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独行长安

悍卒 又见青山 3090 2005.07.17 09:13

    夜色又降临了,肚子里装满了朱大爷做的美味.打着饱嗝回到了自己的铺位。

  帐内大家正在热烈的说着话,见我进来后那个马六斤过来了:"你小子伤好的很快嘛,看来郑雄真给你讲下情来了".

  我斜着眼看了看他说道:"今天不该六斤大人当值吧.您老不用在这里盯着我,等到你巡营时在来也不迟啊".

  那马六斤笑着对我说道:"哎呦,你还打算在去一次吗?当真是胆大包天了,就这样说定了啊,明晚咱们见".说着哈哈笑着走了出去.

  李全勇走过来后说道:"九儿啊,你别当真啊,他这人是个没心没肺的,你要在进青龙营可不是儿戏,算了,别当回事啊"。

  我说:"真的,明晚我还真去,这不是赌气,我是真想看看里面".

  那李全勇道:"好小子,有种.这次去你肯定还得被抓着,到时我帮你分这40棍".帐内的兄弟们全凑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的说:"我们都帮你分".

  我看着他们愤愤的说道:"你们就不行说点好的啊,为啥不说我胜利而归啊?".

  帐里突然静了下来,接着暴发出了一阵狂笑声,那李全勇说:"兄弟呀,不是我们不说好的,是跟本就不可能".我气的不理他们了.倒在床上就睡了起来.

  第二天我刚读完了柳先生教的书,郑雄就来了.见了我一脸严肃的道:"跟我来,上官大人要见你".

  我一听汗就下来了,耳边回想起了朱大娘在刚领我进来时说的话.是不是要把我开出去了啊,怀着忐忑的心情,我进了中军帐.

  进帐后才发现每天早上带我们操练的那位将军就是上官大人.我急忙参拜了下去,上官大人只是笑了笑说道:"起来吧,这里的生活还习惯吗?".

  我忙说:"谢大人关心,我很喜欢这里".

  上官大人说:"这就好,你还年幼,有事多向营中众人请教,这次叫你来是有个差事要教给你,我这里有一封信要交给长安的孙国安大人,你帮我送去吧,要快去快回,此信机密,路上要小心.现在你去支领路费,即刻起程".

  等我退出了中军帐,郑雄凑了过来道:"完了吧,这是大人酒醒了要把你开出去吧".

  我冲着他嘿嘿一笑说道:"没有,大人交给我一项军务,我这就得走了".说完在也不理郑雄那张老脸拔腿就向军需官的大帐走去.

  领了20两银子,换了一身百姓的衣服揣好了这封信,我出了这座大营奔着长安方向走了.

  行了20多里后我忽然感到身后被人盯上了,心中不禁大奇,我离长安不过300里的路程,这里应该算的上是天子脚下了,难不成出了门就碰到贼了?有点后悔没带把家伙出来了.可是又一想,要是真拎着把大刀走路那我岂不是成了劫道的了,可能是我多心吧,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

  可是越走心里越发毛,那种碰到豹子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回头看又啥也看不到.这不成,不能等到出现在面前时再想办法,那时可能哭都找不着坟头了.想到这里我抬腿就向道边的林里跑去.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好了信后又在林里找了半天,找到了一个大马蜂窝后我脱下了外衣罩在了那蜂窝上,用力一拉,那窝就下来了.呆在外面的蜂向我冲来,手里拿着窝我玩命向一条河跑去.到了河边把那衣服包扔在地上一头就跳进了河里.

  马蜂看再也咬不到我了就开使围着那衣服包转上了,最后都落在那衣包上面.我在水中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后潜水到了岸边.把手中的衣服一甩,又把那些外面的马蜂包住了.再把那20两银子掖进衣角,我就真在水里撒上欢了。

  正玩到高兴时就听到岸上一声断喝,我心想,来了.转头向岸上看去,只见两条蒙面大汉手里提着两把雪亮的钢刀站在了那里.

  我强忍着笑,装出了一副害怕的样子说道:"两位大爷叫我何事啊?".

  一个大汉道:"少废话,老子盯你半天了.把值钱的全拿出来.不然一刀就砍了你".

  我惊恐的说:"两位大爷,我没有钱啊,求您两位放过我吧".

  那人又说:"叫你少废话你听不懂啊,这地下的东西老子拿走了,你要上来抢可别怪我手黑".说完就伸手向那包衣服抓去.

  我在水里一边哭一边说道:"求二位大爷了,我那20两银子是救命钱啊,您就放过我吧".那俩人抬头看着我哈哈直笑,那个衣服包也被他们打开了.

  接下来我看了一场好戏,那两位大爷发出了一种杀猪一般的叫声扔下东西全跑了,那群憋了半天的马蜂也跟着俩人去了.

  慢慢的来到岸上,我穿起了衣服,拿起一把大爷留下的刀用外衣包了,取回了信,我又奔长安下去了.

  算了一下脚程,这300里路我要走上5天才能到.天黑下来了,我赶到了一个名叫平安镇的地方.在镇里找了家客店,吃完了饭后我和衣躺在土炕上睡着了。

  郑雄以前教过我,当身有要事时睡觉不能脱衣服,更不能脱鞋.这是严格的尊守了他的训导了.睡到半夜时,我被一个细微的声音惊醒了.只见窗外有个东西被塞进了窗缝里.是个小壶嘴,****,居然是迷香.这世道上贼也太多了吧.情急之下我一步就窜到了地上,在刚才洗脸的铜盆里抓起湿巾捂住了口鼻.

  外面情况不明,冒然冲出去容易被暗算,但是这里躲不住了呀.就在我脑筋急转时那小壶嘴往外喷烟了.张嘴骂了句你大爷的,拎起铜盆就把水泼了过去,那烟马上就被水给盖下去了.接着对着铜盆就一顿狠敲,一边敲一边喊:"走水了,快起来呀,走水了........"。

  窗外那个人被我吓了一跳,撤了迷香壶没影了.整个店房当时就炸窝了,从各房跑出来的人全都惊恐的喊着:"哪着火了?快收拾东西".

  我趁着这阵大乱溜出了房间.四下看看没人留意我这半大小子,转身就进了店老板这间房.到了屋里我乐了,这房里居然有一张胡床.这老板还挺会享受啊.看看外面还乱着,从个柜里拽了床被子在床下铺好,我美滋滋的钻了进去.

  过了半天外面静了.那老板骂骂咧咧的回来了,后边还跟着一个胖呼呼的女人.只听那女人说:"你这个没用的瘪犊子,明明是对面陈家老店的人捣乱,你就不行过去找他们说理?".

  那老板说道:"这理你让我找谁说去啊?没凭没据的过去还不得再干一架呀.行了你就别瞎嚷嚷了,快睡吧".

  那女人又说:"你说你也是个爷们?让人家把屎拉到你爹坟头上你都不管".

  那老板急了,说道:"你少放屁,我明天就买几条大狗回来,他要在来就咬死他个球攮的".

  那女人不在说话了,接着床剧烈晃悠了几下安静了下来,过了半天后看来他俩是睡着了.我在床下第一次念起了佛来,就这女人的大身板,要把床压垮了我这床下的可就一点活路也没有了.

  一边念着佛我一边想着刚才的事,越想心里越发冷,为了劫我这点银子不至于这麽下功夫吧,连传说中的迷香都用上了.看来他们是要我身上这封信啊.

  应该是我一出营就被人盯上了,白天那俩劫道的也是为这信来的.这剩下的四天可是够难走的.正在那里胡想时,就看见窗缝里又慢慢的伸进个小壶嘴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