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路见不平

悍卒 又见青山 5986 2006.01.28 09:17

    小玉做饭这当口我在院子里转了转,还真不小,前后两间院落,每间院子都是一正二厢三间青砖大瓦房,还有一些如仓库厨房等小屋都安排在角落里,看来小玉曾把这里打扫过,地上连个草叶都看不着,我东转西瞧的越来越满意,但肚子里的存货却有些翻江倒海了,咬着牙猫着腰找了半天也没见茅厕,这下我可有点发傻,想去问小玉又张不开这嘴,可也不能第一天就拉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呀,正急的团团乱转时小玉来了,低着头有些害怕的对我道:";请大人用饭";.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强挺着不露出丑态对小玉道:";小玉...姑...姑娘,...那个...那个咱们家茅厕在哪?";.

  小玉听完后噗的一笑,忙又收敛住后道:";大人,咱们家没茅厕";.

  听完她这句话我差点就来了个前后齐出,忙咬牙忍住后不解的道:";那...那怎麽行?那..那这付近有没有?";.

  小玉道:";大人跟我来";.

  我忙跟在她身后走,等把我领进正房后小玉指着一张精致的大床道:";在那后面,大人方便后小玉自会去收拾的";.

  我没再说别的拔步就向床后走,到了床后一看,居然有个朱漆的马桶,赶忙解下裤子就扑了过去,等方便完后向边上一看,只见马桶边的一个小桌子上整齐的叠着一摞细纸,我拿起几张来凑到鼻子前闻了闻,香喷喷的,闻着这细纸我不禁百感交集,口中带着哭腔喃喃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擦屁股纸呀,我姓燕的也有今天了....";.

  等方便完后浑身的一阵轻松,我整理好衣服后满脸是笑的向屋子中间的那张大桌走去,小玉正在向那桌上布着菜,见我出来后忙垂手侍立在旁道:";大人莫怪,小玉不太会做饭,今后一定好好学";.

  我看了看她做的菜,卖相一般,又闻了几下,确实不太好,看来她没怎麽练过这个,不过见她这样我到是有些放心了,那姓赵的要藏着什麽坏心是不会派个不懂做饭的人来的,当下我笑着对小玉道:";这很不错了,你去厨房拿几个生鸡蛋来,一会去要喂喂马";.

  见她出去后我迅速掏出块小银子在每道菜里都沾了一下,银子没变色,这饭菜能吃,等她进来后我又道:";你也别站着,过来一起吃吧";.

  那小玉忙道:";大人,小玉是个什麽身份,怎敢....";.

  我向她微微一笑道:";从今以后你记住,我这里没有大人下人之分,我姓燕,叫燕九郎,你今后叫我九郎...不,我看你比我还大着一两岁呢,就叫我小九儿吧,大伙都这麽叫我的";.

  那小玉惊慌的道:";这个小玉不敢,如让别人瞧见那成何体统";.

  我想了下道:";这样吧,有外人时你还叫我大人,但没外人时就按我说的叫,我就受不了别人管我叫大人";.

  那小玉恻身坐好后也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刚进嘴脸色就有些变了,我看她又要下跪忙伸手扶住她道:";你千万别害怕,我不会因为这个就责怪你的,手艺不好就慢慢练,再说你做的也不难吃呀";.

  小玉见我真没怪她也就慢慢的坦然了,席间我问了问她的家事,得知她家原来也是安阳的大户人家,只是现在却变成如此模样了,我心里也替她难过,连年征战最苦的还是百姓,真不知道这乱世还会持续多久,等吃完后我将马也喂上,这才对站在我身后垂手侍立的小玉道:";我出去转转,一会就回来";.

  天已全黑了,但这县城并没因天黑而寂静,反而更热闹了,街上灯火通明,从各家里传出的饭菜香味勾的我嘴里直要淌口水,我暇意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行着,两眼直向路边的店铺中看,等看见一家成衣铺时一头就钻了进去,刚才出来时心里就打算好了,总要有身替换的衣服呀,成天总穿官服怎麽成,想干点事也不方便,再说我看小玉现在穿的也单薄了些,有可能是没钱买换不起,这次也给她带上几件.

  刚跨进店门,就见一个小胖子直扑了上来,到我面前打躬做揖的忙了半天后才道:";这位就是新来的典尉大人吧?小人这旁有礼了,大人真年轻啊,一看就知道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早就听说您要来本地了,小人们一直都盼着大人能早到这里好让小人们尽尽孝心,大人您年青有为定能........";.

  我忙抬手打断他这听着都头晕的拜年话后笑道:";我这次来的匆忙,想买几件替换衣服,你就不必客气了";.

  那小胖子忙道:";哎呦,大人您能上小店来那是小人祖上有德呀,小人这就给您亲自去选,小毛,快给大人上茶,大人您只管在这坐等,我马上就来";.说完又一阵旋风的往柜台后跑.

  我在后面忙道:";我这次还有女眷同来,麻烦老板再帮我挑几件女装,要厚实些的,我还要去买点别的东西,一会在来拿衣服";.说完也不等这小胖子出来送,出门又逛上了.

  在街上逛了一阵后又忍不住买了些没啥用的杂七碎八的小玩意,包括一支别头发的金簪,这才又向那家成衣铺走,进了门那胖老板又扑出来了,见我仍是打躬做揖的忙了一通后才道:";您怎麽说走就走了,这衣服挑出来后您不看看大小身量哪行啊,您看看我选的这些合适吗?";.

  我哪懂这些个呀,见他一件一件的足捧出好几十件后我眼都看花了,全都是好料子做的,具体都是什麽料子一概不懂,只知道色彩鲜艳摸着又滑又软又厚实,给自己挑了一件看上去不是那麽花哨的丝袍后又命他拿来一套粗厚布的暗黑色短襟衣裤,给小玉挑了几件看上去最好的衣服后笑着对这掌柜道:";在给我来一丈黑布,然后就算算多少钱吧";.

  那老板忙又翻出黑布裁出足有两丈大小后嘿嘿笑着过来道:";典尉大人说笑了,小老儿怎敢收您的钱啊,这些个都算我孝敬您的,您只管拿走就行";.

  我听完一皱眉,笑道:";这不行,你照价算来,哪能白要你的东西";.

  那老板笑道:";这不是要啊,是我心甘情愿白给您的,再说了,我要是收您的钱,那传出去还不被别人笑话死";.

  我有点生气的道:";这是什麽道理?还有买东西收钱反被人笑的?我看是笑话我吧?算了,你都收起来吧,我再去别处看看";.

  那老板见我要走可急了,忙过来一拦道:";大人您别走,我收钱就是";.只见他拿了个算盘装模做样的拨了一阵后又陪笑着道:";都算好了,一共是一两四钱银子";.

  他这话一说完我差点没坐地上,一两四钱,这太离谱了吧,忙又向他道:";你算准了,这些好衣服就一两四钱银子?";.

  那老板道:";对,给您的是成本价";.

  我鼻子都快气歪了,真照这价给钱那我不是跟明抢一个样了吗,看了看他那大胖脸,又低头看了看这些衣服,我边走边对他道:";这些我不要了,你这衣服买的太便宜,我怕穿不了几天就坏了";.

  那老板一听这话忙冲过来道:";大人慢走,您这样让我说什麽好呀,小人的心意您知道,您这不是难为我呢吗?";.

  我停下来笑道:";不说别的,你把实数告诉我就行";.

  那老板苦着脸道:";这些衣服一共是17两银子";.

  我呵呵一笑摸出20两银子递给他道:";给我包上吧";.

  那老板将衣服包好后又递过剩余的三两银子,我接过后边向外走边道:";今后我在来买东西千万别再这样了,从前的典尉是个什麽做派我不知道,但我这里是不会占你们便宜的";.

  到外边后那老板递给我个灯笼道:";我知道了,大人您是好人,这个您拿着吧,路上照个亮也好";.

  我一笑接过后向家走去,路上心里美滋滋的,我边走边想,这可真比当兵强多了,咱也有个家了,家里还有人等,等的人要是柳姑娘该多好,想到这我心里有点难受,刚叹了口气想在接着难受一会,就见前面传来一阵乱七八遭的声音,里面还夹杂着一个老头的哭喊声,我马上精神一阵,看这样是有人在做恶,好,买卖来了.

  走到边上我先站在别人家台阶上看了一会,原来是打架的,只见两个大汉正在一个汤饼摊前使劲的踹着一个倒在地上的人,一个老苍头正在边哭边拦的向那两个大汉说着好话,四周的人围的很多,但都脸上带着同情之色却没人帮着劝劝.我不禁心生怒意,边向里面挤边道:";借过,让让,借过,让让";.

  听到我说话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全都让开了,隐约能听见有人小声道:";坏了,是新来的典尉,这下老刘头和傻强更没好了";.

  我听的心里这个别扭呀,走到那两个壮汉前喝道:";你二人住手";.

  那两人一见我来忙笑着道:";原来是您呀,小事小事,不用您过问了";.

  我冷然道:";我与二位熟吗?好像从没见过二位吧";.

  其中一个壮汉道:";您是什麽身份,哪能识的我们呀?但我们当家的您能认识,他叫李黑山,今天不是去您府上拜望过您吗?";.

  我想起来了,今天来的人里是有个叫李黑山的,这人是个40出头的壮汉,满脸的凶像,自称是城北的地保团头,也算是县里有头面的一个人物,但我一见此人就烦,也不知是个为什麽,总觉得他阴阳怪气的不像好人,当下也不理会这二人,对那老苍头道:";这位老人家,他们为什麽在这打架呀?";.

  那老头嘴动了动又斜着眼看了下那两人,没敢张口,地上那个挨打的蹦起来了,嘴里嗡声嗡气的喊道:";吃汤饼不给钱还打人,你们接着打呀";.说完把头一低直向一名大汉的肚子顶去.

  那大汉没防备,被这一头顶的直摔在地上,那挨打的扑过去刚要打,却被另一个大汉一脚踹翻在地,这两名大汉又开始打这人了,我怒道:";刚才叫你俩住手你俩没听见吗?";.

  那俩大汉边打边道:";大人,这次可是他先动手的呀";.

  我这下真急了,将大包往地上一放蹿过去推开这二人道:";都他妈站一边去";.

  没想到刚把他俩推开地上这个又蹦起来了,还是那句:";吃汤饼不给钱还打人,你们接着打呀";.又是那招头锤直冲了过去,我忙伸手一拉,好家伙差点没把我带个筋斗,忙沉腰发力向后一拽他道:";你也别动";.

  那人挣了几下见没挣开回过头对我嗡声嗡气的喊道:";他们吃饭不给钱还打人,不讲理,不讲理";.

  我定睛向他面上看去,只见一张黑呼呼的脸上一眼大一眼小,塌鼻梁子朝天鼻孔,一张大嘴直咧到耳根子,还明显的下巴向前突,看到这我懂了,这人是个傻子.

  看到这我叹了口气问他道:";谁吃饭不给钱的?你指下我看看";.

  那傻小子一指那两壮汉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

  我一拉身上的衣服道:";好,这事我问问,我是这里新来的官,你别动手了,我问完在说,你明白吗?";.

  那傻小子咧着嘴傻笑着道:";你是官儿,那我先在边上瞅着,你不行了我在上去接着让他们打我";.

  我苦笑着道:";行啊,行啊,你先瞅着吧";.说完又盯着那二人道:";有人告你们吃饭不给钱,可有此事?";.

  那两大汉道:";大人您别听这傻子混说,不给钱是因为他这汤饼里有苍蝇屎";.

  我听完后气更大了,强压了压胸中火气道:";这都什麽时节了,入冬了知道吗?你们两个当我也傻?";.

  其中一个壮汉道:";我们也不知是苍蝇屎还是老鼠屎,反正这塘饼不干净";.

  我转念一想这还真没准,外一真有呢?又问那老苍头道:";这汤饼摊子是你开的?";.

  那老头忙跪下道:";小老儿姓刘,这汤饼滩是我开的,但小老儿做汤饼时向来都加着小心的,这二位......";.

  他话没说完边上的傻小子喊道:";是他俩,是他俩自己往碗里扔的";.

  那俩大汉齐声喊道:";大人别听这傻子胡说,我们可没干过那事";.

  我没理他俩,而是走到摊前问那老刘头道:";他们吃的是哪几个碗?";.

  那老刘头指着两只大海碗道:";是这两个";.

  我将灯笼举起向那两只大碗看去,碗里果然有几粒黑呼呼的东西,都在剩下的汤上面飘着,我拈起一粒闻了闻,臭哄哄的,又捏了捏,还挺硬,看到这我明白了,这就是吃完后扔进去的,转身对那二人道:";这脏东西你们是在吃前看见的还是在吃完后看见的?";.

  那二人道:";是在...吃前...不不,是在吃完后在看见的";.

  我点头道:";吃完后,这脏东西可是在汤上漂着的,你俩居然是吃完后才看见的?眼神不好?那也不对呀,眼神不好就是吃完了也是看不见呀";.

  那二人道:";可能是被汤饼压住了吧";.

  我气道:";吃汤饼时筷搅勺翻的这东西不漂上来?你们俩真拿我当傻子吗?";.

  那二人又慌忙道:";不对,是我二人记错了,吃前就有,但我二人今天饿了,太饿了,所以就没管那东西直接吃的";.

  我点头笑道:";恩,你们这样说还差不多,实话时说嘛,他这汤饼里有老鼠屎你们不给钱是对的,就该这样,不但不用给钱,我还罚他再给你们各赔一碗";.

  又回身对老刘头道:";你这汤饼不干净,我罚你再赔两碗给这二人吃,要装的满满的";.

  那老刘头脸上肌肉抖了几抖然后无奈的道:";好,好,我这就给这两位客官去做";.

  我见他又去做了笑着对那两个大汉道:";去等着,出锅了你们就吃";.这俩人眉开眼笑的过去坐了.

  我又走到那傻小子面前,那傻小子咧嘴笑道:";官儿,你问完了吗?问完了我可就要上了";.

  我苦笑着摇头道:";还没呢,你去帮我找几块狗屎来,快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