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攻城

悍卒 又见青山 2750 2006.12.13 04:17

    又出兵了,地点襄阳,目标宋老生,世间都传宋老生善于用兵乃是世之名将,但他给我的印像却实在是不怎麽样,东撞西撞的转了一大圈也没见他撞出啥名堂来,现在更好,躲进襄阳城中当上缩头乌龟了,名将都像他这样?

  如今的襄阳城已被四面围的如铁桶一般,宋老生带着手下仅剩的三万人 仗着城高粮足死守襄阳,兵发襄阳这一路上我和罗士信谈过攻城的事,得出的结论都是三个字,不好打。

  这次统兵之人乃是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李世绩,各地的唐兵还在源源不断的开向这里,已参加围城的有六万五千人马,虽然我们这边比敌军多了一倍有余,但要攻城,却绝对还不是时候,我们的大寨就下在襄阳北门外10里处,此时天色以晚,我吃饱后刚想蒙头大睡,就听见帅帐处的鼓响。

  帅帐内灯火通明,我进帐之后在自己的位置站好一看,罗士信居然还没到,这可不大对头啊,正暗自纳闷时忽听帐外牙兵高喊:“李元帅到……”

  我赶忙低头拱手施礼,此时只听有人笑道:“燕九郎,可记得故人否?”

  是李世绩,没想到他会这个时辰来我们营,见他和我说话我也赶忙笑道:“将军何出此言,在下怎麽会忘记将军呢。”

  李世绩哈哈一笑就径直走到帅案后坐了,帐内安静的出奇,那李世绩从坐下起就没在说过话,只是望着那张襄阳城的攻防图一动不动,又过了一阵,从帐外又进来了七……八个人,最后那个才是罗士信,从外头那牙兵的喊声中我知道这些人都是各营的带兵将军,看到这我暗自盘算着,这麽晚的时候,这麽多将军,看来是又大事要发生了呀。

  那些将军们都在帐内各自站好,我们这些校尉只得站到第二排去了,见人都到齐李世绩皱眉道:“各位还不知道吧,刚才接到了陛下的圣旨,让我们10日内就要攻下这座襄阳城,诸位有什麽打算吗?”

  他的话音一落帐内顿时鸦雀无声,隔了一会有个将军道:“ 大帅,我觉得10天之内攻下此城不可能,这城虽被围了,但城内宋老生的士卒还完好无损,襄阳乃坚城一座,敌军三万之众,粮草又足,咱们若此时强攻……我担心攻不下来。”

  另一个将军也道:“迟将军说的有道理,我们虽然兵多,但攻城损耗太大,就算能拔下襄阳,恐怕士卒的伤亡最少也要在三万以上,何况未必能攻的下来,大帅,我看还是再等等吧,20天后我们的人马就能到齐了,那时集20万之众四面轮番齐攻,这样才胜算可操。”

  一个满面虬髯的将军道:“大帅,咱们兄弟帮你扛这道雷,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这就给陛下上表说明此事,我们大伙在表上联名,我想陛下是会明白的。”

  李世绩此时头靠在椅子上闭目不语,见大伙都把话说完后才苦笑着睁开眼道:“辅公佑谋反了。”

  虽然他的声调不高,但这句话却有如炸雷一般震的我两眼发黑,辅公佑谋反?长安危险了。

  这辅公佑乃是反王孟公威的副将,三年前降我大唐,因其为人谨慎谦恭与陛下又私交甚笃,所以两年前被任命为汉中太守,虽是太守,此人的实权比节度使都大,手下拥七万之众,兵精粮足,甲坚矛利,此人起兵后定会挥师直取长安,从汉中到长安不到1000里远,京师人马又已大部调来襄阳,七万大军岂不转瞬就至?由汉中入关中必走终南山和褒斜道,如今这两处险地现在由何人拒守?

  见大家都不说话李世绩道:“诸位将军先回营吧,今晚大家好好想一下要怎麽破城,明早升帐时咱们再说。”

  那些将军们都走了,我们几个第二排的因为没罗士信的令也不敢动,李世绩站起对罗士信道:“士信,陪我出去走走吧。”

  他二人出帐后我们刚要散了回帐,跟罗士信一起走了的亲兵回来道:“罗将军请燕校尉也一同走走。”

  等我赶到时李世绩和罗士信正在望着那黑鸦鸦的襄阳城一动不动,我走过去刚要施礼罗士信摆手道:“我和李元帅商量过了,准备让咱们的队伍打头阵,你认为如何?”

  想让我自己请令领第一队攻城?想到这我脑袋上的汗都下来了,第一队……那是十足十的送死的差事,虽然古语云将不畏危,可死的也要有价值呀,照目前的形势看,强攻是最愚蠢的行动。

  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后我抱拳道:“但凭将军吩咐,属下还有一言,想禀过大帅和将军。”

  见他二人点头后我苦笑了下道:“属下认为,强攻乃是下下策,第一,我军远来敌军却躲于城内以逸待劳。第二,襄阳城高壕深,非是那易取之地。第三,我军远来站脚未稳,攻城所用的冲车,飞楼,土山等物又多不足。第四,我军虽然比敌军多出一倍有余,但若强攻死伤必定极多,在加上士卒疲惫,到那时恐有被宋老生反噬之险。第五,以我们的兵马包围城内的三万敌军本身就单薄,若强攻失利后那宋老生要逃,我怕那时咱们连个追击的力量都没有了。”

  见我说完后罗士信道:“我怎麽觉得你说话的口气像李药师呢?他在谈兵论战时也爱弄个123出来。”

  旁边的李世绩笑道:“是很像,只是没药师兄那般老辣,既然你觉得不该强攻,那我们该怎麽做?”?

  我不知道该怎麽做,从得来的情况中我能猜出来,这次宋老生摆出的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兵精粮足城高壕深,这些最少也能让他守一年,好吸引我军派重兵包围这里,若真是这个局面,那一年之后的天下如何可就真不好说了呀。

  想到这我咬了咬牙道:“请元帅给我300精兵,我趁夜用挠钩铁索上城后夺下一门,那时我军再进攻。”

  李世绩长叹一声道:“我就知道你要这麽做,你想过有几成胜算吗?”

  我咬了咬下唇道:“不足两成。”

  李世绩拈髯苦笑道:“既然你都知道只有不到两成的胜算怎麽还敢请这道令呢?”

  我低头道:“我有一句话元帅和将军听了千万别生气,属下认为,十日之内强攻此城……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

  我这句话说完隔了好一会李世绩才长叹道:“这个我也知道,但十日内不破此城不行啊,现在关中地区兵力不足,别处的人马又不能及时赶到,十日内破城我就能马上挥师从陇右进击汉中打辅公佑个首尾难顾,但十日内破不了此城,辅公佑的人马又冲过了褒斜道和斜谷,那京师怎麽办?难道还让陛下迁都不成?那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还有何颜面再立于庙堂之上?。”

  罗士信皱眉道:“十日之内,用计诱宋老生出来也来不及了,明天晚上我与九郎一起从北墙马面处爬城,请大帅放心,我等定然死战夺取北门。”

  我摇头道:“还是我去吧,不然你出事了剩下的兄弟由谁带领?”

  第二天那隆隆的战鼓声就没停下来过,我军也未攻城,只是在城下堆着土山和制做冲车飞楼等攻城器具,我躺在床上皱眉想着晚上的行动,越想就越担心,这个时候是不该用这种爬城的方法攻击的,敌军人数多,也没疲惫,这样可趁之机就极少,唯一的一点优势,也就是敌军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爬城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