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郑雄的良策

悍卒 又见青山 3454 2006.08.05 12:49

    第二天的下午,轻轻出去了,她说要为我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饭,她不在时这间屋中显得是那麽的阴冷空旷,我呆呆的望着她刚刚离去的那扇门,乞盼着她早些回来。

  外面有重重的脚步声传来,虽后门轴一响,郑雄进来了,只见他边打量着屋子边笑道:“可算等到你俩开门了,春xiao一刻值千金,我还已为要候到明天呢”。

  我没说话,只是呆呆的望着他,郑雄见我这副表情先是一愣,然后皱着眉问道:“和轻轻吵嘴了?”。

  见我仍没说话郑雄走过来坐在炕沿上道:“出什麽事了?”。

  我忽然觉得鼻头一酸,赶忙偏过头去看着炕里道:“她要走了”。

  郑雄陈默了一会后忽然笑道:“她要走你就让她走?这大半个月你都干嘛来着?我把你俩安排在这可不是让你小子光养伤的呀,莫不是。。。。。你小子真要进宫?那。。。你还是让人家走吧”。

  我被他气的两眼发黑,干脆翻了个身不去理他了,郑雄又是哈哈一笑,然后站起来在地上转了几圈后道:“莫急莫急,她要走的原因你知道吗?别跟我说她决心要去韩家守那望门寡啊,你那婆娘精着呢,这样的事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能干的出来”。

  我此时没心思和他斗嘴,而且看他那副德兴心头就有气,没想到刚将被子往头上一蒙,这老东西就走过来一把拉下被子正色道:“当局者迷,这麽好的婆娘你就眼看着她走?哥哥是过来人了,把事跟我说说,我帮你拿个主意”。

  当局者迷,这话有理,此时他那张红光满面的大脸在我眼中都可爱了起来,想到这我忙起身将我知道的事都向他讲了一遍,郑雄听完后先是在地上转了几圈后才缓缓道:“原来如此,要留住她也不难,这样,你先把裤子穿上给我弄壶茶水来,我刚才等你俩开门时都被太阳晒冒烟了”。

  我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没穿裤子,茶水是现成的,我招呼他自己去拿后忙三把两把的穿上了衣服,郑雄坐在桌前倒上茶水就灌,我红上老脸也走过去后他才放下茶碗笑道:“既然从你婆娘口中问不出来那咱们就不问了,沙里飞的人马虽散但逃出命去的却是不少,我回头就找人去寻那些人来问问,轻轻不和你说显然是怕你出事,看来你婆娘的仇人来头不小啊”。

  我点头道:“这个我也想到了,但究竟是谁我却估计不出来”。

  郑雄道:“你婆娘是个烈性子人,所以万万不能让她自己去,不然肯定有去无还,第一步是要留住她,这个我有办法,第二步再去搞清她的仇家究竟是谁,只要这个弄清了,哪怕是他是高昌王龟滋王,兄弟们也会帮你们出这口恶气的”。

  我此时心头也安稳了不少,郑雄说的对,从那群马贼身上就能问出答案来,到时管他是谁,不弄死他我就不姓燕。

  轻轻回来了,看着我欢天喜地的样子有些吃惊,郑雄打了个哈哈站起来笑道:“那个。。那个。。我说。。兄弟媳妇呀,今天我来打扰你们一顿饭可以吧?”。

  轻轻面色微红,对郑雄施了一礼后就去准备饭菜,我要过去帮忙时却被他一把拉住道:“没婆娘时自做自吃尚可,如今有婆娘了男人还做什麽饭?让她弄,咱们喝茶”。

  他说的真轻松,但我哪坐的住啊,只应付了他几句后又向轻轻身边凑,但凑过去没帮几下,轻轻就又将我推了回来,此时郑雄给我也满满倒了杯茶后小声道:“傻小子,看自己的女人作饭是一种享受,同样,给自己男人作饭也是女人的幸福,懂了吗?你小子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郑雄说的真对,看着忙碌的轻轻我才知道幸福的含义居然如此简单,饭菜作好了,郑雄大刺刺的坐在上首后先给我和轻轻都满了杯酒,然后笑道:“这就算你们的喜酒吧,你们能有今天,做哥哥的也跟着高兴,本来我这当兄长的该送些礼物,怎奈如今身无长物,来我敬你们一杯,就算是我的一片心意吧”。

  我和轻轻忙将酒喝尽,郑雄又笑道:“弟妹呀,我这次来还有一事相求,想让你和九郎帮我个忙,这次教头那边有令到,让我领着2000回回兵去攻一座山,那山上也有2000兵马,带兵的将军更是波斯一个很有名的将军,此人能攻善守,极不好对付,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攻山前先杀了他,这个就是他的画像图调查出来的材料,我的打算是让九郎去,除了他外我身边也没人能胜任这活计,但光他一个人去不行,还要给他派个助手,不然九郎很可能有去无回,可我如今派不出合适的人去了呀,我知道弟妹的心智武功都不在九郎之下,所以只好求弟妹你也帮我一次了”。

  轻轻听完后先是看了看我,然后笑着点了点头,我大喜,寻找那些逃散的马贼不会用多少时间,只要轻轻暂时不走这事就好办了。

  酒席散后郑雄走了,烛光又起,桌上的残局以撤,我悠然的坐在桌前喝着茶,轻轻在忙着刷弄碗碟,此刻的安逸令我心醉,我轻手轻脚的来到她背后忽然将她一把抱起,轻轻在笑,回过头来轻吻我的脸,我激烈的回应着,抱起她就向铺满锦被的炕边走去。

  运送兵刃的马车足有20多辆,我粗粗的估算了一下,这些兵刃足够给5000人用的了,马车起动,同行而来的还有那铁匠铺的李掌柜和10几名他的伙计, 走了大约20天,座落在药杀水岸边的那座大营,又出现在了眼前,

  这次的大营和我上次来时可大不一样,营盘大了好几倍,里面住满了高鼻深目的胡人,入营之后就去帅帐报到,武教头和我们打过招呼后笑着对郑雄道:“就等你们这批兵刃呢,现在诸事齐备,我们就开始行动了”。

  我们在别帐中用饭休息时有一部分人马以开了出去,郑雄看着那队远去的人马叹道:“回子兵当真了得呀,我是搞不懂他们信奉的那个默罕默德究竟有多大法力,你没见过那情形,一万多手拿木棒的回子念着真主至大向装备精良的波斯军队冲锋,哎。。。我是真服了”。

  我笑道:“现在应该好些了吧,至少他们手中都换上刀了”。

  郑雄笑道:“好不好还要看你们公母俩这次的 行动如何呀,我们去攻的这座山名叫聚铁山,此山盛产精铁,乃是波斯最大的铁矿,波斯人也将此处防守的很严密,如今各地都对铁矿石控制的很严,咱们这次运来的刀枪大部分是李掌柜从前制做的,所以要想让回子们能与波斯军队抗衡,这座聚铁山就非拿下来不可”。

  我皱着眉想了想后问道:“波斯和回子们这一战恐怕短期内结束不了,我们还要帮他们多久?”。

  郑雄看了我一眼后道:“武教头说过,他们之间的战争恐怕没个百八十年分不出胜负来,我想咱们不会在这里帮回子们多久的,只要帮他们站住了脚,咱们也就可以回去了”。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就在此时忽见帐帘一挑,王虎抱着包东西贼头贼脑的进来了,见帐内没外人后才将怀中的布包打开后笑道:“来。来,大伙一起吃”。

  我底头一看,布包中居然是个头号的大海碗,里面装了满满的一大碗炖猪肉,看到这我不禁笑道:“干嘛这样鬼鬼祟祟的?不就是猪肉嘛,又不是啥好东西”。

  王虎斜了我一眼后骂道:“不吃就闪一边去,你知道现在弄点这个有多难吗?什麽都不懂瞎说什麽?轻轻你吃,咱们一点都不给这兔崽子留”。

  管他说什麽呢,先把自己喂饱在说,这猪肉炖的火候尚可,我边撕着一块肉边问道:“咱们现在粮草还困难?不是有钱了吗?”。

  郑雄笑道:“钱是有了,但猪肉这东西现在却太难搞,你不知道,猪在回教的教规里被视为不洁之物,他们禁吃,也禁养这东西,现在有的吃就快吃吧,过了阿姆河后就撤底吃不着喽”。

  说猪不干净我有同感,但因为脏就不吃猪肉,这个我可不敢佝同,使劲咽下一大口后我问道:“猪肉他们不吃,牛羊肉呢?羊肉到还罢了,这牛可不是说吃就能吃的呀”。

  郑雄笑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咱们中土之地视牛为宝,我家那里过水之时为救耕牛有时连老婆孩子都能舍得,咱们的军汉牛肉也是老牛身上的,这里却不禁吃牛肉,真不知他们的地要怎麽种”。

  原地休息了一天后我们又上路了,渡过了宽广的阿姆河后武教头和我们分道而行,那座聚铁山就在南方大约500里处,临行前郑雄交代过,他领的都是步兵,所以每天前进不会超过40里地,不然就会有掉队的,我和轻轻的马快,500里地多说三天就能到,这样算来给我们的行动时间还是很充裕的。

  三天后,聚铁山外40里处,这里是一处小小的丘陵,站在丘陵上望去,连绵的聚铁山好似就在眼前一般,我和轻轻不敢在向前走了,只是躲在丘陵下的一个小山沟中等着天黑,那聚铁山的情况我们一点都不了解,这青天白日的撞去怕是要吃亏,现在轮到轻轻放哨,所以我也就放心的趴在她身旁闭目假寐,天黑了,我俩将马蹄用厚布包好,又将马嘴勒住,这才放马向眼前黑沉沉的大山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