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趁火打劫

悍卒 又见青山 4838 2005.12.30 02:20

    

  身后那姓何的已经叫的不似人声了,被我问的这个吓的尿都流了一地,磕头如捣蒜的道:"小的姓孔,安阳人,我是在高丽国的一个港口上的船...".

  我听他这一说心里就是一惊,怎麽宋老生还与高丽国的人勾搭上了?真的假的呀?忙一拍他的后背道:"你先闭嘴".

  又叫过几个兄弟道:"把他们分开挨个问,回头咱们再对一下,那个姓何接着打".

  见这几人都被分别领走后我叫过另两个兄弟低声道:"顺着血迹把刚才放走的那个收拾了,完事后弄干净点,别露出痕迹来".

  等他们俩走后我对剩下的兄弟道:"找个隐密的地方挖个坑,然后把这些尸体都扔进去,扔完后先别埋".

  见兄弟们全动起来后我又来到姓孔的那个俘虏边上蹲着去了,这二个兄弟问的很有技巧,连吓带哄的把这个姓孔的耍了个团团转,我在边上听了一会,感觉这小子知道的并不多,上船点在高丽,下船点他却叫不出名来,只说途中还在琉球岛上加过水粮,然后才到的这里,城**有1100人,领头的是个偏将,叫尚小云,是宋老生手下一名很得力的将佐,当地的土人被他们抓了170多人,但现在死了不少,只剩下120多人了,至于其他将要上岛人马,他也不清楚.

  我想了一会,对那姓孔的道:"你把山城里所有建筑的都给我画出来,用那些尸体上的布,没墨就用血,还有城中的水源地点,粮草屯放点,军械存放点,都要标出来".又转到那两个敌俘哪里问了一下,说的都一样,也让他两人都画上图后,我自己找了棵大树靠在上面坐下,开使琢摸上了,照目前看这宋老生与高丽人是穿上一条裤子了,这姓宋的好狡滑呀,居然选在高丽国上的船,真可算是神不知鬼不觉了,那高丽国的泉盖苏文与宋老生都已被我大唐打的没有还手之力,趁机联合也是人之常情,但有一点我就不懂了,既是有了这样隐密的上船点,那他宋老生还派2500人到泉州来上船干嘛?这可太容易被识破了呀,他们嫌绕道太累?不能吧,这麽缺心眼的事可不是他宋老生该干的,就冲他雄霸一方十几年,如今又知道给自己找这样一条后路上看,这个主儿就不是一般的精,可这2500人的大头事他怎麽就干了呢?难不成不久前才突然才缺心眼的?想到这我笑了,管他缺不缺心眼,我现在该做的就是趁他下一批兵没到,搞掉他岛上的人,烧了那城,至于那120多当地人我真有点挠头,有办法就救,没办法也只好撂开手了.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冲着站在边上脸色刹白的那姐儿三个一笑,这才迈步走到俘虏边上问道:"画的怎麽样了?".

  边上的兄弟递过一张图来道:"都画完了,这小子不认字,那边上的名称是我帮他添的".

  我点了下头,拿过来就向另两个俘虏走,等拿到三张图后一对比,都没啥出入,就是画的歪歪扭扭的,看上去不像图,到有点像山水画,把图分给李玉山两张后把剩下的那张往大包里一塞,点手把那三名俘虏都叫到一起,等他们到齐后我说道:"还一件事,我想借你们三个的衣服一用,好在这里天热,你们穿不穿也没关系".

  这三个敌俘互相看了一眼,都一言不发的开始脱上了,等都脱guang后,我向他们身后站着的几个兄弟使了个眼色,然后道:"给他们个痛快的吧".

  随着三声闷响在加上女人们的惊呼,这三人已像泥一样瘫软在地上了,我走上去看了看,每人后脑都着了一棍,脑浆迸裂全死透了,心中觉得也略有不忍,摇着头喃喃道:"别怪我手狠,谁让你们也是当兵的呢".

  正在这时居然有人在后背打了我一拳,我叹了口气,敢随便动手就打的一定是阿唯,转过身来苦笑着向那张早以被气的通红的小尖脸道:"看不下去了是吗?".

  阿唯大声道:"对,你为什麽要杀他们?他们不是都投降了吗?还有,你刚才不是说还要用他们换我们的人吗?那为什麽还要杀?你们好卑鄙".

  我将两手轻轻压住她的肩,又注视那双因为气愤而有些发红的小圆眼睛道:"阿唯,这几个俘虏我也不想杀,但不杀不行,敌强我弱,带上这些人太危险了,但留在这不管更不行,那样会泻了我们的底,你不想将来作战时受制于敌人吧?还有说要换俘的事,我们跟本就换不得,你想过没有?敌人有一千多人,我们怎麽与他们换?你不怕到时我们也被抓去吗?还有,就算换完了我们怎麽逃?在他们手中的人能有咱们这腿脚了吗?换回来后我们能不管吗?到那时恐怕咱们谁也跑不出去了呀".

  阿唯听完后慢慢平静了,叹着气道:"算你说的对,但你们也太残忍了,这许多人说杀就杀,还骗他们,你们......".

  我也叹了口气,对她道:"残忍,对敌时是不能讲残不残忍的,你不杀他他就杀你,你要记住,对敌时手软就是在害自己和同伴们".说完又拍了拍她的肩,然后对兄弟们道:"将尸体埋了,将这里打扫干净,准备回去".

  帮着大伙都收拾完后,我对李玉山道:"你去通知老钱半个时辰后将火头扒开,再让他在下风十里处放另一把火,然后你们就回洞去吧".

  阿唯听完后急问道:"那你呢?要干什麽去?不行,你要带上我".

  边上的李玉山笑了,对阿唯道:"他去干嘛你就别管了,放心吧,这小子吃不着亏的".

  我对阿唯一笑道:"我换成他们的装扮去那城里看看,如果得便就烧了他们的屯粮,你的身量太小穿不上那些军服,还是回去等着吧,我不是自己去,等那两个追敌的兄弟回来我们三个搭伴,不久就能回来的".

  阿唯那小圆眼睛眨了眨,然后仍倔将的道:"不,我也去,你们进去了我就在外边等着,不会坏事的".

  我有些生气了,但仍勉强压着火气道:"不行,你在外面我没法安心办事,跟大家回去吧".

  阿唯不说话了,噘着嘴掉头就走,我将手中那杆大耙子交给李玉山道:"让阿秀她们看着她点,别让她闯出祸来,回去后先把敌军在高丽境内上船的事通知郑雄,我最多5天就回去".

  李玉山说了句多加小心,就领着大家走了,我看着阿唯那瘦小的身影摇了摇头,又摸了摸她给我做的鹿皮兜子,拿起三套衣服和留下的三把长刀,顺着血迹追了下去.

  边走我边蹭那血迹,等追了一阵后发现那两名兄弟回来了,这俩人也在边蹭边走呢,碰头后我简单的跟他俩说了一下,然后换过衣服就向那座城赶,果然过了半个时辰后边那火就起来了,我边走边不时贴地听着前面的声音,当前面有大群脚步声传来时,我招呼其他两人各自找了棵大树爬了上去,隐在树叶中向下看着,没多久如同过水一样冲过来一大群人,我竭力查了下,但没查清,过去的太快,人数也太多了,估计最少有700---800人,我心中暗笑,真是太好了,去的越多我越高兴,没个一天一夜那火灭不了,你们忙去吧.

  等他们走远后我三人下树向边上绕了两里地后又向前赶,等登上那雀嘴崖后我看了看天,然后对那两名兄弟道:"我们就在这歇着,等天黑后跟着收工的人群混进去,你俩看看这图,把地形背下来,我们这次的目标是粮库".

  等天将黑时城下的敌兵吆喝着往城里赶人了,我们从兜中拿出一些应用的东西藏进怀中,又把兜子藏好,这才大摇大摆的混在人群中向这小城走去,边走我边低低的跟他俩说道:"进去之后就散开,但别走出视线外,见我向粮库去时你们就过来".

  等进城后我打量了一下这地方,大部分还没修好,除了粮库军械库和那偏将住的地方是石头的外,其余的还是牛皮大帐,左右各有一口井,靠着右边悬崖的短墙处放着长长的一排大木笼,几十名敌兵都拎着刀枪,正在粗暴的将那些看上去都几乎瘦没人形了的当地人向笼中赶,我暗叹了口气,转过头去看那两名兄弟,只见他俩正一人一口井的在打水喝呢,我心中暗笑,这俩小子不是要在井里下佐料吧?正想着呢,开饭的云板响了,是时候,正有点饿了呢,我赶忙跑过去抢了个靠前的位置,两眼发着贼光向那发着香气的大锅瞄去.

  真不错,白米饭,鹿肉炖野菜,那香味惹的我直流口水,等接过我那一大碗连汤带肉的饭后,我捧着大碗就向粮库付近走,到了不远处蹲在地上先向那守库的兵笑了笑,然后就唏哩呼噜的吃上了,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饭,我打了个饱咯,对那早就馋了的守库兵道:"今天的菜做的得味,老兄你太倒霉了".

  那库兵咽了口吐沫没说话,我向四周看了看,然后走道他面前道:"我替你看一会,你快去把菜饭取回来,不然你下哨时恐怕就剩不下什麽了.

  那库兵眼中一亮,但又摇头小声道:"不行,外一被看着就坏了,又是一顿揍,我还是忍会吧,能剩啥我就吃啥吧".

  我轻笑道:"谁让你吃完在回来了,你先去把饭菜打好,然后马上回来换我,这能花多少时间".说完抢过他手中长矛又把大碗向他手里一塞道:"快去快回,被发现了我也跑不了这顿打,记得帮我也弄块肉回来啊.

  这小子向我感激的一笑,说了句:"我这就回来,你加点小心".说完拿着大碗就跑了.

  我向他的背影轻轻一眦牙,向不远处瞎转的那两个兄弟打了个眼色,他俩无声无息的钻进粮库去了.

  站在门口我背向他俩道:"二更时分放火,细节处你俩看着办,但要烧的彻底,火起后靠这两口井的水救不过来,你俩抢拿着水桶借着下山取水的空回雾住山去吧".

  一个兄弟道:"那你呢?这里可不宜久留呀".

  我嘿嘿轻笑道:"火起来了还不趁机打打劫?放心吧,咱们回去见".

  没多久那名看守就端着大碗回来了,到我面前后从碗里捞出一大块鹿肉递过来道:"兄弟谢谢你了,你快走吧".

  我向他嘿嘿一笑,把长矛交给他后嘴里叼着肉找地方解馋去了.

  吃完肉后找了个地方歇了会凉,天就完全黑下来了,众兵也开始各自回去睡了,我向左右看了看,选了个没人进的帐篷躲了进去.我到不但心被人发现,一般兵营睡觉的铺位都是固定的,这大营里少了多一半的人,那空帐篷还少的了吗,进到里面后从铺上拽下两条毯子,选了个靠里的地方往两床中间的空地上一铺,然后钻进去闭上眼假寐上了.

  果然到二更时,听见有人喊走水了,听声音还是那两个兄弟喊的,我在小窝里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后活动了下手脚,慢慢的蹭到帐口拔开一条缝向外看着,外面早就乱套了,粮库那边火光冲天,人们像没头苍蝇一样来回瞎跑着,嘈杂的声音中我只听得一个兄弟喊道:"井水不够,快跟我下山取水来".

  我轻轻一笑,将目光紧紧的盯在那间偏将尚小云住的石屋门上,刚把目光挪过去,那间石屋的大门咣铛一声就开了,从里面蹿出一条彪形大汉来,只见此人光着膀子穿了条大花裤头,一脚套着鞋一脚是光着的,蹿出来后张口就骂,一个兵忙跑过去向他禀道:"启禀将军,粮库失火了".

  那员将抬腿就是一脚道:"你他妈当我瞎呀?现在还禀个什麽?快去救火".

  我一见时机到了,掏出一支吹箭在手心扣住,闪身出帐后向他荒荒张张的跑去,到他面前单腿跪地气喘嘘嘘的道:"将军,山下似乎有敌人".

  这员将当时就啊了一声,然后一把扯起我问道:"有多少?现在在哪?".

  我忙道:"有三个,已经进来了".说完用吹箭在他那光光的肚皮上轻轻一刺,接着拔出吹箭混在人群中就向山下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