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诡杀

悍卒 又见青山 2769 2005.09.19 06:48

    我仰着头,也紧紧的盯着它,同时心里乱七八糟的翻着个,要是跟它对拼,我虽然打怵也不会对付不了个4个月大的小崽子,但这东西是王天赐养的,要下死手我还真有些犹豫,可这小畜生懂吗?我现在可是一身狼军的打扮,小时候村里的那些个狗子嗅着我身上套的狼皮护腿都追着咬我,这小猫崽子如今见我这扮像,别在跟我玩了命,正在我俩这眼神斗到紧要关头时,忽见这小猫崽子俩耳朵一动,又转头向山洞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四条小腿一蹬,身子如离弦的箭一样转眼间就消失在高高的树顶间的叶子里了,我猛的吃了一惊,也翻身上树往洞口一看,只见洞内出来个人,手里捧着个大号的碗,正在小心翼翼的向这边走来。

  这下我有点慌神了,打算好的步骤来不急作了,怎麽办?杀他不难,可是他要出了声,那可就全完了。他现在离我还有30丈,我迅速的打了个主意,然后冲着那端碗过来的一眦牙,从包里掏出绳子选了个高点的树叉上打了个结绑好,然后跳下来抓起地上的尸体往树后的长草里一扔,回来把地上的小木人又端端正正的放好后,跑到树下背对着他来的方向两手抓着绳子往上一使劲,然后用嘴死死的咬住绳子,左手从怀拿出那块全是血的布团抓在手里,右手的短刀别在前面的腰带上,耳朵竖的老长听着后面的声音,俩腿缓慢又无力的一下下在空中蹬着,这滋味可真他妈不是人受的,我开使打心眼里佩服那些敢于自己上吊的人了,这麽大的罪都敢遭,还有啥可不敢活的?不一会的功夫,我汗就下来了,脖子被身体坠的生疼,牙床子都没知觉了,满嘴都是咸咸的血腥味,我有点后悔了,这也太难受了,心里念着佛盼着那送饭的快来吧,快他妈来吧。

  那人果然来了,见我这样就哎呦了一声,只听咣的一声轻响那碗被他扔草地上了,我赶忙左手一使劲,血顺着左手就往地上淌,他赶忙跑到我身边抱着我俩腿就往上抬,我顺着他抬的劲赶快把嘴松开了,接着右手拔出短刀猛的在他怀里一拧身,短刀对着他的太阳穴直扎了进去,同时左手的破布也塞进了他嘴里。

  那人无声无息的就倒下了,随着他的倒地我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使了挺大劲才从他那箍的死死的两条胳臂里挣了出来,长舒了一口气后回头看了看地上的那只大碗,是一大碗高粮米饭,边上还有一只炖的香喷喷的人手。

  我看着那只手胃里直反酸手,刚才骗杀这人的那一点点愧疚之情当时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从树上摘下那跟绳子,把俩具尸体并着排放好后,我掏出一支吹箭来在每具尸体上都刺了两下,这两具尸体马上就抽成了一团,我不想在看了,转到树后飞快的脱下狼军号衣换上那套怪物服,又把狼军号衣塞进了布包,然后把包放在靠近草从的地上,张牙舞爪的就扑出了树林。

  站在林边的空地上我对着洞口就开嚎,那嚎声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嚎几声就蹦几下,嚎几声就蹦几下,只一会的功夫洞里就有反应了,几个人从洞中窜出来,手里都拿着弓箭,我赶忙闪身就进了树林,见他们追来了我在林中接着嚎,边嚎边拎起大布包就向草从里跑,边跑还边在草丛里噌,这怪兽服上的毛在我跑的这路上被硬草刮了不少下去,直跑出有二里多地,我趴在地上听着后面的声音,安静的很,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狼军到底了得,见了那两具死状奇惨的的尸体绝对不会在后面玩命傻追的,他们都是林中的老手,那样的追法是十足十的送死追法,现在他们一定是顺着我撞倒的草木和靠着我身上刮掉的毛在慢慢又小心的搜索着,我还有点时间,迅速的换上狼军的号衣我顺着来路跑了半里地,然后小心的爬上了一棵大树。

  拨开树叶眯着眼向下望去,他们果然来了,一共来了四个人,成一个四方队,打头的是一个人,后面有两人稍分开些,最后一个在那两人的后方中间的位置,我心里盘算着来的还真不算多,但硬拼还是下策,得想办法。看着他们一点点的接近,我拼命收敛着心头的杀意,到他们快接近时,更连呼息都停了,两眼干脆转向他们身后,全力搜索着他们后面。这是狼军,在沙场上打过无数个滚后出来的,越是老练的士卒就越对临近的杀气敏感,这一点我是太清楚了,我们大营里这样的人太多了,至少我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身后没人,真是太好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树下经过,我心都快停跳了,当他们走远后,我长长的,但慢慢的吐了口气,抓着早就栓在树上的绳子,一点一点的滑了下来。滑下后转过树身就跟在他们后面,我故意不隐藏自己,摆出一副对搜林极有经验的样子,边走边用长刀轻拨着身边的草,有时还抓起一撮自己留下的怪毛闻一下,我迅速的接近他们,但始终没给他们正脸,我不担心他们张嘴问我,搜林时只有外行和害怕的才出声,这四个人在我刚跟上时就发现我了,刚开始全都用带着坏疑的态度打量着我,后来见我没什麽异样,就又都转过头去了,最后的那个还向我招了招手,让我快跟上他们,我忙赶上前去跟在他身后,先掏出铜管塞进嘴里,刀交左手后右手拔出了短刀,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左手长刀向前一送,同时把头转向左面瞄准另一个的小腿无甲处把吹箭射了出去,右手短刀脱手飞出深深的插入了右边这人的背心。

  三声惨叫几乎同时发出,最前面的那个不简单,听见后面声音不对猛的向边上跨出一步,先回过身来死死的盯住了我,然后把手中大刀在胸前一横,这才用余光打量了下四周的情况,当看到那个缩成一团的人时,这人明显瞳孔缩了一下,然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好高明的手段,那头怪畜生也是你弄出来的吧?"。

  我从那个死人的后心拔出了自己的长刀,然后将刀平举遥指着他道:"对,也是我假扮的,岭北狼军伤天害理,人人得而诛之"。

  那人冷冷一笑说道:"得而诛之?我们狼军纵横天下200多年,还没见谁能把我们诛了去的,要想杀我,你凭真本事吧"。说完抢步上前迎面就砍。

  我看着他冲过来笑了,自从新得了武教头亲传后我就一直想找个人真比划比划,但武教头说过,这刀谱中的招式过于狠毒霸道了,在我没练到收发自如前绝不可找自己人试验,眼前这小子到是真合格,我的裂天第六式, (飞沙满天) 出手了。

  裂天刀谱一共就十三式,除了连武教头都没弄明白的最后一式 (天霸封神斩) 外,我都想在这小子身上练练,但没想到他这样挫,只这一招就在他前胸划了个大口子,连刀都被崩飞出去了,要不是最后我减了点力这小子就完了。这小子有些傻了,低头看了看胸口的伤,又有点痴呆的看着我手中的刀,我暗中叹了口气,然后把一个死鬼的刀踢到他面前,说道:"在来,你能逃的过这招,我就留你一命"。

  只见这小子一咬牙,那凶狠的目光又出现了,弯腰拿起那柄刀就开使围着我转圈,手中长刀也一下一下极其娴熟的晃动着,转动的身形越来越急,他突然狂吼一声横刀直砍我的腰间,我脚下踩着八方猫足一闪,裂天第九式 (龙影千里) 带着狂风向他砍去,如山的刀影当时就垄罩了他的全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