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惊变

悍卒 又见青山 2624 2005.08.29 20:38

    耳听那一声凄厉悲惨的哀嚎越来越低,我心里的舒服劲就别提了,冲着那黑不见底的悬崖下眦了眦牙,捡起地上那块掉到地上的干粮就向山下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怎样交差.到了第二天下午时,瞎话编的差不多了。在快出山口的地方遇见了刚开始进行搜山的人马,向带队的那个将军简单的说了下山里的情况,得知大军正驻扎在山口外后,我借了匹马就向营中赶.进营之后直奔帅帐,没到帐门上官大人已迎了出来,我忙快步跑到大人面前禀道:"燕九郎前来交令".

  上官大人见我一笑,口中说道:"九郎你辛苦了,路探的不错是不是?看你这一副眉开眼笑的样我就知道了".

  我掏出那张地图双手捧给上官大人道:"此图是一个熟知此山的当地土人画的,我这几天按图走了不少地方,并无错处,另外小人已发现了叛军的藏身之处,但奇怪的是那1000多人全被人杀死了".

  上官大人听完我这话大吃一惊,忙道:"你可仔细查过了?知道是何人所为吗?".

  我摇头道:"我去时就见洞里遍地的死人,还有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残留着,我检查过那些尸体,全都像是被毒死的,这些兵的后背都纹有狼头纹身,他们领头的那员将也死了".

  我编的这些话让大人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见他来回踱着步道:"怎会出这样的事?1000多叛军说死就死了?难道全都是自杀?不会的,岭北狼军乃是天下最凶残的兵,自打出现到如今快200年了,没听过有一个自杀的.你在此山附近可听过些奇怪的传闻没有?".

  我答道:"当地百姓说这山上有邪物,还说那邪物凶猛无比,那山都被当地官府封了10几年了。我在夜晚时也听见一种奇怪的叫声,当时吓的一宿没睡".

  上官大人又问道:"那你可曾发现陛下的侄子在哪吗?".

  我苦着脸道:"大人,那岭北狼军吃的都是什麽您也清楚,我看咱陛下的大侄子是....是无从查起了".

  上官大人双目紧紧的的盯在我身上看了一会后一笑说道:"你说的也有理,虽然我觉得狼军绑了陛下的亲侄是另有所图,但这些人饿劲上来就不好说了,你这次干的真不错呀,二殿下很赏识你,昨天来信说要让你去他的天策府做侍从长,你可愿往啊?".

  我听了这话皱着眉说道:"天策府乃是二殿下的机殊要地,府中能人高士极多,小人本领低微的很,进到府中也作不了什麽事,请大人帮我婉拒了吧"。

  上官大人想了想道:"殿下信中并未下令让你必往,只是说如你愿去就去,不愿去他也不便相强,你即不愿去就算了,我一会写封信说一下也就是了,好了,你下去休息吧".

  退出大帐后才感到冷汗把后背都浸透了,虽然大人没说别的但我也知道他看出有问题了,按我的小算盘想,这次大人未必是真心要救那个混蛋,有可能还会趁乱裹乱的弄死他,这样更好,一床大被盖了个严实,想查就往那些吃人的死鬼身上一推,再去找点被他们吃剩的骨头棒子交上去........想到这里我不禁嘿嘿一阵傻笑,拔腿就向柳教头的大帐跑去了.

  心里掂记着他那大孙女,对他那强烈的恐惧感也减了不少,这老头的帐前规具比上官大人的规具都大,到了大帐先报了下名,又在大帐外施了一个大礼才迈步进帐,进帐后发现他正在伏案看书,听见我进来连头都没抬,指了指对面的皮垫说道:"坐吧,听说你这次干的不错,连二殿下都对你赞不绝口,在扬州为护百姓只身退敌,没让我白教你一场".

  我忙道:"柳先生的教导我是一辈子也不会忘的,这不刚回营就来看望您老人家了吗,还有一件事,您的孙女在扬州城里救了我一命,我想亲自向她道个谢".

  柳先生把手一摆说道:"同袍之谊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用不着你亲自去她那里道什麽谢,回头我见到她说一下你专门来谢过她就是了".

  此计未成,我又想了想道:"当日在扬州我亲见她把那套您传授的枪法用的威猛无比,我想....也跟您学一学".

  就见柳先生哈哈大笑道:"当日让你学你不学.后悔了吧?不过现在也不算晚,我这就教你,跟我来"。说完他拎起大枪就出了大帐。到了帐外先摆了个架势,然后就连吼带喊的练起那套我熟的不能在熟的百战神枪来了。

  我奈着性子看了一遍后问道:"先生,您练的真好,但柳姑娘使出的招数跟您的枪招稍有些不同,我能不能去问问柳姑娘........"。

  我话还没说完就见这老头胡子都撅起来了,口中大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敢说我孙女的枪招跟我的不一样?你说哪里不一样?今天你不把这事给我说清楚就别想走"。

  我吓的头发都立起来了,嘴里像含了个鸭蛋一样说不出一句明白话,两条腿都有些站不住了,心中暗叫:"这霉倒的冤枉,你爷孙俩的枪招不一样干嘛问我呀?"。

  正在没奈何时只听背后李全勇喊道:"九郎你怎麽在这里?上官大人找你呢,快跟我来",说完就来拉我。我忙借坡下驴的向这老头施了一礼夹起尾巴撒腿就跑了。

  直跑的看不见那老头了李全勇才停下来,笑道:"上官大人没找你,我见那老头快向你下毒手了才跑过来帮你解的围,你说你刚回来去惹他干嘛?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

  我懊丧的说道:"我就是想....想去看看他老人家,哪知他这脾气说来就来,这下可好,估计半年内我是不得安生了"。说完无限留恋的看了眼朱雀营那面火红的大旗,跟在李全勇身后就奔我们那座大帐来了。

  回到我住的那间大帐后往铺上一躺,一会就睁不开眼睛了,向李全勇说了句:"吃晚饭时叫我"后,就到梦里找柳先生的孙女学枪去了。

  正睡的过瘾时猛然感到身边有人在急促的叫我,我迷迷糊糊的说道:"晚饭你们给我多抢点好菜,我再睡会"。

  就听叫我那人喊道:"还他妈掂记吃呢?陛下的侄子来了,说要把你五马分尸,你快跑吧"。

  听见这句话后,我马上就精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