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废物头子

悍卒 又见青山 4727 2005.12.15 15:12

    阿唯抿嘴一笑道:"可是我刚才问了你们很多人,他们全说你不好啊".

  我心里暗骂怎麽挑了一群王八蛋出来,脸上带着生气的表情道:"那你怎麽还过来跟我说话?不怕我吗?".

  这小姑娘围着我转了几圈后笑道:"我能看出来你不是坏人,坏人是不会一说话脸就红的,再说,就是坏人我也不怕,我可是一名很厉害的战士".

  我被她的话逗笑了,先看了看她那瘦弱的手臂,才盯着她那笑成月芽一样的小眼睛道:"你是一个很厉害的战士?有多厉害呀?".

  她听完我的话后显然很不高兴,挥动手里的梭标气鼓鼓的道:"怎麽你不信吗?阿秀姐姐都打不过我呢".

  我苦笑了下道:"那就是说你能打的过阿秀,就是很厉害喽?".

  这下她高兴了,只见她得意的扬着尖尖的小下颏道:"那当然,阿秀姐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战士,谁也打不过她的,所以大家才选她做我们战士的头领".

  我笑着说道:"那:你们:这些战士为什麽不选你当头领呢?你不是更厉害吗?".

  只见她把小手一挥,用带着无奈的语气道:"那是我尊敬阿秀姐,再说我也不喜欢去管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所以才没当".

  她话音未落我就大笑上了,好容易止住了笑才看着已经小脸气的发红,两手卡着腰的阿唯道:"生气了?我没笑你,我是在笑阿秀,连你这个孩子也打不过".

  那知这小丫头还真不好骗,大声道:"不对,你在笑我,再笑我小心挨揍,我可是很厉害的".

  我赶忙道:"别动手,我可禁不住你打,你厉害,你最厉害了".

  这小丫头听完后先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道:"就知道你也是个废物,你们那群人还说你最不好对付呢,我看都一样,男人全都是废物".

  我听完有点哭笑不得了,转过头来看着她那红扑扑的小尖脸道:"怎麽还有个也是废物啊?我告诉你啊,男人可不是废物,就拿打仗来说吧,男人力气大,身体好,要比女人更适合,再说扛东西干活,男人也比女人拿的东西重啊,你看现在,我拖着的东西你就拖不动,这总能说明男人不是废物了吧".

  哪知这下她更来劲了,跺着脚道:"你说的不对,男人的力气是大,但光力气大有什麽用,一个个胆子小的像兔子,哪次打仗上阵不是我们女人?男人只会躲在安全的地方瞎扯蛋,一见到敌人就会逃跑,不是废物是什麽?".

  我听的有点迷糊,男上看家女人上阵,这地方难道有这规具?不能吧,想到

  这我问阿唯道:"你说打仗时男人躲在后面,女人上阵交锋?你们这是这样吗?".

  阿唯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道:"当然了,其时就算你们男人来忙帮也没有用,只会添乱,阿秀姐说的没错,男人就是一群废物,你也是个废物".说完扛着她的梭标就往前跑.

  我忙伸手拉住她道:"别走呀,我们还没谈完呢,离你们的住地还有很远吧,他们都不理我,你在不陪我说说话我就拖不动这些东西了".

  阿唯甩开我的手,然后没好气的道:"那就在陪你一会吧,临出来时花婆婆说你们是远道来的客人,让我们尊重你们,不许让你们不高兴,还要保护好你们的安全,要不是花婆婆这样说我都懒得与你这个废物头头说话".

  我忙道:"你心地真好,那你说说你们这里的男人为什麽会这样啊?即然上阵打仗都是女人的事,那男人们干什麽呀?还有花婆婆是谁呀".

  阿唯道:"男人们为什麽会这样?这还用问吗?因为他们都是废物啊,平时这些废物们就知道吃饱了睡,偶而帮我们干点活,你看现在,来搬东西的有几个男人?他们大部分都躲在洞里闲扯皮呢,一群废物,花婆婆是我们这里年纪最大的人,是女人啊,她知道好多事的,还会治病,还会给我们祈福,我们雨师神的祭典也是由花婆婆主持的,她还教给我们认字,教我们说你们的官话,可了不起了".

  我又问道:"那你们这里的头人是谁呀?也是女人吗?".

  阿唯惊呀的道:"我们的头人就是花婆婆啊,当然是女人了,难道能让男人们当头人吗?".

  我有点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事了,这是个什麽地方啊?居然是婆娘们说的算,未免太离谱了吧?这里的男人们真像她说的这样没用?真全都是废物?要是真的,那这里可真够奇怪的了,琢摸了半天我也没转过这根轴来,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那你们的雨师呢?也是个女人吗,我可见到他的像上有胡子呀?".

  阿唯道:"雨师是神,别看他留着胡子,但绝对不是那些废物男人能比的".

  我又问道:"那你们是从什麽时候开始拜雨师神的呀?".

  阿唯横了我一眼道:"这个你要去问花婆婆,我累了,上你的拖架上躺一会,你不是有力气吗?那就拉着我走吧".说完跳上拖架往那两只箱子上一躺,果然把眼睛闭上了.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边走边道:"你躺着吧,不用下来了".

  阿唯也不看我,在箱子上翻了个身道:"我睡一阵就起来,你要是没力气了就告诉我啊,我好下来帮你拖,废物就不要逞强".

  我被她连着叫废物都叫麻木了,无奈的拖着长声道:"阿唯姑娘放心吧,我这个废物别的都不行,就是有膀子好力气".

  剩下的路足走了有两天,这两天里我被这个小丫头叫的头都大了,废物,废物头子,没用的废物头子,又胆小又没用的废物头子,到后来我都记不清她给我起的头衔有多长了,刚开始我还和她对付几句,到后来干脆也不费那个劲了,她叫我就答应,等快到她们住的洞时我几乎已经认定自己真是个废物了,像驴一样拉着车,车上坐的是一个才13岁的小丫头,这小丫头还是被人家安排来保护我的,更可气的是还被这小丫头损的体无完肤,我还说不过她,这不是废物是什麽?看着前面后面兄弟们身边都有美女陪着,有个叫王虎的兄弟身边居然围了三个,再回过头来看看我拖车上这个,我不是废物是什麽?在这百哀齐至中我还想起柳大姑娘来了,没弄明白她答不答却先被弄走颗珠子,我不是废物是什麽?废物,这小丫头说的没错,我真是个废物.

  当前面的人说快到地方时我才从这要命的废物体验中明白过来,前面出现了一座大山,地理很是险要,典型易守难攻,看那山中,连绵的山势起伏不定,再往里则是云雾缭绕看不清了,我暗暗佩服选这个地方的人,好险恶的去处,这里只要有一支精良的百人队守卫,哪怕对方千军万马也休想通过.

  我先向几个拿着梭标守在山口的姑娘笑了笑,然后回头问阿唯道:"这里好地形呀,有名字吗?".

  这几天阿唯早就跟我混熟了,但越是熟她那废物两个字也叫的越响,这时见我问,她才懒洋洋的从拖车上坐起来道:"你这个废物头子也看出这里的厉害了?刚才那个山口叫人莫来,够险是吧,这个地方叫雾住,你看那远处的山,那围着山头的云雾从来就没散过,所以才叫雾住".

  我又问道:"那这里是谁选来让你们藏身的呀?".

  阿唯道:"花婆婆说这里是雨师选的,因为三个月前岛上来了一群恶人,所以花婆婆才领着我们退到这里来的".

  我听完后哦了一声也没在问,心里却在想,这可真奇怪了,听她说的这里应该是个早就被她们当地人发现的地方了呀,那怎麽还被杨广的人马几乎杀了个精光呢?此地一但退入然后据刚才那个叫人莫来的山口凭险而守,怎麽也不会吃亏成个灭族的惨况呀?难道他们就等着被杨广的兵杀?真是奇栽怪也.

  等进了雾住后我越走刚才那个怀疑就越强烈,这不对,就算能突破那处叫人莫来的山口也吃不了大亏,就凭这地形,往深山里一退绝对没个找,杨广的一万多兵要是敢进山,我只要有个1000人就有把握让这一万多人全死在山里,再没灭族前我可听说他们当地人有好几万呢,就算再废物也不至于成那个局面吧?有内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就是当时杨广的兵先占了这里,有人给他们带的路,这件事一会要好好问一下,不然别看过了10几年,一样能出大乱子.

  正盘算着进洞后要怎麽查这事呢,我身后的阿唯说话了:"废物头子,你在想什麽呀?前面就是洞口了,我可先告诉你,进去之后要参拜我们的雨师神,不准对雨师的神像不敬,不准惹花婆婆生气,更不准随便乱跑,到里面就领着你这群废物去那些废物男人边上歇着,我们保证给你们饭吃,等住够了要走时不准自己走,到时候阿秀姐会安排人护送你们回去的,听懂了吗?小心点,不然我可揍你".

  我赶忙陪着笑脸道:"是,废物头子都听懂了,我的小姑奶奶".

  等到洞口时就见有许多人已经迎在洞口了,也是女人居多,最前面的是个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的老婆婆,看上去能有70多岁的样子,手中拄着一只木杖,虽说年纪大了,但看上去却是背不驮眼不花,而且满口的牙齿是又白又整齐,看来这就是小丫头说的花婆婆了,我赶忙快走了几步到她面前躬身抱拳道:"在下燕九郎,拜见婆婆,祝您老人家长命白岁".

  这时站在婆婆身后的牛老汉哈哈大笑道:"你呀,花婆婆今年都102岁了,你祝她长命百岁,那可是说错了呀".

  我这下可真没想到,102岁,那不是成精了吗?刚要在说几句拜年话,只见这花婆婆向我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成精了是吗?102岁的老妖精头一次见到吧?".

  这下可真把我吓着了,我瞪着两只都快比包子还大的眼睛看着她想,她怎麽知道我在想什麽?难不成真是个妖精?这深山老林的,别.........

  正在我满脑们子冒汗时这花婆婆又笑着说道:"别胡猜了,我不是妖精变的,放心,我也不会因为你想我是妖精就生气的,不然我20年前就气死了,哪还能看见你们来呢,远方的贵客们,请到洞里来吧".

  我的老脸又是通红,嘿嘿干笑了两声,领着兄弟们进洞了.

  跟着穿过几条狭小的通道后,眼前就豁然开朗了,好大的一间石室呀,看这大小装个3000人都不挤,洞内燃着火把,中间的高台上立着一尊高大的雨师石像,牛老汉拿来的那座小金像,却被嵌在那石像胸部的一个小洞中了.

  只见花婆婆走到雨师像前,当先跪了下来,她身后的当地人也跟着跪下了,我一见这情形,忙跟大家交代快跪快跪,入乡随俗,得罪了当地人的神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跪好后我探头探脑的向前面看着,就见那花婆婆一边磕着头一边在说着什麽,可是说的我却一句都听不懂,又转头看看四周,所有的当地人,包括牛老汉都低着头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还没等我把脖子缩回来呢,身后一记重拳早砸在后背上了,耳边只听阿唯狠狠的道:"废物瞎看什麽?还不快低头,讨打吗?".

  我赶忙把头也压低轻声道:"姑奶奶手下留情,废物这就低头,这就低头".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380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