以后跟这老人精说话不用动心眼了,我看没什麽能瞒的过她的.

  我答道:"这件事我能帮的上忙,不瞒您老人家,我们这20几个人全都是唐兵,我想来的目的您也听牛老爹说了,但有些事我要先问明白,您能放心我们这群人吗?您为什麽不派些男人跟我们去呢,还有,咱们这里女人主外男人主内...不过我看主内的也是女人,这规具是谁定的?太奇怪了吧".

  花婆婆听完后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些事,这要从很久以前讲起了,千百年来,我们这里一直以来都是女人主事,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男人们也为这个抱过不平,说他们的力气大,找到的食物多,应该是他们主管部落才对,那是500年前的事了,女人们见他们说的有理,就把掌管部落的权力交给了男人,结果刚开始时还好,一切都很平稳,吃的住的果然比女人掌权时好了许多,但时间一久就不行了,男人们的野心太大,他们不但为这首领的位置互相残杀,还带着族人去别的部落抢东西,抢女人,结果这个宁静的地方被完全改变了,各个部落仇杀不断,四处都是战火,赢了的部落会把失败部落的男人全部杀掉,然后带着对方的财产和女人回来,这样的事进行了近100年后,这个岛上的男人以经很少很少了,女人们发现再不阻拦就要全体灭绝,就一齐集合起来战胜了男人,拿掉了他们的权力,从此又是女人掌权了,各部落的安宁也回来了,后来各部的女头人们聚在一起定了一条规具,今后永远不准男人们掌权,要是有男人用武力争夺首领的地位,那各族的人就会联合在一起杀死他".

  我无语,她说的很对,男人的野心要比女人大的多,不过也怪,这群男人怎麽不联合起来出岛去抢东西?干嘛要窝里斗?真怪,要换我我是一定会领人杀出这个岛去的.

  就在这时,阿唯端着一个大木盆回来了,盆里热气腾腾的全是鹿肉,这东西好,接过盆来放在腿上就开啃,刚咬下一大块鹿筋,就想起身边还有别人在了,忙把盆放在桌上欠意的笑了笑道:"婆婆别怪我吃像差,我是个当兵的,在军营里不抢饭就会挨饿,这都成习惯了".

  阿唯笑道:"看你那个废物样,你那群伙计也都是你这吃相,丢不丢人啊".

  花婆婆眯着眼睛笑了笑,说道:"吃吧,年轻人就该多吃些,你今年多大了?我看快20岁了吧".

  我一边手嘴并用的撕着一块鹿肉一边道:"我今...年,,我快18了".

  花婆婆哦了一声,又缓缓的问道:"18?很好,你杀过很多人,是不是?".

  我被她问愣住了,足足看了她好一会,才在前襟上擦了擦油手道:"不错,我杀过好多人了,到底有多少我也记不清楚,好像有1000多人了吧,不过这个您是怎麽看出来的?".

  边上的阿唯听完我的话后仰着小脸哈哈大笑上了,边笑边指着我的鼻子道:"真会吹牛,还杀过1000多人,我看你连只鸡都不敢杀,婆婆,这人是个废物,他连我都怕,还......".

  花婆婆没等她说完就沉声道:"阿唯闭嘴,他可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今后不准对客人这样说话".

  见阿唯不说话了,花婆婆才又笑着说道:"想知道我是怎麽看出来的?因为你的眼神,我能看出来,你的眼中有一股冷静的凶野,你们那20多人的眼神中都有,但唯你最重,一个有这样眼神的兵,那他一定是杀人无数了,但你同时还是个好人,正人,因为你的目光坦荡,心中无愧才会目光坦荡,这就说明你从没妄杀过,所以阿唯她们跟你去了我才不会担心".

  阿唯大惊道:"您想让我跟他走?不,我哪也不去".

  花婆婆笑道:"现在你说不去,恐怕到时候你就会抢着去了".

  我现在已被这老人精说迷糊了,我有那麽好?我目光坦荡?那是你没见到过我看柳大姑娘时的眼神,郑雄他们说我那时是标准的色鬼眼儿,直勾勾的,不能在跟这老人精谈这个了,一会她在给我扣几顶高帽,不一定还有什麽难事让我办呢.

  想到这里我又问道:"您能给我讲讲隋军第三次来时发生的事吗?究竟是谁领着隋军先占的人莫来山口?".

  那花婆婆听完我问的话很吃惊,但随后又释然的笑道:"真没想到你居然看出来这事了,十二年前有人为了想让隋军帮他夺这个首领的为置,就偷偷领着2000隋军先占了人莫来山口,山口被占后他们才对当地人进攻,我们那时人很多,几个部落加起来有8万人,但武器却太落后了,一场大战后支撑不住,才全体退向人莫来,哪知到了才知道山口丢了,当时后面的追兵也赶到身后了,我们几个部落的首领商量了一下,留一部分人断后,其余的强攻人莫来山口".

  我听完后大大的吃了一惊,强攻?那分明是送死呀,天险之地岂是强攻可得的,但我马上又明白了,跟本就不是强攻,他们是要用尸体垫,将人莫来那道天险山口垫平,就能冲进山口后的雾住山了.想到这里我长叹了口气道:"这办法,也太过决绝了".

  花婆婆的脸上现出沉痛的表情道:"后有追兵,前有敌守,我们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冲过那道山口,我们只剩下3000多人逃进山里了".

  我摇着头道:"那个带路的人呢?后来怎麽样了?".

  花婆婆答道:"我们也不清楚,从那之后就没见过这个人的踪影".

  一时之间石室内安静的吓人,花婆婆正在无声的垂泪,我也心情沉重不想说话,阿唯的眼圈也早就红了,但却强忍着不掉泪,只见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花婆婆,忽然展颜一笑道:"婆婆,他问过我好多关于雨师神的事,我却说不上来,您趁着现在给他讲讲吧,也让我听听".

  我一见话缝忙笑道:"婆婆,你就给我讲讲吧,我其实一直想问您这件事来呢".

  花婆婆听完后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笑道:"那我就给你讲讲吧,其实雨师不是神,是一个人,就来自你们那里,他有个名字,叫南宫夜雨,是个残臂跛脚的老头".

  我听完后当时就蹦起来了,颤声道:"南宫夜雨?雨师居然是....南宫良".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就向外面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