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苛政如虎

悍卒 又见青山 2940 2005.08.21 01:21

    一把短剑,一管吹箭,摆在面前的这两件家伙怎麽看我怎麽心里发虚,这哪是能跟比老虎还厉害的东西对掐的家伙呀。按说以吹箭的威力也能行,但这东西打不远,到了面前的老虎就是挨了一箭也能一巴掌拍死我。

  随着车的晃动,我拿起这俩高贵又没用的武器两眼发直的想着办法.那宋有财见我这副表情笑了,对我说道:"你不用这样,只要不上山就没事.图我给你画,画完你就去交你的差去吧,保证错不了"。

  我心里说:"你以为我想上啊,不上山行吗?回去还不活劈了我啊".嘴里却说道:"你说的是,这山我是不会上的,我现在一想那怪物俩腿都哆嗦了,这附近的县城离岭上有多远?咱们到那里去吧,找个地方你把图画给我,然后你就回去吧,我也去交差了"。

  那宋有财听了这话说道:"你说的对,咱们这就向县城走.岭下20里就是安平县城,这条路正好就到"。

  一个时辰后到了县城里,我下了车四下看了看,这小城不大,也就5里见方,城门破败的少了半扇,门口连个守兵也看不着,一条石板路横穿了南北,两边的店铺也显的霉暗萧条.现在正值下午,街上还算有点行人,都衣衫破旧神情萎糜面上还带着菜色,刚从繁华的扬州出来的我一进这里就觉得心里发堵。

  侧着头问宋有财道:"这里的人都怎麽了?吃不饱吗?"。

  宋有财摇头叹了口气轻声道:"要光是吃不饱还好,这里呀,摊上了个好的没边的官,这县的老爷姓郑,叫郑仁君,名字起的是真不错,可私底下干的没一件仁君事.现在山封了,这里的土还不爱出庄稼,百姓们都穷的吃观音土了.可这位老爷不管这些,还是见天的逼着完税完粮,税从哪来?粮从哪来?他一概不管.跟着上头的州官一起黑着心搂钱不算,还伸手向朝廷要救济,救济下来了就一层层的扒,真到百姓手里连来年的种子都不够买的".说罢就叹气。

  这话听完我心里更堵的慌了,咬牙问道:"难道这里的百姓就任他鱼肉?去告他呀"。

  我这话一说完那宋有财就笑,直笑到喘不过气来时才说道:"告?告谁呀,你知道这郑仁君是谁吗?他是这金陵节度使的亲娘舅,算的上是当今的皇亲了,当年这姓郑的在朝里做的吏部员外郎,死了老娘回家丁忧,又赶上当今皇上的老娘也死了,就这双丧在身那郑仁君仍在三年中连娶四妾生了一窝孩子出来。

  朝廷上把他罢官回家说是永不续用,不到半年又把他分到这里当了县令.那姓郑的背后有人撑腰,向来是有侍无恐,他上任这两年冤死狱中的人太多了,我们百姓如何能斗得过他,也就忍着算了,还有一年他就离任了,只盼着能再给我们这里派来个像王大人那样的官就好了"。

  强压了压心头这把火我问道:"你说的王大人是谁?也是这里的官吗?"。

  那宋有财没答我这话,指了指一间大车店说道:"咱们就在这里歇歇吧,我把马喂喂就来给你画图"。说着拉马进了店。

  我看他忙着卸车喂马就找了店老板来要了两间房,又叫他弄些酒肉来,这才回到宋有财身边说道:"宋大哥您今天就别走了,小弟做东,咱们好好唠唠"。

  那宋有财看了看天说道:"你就是不留我也要住一晚了,这图可不是一会就能画完的"。

  进到屋中我向老板要了一张大白绢,又要了笔墨砚台,那宋有财坐在桌前就开始画上了,一边画一边给我讲着岭上的地形,听他讲这岭的正中还有座湖,水是从地底涌出的,方圆也有个五里大小。再有就是洞子特别多,每个山头都有洞子,有大有小,小的只能藏2个人,大的躲进去2000多人都不显挤。

  我擦着脑门的汗让他把大洞的位置全都标了出来,总共标出有20多个,按他说的这岭上要是有人成心要藏起来那是打死也找不着了。等画完后天都黑了,只见他长出了口气说道:"我知道的地方就这麽多,这岭太大了,有的地方没去过,所以也画不出来.好在有这些就够你交差的了"。

  我接过图俩眼瞪的比包子都大,这图画的真是很细,能看出这宋有财肚中着实也有些墨水.但他画的越细我这心里也越不塌实,按图上画的这20几个大洞的位置来看,我自己没半个月绝对走不完.可是那边大军最多三天必到,这可怎麽办好?"。双手捧着图我在地上转了几圈后实在是想不出办法了,索性把这些往脑后一抛向门外喊道:"给我们上酒饭来"。

  不多时那老板就把饭菜端上来了,酒是烧刀子,饭是玉米饼子,菜只是几味山野菜,桌子正中摆了个炒蛋就算是荤腥了。我看了看这饭菜气就往上拱,刚想拍桌子发作就见宋有财拉了一下我的袖子.只见他拿起筷子说道:"兄弟你千万别动气,这些东西能端上来就不错了,这里的人家过年都吃不上这些的"。

  听他说完后我这气当时就没影了,叹着气也举起筷子吃了起来,边吃我边说道:"天灾人祸呀,这里的百姓干嘛还在这里受活罪,要是我早就跑了"。

  宋有财听完这话把筷子放下了,看着我说道:"跑?谁不想跑,可是跑不得呀,你知道这里的郑大老爷有多精吗?上任的当天就贴了个告示在大门外,那告示上写明就任三年知县,到期就离开,还写着每半月全县的人口都要查一次,凡是连着一个月没找到的人家,房屋土地一律充公,跑了身子跑的了房子地吗,熬吧,熬到他滚蛋就好了"。

  听完他这话我差点没把碗砸了,那郑仁君也太毒了点吧,这他妈是谁给他出的主意呀,一点也不怕以后生孩子没屁眼。

  又在宋有财碗里倒上酒后我问道:"你刚才说的王大人是什麽人?听你的话这人应该是个好官啊,这里的百姓怎麽不去找他给做做主啊?"。

  宋有财说道:"这王大人名叫王天赐,是五年前这里的县官,真是个好官啊,他在时这里简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全县的人都把他当自己的爹娘一般,可惜干到两年半时突然就失踪了,有人说见他上了岭,八成是碰到那东西了"。说完就见他长叹一声眼泪差点掉下来.又指着房****着的两个神龛说道:"知道这是供的谁吗?那个文士打扮的叫城隍爷,其实就是王大人"。

  我看着那牌位心里说不出的佩服,能让百姓如此爱戴的人真不多见,又看了看他边上的另一个神龛问道:"这个供的是谁?"。

  那宋有财嘿嘿一笑说道:"那个供的是这方的土地爷,其实是另外一个人,这人的真名我不知道,更是从没见过这人,只是听说叫血燕子"。

  我吃惊的问道:"是个贼吗?"。

  那宋有财听完就火了,把酒碗在桌子上重重的一顿说道:"他可不是贼,是侠盗,这方圆500里没人说他一个不字,你是外来人不知这里的情况我也不怪你,这血燕子也消失了有几年了,他在这里时300里内没有敢祸害穷人的,那些黑心的财主官员全都比羊羔子还老实,三年前这人也不知去向了,打他俩一走,这里就全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