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只想要你的命

悍卒 又见青山 2571 2005.09.25 12:05

    放火?不行,这里树高林密草叶干,山火一起他死完恐怕我也逃不出去.山火我可见过,速度快的像疯马,这念头可不能让他也起了,不然他一见逃不出去就放火来个同归于尽........想到这我差点没吓死,赶紧嘴里说道:"你别这样啊,好歹你也是个狼军的首领,摆出这副窝囊像来就不怕别人笑话?你起来,咱俩商量商量怎麽样?其实我没打算杀你,只是想从你嘴里问出些东西来,这样吧,我问你说,说完了咱就各走各的,但那两锭金子你要给我"。说话这功夫,我仍用弹弓子一下一下打着他露在外面的手腕关节。

  他哼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的看着我,边揉着手腕边道:"怎麽碰见个你这样不要脸的?你要问什麽?"。

  我嘿嘿一笑,然后向他勾勾手指说道:"先把那金子给我,扔过来,劲大点,别扔咱俩中间,扔我脚边"。

  从地上拣起金子掂了掂,又在衣襟上擦了擦后往包里一放,我说道:"你姓什麽,怎麽进的狼军?"。

  那人翻着眼说道:"我姓池,怎麽进的狼军犯不着跟你说"。

  我笑着道:"你不说出点有用的来我怎麽升官发财呀?你大概也看到了,我也是个当兵的,当兵的谁不想立功请赏啊,我知道今天抓不住你了,但放你跑我还不甘心,现在的处境咱俩都明白,我的接应人马来了你就是个死,天黑之后接应的人马没来你有跑的机会,但想完全把我甩了你是休想,我缠上你,你被抓是迟早的事,天黑后想杀我?你可以试试"。

  姓池的听完我的话后冷笑着答道:"大不了一条命,你想从我嘴里套我们的情况是枉想,升官发财也得看准点,不然官没升小命就没了"。

  我嘿嘿笑道:"多谢池大哥指点,您好歹跟我说点有用的,我也好回去交差呀,不然上头一顿军棍下来,我又要半个月起不来了"。

  他看着我冷冷一笑道:"少在这跟我装可怜,就凭你单人几乎杀净我这几十号狼军的功劳你就挨不了军棍,我们的军纪是泄密者死,跟你说了我就是跑回去对景上来我也是个死,这样吧,金子我是没了,这身上的散碎银子你也未毕看的上,这有一条绿宝石链子,我给你咱俩就算完了如何?"。

  我嘿嘿贼笑着点头道:"池大哥真是个明白人,有这东西早拿出来不就完了吗?成啊,兄弟是个穷出身,那些散碎银子我也要,你给我咱就两不找了"。

  那姓池的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把一条发着幽幽绿光的链子和一把碎银子往地上一扔,然后说道:"都他妈给你,咱们两便吧"。说完倒退着一步步消失在林中。

  我贪婪的盯着那地上的链子,点头哈腰的目送他离去后冷冷的笑了,狠狠的向他消失的方向一眦牙,也不去拣那链子和钱,挥刀就扒树皮,拔下几条树皮后用刀子分成细条,在石子中挑出几个长条型把吹箭用树皮牢牢的扎在上面,一连作好了三个后,抬腿接着追。

  没过多久就见到他那一瘸一拐的身影在前面走着,看来他是被我那一番贪财像给唬住了,我在后面高声喊着:"池大哥,你先等等,我还有些事"。

  他听见后转过身来厌烦的说道:"你还有完没完?"。

  我跑到他面前十丈处停下来说道:"迟大哥,我改主意了,现在只想要你的脑袋"。

  他听了我话先是一愣,又看了看我身后,然后狞笑着向马上就要下山的日头指了一下道:"要我的脑袋?你办的到吗?不过两柱香天就黑了,你的援军还没影呢,天黑之后恐怕该我要你的脑袋了吧?"。

  我左手扣好那三颗毒镖,在弹兜里装好石子后对他说道:"拼一下吧,既然咱们都是吃这碗饭的,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拉开弹弓瞄准了他,他把长刀横在胸前也看着我,日头越来越低了,远处忽然有两道绿光一闪,紧接着就传来了几声长嚎,是狼,看来它们也在等着我俩的结果,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睛左右打量着计算弹道,反弹的安不上毒箭,看来我该用两颗普通的,正盘算时,忽见他身后一团不大的黄光一闪,接着就见他突然一头载倒在地,他两臂一撑正要站起时,那黄光又到了,这次是咽候,只听哧的一声他的颈血居然窜出两丈多远,只见他双手按着脖子在地上抽搐着,两眼茫然的寻找着那团黄光,那团黄光就站在他后面三丈处,两只带着金圈的红眼睛在落日的余辉中闪着诡异而又凶狠的光。

  我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张着嘴看着那只猫崽心里想,它一直都跟在我们后面呀,这猫崽子真了得,刚才那机会把握的简直是天衣无缝,看来就算我不追这姓池的也逃不了。脚下飘呼呼的走到那姓池的尸体前一看,气管断了,两只脚后根的大筋也被挑断了,看到这里我倒抽了口气,好狠的手段,幸好在那树下没跟它掐起来,不然我不死也得落下个残疾。

  此人一死我马上也觉得轻松了,找了个石头一坐,长长的吐了口气,转头看了看猫崽,见它还守在那尸体前就向它招了招手,从包里拿出块牛肉来扔了过去,这猫崽先是警觉的看了看,然后走过去就咬,看来它很饿,咬的很急,都呼呼的带出喉音了,我见它这样心里直发酸,这军汉牛肉是又名的硬,都硬到甩手出去能当石头砸人用,这猫崽子显然牙劲不够,也难怪,才四个月大,这小东西离娘太早肯定还不会自己打食,现在放到这山里被饿死是一定的了。

  我叹了口气,又拿出块牛肉用嘴嚼烂了,然后拿出王天赐的草鞋把牛肉放在上面递到它跟前,这鞋我可不是无心拣的,当看见这猫崽那四个小爪印时我就有种预感,这草鞋兴许能帮上忙,所以尽管味挺大,我还是没扔。那猫崽一见草鞋居然晃了下尾巴,几口就吃完了牛肉,我忙又嚼了喂它,这小东西饭量不小,足吃了小半斤下去,这才伸了个懒腰趴在那草鞋上不动了。

  我轻柔的跟它说着话,一点一点的往它身边噌,噌到能够着的地方给它挠着痒,这猫崽子舒服的哼着,最后我小心的连它在鞋全揣进了怀里,这才站起身来走到那具尸体旁,先搜了下,只有一面小小的铁令牌,借着微光能看见有一只露出牙的狼头来,我把令牌放进包中,挥手一刀砍下他的头,抓起来就往回走,没走多远,身后就传出来两狼争食的声音,我先是冷冷一笑,又轻轻的拍了拍怀里的猫崽,认准方向头也不回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