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水中女妖

悍卒 又见青山 2910 2008.05.03 10:43

    我刚开始没在意,但一听他说妖精俩字可真吓了一跳,秦朗这孩子可不比大猴他们满嘴喷粪的没个正形,他说那河里是女妖精,那就肯定有和人不一样的地方,想到这我赶忙抬眼就顺着他指的方向看,果然,在离我们大约半里多地的于阗河里有不少人在活动,借着头上那圆圆的大月亮能看的一清二楚,河里这些人有胖有瘦有高有矮,各各都身材曼妙的惹人瑕思,身上的肌肤更是被月光和河水映照的宛如锦缎一般在发着光。

  看到这我忽觉得喉咙里有点发干,这哪里是女妖精,分明是一群大姑娘在洗澡嘛,刚想训秦朗几句,忽然又发觉不对,那些大姑娘的脸怎麽好像全都青面獠牙的?不能吧,难道是太暗我看的不清?不对,果然是妖精,那些大姑娘中,有几个头上居然是长了犄角的。

  等看清后我觉得后背一阵发冷,怎麽会事?难道这世上真有妖精?柳先生说那全是扯蛋啊,妖魔鬼怪都是人编出来的,可眼前……这个该怎麽解释呀。

  我想不明白了,就伸手去拉了一下单良想让他也看看,哪知转过头去才发现,这小子正上牙打下牙的哆嗦呢,见我转头看他嘴里吐出几个字:“这是魅,水魅,听说这东西专吸男人的精魄阳气,被她们吸过后就连渣都不剩了,可别动,被她们发觉就完了。”

  秦朗的脸更白了,眼前诡异的情形和单良那阴森森的话也让我头皮发麻,稳了稳心神后我问单良道:“既然你知道这是什麽,那该怎麽对付她们?”

  单良哆嗦着嘴唇道:“烧,用火能烧死她们。”

  我暗骂了一句道:“你这不是瞪眼珠子扯蛋吗?她们在水里,咱们怎麽用火烧?”

  单良道:“那咱们就别动了,她们怕天亮,咱们熬到天亮也就是了。”

  我掐算了一下时辰,现在最多也就二更多点,离天亮还早呢,就这麽趴着?想了想后我又道:“这样吧,咱们把她们引到这个草丛里来,我和秦朗准备放火,你跑的快,去引一下她们,这里就是于阗城外,总不能留着这些妖精害别人吧。”

  单良脸都绿了,转头瞪着我道:“要去你他妈去,别想拉着我,我告诉你,那东西邪的厉害,还能驾风,打死我我也跑不过她们呀。”

  听他这一说我的脸也绿了,这可怎麽办?难道就放着不管?单良此时又道:“这里就是于阗城外,等明天咱们进城去请些和尚老道来吧,魅这东西乃是冤死之人的鬼魂所化,让那些出家人念念经超度一下,我想那些魅就不会再出来了。”

  我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难道就窝在这里装王八蛋不出去?想到这我又道:“这东西真有这麽厉害?”

  单良道:“我吓唬你干嘛?这天底下我又怕过谁?我告诉你,这些全都不是人,我师父给我讲过的,要是人我至于吓成这样嘛。”说完这些话只见他往草窝子里一趴,两只眼珠子死盯着前面就一动不动了。

  他这一番话也把秦朗吓着了,我虽还是半信半疑,可也将那冲出去引水魅过来的心思藏进了肚中,孔圣人虽对这样的东西存而不论,但每逢祭天祭地祭鬼神时也都是参加的,既是他老人家都半信半疑,那我还是装一阵龟孙子吧。

  不敢动,更不敢合眼,我们三个只好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瞅着,月光下那十几个伶珑巧致的身体实在是太动人了,这情景越瞅越香艳,可越瞅我也越暗夸单良见多识广,我以经排除是有人在洗澡的可能性了,洗澡没有这麽长时间的,而且她们的行动也非常邪性,十几个人居然都是在重复一个动做,还一点声息都没有,看来这次是真遇见鬼了。

  就这样直趴了好几个时辰,天终于要亮了,那些水中鬼魅的动做也在变慢,终于在天边那一抹鱼肚白出现时,完全停了下来,此时我们三人已紧张到了极点,按理说鸡一叫不管什麽鬼怪就都该走了呀,怎麽她们还没走?

  此时那些水魅已全都上了岸,隐隐只听一个女音道:“五妹这次可真没白下水,只凭今晚你捞到的那颗夜光白,你和阿牛哥的婚事就不用愁了。”

  又一个女音道:“置嫁妆是男人的事,他想娶我呀,就要自己赚钱来,再说,嫁人那麽早干嘛?成了亲我就不能在来摸玉了。”

  另一个女音又道:“你们的命可真好,我这一宿的时间只捞到了两块鱼肚白,卖出去连一天的饭钱都不够。”

  那个五妹的声音又道:“姐姐莫急,我有这颗月光白就够了,这几颗墨玉就给了你吧,虽说这几颗也不是什麽太好的玉,但也比你那鱼肚白要强很多了,大姐,帮我把这劳拾子铜鬼脸的绑绳解开,我戴着这东西都不会抬头了,咱们快穿衣服吧,都快冻死了。”

  那个只摸到鱼肚白的女人不住嘴的道谢,随着那一阵娑娑的穿衣声,我们这边撤底听傻了,都什麽和什麽呀,哪里是水妖精,这分明是一群玉工,我拿两眼死瞪着单良低声道:“这就是你口中那能吸人精气又会驾云驾风的水魅?”

  单良此时大驴脸都紫了,坑呲了半天后才低声道:“白看了人家大姑娘这麽久,你不是也没吃亏嘛。”

  我此时真想蹦起来抽他俩嘴巴,正要发做时忽又听一个女音道:“哎,你们看看那是什麽?我怎麽觉得像是人啊。”

  我听完这话脑袋当时就一晕,坏了,被发现了,正没奈何时只听单良道:“咱们……咱们还是快跑吧。”

  我骂道:“跑你个大头鬼,地上的东西没收拾,马也没上鞍,咱们怎麽跑?”

  秦朗此时也傻了,在我耳边不住的道:“她们要过来了,她们要过来了,这可怎麽办?要被她们知道我们偷看了一宿……。”

  我咬着牙拍了拍秦朗道:“别怕,天塌下来有你单大哥顶着呢,咱俩收拾东西,让你单大哥先上去掩护我们一阵。”

  单良听完后差点哭出声来,而且死盯着我的双眼也带着一种绝望的光芒,我叹着气安慰他道:“我和秦朗尽快收拾,你听见我喊你后就马上向我们这边来,反正也解释不清了,不如来个一走了之。”

  单良咬牙鼓劲的站起身来就向那群姑娘迎了上去,耳边只听那群姑娘道:“看,出来了,还是个男人,那咱们刚才……”

  单良赶忙道:“几位大姐莫动气,莫动气,小人……小人不是有心的,我给你们赔礼。”

  只听那个大姐的声音道:“我说你这个八尺高的汉子还知不知道什麽是脸耻?居然偷看我们女人穿衣服,你还要不要脸了?”

  单良忙道:“我哪知道你们……”

  另一个姑娘不等他说完就高声道:“你不会趁我们没上岸时喊一声吗?再说,腿在你自己身上,那时你怎麽不走呢?”

  单良忙又道:“我那时不敢动啊,你们都戴着那鬼面具,昨晚又全都鬼鬼祟祟的一句话都不说,我以为你们是水里的魅呢。”

  他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坏了,果然只听一个姑娘道:“好哇,原来他偷看了我们一宿,不能饶了他,大姐,咱们拉着他去见官。”

  又一个姑娘道:“妹?这里谁是你妹?连自己的妹子你都偷看,你简直禽兽不如,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耳边传来一阵拉扯和衣服被扯裂的声音后只听单良带着哭腔喊道:“你们好了没有啊?”

  此时我这里也正好都收拾完,刚喊了句好了,就见单良闪电般蹿过来跨上马背就跑,我俩也不敢多留,等撒马狂奔时只听身后喊道:“原来他们还有两个人,一群畜牲,你们快站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