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盂兰盆节 2

悍卒 又见青山 2698 2006.11.15 03:21

    河面上漂着无数盏菏花灯,我趴在池边的栏杆上静静的看着属于我的那一盏,它在顺着水流缓缓的向远方漂着,我在心中也默念着轻轻的名字,我从不愿去想轻轻以经死了,可在这个时候,还是希望她能如那经文上所说的,平平安安的转世,莫要在托生到官宦人家了,其实平民小户的更好,没有那麽多的勾心斗角,没有那麽多的利害冲突,不求什麽大富大贵,只求个平平安安就足够了。

  下辈子轻轻会托生成男的还是女的呢?也许是男的吧,其实以她的性情来看,她这辈子就应该是个男人,造化弄人啊,如果她下辈子是男人,那我就去投个女胎吧,也好了结今世这段缘份,只不知我托生成女人会长得什麽样?到时可别倒贴着去她都不要我,想到这我的嘴角带笑眼中却有泪流出,刚想伸手去擦,就觉得有人在我肩上拍了一下道:“这不是燕兄弟吗?你也来参加这盂兰盆会了呀,怎麽不和哥哥说一声,我也好给你介绍几个漂亮的姑娘认识,这长安好歹我比你熟些,该让我尽些地主之宜的嘛。”

  我一听这声音眉头就皱了起来,是那长安大侠史万宝,就你也配和我称兄道弟?我在大街上把他的手下揍了,难道他想抱复?待转头去看许月蝉和罗士信时,却发现他二人早就没了踪影,我忍着不奈烦回身冷冷拱手笑道:“史大侠好。”

  史万宝身旁还站着两个锦衣华服的人,见我说话这样冷淡都把眉毛立起来了,我背靠着栏杆也冷冷的打量着这二人,那史万宝大笑道:“来来来,我给燕兄弟引见一下,这位是铁手开山郝九通,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这位是朝中监查御史陈立坤陈大人的兄弟,陈立本,这位小兄弟叫燕九郎,别看现在年纪小些,但却是当今二殿下身边的红人,听说和咱们二殿下有过命的私交,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今后封侯拜帅时咱们这些人还要多多仰仗着燕兄弟呢,你们说是不是呀。”

  那二人一听史万宝说完脸上的神情当时就变了,都纷纷打着哈哈过来和我套近呼,我看着那三张脸突然觉得有点想吐,怎麽这世上还有如此不要脸的人物?真他妈林子大了什麽鸟都有,我一刻也不想跟他们说话了,赶忙对着那史万宝略拱了下手道:“小弟还有些俗务要办,就不奉陪三位了。”说罢也不理那两人,抬腿就向人群中走去。

  混进人群后心里可算舒服了点,本来今天心情不错的,哪成想会遇到这麽三个恶心东西,罗士信和许月蝉不知道去哪了,现在这里人山人海的又没法找,我只好踱到院中一角看戏去了。

  此时台上的《兰陵王入阵曲》以演完,随着一阵震天的掌声,京城名角董二郎的角抵戏《东海黄公》上场了,这《东海黄公》演的是秦朝末年一个能施法 术的黄公到东海去降服白虎,可惜法术失灵,自己被虎打杀的故 事。表演中有人虎相斗、人被虎杀的固定情节,可就是这早就定好了的情节,却被那董二郎演的精彩纷呈动人心魄,台底下的人在纷纷给那董二郎扮的白虎叫好,我也拼命的拍着巴掌一连价的叫着好,等这戏演完,又换成了《巫醮》,这《巫醮》源出于屈原的《九歌》和《山鬼》就是一个穿着鬼服的人手拿着把木剑在台上伊伊呀呀的唱,我不爱听,就转身离开了。

  离开那戏台一时间不知道去哪好了,转悠了半天,猛然想起那边花丛中的躺椅来了,打定住意后先在桌上端了盘滚圆莹紫的大葡萄,绕过戏台就向后面去了。

  这里可与前面光场上那灯火通明的景色没法比,幽暗的月光下我隐约能看到那100多张躺椅上几乎都有人,但却看不清都是什麽人,直找了能有一柱香的时间,才在西北角找到一个空椅子,我心中大乐,在那椅上一躺,边吃着葡萄边开始数星星。

  只躺了不大一会,就觉得有人在向我这里靠近,等走到我面前我才看清楚,居然是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人,那妇人弯下腰来对我笑道:“这位公子,奴家走的实在累了,能让我在这里坐一会吗?”

  我正不知道她要干嘛呢,听见这话忙起身道:“大姐请坐,大姐请坐。”

  那妇人坐下后谢道:“多谢公子爷,你手中那葡萄可能给我几颗吃吗?”

  我正准备端着盘子另找个地方数星星去呢,见她张口要哪好意思不给,赶忙递过去道:“大姐请用。”

  那女人接过盘子吃了一颗道:“多谢公子爷,你也坐,咱们说说话,而且在这里也能看得着那戏,借着水音听起来更阅耳呢。”

  我一笑施礼道:“大姐只管坐在这里听,在下就不奉陪了。”

  那妇人见我要走忙站起来道:“既到了这里着急走干什麽?奴家还有事要托你办呢。”

  她有事要托我办?我也不认识她呀,难道她是受什麽人指使来的?到要听听她托我办的事是什麽,想道这我笑道:“既然大姐想找我办事,那就说出来听听吧,能尽力的在下一定尽力。”说罢撩袍就坐在了她旁边。

  那妇人笑道:“ 公子爷您贵姓?”

  我笑道:“在下姓燕。”

  那妇人掩嘴笑道:“到真是巧,奴家姓郭,城郭的郭。”

  我一呆,问那妇人道:“ 这哪里巧了?好像……好像没什麽联系吧。”

  那妇人道:“怎麽不巧?《诗经》有云,春燕归巢入旧郭,那不就是燕子回了家嘛。”

  我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道:“大姐,小人才疏学浅,实不知你这句诗出在《诗经》的哪一篇里,这……这好像不是《诗经》的用词方法呀。”

  那妇人又掩嘴笑道:“怎麽不是呢,定是你忘记了,我跟你说正事吧,别讨论这些湿经干经的了。”

  我咽了口吐沫道:“大姐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那妇人凑过来点轻声道:“公子爷,你懂得品酒吗?”

  我向旁挪了挪才答道:“酒我会喝一些,但若说那品……那在下就不成了。”

  那妇人娇笑道:“会喝就好,那我请公子爷到我家去品一些酒如何?我用玫瑰花瓣泡了些,喝起来香甜极了,我的马车就在外面,就请公子爷驾兴一游吧。”说着抓过我的胳臂就把半边身子贴了过来。

  我当时全身毛孔都炸开了,边挣脱边轻声道:“大姐你这是干什麽?周围都是人,这样很不雅,请放手。”

  那妇人却不放手,还伸手掐了我的胳臂一下媚笑道:“好壮实的小哥,快走吧,这里没人看我们的。”

  我真害怕了,吓的两条腿直哆嗦,边挣边急道:“大姐请放尊重些,不然在下要喊了。”

  那妇人抱的更紧了,笑着道:“现在喊个什麽?到我家去呀,到了家你想在上在下都行,我陪着你一起喊到天明。”

  我嘴里妈呀一声拼命抽出胳臂掉头就跑,没想到只跑了几步就被什麽东西绊了个大筋斗,这还不算,我摔倒的地方还有俩人,那二人更绝,惊叫了一声也撒腿跑了,这下热闹了,整个花丛的长椅处同时站起来无数的人影,都大呼小叫的瞬间就跑没了影,我呆了一呆,回过神来后也连滚带爬的随着人群冲出了芙蓉园。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