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三章 狗咬狗

悍卒 又见青山 3621 2006.04.02 18:53

    开始时东乡还算镇定,但我几次做势欲吹后他的刀法就乱了,额头上见汗,脚下也变得虚浮不稳,我心中得意叼着铜管就向他身后转,东乡这下更害怕了,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扭曲,可就在这时,那病鬼却喊道:“快停下,你这叫什麽?就算是仇敌也该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取他性命,你这样做不怕人耻笑吗?”。

  我被他这话说的一愣,跟敌人讲道义?那是疯了,这小子严重缺心眼儿,甭理他,想到这我白了这病鬼一眼接着用铜管瞄,没想到这病鬼见我不听居然停手跳到圈外去了,嘴里喝道:“即是如此你就自己打吧,我不干这丢人事”。

  我差点没被他气晕过去,就是停手你也先跟我说一声啊,哪能给敌人留喘气的时间,肚中大骂他傻蛋我赶忙抡刀就往东乡身边扑,没想到那东乡冷笑了一声手中长刀脱手就向我飞了过来,同时左手向那病鬼一仰,我侧身躲过长刀后急向那病鬼喊道:“快躲,别用兵刃挡”。

  晚了,这病鬼的炉钩子已将暗器砸中了,只听砰的一声轻响,一团淡黄的烟雾马上就将那病鬼全身罩住,是迷药弹,我一把掩住口鼻掉头就向大门外跑,等跑到安全地方后回头一看,东乡已经不见了,那团黄烟也在慢慢变淡,烟雾中能见到这病鬼已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赶忙翻身上墙头向四外一看,哪里还有那东乡的踪影,想要选个方向追,但回头看看那倒在地上都翻出白眼来了的病鬼,追出去我还真有点不放心,没准东乡就能杀个回马枪来,蹲在墙头我是又憋气又想笑,望着那病鬼低声骂道:“你小子没想到这麽快就遭了报应吧?真难为你也当过兵,能活到现在可真他妈不容易呀”。

  烟雾都散尽了,我跳下墙头拎起他回到屋中先用冷水在他脸上抹了几把,然后把他往床上一放,自己坐到床前就开始想主意,东乡跑了,他能跑到哪去?出城是不太可能了,藏到那个赵善东家?也不大可能,那大伴细人就是东乡?看身材也不像啊,现在该怎麽办?援兵到后就去大牢把那俩扶桑人提来问问,然后全城搜一下看看吧。那李团头家里出了这麽大的事都不去衙门击鼓,看来这里面的事也不少,真够麻烦的,想到这我不禁又狠狠的瞪了这病鬼一眼。

  又过了一会,这病鬼醒了,睁开双眼先转着头看了一会才望着我道:“没想到又被你救了”。说完叹了口气就躺在床上不动了。

  我没好气的道:“你看看你手脚能动不能?要是没什麽事我就走了,柜上那药天亮后自己想着煎来喝”。

  这小子还是闭着眼也不说话也不动,我来到外边将那扶桑人的刀拿回来往他身边一放道:“自己加小心吧”。说完就向大牢方向走去。

  刚跑到大牢,城外接应的兵也到了,领头而来的许月辉见到我后忙扬着手中的信问道:“出什麽事了?你让我领兵到大牢搜什麽?”。

  我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今晚都乱套了,等会我一件一件跟你说”。

  敲开狱门后那狱卒一见这些人就傻了,忙向我和许月辉见过礼后问道:“二位大人这是。。。。”。

  我向他一摆手道:“别多问了,我刚才送来那俩人呢?他俩起什麽乱子没?”。

  那狱卒忙道:“还关在牢房里,大人您是要提他们走?”。

  我没答他,拔腿就向牢内走,到了里面先查看了下那两个扶桑人,还好都没事,让许月辉派人将那几个狱卒都押下后我领着人就向那处板盖走,到了板盖前打开向里面一看,黑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但扑鼻而来的恶臭却比这一层还重的多,许月辉点手叫过两个兵来道:“你们两个下去查探一下,要多加小心”。

  我忙抽出长刀道:“我也下去”。

  二层是个比上面略小的石室,里面也像一层一样分着许多隔间,但里面都是空的,我们三人捂着口鼻来在里面转了一会,但什麽也没看到,真奇怪,难道我来晚了?刚想上去问那几个衙役时,最里边铺在地上的一块席子却让我感到奇怪,两边高中间低,分明是席子下还有个洞的样子,看明白后我走过去用刀轻轻一挑席子边,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恶臭随之袭来,我的眼睛居然都被熏的有些睁不开了。

  待适应些后我定睛向席下一看,只见下面是几具已烂的不成样的尸体,有的都露出白骨了,刚用刀一翻,好些老鼠就怪叫着从尸堆中蹦了出来,边上那俩兵吐了,我肚子里也一阵翻腾,忙放下席子就向上面走,到了上面大口吸着气缓了半天,才盯着那几个被押着的狱卒问道:“那下面坑中的几具尸体是怎麽回事?不说我就把你们几个也扔下去”。

  那几个狱卒早就面如土色了,见我问起忙全都跪在地下道:“小人们贪财猪油蒙了心,求大人饶过小人们吧,这些人都是明年秋天待斩的囚犯,因得了病都死了,小人们贪图他们每月那几吊饭药钱,所以才藏了尸体没向殓房送,只待秋决前向上报个暴病而死,求大人开恩呀”。

  我被气的浑身发抖,这群匹夫胆子也太大了,竟敢私藏尸体,而且这几个囚犯不一定是怎麽死的呢,当下让人把他们绑好后往牢中一关,又对许月辉道:“麻烦许大哥派兵严守牢房,重点是看住那两个秃子”。

  许月辉传完令后把我拉到一旁皱着眉问道:“兄弟,你调我的兵来难道就是为了这事?”。

  我苦笑着道:“咱们边走边说吧”。说完领着他就向李团头家方向走。

  到李家时,我也把事情的大概都向许月辉讲明白了,许月辉不解的问道:“既然你们龙组的人说不让碰这里,那你干嘛还要来这?”。

  我叹气道:“我也不想来呀,那东乡与我们交手前曾说过我借刀杀人,这话不就等于是说他已知道偷袭的目标错了吗,还有,他们三个回来时后面居然没有追兵,这只能说明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们互相都知道对方是谁了,另一种可能就是那李团头家被杀的没有力量追,所以我要去看看,看那李团头家是不是都死绝了”。

  许月辉听完点了点头,然后传令手下的兵士道:“包围这做宅子,不准放走一个”。

  我迈步走上台阶举手拍了几下门,只听里面脚步囊囊的走过来个人道:“外边是谁呀?这麽晚了还来敲门”。

  我答道:“快叫李团头出来一见,你就说本县的典尉找他有要事相商”。

  那人忙道:“我这就去禀过我家老爷”。接着脚步声又渐渐远去了。

  许月辉瞪着眼奇怪的问道:“你这麽客气干嘛?让兄弟们翻墙进去把门弄开就完了”。

  我苦笑着低声道:“不行,要给那李团头点收拾刚才打斗痕迹的时间,我可不想再闯出大祸来”。

  过了好半天那门才开,李团头走出来向我和许月辉见过礼后边向府中让边问道:“两位大人深夜造访寒舍所为何事呀?”。

  我一见他说话就烦,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却偏要文诌诌的说话,怎麽听怎麽别扭,当下强装出点笑容道:“这麽晚来能没事吗?我们进去说,外面不方便”。

  那李团头也不在问,将我二人领进屋让坐又吩咐上茶,两个青衣大汉出来倒茶后就退下了,我这才对他道:“李兄,刚才到你府中捣乱的人呢?现在可还在府中吗?”。

  李团头笑道:“没想到这事居然把大人都惊动了,区区几个小贼,早被我几个家人赶跑了,哪还用的着大人出马呀”。

  我轻轻苦笑了下道:“区区几个小贼。。。李兄手下真是藏龙窝虎呀,咱们明说吧,我这次来就是想问李兄的手下留没留几个偷袭人的活口,如果没有,那把尸体抬出来让我带走”。

  李团头为难的道:“大人说笑了,我这里那有什麽龙虎藏着,只不过是几个护院的庄稼汉罢了,那几个小贼滑溜的很,见偷不到什麽就都跑了,哪有留活口不留活口这一说啊”。

  我抚着脑门呵呵一笑道:“李兄,我知道你来头不简单,上头也有令叫我不得干涉你的事情,况且我到任以来李兄没少给小弟面子,这些小弟心里都清楚,但今天这事不是我能压的下来的,到你府中偷袭的全是扶桑人,而且这些扶桑人和前几个月在京城想要行刺陛下的人是同一批,如今他们又出现在你的府中,你说这是我能替你遮的住的事吗?”。

  那李团头脸色当时就变了,我赶忙趁热打铁的道:“李兄,我知道这些扶桑人与你没关系,不然他们干嘛要到你府中舞刀动仗的呢?还能是分赃不均不成?我知道李兄怕麻烦,将那些扶桑人的尸体都交给我吧,剩下的事都由我来办”。

  那李团头低头想了下后道:“大人说的对,那我也不隐瞒了,我这就去把那些扶桑人的尸体都挖出来让你们带走”。

  我忙又道:“李兄,你交给我的都是尸体,连一个活口都没有,对吗?死人是最好的了,我就喜欢这些尸体”。

  那李团头先是仔细的看了看我,然后展颜笑着一拱手就去了,一直坐在我边上的许月辉道:“你小子太能胡诌了吧?居然把皇上都抬出来了,他能信吗?再说你干嘛都要死的?从死人身上又能问出什麽呀?”。

  我也低声向他笑道:“这是绝了他与那些扶桑人修好的后路,他们之间不是一路,但肯定互相通过气了,我说行刺皇上那事是真的,这李团头不想惹祸上身就一定会想法子把自己跟这些扶桑人摘开,我估计那些扶桑人没全死干净,可能有些受伤的就躲在他这里养伤,现在我让他把这些没死的都弄死,回头再告诉他偷袭的忍者头领还在城中藏着,到时你就看紧四个城门守着吧,不出三天,这李团头就能把那头领的脑袋给你送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