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长安 1

悍卒 又见青山 3446 2006.08.26 11:04

    与铁勒人结伴走出几天后我们与一个商队相遇了,这个商队极大,骡马骆驼加在一起足有几百头之多,与这商队合股后,一直陪我们走的铁勒人告辞了,这个商队看来早知道我们要来,从他们留在地上的痕迹看最少在这里住过10天以上了,商队中的人员我看着也奇怪,没一个像做买卖的,虽然有很多货物,但押货的人员明显过多,快1000人了,而且一个个都是些20出头30不到的棒小伙子,难道我们被铁勒人卖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紧张,大海看上去到是很坦然,但我却觉得心里没底,按理说他放心我就应该跟着放心的,可能性情如此吧,反正不弄明白我心里就发虚,骑着大黑马我围着商队边走边看,不一会,居然认出了个熟人来,是在大方盘城里跟我打过架的那个盛哨长。

  这老东西看来并没看见我,正骑在匹黄马上跟在骆驼后面打嗑睡,我摇头苦笑,走过去一拍他的肩头,这老东西的身体先是颤了一下,然后转头又愣愣的看了我一阵,才大笑道:“怎麽你没死呀?。”

  我苦笑道:“借你吉言,还活得不错。”

  老盛笑道:“没死就好,等回了敦煌哥哥给你摆酒压惊。”

  到现在我已全明白了,这些人跟本不是做买卖的,乃是从敦煌派来的援兵,看来我们回中土的消息敦煌那边也早就知晓了。

  剩下的路途风平浪静,只有几小股马贼围着我们转过几圈,但也没动手,估计看清我们这人数后都被吓回去了,其间我曾问过老盛有没有抓过沙里飞二当家的事,他说有,而且现在就关在敦煌,我大喜,这下轻轻的密秘有办法知道了。

  走了近一个月后终于进了敦煌郡,这里还是老样子,即热闹又乱,进城之后大海直奔帅府,我也跟着去了,在门外等了不久,里面传进,第一次是叫大海进去的,我只好在外面等,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才轮到叫我。

  那亲兵将我引到书房内就出去了,不一会听得书房后脚步声响,接着就见一个30岁出头的年轻将军从里面走了出来,见他出来我赶忙施礼,那将军笑道:“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见我,为了解释你的失踪我已将你的军籍消了,你不会怪我吧?”。

  我听后吃了一惊,忙道:“柴郡马,没了兵籍我今后该怎麽办?还能当兵吗?。”

  柴郡马笑道:“还当什麽兵,到我这来,我直接给你个校尉做,世民看中的人不多,总当兵不是屈材了吗。”

  我忙抱拳道:“多谢郡马抬爱,但此次小人接的将令是要将那些回军家眷送到长安,中途留在这里,好像有些不妥。”

  柴郡马点头道:“你说的也对,那就等你到了长安在说吧,这里是500两银子,你收下,其中有三百两是你以前到敦煌时存在大营里的,因为你的军籍消了,又找不到你的家人,所以被充了公,这200两是我送给你的,你都收下吧。”

  我没多推辞,既是他愿给,那我就要,到长安后还要去看郑雄的家里人,那老东西穷,有了这笔钱能办好多事了。

  接过银子后我又施礼问道:“郡马,武教头的书信中可提到过沙里飞那二当家的事没有?。”

  柴绍笑了一下道:“那二当家的事我知道,但此人却在牢中撞墙死了,你想问的事也没问出来。”

  他的话让我脑中轰然炸响,但细一想却又觉得他的话说的有问题,如果是死囚应该全身镣铐还带着枷,这样他想寻死都难,若没判他死罪,一个马贼头子怎会自己寻死?这也不像马贼的行事呀。

  柴郡马见我发愣又道:“事以至此你着急也没用,先去长安吧,我这里在慢慢给你查访。”

  我越来越觉得他在有心骗我了,但却无法揭破,从帅府出来后刚打算找些熟人问问,就见大海站在门边向我招手,我无奈,只好随着他走,大海领我回到队中后并不说什麽,只是命大家立即上路,他这个做法又惹得我满腹狐疑,可偏偏又无法张嘴问,只好先忍下来了。

  车队到长安时以是五月时分,我久慕长安的繁华,没想到进城后才知道比我想像的还要繁华的多,一排排整齐的商铺,高大的门楼,宽广而笔直的大道,衣着光鲜的行人,骡马牲口虽多,但路上却没有这些牲口的粪便,我惊奇,眼花缭乱,只有傻呼呼看的份了。

  我们行到一道黑漆大门前停下了,也没见大海进去通禀,整个车队就鱼灌进到院中,此宅大的很,我粗粗看了一下,这些回子全住下都不嫌挤,大海将回子们安置下来后命我们几人看守,他和哈梅尔却走了,傍晚时分,他俩回来了,身后跟着几个人,还带了好些东西来,当这几个人要走时,大海叫过我来道:“你跟他们去吧”。

  满腹狐疑上了他们的车后其中一个又黑又矮的中年胖子笑着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然后道:“燕兄弟在想是谁要找你对吗?在下姓杜,是天策府的管家,今后有什麽事尽管打招呼就是了。”

  我听他姓杜不禁心中一动,想了下后笑道:“您就是杜如酶先生?。”

  那黑矮胖子笑道:“先生不敢当,你叫我老杜也就是了。”

  我笑道:“失敬失敬,房谋杜判,小人早就听说过先生的大名,今天能得一见乃是小人的造化,今后还请先生多多指教。”

  杜如酶摆手笑道:“指教不敢当,我知道燕兄弟与我家秦王私交很深,又听说你立过很多功劳,飞黄腾达就在眼前,以燕兄弟这年纪,他日封台拜帅也不无可能,到时还要请燕兄弟多多提携我杜胖子呀。”

  他的话让我觉得刺耳,怎麽二殿下身边会有这样油滑之人,望着他那张又黑又圆的胖笑脸,我有点开始讨厌他了,干笑了几声后岔开话头道:“杜先生可知道我们玄甲营的上官大人现在怎麽样了?”。

  那杜胖子先是一皱眉,随即笑道:“上官将军现在以脱了那牢狱之灾了,如今就住在这长安城中,见过二殿下后你来前院找我,我派人带你去上官将军那里见他。”

  他这番话让我着实的高兴,原来大人出狱了,我听房玄龄先生说过,上官大人的事是这个杜胖子一手操办的,看来他没少使力气,想到这里再去看他那黑胖脸也不觉得厌烦了,道过谢之后又捧了他几句,谈笑之间,马车以到了二殿下的天策府门前。

  我是久闻此府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高大的朱漆大门上布满铜丁,门前站着两名身着明光铁铠的禁军,府旁的院墙下停满了华丽的车辆,连那赶车的车夫都穿绸裹缎的好不精神,看罢这些车夫我不禁低头瞅了瞅自己身上这件衣服,如今以脏的不成样了,还带着泥和一块块斑斑的血迹,因为好久没洗过澡,浑身臭的不得了,我虽没闻出来,但见旁边那些车夫投过来的那种鄙夷的目光,就知道自己现在的尊容定是及其不堪。

  进府之后我也无心去看府中的景像,只是低着头跟在老杜身后走,也不知穿过了几间庭院,前面的老杜停下来道:“二殿下就在这间房中等你,你去吧。”

  我向他施礼道谢后来到那屋门前,先是打量了下,然后恭恭敬敬的在门口道:“属下燕九郎参见秦王殿下。”

  话音刚落就听见里面道:“不必多礼,进来吧。”

  我迈步进屋后又要见礼,二殿下走过来扶住我道:“这里是我的私宅,一切礼数都免了,快来快来,有好些老朋友在等着你呢。”

  被他拉着进到内堂一看,见正中的大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酒菜,琴棋两位师伯,许月蝉,秦琼,那个我一见就想去揍的陈鹏,和两个气度不凡的将军正坐在桌前,二殿下将我领到桌前后我忙抱拳向他们施礼,众人见我来了也纷纷起来回礼,二殿下指着那黑脸30多岁的将军道:“这位是程知节程将军,九郎应该听说过吧。”

  原来他就是那个曾在瓦岗山上称帝的程咬金,我赶忙抱拳见礼,那程咬金笑道:“老程是个粗人,打小也没念过啥书,今后言语不周的地方还要请小兄弟多多见谅啊。”

  见过程咬金后二殿下又指着那面白无须的少年将军道:“这位是罗士信将军,有勇有谋,乃是我天策府年青人中最有名的人物,九郎要多和罗将军学学呀。”

  知道此人是罗士信后我不禁心头大震,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了,听说此人一柄陌刀单枪匹马就杀得敌军数百人望风逃蹿,我还以为他是个程咬金那样的威猛壮汉呢,真没想到竟是这样个儒雅的人物。

  那罗士信见我施礼忙起身还礼,虽没说话,但态度谦和平易近人,我不禁心中大起好感,席间大家谈兴很浓,我喝到最后连那陈鹏都不觉得招人烦了,下午时分酒席撤下,众人告辞后二殿下留下我道:“九郎啊,就留在我这府中如何?我这里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能人虽多,但能算的上心腹的却很少,你也知道我的处境,可说虽有富贵却随时都有杀身之祸,父皇前日曾提出让我统兵总管南方土地,我没敢答应,那样一来虽可拥兵自保,但岂不是将我大唐国土一分为二了吗,图苟安而坏大计,我怎敢去做那千载骂名的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