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引狼出洞

悍卒 又见青山 2737 2005.10.04 20:31

    收拾这群窝囊废没用多少时间,唯一那个反抗的也被郝二一铁锹劈开了脑袋,白花花的脑浆一出来,这群土狗就全老实了,都擒下后郝老二问道:"大当家的,这些人怎麽处置?一刀一个?"。说着轮起刀在这帮衙役面前一顿乱晃。

  我看着那些衙役都被吓走形了的脸直想笑,向他摆摆手道:"先看押住,等会在说"。说着走到胖管家身边。

  那胖管家正趴在地上哼哼呢,我估计那一脚让他摔的不轻,徐连升早把他全身搜了个遍,一把镶金带银的短刀,几块银子,一张写满字的大白布里包着一只红缎白底的女人绣花鞋,我看明白那大白布上写的字时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写的居然是老子所著的<道德经>,而且洋洋5000余言一字都不差,心中暗骂道:"这老王八蛋,亏你想的出来,用老子的<道德经>包女人的绣花鞋,这他妈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了,估摸着后面也没人能想得出这招儿来。

  伸手接过那只绣花鞋,往他面前一蹲,另一只手掐住他脸上的肥肉摇了摇道:"这位先生怎样称呼?在郑大老爷那里居何要职呀?"。

  这胖子的后腰被徐连升踩住了,只得及力仰着脸陪笑道:"小人..小人叫..高..高翠花,是府里的管..管家"。

  我听完后点头笑道:"原来是翠花大管家,失敬失敬,这次还要麻烦您跑趟腿啊"。说完手中的绣花鞋一下一下的抽在他那肥脸上。

  转眼间他那张大肥脸就肿了,嘴角也开始冒血,只听他杀猪般边嚎边道:"大当家的,您高抬贵手啊,小的愿效犬马之劳,愿效犬马之劳"。

  我停下手后说道:"你回去告诉郑大人,银子我们收到了,很感谢他老人家,我们这帮兄弟全是穷人,如今见他老人家不到一个时辰就拿出这许多银子实在是佩服,所以觉着就要这点银子实在是太看不起他老人家了,麻烦翠花大管家回去跟郑大老爷说说,再让他出两万两银子来,这样我们兄弟后半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那高管家听完后忙答道:"好,我一定去说,我一定去说"。

  我笑着扶起他又把鞋塞进他怀里道:"高大管家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爽快,来人,给高管家备驴,让他快回去给咱们送钱来"。

  我亲自将他扶上驴后牵着缰绳边走边道:"大管家,我们兄弟还有别的事要办,所以您要快点把钱送过来,现在刚刚天至正午,两个时辰内我们收不到钱,那就只好把二公子和衙役们全都砍了走人,一定要记住啊"。

  那高管家忙不迭的点着头答应着,我送了他几步后说道:"那就不远送了,高管家速去速回"。说完找着驴屁股就是一拳,那驴吃疼撂着蹶子就跑了。

  看着那高管家抱着驴脖子跑远后我叫过郝二道:"你有法子让这帮废物全动不了还不用咱们人看守没?"。

  郝二嘿嘿笑道:"这个您放心,我让他们挖个坑,然后把他们全像栽葱一样栽到里面,上绳堵嘴一点也别马虎,再把土添到他们胸口下面一点,保证出不来,动不了,还喊不出"。

  我听完后笑道:"高明,就这样办,不过不要让他们看见林里的人马,扒了他们的衣服选些林中身强力壮胆子大的兄弟换上,然后揣上短刀在这里扮这帮衙役,表面上要派人看着,别漏了马脚,让林里的兄弟们砍树做拒马枪,不要做的精细,更别埋进地里,做出200个就行"。

  徐连升听完后问道:"做200根?狼军不是只有20多人吗?就算全是铁甲骑兵也用不了200根啊,再说这里是山林,他们能穿着铁甲骑马进来吗?那可是找死一样啊"。

  我笑着摇头道:"这200支拒马枪不白做,你就看着吧,现在咱们打了孩子,孩他娘就非出来不可了,这县城没驻兵,衙里的衙役也让我们抓了多一半,一会再来的非是狼军不可,不过里面要是没有狼军,那时还真麻烦了呢,你说要真没有狼军该怎麽办?"。

  徐连升哈哈一笑道:"这没什麽,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到时拿着银子咱们也扯呼,没凭没据的抓谁去呀"。

  我也笑道:"好,就这麽办,只要狼军在,这次他们就非来不可,要是真不来.......那咱们就再扣下这两万两银子让郑大老爷接着掏腰包"。

  徐连升听完后阴笑着道:"我看你小子是越来越损了,嘿嘿嘿...."。

  我也一脸贼笑道:"你也不差,嘿嘿嘿....."。

  我陪着他贼笑完后又安排了几项细务,都是狼军来时的应对之法,然后传令开饭,其实没什麽饭,也就是干牛肉,粗面饼,吃过后让大伙原地休息,那徐连升接着睡,我又躺到那块大石头上去了。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郝二回来了,到我跟前说道:"大当家的,这次山下又来了20多人,打头的还是那胖子,后面还是拉着辆驴车,不过这次来的那20多人看上去可不简单,身上那股子狠劲让我头皮都直紧"。

  我听完后猛的坐起来,想了想道:"命令山下的暗哨都撤回来,你还是领着几个兄弟去应接,老规据,不到地方不翻脸,但这次不用再估计车上的箱子里有没有银子了,到了这里后,你先把那高大管家给我带过来"。

  等他走后我叫大家按计划准备好,又把郑二公子放了下来,这郑二公子都快被风吹干了,一张不大的白脸上连血色都没有,嘴里的包脚布上全是口水,放下来后都不会走路了,我掀开他眼睛上的黑布看了一下,翻白眼儿了,心中暗骂道:"就这小体格还他妈出去勾引人家小寡妇?"。

  看到这里把他眼罩又盖上道:"给他披件衣服,别让他冻死了"。然后叫个兵过来让他把刀往二公子脖子上一架,开始等狼军上山。

  人来的很快,没多久这些人就全上山了,那胖管家先鄙夷的看了下由我们的人改扮的众衙役,是够丢人的,我命他们全都双手抱头屁股翘高撅在地上,脸都快埋在土里了,再加上边上的守卫不时装模做样的照屁股踢一脚,真是要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好在他没多看,走过来站在我对面几丈远的地方拖着长声道:"你找我?什麽事,说吧"。

  我陪着笑脸道:"管家大人,小人有些私底下的心里话要跟您说,您借一步说话"。说完向旁边无人的地方走了几步后站在那里等着他。

  那胖子先心虚的向身后的20多狼军看了一眼,看完后眼瞅着胆气往上长,把腰板一拔,肥脸高高仰起,两只鸭子腿迈着方步走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