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投其所好

悍卒 又见青山 3861 2007.07.13 23:31

    见他这副模样我不禁心头想笑,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看来这套路数不论域外还是中原全都是一样,伸手从怀中摸着20两银子给那二人一分后我又笑道:“给二位大哥添麻烦了,劳驾您二位给通禀一声,这点钱,您二位留着买点茶喝吧。”

  两块银子一到手,那二人的表情就马上变了,那高个的满脸堆笑道:“这……这怎好让您破费了呢。”

  另一个矮个的也笑道:“我这就去通报,二位先在门房坐一会吧,老于,你快给两位客人上茶。”

  这两个门房变脸之快令人匝舌,我和单良相对一笑,跟着那两人进到了府中,坐了没多久那去通报的就回来了,见到我俩打躬做揖了一番后才笑道:“我们王爷说有请,二位跟着我来吧。”

  跟着他拐过几个回廊院落后那门房将我俩领进一间屋中道:“请二位稍等,我们王爷马上就出来。”说完施了个礼就退下去了。

  又出来两个青衣丫环给我们上茶,我边打量着这间房子边想,看来对这六王爷加小心就对了,我帮过他这麽大的忙也没出来迎接一下,此人的心性也就不问可知了,等看过这屋中的陈设后我不由得暗自心惊,这慕容铁连好阔气呀,满屋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值钱货,墙上那几副古色古香的画我虽没看出真假来,但却知道那画功非常不错,估计是真品,又端详了下手中这个纯银镶了金边的茶杯,我心里有点主意了。

  又等了一会,那慕容铁连才笑着从后堂出来道:“贵客登门,小王没出门迎接,还望燕兄弟莫要见怪呀,我给你选的那匹马还满意吗?”

  我赶忙站起来抱拳笑道:“您太客气了,多谢王爷赐马。”说完双手将一份礼单承了上去。

  那慕容铁连接过礼单都没看,随手放到一旁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笑道:“一别两年有余,燕兄弟的变化不小啊,看现在这身打扮,应该已不是配军了吧?”

  我答道:“托王爷的福,在下已被脱了配军的贱籍。”

  慕容铁连道:“脱了那贱籍就好,像你这麽精明的人哪能总埋末在配犯营中呢。”

  我笑道:“离了那吃人的地方有两年了,这次来一是想看看王爷,二是在下还带来了些货物,想在这里做些买卖,还请王爷多多关照啊。”

  那慕容铁连听罢频频点头道:“这是好事嘛,就算你我不是旧识也要关照的,我土谷浑地广人稀,乃苦寒之地,只有羊毛,兽皮,和虫草这样的东西还算得上特产,我明日就帮你联络这方面的商人,定会给你个最好的价钱的。”

  我起身称谢后道:“王爷,中原来此地做买卖的客商多吗?”

  那慕容铁连道:“有不少,据我所知,只在此城就有七八家中原商人开的店铺。”

  我点了点头后又道:“王爷,我这次来并不是想贩药材毛皮这类东西,如今中原之地马匹奇缺,那些高官显贵们为了装门面都不惜重金想购买好马来拉车骑乘,若能将贵地的好马贩去中原,那才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呢。”

  慕容铁连听过后微微一笑道:“燕兄弟呀,这个,我恐怕就帮不上忙了,马匹在我土谷浑乃是严管之物,一向都由我兄长亲自处理,别看我贵位王子,但这方面,实在是无能为力。”

  我听他说完只是点着头哦了一声,然后站起来挨个的看着他墙上的画道:“王爷真是雅人,竟收集了这麽多的名家之作。”

  那慕容铁连呵呵笑道:“塞外之地蛮荒未开,为收集这些东西可让我花了大力气了,虽说收集到不少,但比起你们中原来,实在是差的太远了,燕兄弟见多识广,就替我品评一下这些书画如何?”

  我苦笑道:“王爷太高看我了,这东西我如何懂?去年我随一个朋友到他的朋友家去做客,见他那朋友家里也满墙的字画,那主人还跟我讲了一大通这方面的话,听他说他那些字画里最拔尖的是晋朝顾凯之的松鹤图,不知王爷这些画中是哪副最为经典啊?”

  慕容铁连傲然笑道:“真没想到你那朋友家居然只有顾凯之的画为最好,我这几副书画中晋代的只有一副,其余的全是汉代的,要比晋代早的多。”

  我鄂然,这六王爷品书画的好坏居然是按年头而不是按作者有没有才,我又细看了一下他墙上这几副画,五副中有三副是个叫王蒙画的,另两副一个叫张海容一个叫程九梅,我孤陋寡闻,这三个人一个都没听说过,那顾凯之乃是晋代的书画大家呀,看来这六王爷和我一样在名人字画方面是个棒锤。

  要换个法子诱他了,搜肠刮肚的想了一番后我又道:“王爷的藏品真让人惊叹啊,我有个朋友祖上也传了几样东西下来,但他却一点都看不懂,也不知那几样东西都是什麽年代的,若王爷有闲,我请王爷给鉴赏一下如何?”

  那慕容铁连笑道:“燕兄弟实在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个本事?不过我这里到是有几个颇知鉴赏的朋友,若不麻烦,燕兄弟就将东西拿来,我找他们给你看一下。”

  辞谢过那慕容铁连的留饭,当我和单良出了那王府后他问道:“你这麽拐来拐去的谈要谈到什麽时候啊?我看不如将那剩下的九车礼物都给了他,他收了我们这麽一份大礼还怕不替咱们办事?”

  、我看着单良苦笑道:“事情没你想的那麽简单,这慕容铁连胆子很小,脑筋更是不太灵活,礼他敢收,事,却未必会给我们办,就算他答应了,一遇难题只怕也马上会将头缩回去,到时我们不就偷鸡不成丢把米了吗?”

  单良叹道:“那你打算怎麽办?住在这和他谈书论画?”

  我摇了摇头道:“急不得呀,所谓鱼见食而不见钩,吐谷浑在突厥的威压下不敢向我中原供应好马,那慕容铁连又没本事重开与我中原的贸易,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偷运,这麽做没个靠山是不成的,这慕容铁连好歹也还是个王爷,你看着吧,既然他喜好付庸风雅,那咱们就先给他来个投其所好,不过这活计咱俩是门外汉,要马上找柴郡马物色个这方面的行家来才行,鱼见食而不见钩,等成熟后那慕容铁连就该就犯了。”

  单良笑问道:“你是想说彼若取之必先予之?那要等到什麽时候啊?”

  我也笑道:“快,等到他没钱的时候。”

  回到客店后我就写了封信让两个人飞马送回敦煌,信中我向柴绍要了不少古玩字画这类东西,并让他请人估好价后急送过来,这段时间内,我就和单良混迹在这座王城之中,明面上是查看市场的行情,暗地里却观查着这里的情况和考虑怎样才能将马匹偷运出境。

  一个月后,我要的东西都运到了,随行的还有一个30多岁的瘦子,姓崔,带来的信件中说此人是当铺的朝奉出身,对于各种古玩字画的真假和来历全都精通得了如指掌,我不由得大大的佩服了一番,暗道柴郡马会办事。

  让那姓催的熟悉了一下情况后我就将他领到慕容铁连的府上,这姓崔的真好手段,没多久就与那慕容铁连打的火热,到后来每次去都不叫上我了。

  他那边进行的风声水起,我这边也不差,通过近两个月的暗访,我和几个专门贩马的土谷浑人也搭上了交情,如今他们的近况很不好,中原的采购已被禁止,西域人不要他们的马匹,突厥人也不要,他们只能靠提供给吐谷浑内部消耗的马匹坚难度日,而且这种内部的采购,也越来越稀少了。

  土谷浑边境的守军对中原商户进出的货物盘查的很严,这个让我着实伤了一阵脑筋,想要将马匹偷运出境,就要有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才行,那几个土谷浑的马贩子到是有办法,他们和我说私贩良马古而有之,其中最常用的一个办法就是扮成普通的客商贩运盐茶毛皮等物,但随行带来的马匹却是劣马,等到了这里时却将劣马偷换成好马,再用好马拉着货车回去,此法虽不错,但却有一个大弊端,就是两边一定都要有高官暗中撑腰,不然干不多久就要人头落地的。

  敦煌那方面就不用说了,自是全无问题,但这边呢,只有靠那个六王爷慕容铁连帮忙了,最近这段时间几乎没怎麽见到那姓崔的,也不知道他忙的怎麽样了,到要找个机会好好商量一下才是啊。

  老崔的这边的进展及快,一问之下我才知道,他已将那慕容铁连的家底掏的差不多了,这两个月里老崔共卖了十几件古玩字画给他,总计近十万两银子之多,他一个边远塞外的不管事王爷能有多少家底?算计着又该我出场了。

  10万两银子和九车货物让我手头充裕的很,但这头一次却偷运不了多少,进土谷浑国境时我这几匹拉车的马全都登过记了,来时几匹出去就得几匹,多一点都不成,采办完毛皮药物等土产后我又挑了几匹最顶尖的好马换上,都预备齐后带着一万两银子又登门去见那六王爷来了。

  果不出所料,那六王爷一见这一万两银子两眼就直了,我坦然告诉他这就是贩马赚来的,今后每贩一次都会有利润的二成分给他,只要他帮着在里面周旋一下就成了。

  那慕容铁连想了许久,直到我开口许他三成的利润才答应,既然他敢答应我就放心了,剩下的,就是由他出面拿着我给的钱去打点那些守关的人,这条路暂时是畅通了。

  回到敦煌后我又重组了一支大商队开始穿梭于两地,这个办法虽好,但马匹的数量却实在是增加的太慢了,来回一次要两个月,最多也就换回来100多匹,如此少的数量如何够用?

  通过这样的渠道得的马实在有限,但将数量加大却一定不行,非出麻烦不可,和柴绍商量了一番后又找到了一条办法,增加商队的数量,这些商队的拉车马匹全都由优质母马组成,到了土谷浑境内后安排那边选好公马配过种后再回来。

  就这样忙活了大半年后我却被柴绍派人从土谷浑与大唐接壤的边境上招了回来,等进了他的帅府我才知道,是武教头从西域回来了,我不由得心中大喜,晚间的宴席上我细问了一下波斯那边的情况,原来回教已在东部站稳了脚跟,已不用我们的人时刻守在那里了,同时还有一条天大的好消息更让我高兴的发狂,二殿下已发出诏命,让武教头重组玄甲营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