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自己的沙场

悍卒 又见青山 2582 2005.08.16 16:49

    这一切做完后我靠在没堵的那扇窗前坐了下来,看了看摆在面前的几个菜,忽然觉得难受的要命,心中想道:"就这麽等死了?一会上来人挥刀就砍,拼到不能动时就自杀,凭我自己又能杀的了几个,恐怕最多顶得一柱香的时间就得被人砍翻了。砍翻了还好,要是被活擒了那就丢大人了.还得想点损招"。

  想到这里我拔腿下了楼,在厨房里找了几坛菜油拿到楼上,又在酒楼后院里找了把最大号的铁耙子。回到楼上拿了把斧子把三楼的楼梯接缝全砍到虚连着,又把一坛菜油狠狠的摔在二楼口。

  我这才满意的回到楼上坐好,拿着斧子我看了几眼,心里叹气道:"没想到当了两年的兵又回到从前拿斧子跟人拼命的时候了"。

  把斧子往后腰上一别,回头看了看窗外,天已渐渐亮了,街上还是冷冷清清的看不见人,雨没有一点下小的怔照,四溅的水滴从窗口密密的打在我的身上,鸡啼声隐隐传来了。好美丽的景致呀,谁能想到一会能成什麽样啊。

  我拔出那柄扶桑人的刀,把刀刃伸进雨里,等刀身全被雨打湿后把它轻轻的贴在了脸上,那带着水的刀锋上的凉意把我躁热的脸沁的很舒服,我闭上眼睛感觉着这片刻的安逸,然后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握拳又张开,张开了又握上,我惊叹着双手的灵巧,还从来没这样仔细的看过自己的双手,左手四萝一钵,右手两萝三钵,郑雄说我的手相早晚是被人砍的命,看来他还真没说错,右手虎口上还有一道裂痕,那是跟安铁虎交战时被震伤的,现在还隐隐的疼着。

  老天真是不简单啊,能把人的身体创造的如此完美,可是人们却用这样完美的身体去杀人,去行恶,最难弄懂的就是人心,永远都是那样无法知足,捉摸不定。

  不知何时,两滴泪珠落到了我的手上,我凝视着这两滴清澈的眼泪.又接了些雨水进来,两下对比着,都是那样清澈无瑕,都是那样完美.这样的心境还从来没有过,我的生命中还从没这样安安静静的思索过,在过一会这安静就不会在有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杀戮,杀戮背后是一颗想吞并天下不惜杀父害弟的黑心,这颗心真丑恶,就是他才策动谢子辉谋反,就是他请来扶桑人杀自己的亲爹,就是他让天下百姓命如草芥,一会这颗心就派来人杀我了,杀就杀吧,我把该做的全做完了,我只是个卒子,既然已过了河,就没有回头路了。还有这最后的一关,我一定要死的风风光光的。

  想到这里我缓缓扬起脸,眼望着天边翻滚的乌云,嘴里轻轻的念出了悍卒之六纲:" 悍卒者,知胜而不骄,遇败而不乱,遇强则愈强,闻鼓既忘死,陷绝地而不惊,知必死而不辱"。

  念着念着,心中的悲伤恐惧全部化为乌有,无尽的杀意猛然涌上心头,费劲的压下向窗外狂吼的强烈念头,伸手在外面接了几把雨水洗了洗脸,洗过脸后我觉得平静了很多,看了看眼前的几道好菜,抓起一只肥鸡就开始啃,正啃得满嘴冒油时就听得远处传来雷鸣般的马蹄声.我暗暗叫到:"到时侯了"。

  把啃了一半的肥鸡扔到一边,在我那件名贵的丝袍上擦了擦手,又举起袍襟蹭了蹭油嘴,探头向外看去.只见暴雨中一大队骑兵如飞般冲进了城里,我算了算,看上去至少有300人,当前一人铁盔铁甲,手中提了把厚背大砍刀,身后一杆大旗被风吹的上下飞舞,那白底红边的大旗上写了个大大的谢字。

  看完后我头嗡了一声,吃惊的想到:"难不成是谢文辉亲自来的?".又觉得不太可能,他应该不会离开金陵城的。只见马上这人抬头看了看我挂的那面大孝幡,与边上的一人低语了几句后把手一挥,这队人马旋风一样向小楼跑来,马蹄声震的楼板之颤,我暗骂自己粗心,居然忘了拿把弓来,不然老子死了也能拉上这人垫底。

  随着这队人接近,我也看清了马上的这员将,看上去不到30,迅速盘算了下叛军中姓谢的将军,我猜出原来此人是谢文辉的儿子谢远山,心中打着主意如何能把他弄死,就见那谢远山已来到了楼前,策马围着醉月楼转了几圈后只听他高声喊道:"楼上扯幡者何人?"。

  我冷哼了一声后向下喊道:"好大的胆子,你父在我面前亦不敢如此说话,见了秦王还不下马参拜?"。

  那谢远山仰着头看了我几眼,问道:"您就是秦王殿下?为何一人在此?"。

  我哈哈大笑道:"我知你为何而来,不错,这里就我一人,我今天是特地等你来的"。

  只见谢文辉点手叫过个商甲打扮的小胖子问道:"你来看看,他是不是李世民?"。

  这小胖子忙点头道:"没错,扬州百官朝拜那面令牌时我见过他,他就是李世民"。

  那谢远山听完后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这几百骑兵马上就团团围住了醉月楼。我站在楼上郎声说道:"谢少将军可知我为何一人在此吗?李世民今天有心腹之言相告"。

  那谢远山听完我这话就是一愣,微一沉吟说道:"殿下有话就说吧"。

  我微做为难的道:"能否让你的兵暂退几步,有些话我想不宜让太多的人听"。

  谢远山嘿嘿一笑,说道:"殿下的精明缜密我早就知道了,远山今日奉父命要带殿下的人头回去,您的高论就不恭听了"。说完向身边人传令道:"有能取得李世民首级的人,赏金万两官加三级"。

  我在楼上暗骂了句倒霉.本打算将他骗上楼来先结果了他的,但这小子还真狡滑,看来只有拼命一途了.楼下众兵听到号令后齐发了声喊,只见站在最前面的100人齐举刀枪向楼上冲来。后面的200人却坐在马上没有动。

  我不由得暗暗佩服这姓谢的小子也不简单,知有重赏而众兵不乱,能把兵统御成这样的人也算个将材了。

  楼下传来众兵重重的脚步声,中间还夹杂着一句句的粗话.我叹了口气,拿起长刀就站在了楼口.片刻之间这些人就冲上了二楼,当看见除我之外再没别人时全都狞笑着扑了上来.我从怀中掏出了那几颗迷药弹后留下一颗,向着二楼的众人就打,这些人一见我打出暗器忙举起兵刃格挡,他们到是真了得,居然全都给挡住了.这一挡之下迷药弹全炸了,一股淡黄的烟雾马上把二楼罩了个严严实实,只听一阵阵剧烈的咳唆,然后下面就没动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