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难违

悍卒 又见青山 3831 2007.04.17 17:33

    我此时被唬的两眼发直,不等二殿下说话忙膝行了两步抱拳道:“太子和二位殿下容禀,我大唐此时正是多事之秋,我怎能在此时婚娶,末将从前曾许过一愿,不到我大唐扫平四海定鼎天下时,绝不成家。”

  太子听完后摇头笑道:“九郎,你有此志向当然是好,但你想的却是不对,我大唐虽然尚位定鼎,但这并不耽误你成家嘛,古人云,人若无妻如屋中无梁,这个道理你怎会不懂呢?”

  二殿下此时陪笑道:“大哥,您和四弟给九郎提亲这到是个好事,但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有些不太合适吧,我看此事不如先向后放一放,咱们先和诸位将军说说春演的事,等改天我在府中设一宴,请大哥和四弟专门前来说这门亲事如何?”

  太子李建成笑着看了一眼二殿下道:“二弟,九郎为我大唐立下了这麽多的汗马功劳,你怎麽就不关心下他的身边事呢?况且他还在乱军中救过老四的命,不是做哥哥的挑你的不是,你这人有时心太粗了。”

  二殿下闻言忙站起抱拳道:“太子教训的是,小弟有时是粗心了些,但……”

  没等二殿下说完那李元吉就跑过来将二殿下按到椅子上笑道:“大哥言重了,二哥掌管着天下的兵马,是个百事缠身的人,自然有些细务未想的太周全,二哥你快坐,二哥呀,这春演虽是大事,但却不同于出兵打仗,也是好事嘛,咱们成全了九郎,再请父皇检验我大唐的威武军容,岂不是双喜临门吗?”

  太子也笑道:“我刚才的话说重了,二弟别往心里去,父皇从我们小时就教过我们,受人点水恩,当以涌泉报,咱们兄弟一体,老四既然欠了人家天大的一份人情,我这个做大哥的哪能装不知道呢?我听说九郎家中已没有父母兄弟了,这终身大事咱们替他操持一下也是应该的,沙场无情啊,若九郎真有个马高蹬短的时候,好歹也能给他燕家留个后,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呀?”

  二殿下已说不出反对的话了,只能陪笑称是,我咬了咬牙,又壮着胆子抱拳道:“太子殿下齐王殿下这份心意末将领了,但末将年纪尚轻,实在还不想谈及婚娶之事。”

  我这话一说完他二人的脸就沉下来了,那李元吉皱眉道:“九郎你莫不是嫌我那妻妹貌丑不淑?”

  我赶忙急道:“末将怎敢?只是……”

  太子李建成也沉着脸道:“恐怕是嫌我们兄弟给你提亲不够隆重吧?那好,我这就去找陛下,让他老人家亲自为你定了这门亲事。”说完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向门外走去。

  他一走那齐王李元吉也走了,二殿下轻叹了一声后也跟了出去,在身旁那群武将的道贺和埋怨我不识抬举的指责声中,我跪坐在地撤底傻了。

  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二殿下独自回来了,此时我已被众人扶坐到椅子上,二殿下摇着头看了我一眼后道:“大家先回去吧,明日寅时再到这里来商讨今年的春典之事。”说完他摆了摆手就转到后堂去了。

  众将都散尽后我赶忙到后面去寻二殿下,刚到后堂,就见他独自一人正在屋中缓缓的踱着步,我见过礼后刚想开口,二殿下对我苦笑道:“别说了……,你要说什麽我知道,不要这样慌恐,你的为人我清楚,你放心就是。”

  听完他的话后我心下稍安,想了一下措词后道:“殿下,太子和齐王提末将说的这门亲事,末将绝不答应。”

  二殿下侧头向我笑道:“你不答应?若他们请下圣旨来你还不答应?”

  我摇头道:“那我也不答应,不行我就挂印逃了。”

  二殿下听完哈哈一阵大笑,笑过后才道:“你也逃了,他也逃了,就留我在这唱独脚戏吗?要不这样吧,你选个地方,咱们一齐逃了如何?”

  我被他这番话吓了一跳,赶忙抱拳道:“让殿下见笑了。”

  二殿下摇头叹道:“你呀,打起仗来还可,但什麽时候才能学的遇任何事都能处变不惊呢?别寻思着怎麽逃跑了,你若想学那韩信,我身边可没有月下去追你的萧何,先跟我回府吧,傻小子。”

  回到天策府后二殿下并没招集人研究对策,而是与我卸下盔甲同换了便装从后门出了天策府,后面前停了一辆不起眼的小马车,我随他上车后不禁问道:“殿下,咱们这是上哪去?”

  二殿下撩开车窗帘向外看了看后道:“能上哪去,去找个人打听一下,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逃走?”说完靠坐在车内闭上眼睛手抚着额头一动不动了。

  见此情景我也不好在问了,马车走了没多久就停了下来,下车后我一看,这里居然是一条小窄巷,马车就停在一扇黑漆小门的前面,二殿下走到门前轻轻的叩了下门,那道小门马上就开了,一个青衣俾女向二殿下一施礼,然后带着我们就向院内走去。

  眼前的情形让我觉得有些心惊,这里是什麽地方啊?进门时我还以为这只是一户普通的人家,哪知转过一道小月亮门后才发现,原来此处竟是一个极大的花园,园内假山林立曲境通幽,身处其中竟有一种别样的恬静之感,感觉上虽然恬静,但我却将120分的精神都打起来了,如今就只有我和二殿下两个人,这园子虽是个观景的好去处,却也是下手杀人的好所在,可不能让殿下在这里出点什麽意外。

  在园内走了一阵后前面出现一座小楼,一种我从没听过的乐曲声,也从小楼上传来,曲声悠扬哀惋,虽然非常动听,但曲调却是透着一股怪异的撕心裂肺之感,我不由得心中一紧,抢前一步拉住二殿下道:“您先等等,我觉得有些不对劲,看还是先由我上去看看的好。”

  二殿下请笑着挣开我的手道:“不必担心,若没了这乐声才不对劲呢。”

  见他胸有成竹我也放心了不少,一边跟在他身后一边轻问道:“殿下,这是什麽乐器发出的声音?我怎麽分辩不出呢?”

  二殿下轻叹道:“这是筝,但筝音中却融入了胡笳的曲调,这就是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一拍一段心情,一拍一段怨,你也读过不少书,这胡笳十八拍的词句可曾读过?”

  见我摇头二殿下叹道:“若你知道词句在来听就不一样了……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含生兮莫过我最苦。天灾国乱兮人无主,唯我薄命兮没戎虏。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寻思涉历兮多艰阻,四拍成兮益凄楚。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 ?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制兹八拍兮拟排忧,何知曲成兮心转愁。

  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然。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然不得欢乐兮当我之盛年。怨兮欲问天,天苍苍兮上无缘。举头仰望兮空云烟,九拍怀情兮谁与传?”

  念到此处二殿下忽然站住不动了,眼望小楼又轻道:“小莹,小莹,我知道,你又不快乐了。”

  见他突然站住不动我心中微觉诧意,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袖后道:“殿下,殿下,那使女在招呼您进去。”

  二殿下恍然回头道:“哦,你在这里等我。”说完就快步向楼中走去。

  见他进楼我心中暗笑,这哪是来给我打听事呀,分明是偷会情人来了,此时花园内寂静无声,连那幽幽的琴声都停止了,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围着这个花园就转悠上了。

  此园虽然景致极佳,但我现在却没有心情看这些,提亲的事让我满头冒汗,这里的安全也让我忐忑不安,驴拉磨般围着小楼转了足有两个时辰,二殿下才带着笑从那小楼中出来。

  现在天都有些黑了,二殿下边向外走边笑道:“从窗户里就见你一圈一圈的转,看的我都头晕,觉得没什麽不对就找个地方歇歇嘛,连转了这许久你就不累?”

  我嘿嘿一笑道:“必竟只有我跟着您出来的,不加点小心哪成?”

  二殿下又笑道:“想的怎麽样了?还要挂印跑吗?我给你打听明白了,那姑娘很不错,脾气秉性模样都没的说,我看这个事就这麽定了吧,我回去给你准备彩礼,咱们明天就下聘。”

  我听的脑袋嗡的一声响,赶忙道:“殿下,这门亲事我是不会答应的……”

  哪知二殿下不等我说完就抬手制止道:“这件事你不要多想,答不答应,以不是你我能定的了。”

  我不甘心,紧随在他身后又道:“殿下,难道您就没看出这是一计吗?”

  二殿下长叹了一声道:“不必多说了,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是明知道做不得也要做,你是这样,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没词了,只得垂头丧气的和他走出了花园,二殿下上车时又道:“你不必送我,回去歇吧,记得明天去兵部应卯。”

  我此时心情极差,一个人走在这喧闹的街市上时竟觉得格外的孤寂和寒冷,想找酒喝,却又怕自己醉后闯出祸来,可不喝又觉得难受,再一家饭庄内买了一坛子酒,也不要下酒菜,扛着回到家后刚想进门,却发现大门是开着的,我微觉吃惊,郑春华她姐弟俩已走了啊,难道又回来了?

  记起行刺那晚的险境我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火起,左臂夹着酒坛,右手抽出长刀就向里闯,哪知刚扑到里屋门时就听里面有人笑道:“ 这是怎麽了?干嘛这麽杀气腾腾的?”

  是王天赐的声音,听清之后我忙收刀笑着进屋道:“王大哥是什麽时候来的?”

  王天赐笑道:“也是刚来,这京城里住店花费太大,我们又没什麽钱,所以就厚着脸搬了过来,兄弟你可别挑礼呀。”

  我大笑道:“求之不得的事,哪里有挑礼这一说,王大哥快坐,我给你沏茶去。”

  王天赐笑着摆手道:“茶我早沏完了,你当我在你这还会客气吗?”

  我一笑坐下后问道:“单良和小文辉呢?怎麽没见他们?”

  王天赐给我也倒了一杯茶后道:“单良领着小文辉出去逛街,在有一会也该回来了。”

  我此刻心情大好,笑道:“我去买些吃的来。”说完就兴冲冲的跑出了家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