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卑鄙小人

悍卒 又见青山 4078 2007.02.03 14:23

    二更时分,我穿戴整齐后就随着罗士信亲率的一个百人队冲出了北门,北门处只有敌军7000人,这些人不是随辅公佑出征的人马,而是被他留守在汉中的人,明显能看出这些人中大部分都训练不足,战斗力低的很,虽然被这些人断了我们的后路,但却给不了我军什麽威胁,所以我猜想这7000人里大部分都是临时抓来的民夫组成的。

  罗士信统领的100人以如旋风般扑入了敌营,敌军骤然遇袭惊恐万分,都大叫着四散奔逃,罗士信也不恋战,砍开寨门后喊道:“九郎速去,路上小心。”

  我是一直被他们护在中间的,见寨门开了忙催大黑马边跑边道:“将军放心,我速去速回。”

  边催着大黑马快跑我边回头向敌营中看去,借着敌营内的灯火能看到罗士信和这100名骑兵以打着呼哨又杀回去了,看到这里我将心一放,直向襄阳通往汉中的那条大路跑去。

  李世绩的援军现在驻扎在何处我不知道,但按着他过了五天都没消息上来看恐怕是遇到大麻烦了,究竟是什麽麻烦呢?他可是统带着3万5千多兵马呀,现在能将他拦住动不了的能有谁?除非又有大人物造反了,想到这我当时心里就一翻个,一定是这样的,各地的藩王连续造反,这下麻烦可大了。

  怀着惊恐的心情我只跑出80多里就看见前面闪出一座大营来,我忙跳下战马躲在一个暗影里向那营中望去,此时天色微明,我借着那微弱的光亮看了半天,才看明白营中的大旗上那个唐字,发现是唐军我心头大喜,李世绩果然到了。

  离营门还有二里地远时我勒马喊道:“大唐荡寇将军罗士信帐下昭武校尉燕九郎,有紧急军情求见元帅。”

  营中也有人高喊道:“来人原地别动,我这就去禀报。”

  在马上只等了一会,就见几十人从寨门中奔了出来,领头那个我认识,正是围攻襄阳时我在李世绩身边见过的一个将军,那将军也认示我,呵呵笑着奔过来道:“快进去吧,元帅正在等着见你呢。”

  我跟在他身边笑道:“我还以为你们离褒城很远呢,没想到都到这里了,这下可好,从这里急行一日夜就能到褒城,有了你们增援那辅公佑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没想到我这番话却让那将军苦笑了一下,我见他面容古怪当时心中就一动,整了整思路后又笑道:“怎麽迟了几天才到?路上遇到什麽麻烦了吧? ”

  那将军苦笑着道:“我们到这里都7……8天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明白,等你见了元帅去问他吧。”

  我此时疑云大起,他怎麽说出这番话来?还有,为将者临阵退缩可是斩全家的大罪呀,那李世绩乃一代名将,这个粗浅的道理会搞不懂?随着离帅帐越来越近,我那本来高悬着的心悬的又更高了。

  进帐之后我忙施礼唱名,等行过军礼抬头一看,眼前的情景却让我当时就愣在当堂。

  坐在帅案后的跟本就不是李世绩,那人在含笑看着我,嘴里也在向我打着招呼,但他的话我却一句都没听清,我的心以沉到了谷地,万没想到统军元帅会是他,长安大侠史万宝。

  那史万宝岂可为帅?究竟是谁派他来的?耳边只听那史万宝道:“燕兄弟觉得奇怪是吗?李元帅临时有事,所以太子殿下发文让我暂替李元帅代理,不过你放心,史某虽不才也有一颗忠君爱国之心,燕兄弟不是有紧急军情要禀吗?竟管说来就是。”

  我心知不妙,但此时也顾不上别的了,忙从怀中掏出罗士信写的公文递上去道:“这是罗将军的信,请元帅过目。”

  史万宝接过信后先点头赞了几句罗士信写的字好,等看完后带着笑将那信放在帅案上道:“我以为是什麽紧急大事呢,不就是辅公佑那6……7万人儿嘛,世信贤弟乃是我大唐的枭将,辅公佑那个老匹夫怎会是他的对手,莫急莫急,你先下去歇息吧,这事我知道了。”

  虽然我以感觉出苗头不对但听见他这些话也仍是两眼一黑,压了压心头怒火又恭恭敬敬的抱拳道:“启禀元帅,罗将军困守孤城已有20余日,现在士卒伤亡已近1000,粮草等物也以不济,如不发兵去救恐难久守啊,如今元帅离褒城只有80多里,统兵急行不过一日夜就到了,那时整个战局都为我军所控,元帅岂不是得了大功一件吗?”

  史万宝听完后淡淡的笑道:“九郎老弟说的真好,但史某不求有功,只求无过,如今李元帅不在,我军的粮饷,被服,御寒的帐篷衣甲全都不足,我怎能轻易发兵呢?这事急不得呀,你们几个去给燕校尉整理个好寝帐,多弄些可口的食物,九郎你下去歇着吧,剩下的事我自会处理。”

  我此时浑身都被气的有点哆嗦,他这些不出兵的理由全是借口和托词,横膀子一晃挣开那些要拉我到帐外去的亲兵后我又抱拳道:“元帅,此处离褒城不过80余里,你在这里等淄重到和在褒城等淄重又有什麽分别?史兄即为元帅当知兵事之凶险,褒城乃此战的重中之重,若褒城有失辅公佑的人马定然远遁入蜀,蜀道艰难天下皆知,若辅公佑果真盘踞在蜀地,那今后就难已剿灭了,您既为总领大军的元帅,就不怕陛下为此事的责罚吗?大军既出,利在速胜,如今元帅已在此处驻扎了7……8天,如褒城在有失,我恐元帅回师之后无法交代呀。”

  我这些话虽然有些不悦耳,但却已将他不发兵后要来的祸事点了个明白,哪知这史万宝冷冷一笑道:“看来我还要多谢燕兄弟替我谋算呢,我既为太子亲举的专阃大元帅,利在速胜的道理会不懂?哪用得着你一个小小的校尉在我面前指手划脚,更不能凭你的一己之言让大军轻涉险地,念在平日的私交上你在帅帐出口不逊的罪名我不追究,速速退下吧。”

  我已撤底明白他不会出兵了,这个匹夫,居然为了一点私怨而置军国大事于不顾,我此时发欲冲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颤抖着手指着那史万宝高声喝骂道:“你这卑鄙小人,为了罗将军与你的私怨竟敢拒不发兵,你不过是长安一泼皮,心胸狭隘刚愎无知,寡廉少耻背信弃义的无赖,你敢说出被你当面称兄弟背后下黑刀毁了多少人嘛?匹夫史万宝,今天我砍了你这尸位素餐的王八蛋。”说罢就要拔刀往上扑。

  猛然间有人将我嘴堵住了,然后就有好多人冲上来将我按倒在地,头顶只听那史万宝阴森森的笑道:“好,骂的好,我到要看看你的嘴利还是我的刀利,将他押下看管好,待我大军出发时用他的颈血祭旗。”

  被人捆的如粽子般的押出帅帐后我冷静下来了,不由得暗骂自己太蠢,怎麽就为图一时痛快将搬兵的大事给忘了?这个时候该怎麽办?再向那个王八蛋低头求他发兵?可以肯定这是行不通的,那个王八蛋敢不发兵绝对不光是为了私仇,定是派他来的人给他下的令,这绳索是捆不住我的,可我挣脱后又该如何?逃出去到襄阳求救?我的刀马等物已全被他们扣下了,襄阳离此千里之遥,等我搬回兵来还来的及吗?

  不去襄阳,回到褒城后穿斜谷去向追击在辅公佑身后的唐军求救?这个办法跟本就行不通,如今斜谷内驻着几万敌军人马,如此紧窄的地形我要怎麽才能闯过去?就算混过去了,搬来的救兵仍然没法到达褒城。

  此时我已被押在一所空帐内,从外面射进的阳光上看,现在以近中午时分了,帐外有兵在把守着,我没去听有多少个,只是倒卧在角落里想着眼前的事,我已盘算了许久,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今夜潜到帅帐去杀了个那混蛋,但杀完后该怎麽办?我只是个校尉,是指使不动那一群将军的,若有个位高权重之人能助我登高一呼,那这事就好办了,可该去找谁呢?满营的将领我没有一个是相熟的。

  一直到夜里二更,也没人来给我送进口吃喝,我也一直没去挣绑在身上的绳索,能帮我的人到现在我都没想好,此时去杀就算成了下面的事也难说,正当我眼望帐顶想的头疼欲裂时,忽见帐帘一挑,从外面进来个身着明光铁铠的人来,我定睛仔细一眼,竟然是那羽林军副统领陈鹏,一见是他我不由得心头一阵狂喜,这个人虽与我不太和睦,但对二殿下却是忠心耿耿,有他在这事就好办了。

  那陈鹏进来后边解着我的绑绳边道:“你的刀马等物我都给你取出来了,你快跟我走。”

  我等他解开绳索活动着肩头手臂咬牙笑道:“我哪也不去,趁这黑夜我潜到帅帐去杀了那史万宝,到时由你统领军马不就完了。”

  陈鹏听完我这话当时就是一愣,随后抓着我的衣袖边向外走边道:“唉……事情哪有你想的那麽简单,那史万宝手中有太子明诏,我只是随军去汉中公干,随我来的只有10名士卒,在军中并无丝毫的实权,且不说那史万宝自身的武功极高,就是他安排在帅帐外宿卫的那200亲兵,就不是你一个人能对付的了的,你不知道,现在满营的要害处都被那姓史的安插了自己的心腹人,就算你得手了也还是拿不到那统兵之权呀。”

  听到这里我的心撤低跌到了谷底,这不完了吗,陈鹏将我救出后我能及时去哪里搬兵?最快的地方也要20天后才能打个来回呀,那时褒城早就破了,想到这我两眼已是通红,甩臂挣开陈鹏的手道:“出去后我又能上哪里去求救兵?不成,我非试一下不可,就算不成,这个千刀万寡的罪名我也担了。”

  那陈鹏跺着脚道:“我让你走你就快走,这个时候还犯什麽混,你放心,我告诉你该去哪求救,没这个把握不用你说我也要杀那史万宝的,二殿下的用兵我最了解,一路紧跟着辅公佑的军马撕杀就必然会安排另一路人马出奇兵去攻敌军的侧后,所以你逃出后只管向子午谷那里走,我猜那里定一支人马在向这里移动,只要你找到他们,那这里的事就迎刃而解了。”

  他的话让我顿时眼前一亮,说的有理,此时已到了辕门处,守在门口的两个羽林军见我俩来了忙躬身一礼,我牵过大黑马后担心的问道:“你将我私放后岂不落了大罪在身?那时你要怎麽办?”

  陈鹏苦笑了下道:“惩戒是免不了的,但要杀我他史万宝却是做不到,我乃陛下亲定的汉中节度使,虽身在军中却不归他统领,我不参与军机,但却有自己上奏之权,你只管去,等战事一了我陪着你和那史万宝打这场钦命官司。”

  见他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刚要上马就听身后有喊声传来,火光中我看到史万宝正领着人气势汹汹的奔向营门,陈鹏见此情景忙将一个包裹塞到我手中急道:“你快走。”说完闪身就拦在营门前。

  催马的同时我拿手一捏,陈鹏给我的包内竟是十几个馒头,我此时忽觉鼻头一酸,哭骂出营后打马就向子午谷的方向奔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