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五章 月下跑马

悍卒 又见青山 2600 2006.04.11 14:50

    房玄龄拈须笑道:“问的好,在其位谋其事,看来我还在真要给你详细讲讲,在三韩南部的洛东江,荣山江、蟾津江地区分布着六个小部落,名叫六珈揶,200年前,这六部联合起来独立于三国之间,后新罗出兵攻打六部时六部无法抵挡,就请来扶桑人的兵助战,岂知请神容易送神难,扶桑兵马将新罗人打败后就不走了,扶桑天皇更是将六珈揶更名为任那,并派扶桑人设了个管理六部的衙门,就是任那府,任那府的统领全是扶桑人,名叫国司,地位也与扶桑国内的诸侯一样”。

  我点了点头道:“您刚才还说扶桑人会跨海来攻?”。

  房玄龄道:“不错,他们一定会来的,二殿下这次出使百济等三国为的也是这事”。

  我抱拳道:“小人懂了,多谢房先生指教”。

  房玄龄奇怪的道:“你不问问二殿下此次行程的具体情况吗?”。

  我苦笑道:“这个小人就不问了,有事只须传令就行”。

  房玄龄与二殿下相视一笑,就在此时,秦琼进来禀道:“车马已备好,请殿下上路吧”。

  到了城外我才知道,原来城外还驻扎了500羽林军,琴棋二位师伯早就等在这里了,向他二人见过礼后我问道:“许姑娘的伤怎麽样了?”。

  棋师伯道:“伤好很多了,只是现在行动还有些不便,还好他哥哥就在付近,这样我走也就放心了”。

  琴师伯笑道:“也真亏了这小妮子受伤你才没与那老毒物打起来,不然恐怕你也来不了”。

  棋师伯不悦道:“那死老东西能伤的了我?不是看在他给小蝉治伤的份上我早把他那身老骨头拆了”。

  琴师伯道:“你能拆了老毒物的骨头?我看悬”。

  棋师伯怒道:“你太小看我了吧,我。。。。。”。

  这俩老头又吵起来了,我忙打马就跑,不然若让我给他二人分个上下高低出来就坏了,谁我都不敢得罪。

  刚跑到队伍前面那大姑娘又说话了:“你瞎跑什麽?想给我们带路?到后面守马车去”。

  我慌忙答应一声又跑到最后面去了,跟着装粮草的马车我边走边叹气,没一个惹的起的,怎麽我就倒霉成这样,那傻强跑哪去了?按理说他也该跟着走啊,这趟差事不定走多久呢,有他在也有个说话的人啊。

  人马走了三天那傻强也没出来,我现在也由贴身护卫变成扛大包的小工了,那群羽林军的架子大的很,尤其是那个陈鹏,总是在背后给我找麻烦,扎营时最累的活都是我的,启寨时跟着马车,别人休息时居然还他妈让我出去放羊,我曾跟他说这些羊可以全杀掉存着,反正冬天也坏不了,可他却说必须要鲜活的才行,不然怕二殿下吃了不舒服。我恨不得把他宰了烤着吃。

  二殿下与房先生坐在车中就没出来过,我想去告黑状都不得下手,没办法,只好认倒霉吧。

  天越来越冷,我放羊的任务也越来越不好完成了,人马走了半个月后靠在一处江边停了下来,听说再往前就是辽东四郡,我们要等在这里候那三国的人来迎接,不走了好啊,每天除了放羊就没别的事了,这天晚上我刚将羊都塞进笼中要回去睡时,就见身后有个人道:“九郎,陪我出去走走”。

  是二殿下,我赶忙在赃的不成样的典尉官服上擦了擦手道:“好,二殿下想去哪?”。

  二殿下道:“你去把马牵来”。

  我惊道:“殿下要骑马走走?那我就多叫些人来吧,这样安全些”。

  二殿下笑道:“你什麽时候变的缩手缩脚的了?快去吧,我们不远走,好几天没骑马了身上难受,我遛一圈就回来”。

  我听完后放心道:“那就好,我这就去牵马来”。

  到底还是不放心,临走时我与放哨的一名羽林军说了一下,让他找人再后面跟着,与这麽大的人物并马而行我还真有点紧张,两只眼睛四下乱扫着,生怕蹿出个什麽来再惊着二殿下,跑了一段路,二殿下将马速提快了,开始时还好,跑了一阵就出事了,我这匹肥马追不上他,他骑的可是好马呀,虽说我不认识叫什麽,但那身量气度可不是我这匹能比的,望着他那越来越小的身影我真急了,这要跟丢了回去可是大罪名啊,拼命催着肥马我边追边喊道:“慢点,我这匹马跑的慢”。

  二殿下在前面圈回马来笑道:“我疏忽了,等回去就给你换一匹好的,一直有个事想问问你呢,你干嘛不来天策府中当差呀?那不是比你当兵强吗?”。

  我还真怕他问这个,当下赶忙道:“小人本是山野之人,性情粗野惯了的,天策府乃是您之重地,我怕去了给您闯祸,再说您府中高人异士极多,我年纪轻,本领还低的很,去了也做不了什麽大事情的”。

  李世民微微一笑道:“好多人都以入我天策府为荣,极少有你这样的,本来我是想亲自调教你一下呢,但你既不愿来我也不强求你,好好跟着上官靖干吧,玄甲营中有我之心血无数,每一个将士都能算是我之手足,你在那里也是一样的,其实不来也好,若有一天我。。。。恐怕天策府中人没几个能保住命的了”。然后又仰望星空长叹道:“父皇举兵时我曾偶遇袁天纲先生,他说的好呀,兄弟崤墙而外祸连连,若要天下由乱而治,则非其主不可以御之,我当时不明白他说的话,但现在却懂了,真乃高人也”。

  我听的晕头转向的,问他道:“袁天纲是谁?”。

  李世民道:“他是一位道士,传说已参透了天机,能知世间的盛衰,个人的生死荣辱就更不在话下了”。

  我哦了一声道:“原来是算命的呀,这样的人我见过好多,都说自己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

  二殿下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说的那些是骗子,与袁先生这样有大智慧的人不能比,我真羡睦他呀,如同闲云野鹤一般,活的舒服,我曾也想去随他修道,但他却说我修不得道,还说修道之人难逃,贫,病,夭,我当时问他即以参破了天机,当知自己的死法吧?他说自己遇武则亡,我再追问却不说话了,他是遇武则亡,我会遇到什麽呢?”。

  声音渐低,看来二殿下心情不好呀,不能让他在乱想了,想到这我赶忙问道:“殿下,与我们同来的那位姑娘是什麽人?”。

  二殿下一笑道:“你惹她了?小心啊,把她招惹了连我都护不住你”。

  我嘿嘿傻笑道:“我敢吗?就是觉得好奇”。

  二殿下道:“这位姑娘的姓名我不知道,问她她也不说,只是让我有事时就叫她无名”。

  我答道:“无名,这称呼够酷,她背后是谁呀?连您都怕”。

  二殿下苦笑道:“是我妹子,就是嫁给柴绍将军的那个妹子,她是我妹子的贴身护卫,我妹知道这次有些凶险后特意派她来的”。

  我吃惊的道:“您是说这无名是娘子军中的人?那可真是惹不得的人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