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惊见邪兽

悍卒 又见青山 2666 2005.08.23 14:56

    听完这话我差点没被吓死,以离弦箭的速度蹿出有5丈多远后站住了,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我刚才坐的地方,没见笼子,就见一块黑布蒙在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上.我有点结巴的指着那东西说道:"就是那个??"。

  王天赐点头道:"对,就是那个,布下蒙的就是那个木笼子,你不想看看这邪物是个什麽样吗?"。

  我又向远里挪了几步说道:"我不看,我爷爷说看了眼就瞎.你把它就装在个木笼里??那能关的住吗,这要是一跑出来,还不.....".说完又往边上挪。

  王天赐听完猛然放声大笑,最后都笑的蹲在地上不起来了.强撑着走过去把布帘一掀,说道:"我看你胆子不小啊,怎麽怕成这样。你来你来,这东西才刚断了奶不久,还不会挖你眼珠子呢"。

  我听了他这话心放下了,迈着小碎步到了跟前一看,只见木笼中趴着个不大的小花毛团,有点像虎,还有点像貂,看上去除了有点怪外没多吓人.只是眼外一圈是金黄金黄的。

  王天赐指着这东西说道:"它名叫金眼豹猫,是一种非常少见的灵兽,现在才4个月大,长成后也只比家猫略大些,别看它小,可是却能生裂虎豹,这东西喜饮热血爱吃脑髓又行动如电,生性勇悍狡猾,力大无比,是一等一凶邪之兽.它的尿液更是大毒之物,淋到活物身上就烂,直到烂死为止。

  我惊叹的说道:"这东西要是如此厉害那以后岂不是要横行天下?这样不是没别的野兽的活路了吗?"。

  那王天赐听完这话后摇着头说道:"不是这样的,天生万物必会有其存在之理,一个太过凶邪的东西老天也不会任它称王的,你看这金眼豹猫就是这样,这东西虽凶但食量却不大,杀戮也就不重.还有就是这东西不爱有后代,所以数量更是少的可怜.如不出我所料再过个几百年这东西也就绝了"。

  我听了这话问道:"像这样的东西您是怎麽得来的?这山上本来就吗?"。

  王天赐道:"这里早就没有了,笼中这只是我一个朋友花高价从长白山上的猎户手中买来的,前几天才给我送过来"。

  我惊奇的问道:"您在这里还有朋友?"。

  王天赐听我这话后苦笑道:"我怎麽就不能有俩朋友?一个篱笆还三个桩呢,何况我这大活人了"。

  我马上笑道:"您当然该有朋友,能跟您交朋友的定然也是了不起的人物了"。

  只听他肃然说道:"你说的不错,我那两个朋友地确是了不起的人物,我王天赐能与他们相交一场是天大的福份.这两人一个姓王,叫王伯当,另一个姓单,叫单雄信,你能听说过吧"。

  好响亮的名号,这二人可是天下闻名的大英雄了.我赶忙道:"听过,他俩全是当代的英雄豪杰,只是听说前一阵兵败后单雄信战死了呀"。

  那郑天赐哈哈大笑道:"没死,前天还来我这讨了顿熊掌吃呢,他兵败后就隐居了,那李世民与他交情厚的很,打完仗就把他放了。这事天下人都知道,只是不说罢了.与李世民开战这事本就是他不对,现在输了他却比赢了还开心,这金眼豹猫就是他给我买回来的"。

  我说道:"这猫儿如此珍贵,钱怕是没少花吧?"。

  王天赐到:"是贵了些,但也不是太贵,那边的人实在,只要了500两黄金.这东西就是他们那里人养的,所以也没费太多的事,就是抓它出来时单二哥被那母猫拍了一巴掌.现在小臂的骨头还没养好那"。

  我瞪着俩眼珠子像看活鬼一样看着王天赐,然后咬着牙往出崩了几个字道:"你.说.这.玩意..是人家里养的??"。

  王天赐见我这样直往后退,说道:"我当你要咬我呢,对,这是人养的,这东西在那边叫斑狗子,要是野外山里跑的跟本就没法抓.那里也只有一个好猎手能用它来抓野兽.一般人是使唤不动它的,这次那母猫就产了两只,十几年了,只产下这两只来,我说的要绝种就是说这个.生的没死的多,能不绝吗?"。说完就叹气。

  我蹲下身来仔细的看着眼前的毛球,心中有个大大的疑问也冒了出来.又问他道:"你说这东西不噬杀吗?可是我家那里的传说却不是这样啊,我祖辈的老人们都说这东西快把山中的猛兽都杀绝了.别说它饭量不大,就是一次能吃光两只大野猪也不至于杀那麽些呀?"。

  王天赐也蹲在我身边看着那豹猫道:"这东西我也研究了有10几年了,但它的一些行为我到现在也是个不懂.照你说的它杀的该都是些猛兽是吧?要是的话,那它可能就是在护什麽东西"。说完拍了拍我肩头站起来又说道:"兄弟,你到这里干嘛来了?"。

  我听他问这话俩眼直勾勾的看着他笑了,心想:"要是这个活土地爷能帮我,就算那鲜于通躲在老鼠洞里也能被我掏出来"。

  当下将那盒夜明珠交到他手中双手抱拳道:"小人是一名唐卒,奉了上锋之命来寻找叛将谢子辉手下鲜于通的踪迹,那鲜于通和1000多叛军在几天前败进了万刃岭.这两颗珠子小人不敢要,只求王大人能帮助我查知那鲜于通的下落"。

  王天赐点头说道:"你是唐军?是哪个将军统领的?"。

  我回答道:"小人是受上官靖大人的统领"。

  王天赐听完笑道:"原来是秀才军里出来的,这忙我帮,你们这营兵是直属于秦王统辖的,不论冲着谁的面这忙我也得帮.你在营中是干哨探的吗?嫩了点吧"。

  我老脸一红,低着头说道:"我......我在营中干的是伙头兵,这次是碰巧了才让我来的"。

  王天赐听完我话就呆住了,接着又是一顿狂笑,边笑边说道:"怪不得你那扔胡椒面的手法如此怪异难测,一下就把我那面具灌的连透气的地方都没了"。

  我忙道:"您别生气,那罐胡椒面是我在山上防蚊虫用的,扔时更是没看清"。

  王天赐笑过后又把那盒珠子塞给我道:"这个你拿着,我不信那上官靖能老让你干伙夫,这东西能自行发光,以后你再办差时帮助定然小不了,那些叛军在哪我知道,这就带你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