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山雨欲来

悍卒 又见青山 3550 2005.07.26 05:37

    一个兵上下看了我几眼说道:"李将军和上官大人到后营去了"。

  我一拉那人说道:"快带我去"。那人赶忙带着我就向后营跑去。

  到了后营我就是一楞,这里比前面热闹的多,只见上官大人和李将军站在一辆车旁说着话,四周有好几千人正在忙着往车上装麻袋,我急忙跑到大人跟说道:"属下得到消息有四个人要行刺大人和李将军,刚才在这营的帅帐内已碰到两个,现在一死一擒,请二位大人发落"。

  上官大人回头看了看我说道:"怎麽伤成这样?脸上还让人打了一巴掌?"。

  说着从身上摸出个小瓶来交给我说:"这伤药很灵验,快敷上"。

  只见他身边的李将军笑着说道:"上官兄啊,看着你的兵,再看看我的这些".说完摇摇头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能不能挑些你的兵来用啊?"。

  上官大人跟李将军笑了笑然后对我说道:"快来给李世绩将军见礼"。

  我忙又向李将军施了一礼,心里说道:"这位居然就是名闻天下的李世绩?看上去挺威武的,但他手下这些兵怎麽熊成这样,一个个全跟泥捏的一样"。嘴里却说道:"久闻将军大名"。

  上官大人说:"那被擒的人现在再哪?"。

  领我来的那个兵说:"现囚在前营的木笼中,已派了30个人看守在那里"。听那兵说完上官大人和李将军就向前营走去。

  到了前营,两位大人去审问那个刺客了,我的身份低,不能过去听,只好在营中乱晃着。这时郑雄他们到了,还带来了安铁虎的尸体。

  跟他详细讲完整个经过后郑雄毫不在呼的笑了笑说道:"剩下那俩翻不起大浪来的,你放心,那俩人应该是专管杀上官大人的,想在我们面前来这套,做梦去吧.到是你脸上这巴掌挨的好,知道那人为啥打你吗?"。

  我问道:"你知道他是谁?"。

  郑雄得意的道:"当然,我跟他还很熟呢,他这一巴掌是教训你不该孤身冲阵,不知天高地厚就敢一个人在战场上瞎撞,就你那点本事,真是活够了"。

  我悻悻的说:"真没想到这姓安的这样利害,你跟这姓安的比谁强?"。

  郑雄看了看地上那尸首,叹了口气说道:"交上手我应该能在50招内要他的命,这小子酒色过度,不如以前了"。

  我惊道:"你跟他交过手?你认识这姓安的?"。

  郑雄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痛苦,说道:"他是我师弟".说完在不理我了。

  就在这时上官大人出来了,急匆匆的走过来说道:"备马,我们这就回营"。

  我见他这样着实吃了一惊,从没见大人惊慌过,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两个府兵牵了好几匹马快步走了过来,到了这里后说道:"请大人上马"。

  我突然吃惊的发现这俩兵不对劲,站的位置正好把大人夹在中间,他们牵来的马却把我和郑雄隔在了外围。我一头就从马肚子下钻了过去,刚钻了一半,见面前的兵猛然拔出把短刀来。

  就在这时,耳听炸雷一样的暴喝响起,只见郑雄抓住面前那马的肚带一下子就把马掀飞到身后去了,同时右拳闪电一样向另一个兵打去。我这边也危急万分,不及多想,跳起来就扑在那人的后背上,一手夺刀另一只手就勒向那人的脖子。

  那人在我怀里拼命的挣扎着,身上带着伤的我有点禁不起他这份折腾了,情急之下我张嘴就向这人的脖子上咬了下去.那人惨叫一声反手抓住我头发就拽,我越咬越紧,腥臭的血液咕嘟估嘟的向嘴里灌着,我象条疯狗一样把头摇晃着,喉咙里居然还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吼声。

  这时我咬着的这个人忽然全身一软就倒下了,我整个压在他身上,嘴还是拼命的咬着。

  上官大人拍了拍我的后背说道:"这人已被我杀了,你起来吧,别咬了"。

  连叫了好几遍后,我开始听的懂人话了,想爬起来时却发现,下巴用力过猛嘴已经松不开了。情急之下按住那人身体接着一使劲,我站起来了,可嘴上也撕下了那人的一大块肉来。

  血淋淋的肉在我嘴下面晃荡着,这下我真吓着了,一边呜呜的叫着一边用手去拽,上官大人按住我的肩头说道:"别急,你这是用力过度了,马上就能松开"。

  说完两手放在我嘴的挂勾处轻轻的按摩上了。这时郑雄凑过来冲我一挤眼,问道:"咋样,这肉香吗?"。

  我差点被气晕过去,嘴里含着的一大口人血当时就从鼻子喷出来了,就在我被憋的青筋直蹦时,嘴可算张开了.吐出那一大块肉,我趴在地上就呕上了。郑雄又凑过来说:"你小子这疯狗功可不一般啊,咬人时还能发出这样标准的疯狗叫声,一绝呀"。

  上官大人轻轻的捶打着我的后背说道:"吐,都吐净了咱们就上路"。

  回到大营后上官大人直接就进了帅帐,招呼我跟郑雄进去后说道:"郑雄,你带本部人马火速前往高邮,用这支令箭拿下高邮镇守使左洪力的兵权,将其看押,如遇他反抗,杀"。

  郑雄叫了一声:"遵令",转身就出了大帐。这时上官大人取出笔墨急书,头也不抬的跟我说道:"九郎你拿这封信连夜赶往扬州,到那里去找兴隆米店的陈老板,把这封信交给他,你就留在那里听他调用,如有要事你直接去高邮找郑雄帮你,不必在向我发信禀报,你二人可自决而动.此事紧急,不可延误,我随后就会派人去帮你,此间战事一了我会亲自去接应你们"。

  我说道:"得令"。只见上官大人写完信后用火漆封好,从一个小盒内拿出一方小印看了看,小心的盖在信皮上,然后交给我道:"三天,一定要帮我撑过三天"。

  出了大帐领了马和干粮,我就出发了。这里离扬州也就200里,快马加鞭明天下午就能到。

  一边跑着我一边在想,这件事虽然我不清楚,但照目前的气氛看绝对小不了,有事可自决而动,想起这话我不禁就是一笑,看来我大小也算盘菜了,当想到那三天之期时我有点笑不出来了,接下来这三天看来最少能让我掉层皮.暗叹了口气学着戏文里道了声:"苦........哇..."就这样带着满肚子的迷糊和不安,我到了扬州。

  在城外找了个河沟洗了把脸,把身上那件全是血的号衣脱下来塞进怀中,拉上我那匹快跑吐血的马,慢悠悠的进了扬州城。

  进城之后我马上就被眼前这繁华吸引了,街上的大道宽的能并行六辆大车,满街的买卖铺户林立,四周全是衣着光鲜的人在街上走着。

  跟这些人比起来,我这身打扮显的特别突兀,四周的人全都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我,离我近的更是捂着鼻子从我身边匆匆而过。我红着脸在人群中穿行着,一边走一边打听着兴隆米店的方位。

  在城里足转了有半个时辰后,我可算转到米店门口了,就在十字街的左后段,离北门很近,这是一栋很精雅的二层小楼,一楼就是米店。

  我在门前的栓马桩子上栓好了马,迈步就进了店里.店里人不多,整间屋子里几乎摆满了装着粮食的大口袋,四处都发散着米面那特有的香味。

  就在我贪婪的吸着这里的气味时,走过来个30来岁看上去很精明的人,问道:"这位军爷,您要买粮?"。

  我赶忙对他笑了笑说道:"请问贵号的陈老板在吗?"。

  那人答道:"小人陈贵生就是这里的老板,您找我有什麽事?"。

  我对他说:"我这里有一封信,是有人让我送来的"。说完拿出信递了过去。

  那人当时一楞,接过信一看封上那个印脸色就变了,马上问道:"你是玄甲营里的?你的黑战袍哪?"。

  我不好意思的掏出怀里的黑袍说:"有点太脏了,进城时没敢穿"。

  那人接过黑袍看了一眼,又闻了一下说道:"你从哪里来?"。

  我说道:"从金陵战场上来"。

  那人看着我点了点头说道:"你稍等,我进去一下就出来"。说完就向屋后走去。

  店里的伙计看我站在那里都直皱眉,我没敢在店里多留,走到店门外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开始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