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四章 护卫

悍卒 又见青山 3886 2006.04.06 18:38

    那李团头回来了,近门后一拱手道:“二位大人去看看吧,尸体就在院中”。

  我和许月辉出屋一看,只见院中有十几个人都高举着灯笼,满地都是尸体,一共是16具,都是在我家住过的人,有几个身上的伤都被包扎过,但致命处却都添了道刀痕,血还没流干呢。

  看到这我满意的笑道:“李兄果然了得,还有件事要向李兄求助,小弟太笨,从你府中逃出的三人中只击毙了两个,却被那头领逃了,李兄若要见了那首领就帮我拿下他,当然,死的也好,小弟这边先多谢了”。

  李团头听完叹了口气道:“我懂大人的意思,那头领不好对付,多容在下几天吧”。

  我点头答应后让李团头备了辆宽蓬的大马车,将这些尸体拉上就告辞了。

  到了外面许月辉道:“这些尸体我看就先放到大牢二层去吧,剩下的事你打算怎麽办?”。

  我答道:“你让兄弟们守紧四门再到街上巡巡逻,有换班的就去我家歇着,我家里还有两具扶桑人的尸体,一会也拉走吧”。

  许月辉道:“那个赵掌柜你不抓?”。

  我叹了口气道:“现在去一定已经晚了,让那李团头去想办法吧”。

  领着他们回家后把几具尸体都抬走,我来到那群扶桑人住过的屋子就搜,看来他们早有准备了,除了一大包金银外什麽都没有,我掂了掂那大包,足有2000多两,这下我发财了,出了这屋后又向小玉住的那间房走,小姑娘的尸体已被抬着了,但那股重重的血腥味却没散出去,我扯下炕上那让血浸透的被褥向门外一扔,回身又在这间房里翻找了起来,也是什麽都没有,这样也对,这才符合这群人的作事方法。

  没什麽可查的了,那俩个扶桑秃子明天让人送回大营去,我就等着后天跟着傻强走吧,想到这回去提上那包银子往自己屋中一放,又去看了看那病鬼,这小子好像发觉是来的是我,听见我走来他居然把脸转到里面去了,我也没和他说话,回到屋中就躺在炕上闭目假寐,刚躺了没多久,只听外面一阵轻响,那傻强的声音又出现了:“我进屋了,听清楚点”。

  我抱着刀躺在炕上没动,那傻强穿窗而入道:“你小子今晚做的事不小啊,两边人马居然被你耍的团团转,这次回营又能被记一大功了”。

  我闭着眼睛道:“ 那李团头到底是什麽人? ”。

  傻强道:“别问我,我傻,往里靠靠,给我也分点地方躺躺”。说着就往炕上爬。

  我怒道:“你干嘛来了?想睡觉回麻袋去睡,你身上有多臭自己不知道?”。

  傻强笑道:“今后不用在睡麻袋了,这还要多谢你呢,明天午时去衙门等着啊,咱们明天就出发”。

  我没在问他,就算问了他也不会说,当下往里挪了挪倒头就睡。

  天亮后那傻强已走了,我爬起来向院中看了几眼,见院中支满了牛皮帐篷,还有几个兵正在烧火做饭,看到这里我觉得心中空落落的,曾经多像个家呀,谁知道才过了一天就这个样子了,不能在想了,也许我就是这个命吧,现在离午时还早,但我却一刻都不想留在家里了,想到这我穿好衣服拎起那一大包金银就向外走,来到那病鬼的屋中一看,这小子还在床上躺着呢,见我进来居然用被子把头蒙住了。

  我忍着气走到床前把大包往床上一放道:“包里的钱我拿一些用,剩下的都归你了,这所房子你想住就住着吧,不爱住了就锁门走,也许我有一天会回来的”。

  这病鬼当时就把头露出来了,愣愣的望着我道:“你要走?去哪?”。

  我答道:“去哪我也不知道,外面的马厩里有匹马,你病好后若有空就把它送到北平城外玄甲军的军营中去吧”。说着从包中拿出几块金银就向外走。

  那病鬼还要接着问,我向他摆了摆手,到了院中拉着我那肥马就向衙门走去。

  刚进县衙里院大门,就见两个身着明光铁铠的甲士挡住我道:“闲杂人等退到外院”。

  听完这话我心里直发毛,看这架势别是那李元吉来了吧?那可麻烦了,但从傻强的口气看,不像是那个丧门星啊?哪能是谁?太子?不对,太子不会轻易离开长安的,那就应该是二殿下了,想到这我抱拳道:“请问二位,院内可是秦王殿下?”。

  那两名甲士上下打量了我几眼道:“你是什麽人?”。

  我刚要答话,就听里面有人笑道:“ 快进来吧,还以为你中午时来呢”。

  好熟的声音,我向内院一看,只见秦琼笑呵呵的走了出来,到我面前后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后道:“好,比上次还壮实”。

  我赶忙下拜见礼道:“燕九郎参见秦。。。。”。

  我话还没说完呢,秦琼就将我拉起来道:“不必弄这个虚礼了,走吧,二殿下就在内堂”。

  我边跟着走边道:“将军,二殿下怎麽到这来了?北平那边的仗打完了?”。

  秦琼道:“北平那边的事陛下交给齐王千岁了,咱们二殿下是有别的事来这里的,这次二殿下特地传令也要你跟着去,等一会你就知道是什麽事了”。

  等进了后堂一看,只见二殿下正在与一个30多岁的中年文士低声交谈,边上还有一个甲士和一个背插双剑,面色苍白,神情冷漠的漂亮姑娘,二殿下见我微微一笑,示意我不要多礼后又与那文士谈了起来,秦琼则拉着我走到那名甲士身旁道:“九郎,这位是羽林军的副统领陈鹏,乃是陛下身边的第一高手,这次是陛下亲自指派来护卫二殿下安全的”。

  羽林军,听说那可是整个唐军中最精锐的部队了呀,随便拉出一个来也比我高出好几级,能作羽林军的统领当然就更了不起了,想到这我忙拱手道:“燕九郎拜见陈将军”。

  岂知那陈鹏统领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冷冷的答应了一声就不再理我了,身边的秦琼干笑了几声道:“老陈你这是干什麽?这可是我一个很不错的小兄弟”。

  那陈鹏道:“不过就是个小卒子而已,他配和咱们称兄道弟的吗?”。

  我被这陈鹏气的两眼发黑,刚想反唇相讥就听那姑娘道:“听说陈副统领武功高强,不知敢不敢和我比划几招啊,也让我这个小卒子长长见识”。

  那陈鹏看来对这姑娘很是忌惮,只是哼了一声就不说话了,那姑娘又道:“刚来的那个傻小子,我告诉你,要当羽林军的副统领可不容易呀, 不但要会点功夫,还要有个嫁给王爷当小老婆的妹子,怎麽样?有点难度吧?”。

  她话音一落我就嘿嘿笑上了,那陈鹏面红耳赤,右手攥着刀柄恶狠狠的看着那姑娘,就在此时,坐在一旁的李世民道:“你们莫要太过份了,陈兄,你怎能以身份高低看人呢?这位姑娘。。。有些太牙尖嘴利了吧,下次可不许如此了”。

  那姑娘哼了一声就转过头去不说话了,陈鹏则向李世民一拱手,然后气哼哼的退了出去,我赶忙走到那姑娘身边轻声道:“多谢姑娘帮我,不知姑娘怎麽称呼啊”。

  那姑娘斜了我一眼道:“滚一边去”。

  这下好,又碰了一鼻子灰,我赶忙走到墙角一张空椅子处坐下不动了,安静下来后隐隐能听见二殿下和那文士的谈话声,只听那文士道:“自古歼弱攻昧逆取顺守,汤武之道也,事既如此,当决不决者,愚人也”。

  二殿下点了点头,那文士又道:“现今高丽的军力要比其他二国高,那麽我们就拉拢新罗和百济共同打击高丽,可先答应百济人的这个要求,但让他们马上出兵与高丽交战,新罗最弱,但国土多山地形险要,可命其不断搔扰高丽,待高丽自故不暇时,我们放出扶桑人马上要渡海来袭的风声,必可使这三国停止内战严阵以待,扶桑内乱未止,见高丽等三国有准备后必然不敢轻易渡海来袭,我料扶桑内乱最少要三年后才可结束,等扶桑内乱毕在发兵来袭时,我中原地区的各地诸候也就都平定了,那时可派一上将引兵助三国拒扶桑,助三国得胜后,原本被高丽占去的辽东四郡地区也就回来了”。

  二殿下听完后轻笑道:“此为上策,那我们吃过饭后就动身”。

  饭吃完了,我现在像个傻子一样迷迷糊糊的,二殿下一直在和那文士说话,秦琼去准备车马了,陈鹏就没再回来过,那姑娘一直在看着窗外,我则手托着腮帮子坐在桌前发着呆,刚才本来想出去转转的,但秦琼说从现在起让我贴身保护二殿下,这下好,哪也不能去了,看来那姑娘也是二殿下的贴身护卫,但她是什麽人呢?听她刚才的话也是个当兵的,难道是我们龙组的人?不可能吧,龙组中还有女人?还有那傻强跑哪去了?

  百无聊赖下我又开始听起二殿下和那文士的谈话了,这次他们说的是任那府,听那文士说早在西晋末年时扶桑人就在半岛的贲韩地区建立任那府了,三百多年来一直插手着三国间的事物,不断的在三国间制造着麻烦以使三国互斗,我在旁听的有些不解,不禁问道:“请问先生,任那府究竟是个什麽东西?”。

  那文士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我后笑道:“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来插嘴”。

  二殿下笑道:“房先生,这小伙子叫燕九郎,是我手下玄甲营中一个兵卒,但很有些心胆手段,是个可造之材”。

  那文士呵呵笑道:“这我能看出来,还能看出此子有些胆大妄为”。

  二殿下苦笑道:“先生好眼力,就是此子将我那表兄李建羽从狼军手中救出后又摔下山崖的,为了这个我保举表兄封了郡王才算压平这件事”。

  那文士又笑道:“先跟我说说你问这个干嘛?”。

  我现在冷汗都快把全身的衣服浸透了,话一出口就暗骂自己混蛋,这里哪有我插嘴的份呀,怎麽就没多想想呢。听见他问赶忙拱手道:“小人一时无心之言,请先生见谅”。

  那文士哈哈笑道:“看来你也读过些书嘛”。

  二殿下也在边上笑道:“这位是房玄龄先生,不是外人,九郎,想问什麽就放胆问,不要怕”。

  我挠了挠头道:“那小人就莽撞问一下了,最近大人派给我的差事中我查到不少关于任那府的事,前几天还抓了个任那府的人,昨晚被我杀掉的扶桑人也与任那府有关,但扶桑人怎麽会在那里建衙开府却一直不明白,所以我才想问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