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阿秀

悍卒 又见青山 4243 2005.12.09 17:58

    只见他笑了笑,然后摸着胡子道:"这东西我也说不太清楚,只知道是夷州土人把它当神拜,这个是十年前,我从一个夷州人手中得来的,他托我有机会就送回去,说这个是从他们祖先手里传下来的,珍贵的很".

  我又看了看手中的雕像,看不出手脚,只有一个头雕出五官来了,看上去好像是个老人,又问他道:"老人家,您知道他们管这东西叫什麽吗?".

  老头道:"他们管他叫雨师,可能是管下雨的神吧,我说不清楚,当年那人把这个交到我手中就死了".

  我想了想,然后把这金像交回给他道:"岛上的人对我们误会太深了,您帮我出个主意,要怎样才能跟当地人交好".

  这老头叹了口气道:"当年没兵祸时很容易就能跟他们见面,船一靠岸,我们在船上一敲锣,不管白天夜里岛上人都马上出来拿着他们最好的东西招待我们,互市时也不讲价钱,我们怎麽说他们就怎麽换,兵祸后就不行了,我们敲锣他们放箭,跟本就不给我们面见,难啊,小后生,你胆子大不大?要是胆子大就跟我走一趟,到岛的内陆去,咱们到他们的地头去谈,不过这很危险啊,一个不好就能送了性命".

  我嘿嘿一笑,然后说道:"老人家,古语云将不畏危,我虽不是将,但也是个当兵的,穿上这身号衣,这条命也就不是自己的了,既然您有这打算,那我就跟您去".

  老头听完笑了,然后点着头道:"那咱们靠岸就上岛,但你的人暂时就留在船上,等我们办好了再叫他们,不然人多了怕起误会".

  我说道:"行,这没问题,但老人家您想好要怎样与他们交涉没有?外一他们跟本就不听您说怎麽办?".

  老头道:"这个,就要看老天的意思了,当年隋军最后一次上岛后抓了几千人回来,说是要都运到长安去,给杨广修宫殿,当时雇了好多只江船沿着长江走,其中就有我家的两只,我们的船里拉的都是孩子,我与我儿子商量好了,一人一条船,等到午夜后将船上的人放跑,然后将船沉了,好歹也能救个100多人,船沉后我领着这100多孩子回到泉州,又亲自把他们送回岛上,十年了,我想这些孩子如今要是还在,大概还能记得我吧,只要能记得我,那这事就好办,但也不一定,要是真不记得了,那咱俩恐怕也就回不来了".

  我点头赞道:"您真是菩萨心肠,不惜毁了自己的船去救他们,不管他们记不记得,这次我都跟您走一趟".

  船走了九天,第九天中午时,靠岸了,我事先跟兄弟们交代了一下,让大家不要上岸,更不能与当地人发生冲突,一切都等我回来后在说,兄弟们都很不放心,有的更怀疑这老头的身份,怕他是宋老生安插在泉州的细作,其实这几天我反复想过了,这老头不像是个细作,就算是细作,我也有把握先宰了他,然后逃出来,所以叫大家放心.可是不行,最后,一个叫李玉山的兄弟被大家推出来跟我一起去,我只好答应了,这小子不错,比我大不了一年,是个好帮手,那老头见多了个人并没说什麽,只是摸着胡子笑了笑.

  从船上下来后我俩跟这老头一人背了一个大竹筐,里面有干粮铺盖,还有一些货物,我们没带长刀,怕起误会,随身带了柄短斧,李玉山只带了柄柴刀,我问过这老头要走多久?他说他也估不准,以前的村子是三天的路,但现在他也不知道了.

  走了两个时辰,以经进到一座森林中了,林中树木参天,到处绿油油的,草长的都到我胸口了,我们在草丛中穿行着,能看出来,这里有人走过,我有些担心,这草太长了,真要是边上蹲了个人或是猛兽,如何防犯?这不成,我俩交换了下眼色,在林中捡了两根八尺长的大树枝,刚把枝叶去掉要拿着探道,就见那老头笑着看着我俩道:"用不着这东西,岛上除了毒蛇没有大型的吃肉猛兽,你俩身上不是洒了雄黄粉了吗?那蛇就不会过来了".说完从他那大背篓里拿出个小锣来,咣咣的敲上了.

  我俩被他这一手吓了一跳,怎麽还带着锣来的?弄出这麽大的响动还了得,赶忙跑过去伸手压住他的小锣道:"老人家,您怎麽敲这个东西?一但要被人听见了一顿乱箭射来,我们三个谁也跑不了呀".

  老头听完后一笑道:"这叫礼锣,是告诉当地人我们没有敌意,也没想隐藏,再说要藏也藏不住,他们在这岛上过了不知多少年了,想要躲过他们的耳目,可能吗?你们说是不是?".

  李玉山说道:"老人家,现在这岛上不光是当地人啊,还有别人在,您不怕这锣声引来其他人吗?".

  那老头又道:"要来的总会来,咱们要是怕就不来了,这锣我不能停,不然容易起误会".

  我拉了一下李玉山,点头道:"您说的有理".

  当晚就宿在这林中,那老头要守夜,但我没答应,只是说他年纪大了,这活儿要我们年青人来干,他也没说什麽,倒头就睡了,我与李玉山分好了工,他管上半夜,我管下半夜,多盯着点这老头,提心吊胆的小心了一夜,居然很平安,第二天又接着走,老头那小锣也接着敲,今天可与昨天不一样了,一上路就发觉有人盯捎,而且这盯捎的明显是个行家,被他盯了一段后李玉山凑过来道:"后面的这个有点扎手,是不是先...".说着做了个杀的手势.

  我先摇了摇头,然后快走了几步追上那老头道:"老人家,我们后面有人,跟了有一阵了,您说该怎麽办?".

  那老头回头看了看,然后笑道:"被跟上了?你们两个看准了?".

  我点着头道:"错不了,他刚跟上时我们就发觉了".

  老头听完一笑,然后道:"跟上了好,看来我这锣没白敲,你们不用害怕,我想在过一阵他们就该露面了".

  我与李玉山对视了一眼,然后问道:"老人家,您知道他们是谁?".

  那老头道:"知道,这就是当地人,您们要找的贼兵是不敢一个人跑出来的".说完又敲着锣走.

  李玉山还想问什麽,但被我拉住后跟他说道:"不要急,咱们先跟他走,他说是当地人的成份很大,我们现在的身份是互市的商人,如果后面的是贼军,他们反而不会轻易下手了,杀了我们,谁以后跟他们互市,在等等看".

  又走了一阵,老头停了,前面是一座小山,山上有一块怪异的大圆石,白的像玉一样,被阳光照的反射着绚丽的光,只见这老头走到圆石下往地上一坐,然后说道:"在这等等吧,后面那个一会就该来了".

  我俩有些疑惑,仔细的查看了四周后也坐下了,这老头一点都不紧张,居然躺在那里闭目养神了,我俩往那大石头上一靠,也把眼闭上不动了.

  过了一阵,草从中有东西过来了,声音很轻,我没动,但两只耳朵都竖成兔子样了,正在计算那盯捎人的距离时,李玉山忽然锤了我一记然后道:"快起来看,来个大姑娘,漂亮大姑娘".

  我心中暗骂他沉不住气,也把眼睛睁开看去,面前两丈远的地方站着个人,果然个大姑娘,这小子说的不假,是够好看的,一张粉嫩的小脸像画里的人一样,只见她头上带着一个用草编成的大帽子,身上穿里件很短的皮围胸,上面露着肩膀,围胸下露着纤细的小蛮腰,蛮腰下是一件只到膝盖的小皮裙,还赤着双足,右手里拎着一只看上去很粗糙的梭标.

  她先用警觉的目光先打量了我们一阵,然后才用带着怪腔的语调问道:"你们是什麽人,怎麽知道这玉影石的位置?".

  那老头早就醒了,站起来呵呵笑道:"姑娘,你别害怕,我们不是恶人,这个地方我十年前来过,是你们的人带我来的".

  那姑娘听完后眼睛忽然一亮,然后上下的看了老头几眼道:"您是牛老爹?".

  还没等老头回话,就见她一把扔掉梭标扑到老头怀里笑道:"是您,我认出来了,果然是您来了".说完照着老头就亲了两口.

  那老头呵呵笑道:"你认得出我,我可不敢认你了,你是当年那群孩子中的哪一个呀?".

  那姑娘的笑脸上满是泪水,只见她松开老头先趴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然后站起来道:"我叫阿秀,这麽多年了,您老哪能记得住那许多孩子".

  老头摸着胡子哈哈笑道:"阿秀,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整天躲在船舱里哭的小姑娘".

  只见阿秀也笑道:"您记错了,整天躲在舱里哭的是阿云,可不是我,老爹,这两人是谁呀?".

  那老头指着我俩道:"这是跟我一起来的".

  我忙走上前去拱手道:"阿秀姑娘好,我叫燕九郎,......".

  还没等我说完,这阿秀姑娘却猛然扑上来抱着我就亲了两口,我大惊,她怎麽跟谁都是这个调调儿,温香入鼻,软玉满怀,可我的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长怎麽大也没遇到过这个呀,跟扶桑人妖那次不算,这次可是十足十的漂亮大姑娘,何况她还穿的这麽......动人,我俩腿一软差点没坐地上,强撑着腿子干笑了两声,整张脸都像红布一样了,只盼着她能多亲我几口,还没等我从这温柔中明白过来,就听阿秀笑道:"你笑的样子好丑".说完松开我向李玉山这小子抱去了.

  这小子正摆好架势在那等着阿秀来呢,我心里有点酸溜溜的,盯着这老小子轻声骂道:"看你那德行,色鬼一个,".

  只见阿秀刚扑到他怀里他就抱着阿秀在地上转了两圈,然后突然来了句:"等等".接着脚下扎了个标准的马步,又把那老脸一仰,把眼一闭,这才说了句:"来吧".

  我有点后悔,怎麽刚才没像他这样好好准备一下,气恼下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把头转到别处嘴里又轻声骂道:"禽兽,不带你来好了".

  把他也亲完之后,这小子就变的晕呼呼的了,只是摸着脸颊在那里傻笑,阿秀跑到老头身边拉着那老头道:"老爹,我带你们去村里,他们都很掂记您呢".

  我从地上拾起那只梭标,然后拉了一把那还在傻笑的李玉山,跟在他俩的身后向林子里走去了.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