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八章 山里人家

悍卒 又见青山 3181 2006.04.21 17:14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一间屋子里,身上的衣服都被换了,受伤的地方也被包扎的紧紧的,看来伤口被上过药,那火烧般的疼痛减低了许多,我转着头打量着这间房子,是一间很简陋的小土坯房,房梁底矮但却收拾的很干净,两边的墙壁上挂着好多兽皮,房子一角的灶台上放着一口大锅,里面还在冒着热气,那锅中发出的肉香谗的我直流口水,我刚想张口喊人,就见门口挂着的棉布帘一挑,一个眼睛大大的姑娘进到屋中,还没等我张口呢,就见她欢喜的叫道:“石头哥,他醒了”。说着转身就跑出了门外。

  不过一会,那姑娘又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面色釉黑的小伙子,那小伙子见我醒了笑道:“你醒的真快呀,我还以为你要明天才能睁眼呢”。

  我看着他俩笑道:“多谢两位的救命之恩,我叫燕九郎,请问二为怎麽称呼?”。

  那小伙子道:“我叫石铁成,你就叫我石头吧,这是我。。。是我没过门的媳妇,叫宋兰,”。说完就嘿嘿的傻笑。

  那宋兰在这小伙子身上重重的锤了一拳道:“去。去。快把你刚熬好的药拿来给燕大哥喝”。

  那小伙子忙答应着出去了,宋兰盯着我看了几眼后问道:“你多大了?”。

  我赶忙道:“快18了”。

  那宋兰摸着下巴道:“那你比我小,今后就叫我姐姐吧”。

  她话音刚落,那石头就进来了,手中端着个大碗走过来道:“快趁热喝,这是我用一棵老山参熬的,这药对你身上的伤最有好处”。

  宋兰接口道:“你去取个勺来喂他,现在不能让他起来”。

  那石头答应着取过个木勺开始一点点的喂我,宋兰在边上笑道:“天晚了,我明天在来,你陪着小燕子吧”。说完就向外走。

  石头的脸上忽然有些变色,喂我时也有些心不在焉,见此情景我赶忙道:“你快去送送她吧,这药等回来我在喝”。

  石头脸上一喜,忙答应着就追了出去,我躺着床上笑着回想宋兰刚才给我的称呼,小燕子,这名也太秀气了吧,用在我身上可真是糟踏了。

  过了好一阵,那石头回来了,黑脸上带着红晕笑道:“差点把你忘了”。

  我也笑道:“没关系,你只管办你的事,再晚点回来也没什麽”。

  石头憨憨的笑过后开始给我喂药,等喂完后他道:“你躺着吧,我去劈些柴,等锅中的狼肉炖好后我在喂你吃”。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黑,屋中的肉香也越来越浓,石头回来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土后笑道:“狼肉好了,我这就给你装一碗来”。

  一只粗瓷大碗中盛着满满的肉汤和一大块狼腰窝肉,一见到这个我身上的伤就好了多一半,挣扎着坐起来后伸出那只能动的右手就吃,他看着我笑道:“你慢点吃,狼肉太硬,吃急了肚子疼”。

  我边吃边道:“你是怎麽找到我的?当时我在哪?”。

  石头也从锅中捞出条狼腿道:“你在哪弄死这条狼的我就在哪救的你,真没想到你伤成这样都有这本事,我是个挖人参的,救你回来也是碰巧了”。

  我又问道:“这是什麽地方?你将我救回来那地方是哪?”。

  石头道:“这里是宋家村,归平江县管,我救你回来的地方叫翠秀谷,那里可漂亮了,一年到头四季如春,还有许多别处找不到的药材呢”。

  我忙又问道:“那你救我时可看见我丢在那里的刀和别的东西没?”。

  石头摇着头道:“没见着”。

  刀丢了,鹿皮兜子也丢了,我心中忽然觉得空落落的,对着那大碗轻叹了口气后愣愣的不说话了,那石头见了忙道:“你别担心,那个山谷去的人极少,等你伤好些我在去看看,找的到就给你拿回来”。

  就这样我在他的家中住了两个月,我以能下地走走了,其间石头去过那小谷好多次,但却什麽都没找到,知道找不到我也就坦然了,丢就丢吧,也许命该如此,此地是个小小的村落,只有20几户人家,大部分都姓宋,宋兰的爹是此地的一名郎中,那天救我回来时药方就是他开的,随着我伤的渐渐好转,石头出外挖参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我知道他着急,要赚钱娶宋兰,可惜我身上的银钱都丢光了,但我估计就是没丢他俩也不会要,这里民风淳朴,还真没有施恩望报的。

  石头不在家时都是宋兰照顾我,她比我大几个月,所以我也就只好叫她兰姐了,她是个典型的山里姑娘,健壮漂亮,善良淳朴,性子野,没心眼,整天像没愁事一样嘻嘻哈哈的,快近年关了,这一天天下着大雪,我正坐在炕上看着兰姐用红纸剪窗花时石头回来了,进屋时笑的大嘴都咧到了耳根,走过来小心翼翼的从身后的背筐中取出个大红布包道:“你们看我找到什麽了?”。

  兰姐赶忙打开布包,我也凑趣伸头一看,只见两只硕大雪白以成人形的人参并排躺在布中,我一看就呆住了,这两棵参每个上秤都能过一斤重,我们大营的黄皮子医官曾说过,七两为参八两为宝,过一斤重的参他都没见过,听说用千两银子买都是有价无市,这下他可挖到宝了,石头嘿嘿憨笑道:“明天我就进城去一趟,把参卖掉后咱们也有钱了,我给你扯几尺花布做件花袄,在扯几尺兰布,兄弟你也该做身新衣服了”。

  兰姐大笑道:“这参你是怎麽挖到的?”。

  石头笑道:“找的呗,我挖到第一棵时就知道那附近有第二棵,这参可了不得,都成人形了,当挖到第二个时我差点没乐晕在雪地里”。

  兰姐又叽叽喳喳的问,那石头就在边上笑着说,我坐在炕里真替他俩高兴,这下他俩的婚事就不愁了,今后石头也不用在出去挖参了,看来好心人是也有好报呀。

  第二天清晨石头就揣着参进城去了,兰姐来的很早,进到屋中就擦洗干活,我也拄着棍子帮着她忙活,下午时,石头回来了,手中大包小裹的拎着好些东西,进屋把东西往炕上一放就笑道:“看看我买什麽回来了?”。

  兰姐边翻看东西边笑道:“参卖了?他们给你多少钱?”。

  石头笑着道:“卖了一棵,400两银子,那个老客身上带的钱不够买两棵的,但剩下的这棵他也要下了,说是过完年就拿着钱再来”。

  我心里知道他卖赔了,但400两对一个普通人家来说以经是个惊人的大数字了,何况后头还有400两跟着呢,真有这800两银子,他两人这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这时石头嘿嘿的傻笑着道:“兰子,咱们钱够了,是不是也就该。。。。向你爹提一提了?”。

  兰姐脸上一红,站起来边向门边走边道:“那是你的事,问我干什麽”。

  兰姐跑了,石头又嘿嘿笑着对我道:“兄弟你伤好后也别走了,就住在这,以后哥哥也帮你说个媳妇,这钱够咱们用的了”。

  我心里觉得热呼呼的,笑着道:“石头哥,我不能在你这长住的,你跟兰姐好好过日子,今后我一定回来看你们”。

  石头这人爱喝酒,这次他回来时就给自己带了一罐好酒,烧刀子,我炖了一锅肉,等肉炖好后就陪他喝上了,他的兴致高的很,边喝边跟我东拉西扯的说着话,我的酒量没法跟他比,而且这烧刀子也特烈,只灌了几碗就倒下不会动了,当第二天醒来时,石头又出去了,兰姐也没来,我有些奇怪,自己拄着棍收拾了昨晚的残席后也学着兰姐平时的样子剪窗花,快到中午时,石头回来了,这次穿着一身新衣服,仍是大包小裹的提着不少东西,见了我后扔过一套新衣帽道:“兄弟你也换上,换完了就陪我去小兰家提亲”。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呀,我赶忙换上衣服也跟着向外走,我俩一出来,身后就围了一大群来凑趣的乡亲,兰姐家离这只有几百步远,还离着好远呢我就见她家的墙头上露出个脑袋来,见我们走近后又缩回去了,我一眼就看出来是兰姐,不禁肚中暗笑她比石头还着急,当走到门口时宋老爹迎出来了,但却没见到兰姐,我正纳闷时石头道:“我来向您老人家求亲,望您老能。。。能答应”。说完跪下就磕头。

  宋老爹忙一把扶起他道:“怎麽才来?早干什麽去了?我以为你半年前就会来呢,快进屋,乡亲们也快进来吧”。

  我差点没笑趴下,昨晚石头可跟我说了半宿这事了,就怕兰姐她爹不答应,说这事时他端碗的手都直抖,没想到这老头居然都拉着架子等半年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