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敦煌戎卒 1

悍卒 又见青山 3004 2006.05.29 18:14

    

  我张着嘴吱呜了半天,最后才苦着脸道:“这能怪我吗?我还以为是他们四个来看我死没死呢,那水又浑,所以我才直接下的重手”。

  单良死死的盯了我一会后叹气道:“算了,本来还已为能救你一次呢,没想到这次又没成”。

  我有点不知说什麽好了,正琢摸着岔开着话头时只听那无名姑娘道:“这几个怎麽处理?是杀还是弄河里淹死?”。

  我被这姑娘的话吓了一跳,忙道:“算了吧,他们也是被人逼着才这样干的”。

  这四个人都吓傻了,其中一个手上还在往外冒着血,见此情景我说道:“你们去把车拉上岸吧,咱们接着上路”。

  这次在上路跟刚才可大不一样了,这四个衙役跟着车,我们三个全蹿到木笼顶上坐着去了,从谈话中我才得知,单良是王天赐派来的,这无名姑娘却是李秀宁派出的,因为事先没通过气,他俩在路上还打了一架,后来怎麽弄清对方身份的他俩却不说,什麽时间搭上伴走的也不说,但我从神态上看,这俩人恐怕出北平没多久就凑一起去了。

  想到这我不禁有点憋气,估计没这一回水淹他俩还会跟在后面不出来,单良这兔崽子真他妈重色轻友,闲谈了一阵后我们谈到武功这问题上来了,我知道单良的功夫要比我高的多的多,就是那姑娘也比我强了不少,当下就向他俩请教了起来,我这点本事就是一套刀法,一套拳法,在有就是那个叫八方猫足的步法,单良仔细的看过我演练的这些后正色道:“刀法一流,拳法一流,步法一般,你。。。勉强能算的上三流,我实话实说,这些功夫你都给用糟踏了”。

  我听完后憋气道:“你是一流的行了吧,别找话就臭我了,看看我的破绽有多少?然后教教我”。

  单良嘿嘿笑道:“我可算不到一流高手里面,顶多也就算是个二流人物中稍稍拔尖一些罢了,其实你不必太在意武功这个问题,就现在来说,你这些本事用来上阵杀敌已经足够了呀”。

  我斜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少扯那些没用的,你教不教吧?”。

  单良苦笑着道:“我说了你别生气,真正的高手境界你这辈子是别想了,因为你功夫练的太晚,习武要越早越好,一但过了8岁此生已难在武功上有所成就,更何况你是15岁才开始的,记得咱俩在那村中的一战吗?我可已告诉你,我最多三招就能杀了你,因为你跟本就不会用这套刀法,你的刀法是不错,但你却不懂这刀法中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速度,而且,你现在除了速度外也练不成再高深的东西了”。

  我听完后点头道:“那我该怎麽提高速度?我也曾想过这问题,但速度却怎麽也快不了”。

  单良想了想道:“要想提速只有三个方法,第一是气势,刀为刃中之霸,你每劈出一刀都要有力破万均的气势,第二是反应,反应越快刀出的也就越快,第三。。。就是内功了,也就是以气御刀 ,你现在练的是什麽内功?”。

  我想了下道:“易筋经算不算内功?”。

  单良一愣,然后摇头苦笑道:“那是佛家的功夫,不是参透佛法的人跟本就练不好,咱们这些刀头舔血之人。。。”。

  我被他说的有点泻气,单良见了笑道:“你别这样,就好好练你的易筋经吧,我说练不成是指那些武功高强之辈,跟你没关系,你这辈子最多也就练到。。。有可能和我差不多的地步了,所以也不用多想”。

  这兔崽子在损我,听完他这番话后我就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他说的也对,我也别要求自己那样高了,后边这一千多里地走了两个多月,不是我不想快走,而是这对败家男女不让快,整天慢吞吞的腻在后面,看的我满嘴牙都要掉下来,但我想撵他俩回去还不行,他俩说是不送到地方没法回去交差,反正我也指使不动他俩,后来也就不费那个劲了,整天研究自己那一点功夫,有不懂的就去问,就这样挪了两个月后,终于到了敦煌郡。

  这个地方真大,大而粗糙,进城之后我四外一看,满街都是店铺,其中最多的就是客店,随处可见高鼻深目,卷发碧眼的胡人在城内招摇过市,一队队的驮满货物的骆驼更是多得数不过来,等到了府衙时那几个衙役进去交割差事了,我刚想和单良他们两个告别,却发现他两个人也没了,等了好一阵,才有几个当兵的将我押进府内,来到一间大堂上我老老实实的一跪,又等了一会,才听见堂上有人道:“下面跪的是罪卒燕九郎吗?”。

  我赶忙答道:“小人正是”。

  那人又道:“看你面色姜黄,声音嘶哑,应该是在路上染了些病症吧?”。

  我被他问的一愣,我现在连头都没抬他是怎麽看出我脸色不好的?想了下后答道:“小人身体尚好,没什麽病”。

  上面的人不乐道:“我分配过的罪卒配犯何止数千,这个是不会看错的,念在你身上有病,一会就只打20棍了事吧”。

  此刻我才明白他为什麽说我有病,正庆幸着呢,又听上面道:“你的档文上写的你还识些字,是真是假呀?”。

  我赶忙道:“是真的,小人到是识得些字”。

  上面那人又道:“既是识字,那就分配你去小方盘城内做个书算手吧,你们几个,行刑后就送他去小方盘城”。

  接下来的二十棍轻的让我差点睡着,出衙后单良他们两个人出现了,那个无名姑娘塞到我怀里一个包道:“这里有300两银子,是我们公主让我给你的”。

  我向他俩笑了笑后道:“刚才是你们给我求的情吗?”。

  那单良道:“你就别问那麽多了,咱们营的事你放心,我们这就起程回去了”。

  他们走了,我的心里忽然觉得空落落的,被几个兵押着走了两个多时辰后那小方盘城在远方出现了,此时四周的景物已不像在敦煌时那样绿树丛生,如今目之所及全是土黄色,树和杂草已全都不见,扑面而来的风中干燥炙热,没一会我就汗如雨下了。

  我边舔着干枯的嘴唇边在想,这离敦煌才多远呀,怎麽会如此的不同?张口去问押送我的几个兵,但却没一个人理我,到城中后我一看,此处可与那敦煌郡太不一样了,与其说这小方盘城是座城,到不如说是个堡垒来的准确些,中间的空地只有60多丈大小,四周都是高高的城墙,城墙上箭楼林立,下面贴着城墙是一排排底矮的木板房,不时有些人从里面进进出出,十几座铁匠炉中生着火,一群铁匠正在炉前乒乒乓乓的打造着东西,见过这里的守城将军后我的活计被分配下来了,书算手,专门付则在日落后计算这里每个人的当日工作量。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我对这里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原来此处是个配犯营,有罪卒也有犯了法的百姓,男男女女的大约有300多人,是专供敦煌守军蹄铁马蹬和军服的地方,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日落时将当天交来的成品件数计算好,登记上帐后放入库中,这活计轻松,除了晚上忙一阵外整个一天都闲着,因为管着帐,所以还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这可真不错。

  应该算是一种习惯吧,我到了这里没多久就与那厨房的人混熟了,最熟的是那长了个大酒糟鼻子的厨子老高,这老高爱喝酒,但却因为没个私密的地方偷喝而常常懊丧,因为我有个自己的小屋,所以这老东西就跟我套近呼,这可正中我的下怀,他爱喝酒我爱吃肉,我们这些人的伙食差的很,平时是连个肉丝都看不到的,这下可好了,老高每晚都来,而且每次都给我带来好些肉,他喝酒,我吃肉,这小日子过的到也不错。

  虽说过的不错,但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比如说不可以出城一步,也没地方能让我练练拳脚刀法,只好练那易筋经,就这样闷了三个多月,冬天来了,此处几乎不下雪,干冷干冷的,我近来的心情很不好,无事可做,闲的膀子都疼,思念轻轻和营中兄弟的心情也越来越强烈,不知何时,我也喜欢喝上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