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骑兵的辛苦

悍卒 又见青山 2710 2005.11.26 13:06

    不得了呀,这可把我美的找不着边了,校尉才能穿的铁叶掩心甲呀,刚进大营就看这东西眼热,穿在身上一动甲叶子哗哗的响,整个人看上去又精神又威武,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梦穿这东西了,这边手忙脚乱的套上铁甲,那边郑雄也把鞍子上好了,故意的抖了抖身上的甲叶子,有点沉,比常穿的皮胸甲重好多,翻身上马后哈哈仰天一笑,俩腿一夹马腹,这肥马甩开四条粗腿直向营中间的校场去了.

  到了校场已见郑雄那300名属兵全都列队站好,人人铁盔铁甲,鞍骖鲜明,我把肥马圈到最后面站好,没办法,不是这营的我不知道站哪?站到最前面肯定会挨骂,还是这里好.

  郑雄来了,但骑的却不是他那匹大黑马,居然是匹黄马,看上去也够肥的,只见他先纵马在队前转了两圈,当看见站在最后的我那可爱的笑脸时明显的皱着眉摇了摇头,然后马鞭向营外一指,这300铁骑如卷云一般去了.

  跟在他们后面吃了一嘴的土,虽说有点憋气,但我还是忍了,从伙夫直接到骑兵这事实让我兴愤的发抖,吃点土就吃点土吧,一边骑着肥马跟着大伙跑,我一边用手掰着白菜叶子往马嘴里塞,这马还真不认生,给多少吃多少,我有点后悔没多偷两棵出来了,正在我盯着马脑袋傻笑时郑雄跑过来了,递给我一枝长槊道:"拿着这个,骑兵要有个骑兵样,不准离队,不准随便下马,不到上料时间不准乱喂战马东西,包括白菜,还有,绝对不准自己一个人出马迎敌,落单的骑兵还不如条狗好使唤,懂了吗?".

  见我似懂非懂的冲他点头他又道:"骑兵与步兵完全不同,你在步兵营里呆的久了,泥腿子的习气一定要改,不然,不然你现在就下马跟着跑,改不改的我就不过问了".

  我忙点头道:"郑将军有令我一定改,不过....不过我看他们每人背后都背有盾牌呀,是不是也给我发一个背着?".

  郑雄听完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前军然后道:"这事呀,出来的匆忙,我忘给你带了,你不是会编藤筐啥的吗?自己先编个藤盾背着吧,也好用".说完也不理我的白眼打马就向前军跑去了.

  跑出一整天后有些吃不住劲了,两腿像没知觉了一样,屁股也颠麻了,看前面的弟兄们那如常的神态,我只好咬牙硬挺,直跑到天都全黑了,前面才传令宿营,见别人都身手矫健的忙活着自己的战马,我也只好扭着鸭步照顾我这匹,等粗手苯脚的忙完时都快午夜了,躺下去像个死人一样,觉得全身的骨头缝都开了,身体还是觉得一颠一颠的,刚睡熟,又拔营了.

  今天在上路可没昨天那兴奋劲了,刚一上马就腰酸腿疼屁股麻,手中的长槊也变的比个磨盘还沉,强打精神咬牙硬挺着,兴奋劲一过去,心里的疑问也一个接一个的来了,郑雄这老小子干嘛又是给马又是给甲的?对,还给了一枝长槊,他有这好心?从伙夫到骑兵这饷银可高出不老少去呀,身份也高出好多,看来这次的买卖轻松不了呀,不行,我得去问问.

  紧催着肥马来到郑雄边上后问道:"我说郑大将军,咱们这次领的是什麽任务啊?".

  郑雄这次脸色出奇的庄重,皱着眉道:"我正想找你说说呢,这次的差事表面上很简单,其时里头难办处让人头大,正式的将令是,让我率本部人马到泉州协防,宋老生派了2500人正在向泉州方向移动,泉州城里有驻军1200人,城筑的很不错,在加上我这300人,要防守2500人的进攻是很简单的,但这是表面,里头的事却难的很".

  我听完后想了想道:"泉州,这地方有什麽特怔?宋老生派2500人进攻,就算我们不去,这2500人也不见得就肯定攻的下泉州城啊,除非那1200人全是残废,要不就是.........里面有内奸?".

  郑雄听完后嘿嘿笑道:"都说你小子比猴都精,可真不假,这次可不是白带你来的,我点名要你,上官大人也是点名让你来,说是有你在就吃不了大亏,就是要提防你小子自做主张的胡来,无法无天的事你可没少干啊,大人的原话是,带上九郎这小子行,咱营里能算计过他的除了青龙营的好像还真没有,连你都算上,不过要看严点,他那股子傻劲上来可是什麽都敢干".

  我听完心里也不知是个什麽滋味,这话好像是在夸我,但细品却不是,不管什麽滋味这次贼船是上定了,我用马鞭轻轻的敲着盖在腿上的甲叶子道:"还有什麽我不知道的?都给我讲讲吧".

  郑雄道:"泉州是处码头,大的很,是咱们中原连接海外最重要的一处出海口,你还没见过海吧?这次去看看,保证比你家门前那条小河沟深,那码头就建在泉州城外,这城不小,当地驻军的的统领与我平级,也是牙将,姓孔,今年40多岁,此人乃是我旧年同袍,也是个能争惯战的好汉子,后来因伤断了一臂,才被派到这里的,泉州地处海边,对那些一心争霸中原的各路豪桀来说并不看重,但此地海运贸易发达,胡夷戎狄在这里的买卖红火的不得了,所以又需要一位懂经营的人来做太守,那泉州太守姓刘,本是王世充帐下的主簿,降唐后因其深通经营之道,才被派到这里的,但此人素怀二心,这是上官大人说的,只是地处外围又无兵权,所以才一直没起反,这次宋老生的奇怪行动,恐怕是与他有关了".

  我听完后问道:"宋老生的军马还有多久到?".

  郑雄道:"按探报上说是10天后到,咱们急行军可比他们早到四天".

  我听完后皱眉道:"就这麽让这2000多人进来了?各地的府兵是干嘛吃的?".

  郑雄笑道:"这次是有意让他们进来的,那宋老生的军马全是我唐军打扮,上官大人说这是二殿下的意思,放他们到这里来看看究竟要干什麽,还有刘太守这颗脓包,也到了该挤的时候了".

  我眯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道:"如果是这样,那就快着点走,赶到泉州后与孔将军联手先把这太守拿了,一顿胖揍弄出实情后在布好套儿等着宋老生的人马钻".

  郑雄斜着眼睛道:"那可是太守啊,比你弄来那个县令可大多了,你说进去就抓?".

  我笑骂道:"少他妈往我头上扣屎盆子,难道你没这打算?".

  郑雄又笑道:"后生可畏呀".

  我也笑道:"您是老而弥坚,更是了不得".

  郑雄哈哈一笑催马向前大声道:"传令全军,倍道而行".

  又回过头来道:"真他娘憋气,我那日行千里的大黑马被你婆娘骗去了".说完打马就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