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水中怪兽

悍卒 又见青山 3419 2006.05.26 17:07

    这疼痛撕心裂肺,我因疼痛和恐惧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连裤裆都有点湿了,有人说被砍头后人的眼睛还能眨几下,这回轮到自己了,能弄清楚也算又长了点见识吧,现在的我已经拼命的在蒙眼布中眨眼晴了,但预期中那脖子上的一刀却并没有来,脖子上没事,那疼痛是从左面的额角处传来的,怎麽会是这里?难道要把我分成段来砍?

  猛然间剧痛一轻,感觉一个东西从那疼痛处离开了,接着那块蒙眼布也被摘下,我翻着白眼一看,又见那无名姑娘带着一脸坏笑站在我面前,只见她笑过后在我面前背着手笔直的站好,然后郎声道:“罪卒燕九郎,以下犯上致使朝庭勋臣重伤残废,按律本应处斩,但念其年幼无知又尚有微功在身,故免死刺面发往3000里外敦煌郡中军前效力,行刑后即刻起程”。

  我此刻已完全傻了,当她说到发往敦煌郡时脑中轰了一声就什麽都听不到了,后面她说的我一个字都没弄明白,只是见她嘴在动,我目光呆滞的看着她,直到嘴里那块破布被人取下后才算缓过神来,但刚清醒点就又听见那无名姑娘暴喝道:“看什麽呢?还不快谢谢三公主的不斩之恩?”。

  我先是又愣愣的看了她一会,然后猛然扑倒在地放声狂笑了起来,笑的太痛快了,额角上那伤口又是一阵剧痛,但我不管这些,仍是病态的狂笑着,这笑声越来越小,最后憋在嗓子中发不出声来了,但身体仍是随着那笑一下下的抖动着,此时另一个姑娘道:“坏了,他疯了,你说你这样吓唬他干嘛?要是早点告诉他现在能这样吗?这下完了,回去和公主怎麽交代呀?”。

  这次那个无名姑娘也有些惊谎的道:“我怎麽知道他这样不禁吓,你不知道这小子在安南有多坏,那。。那你说现在该怎麽办啊?”。

  此时那老头呵呵笑道:“二位小姑奶奶莫怕,这样的我见的多了,这是措然闻知自己不用死后乐的失了心,你们几个,抬一桶井拔凉水来,然后当头给他扣下去”。

  我是狂笑着亲眼看那桶凉水砸下来的, 这老头的招术真损,本来我没像他说的那样失心疯,他们说的话我也都听的明白,只是笑的说不出话来了,凉水一浇浑身上下的伤口一起大痛,这疼痛当时就让我眼前一黑,但疼归疼,那止不住的狂笑却消失了,张口喷出一些被砸进嘴里的水后我喘着粗气道:“多谢三公主了,敦煌就敦煌,咱们这就上路吧”。

  从这差点被吓的屎尿齐流的地下室中被架出来一看,门口居然停着一辆囚车,当下心中又是一阵大乐,我刚才就在犯愁腿伤太重走不了路,没想到竟然给我备了辆专车,被塞进车中后那几个姑娘又往车里放了好些东西,吃的喝的全有,都快堆成一座小山了,我咧着嘴向她们傻呼呼的笑了一下,又冲那两眼瞪的溜圆的无名姑娘招招手,就一头倒在车上不动了。

  车在向前走,轮轴转动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吱声,我已从那狂喜的兴奋当中清醒过来了,发往敦煌军前效力,以前可没少听大家讲敦煌那个地方,天干物燥到处都是茫茫的戈壁和沙漠,这还不算,那里是我们的边界,听说那地方是突厥人,吐谷浑人,善单人,等等等等好多外族人争夺的前沿,好像还那里还有一条通往大秦国的什麽丝绸铺出来的路,还有好多各个国家的商人,大秦国在哪我不知道,反正听说好远好远,那用丝绸铺出的路不是需要好多好多钱吗?这事我一点都不信,但问郑雄他们却都没人爱给我解释,所以关于这条用丝绸铺成的路我早就有心要去看看了。

  押着我去敦煌的是四个北平府的衙役,这一路上对我是着实不错,简直比店小二见到客人都恭敬,走了几天后我的心情也开始好起来了,身上的伤更是恢复的奇快无比,也难怪,这一天天的除了吃就是睡,闷了就跟他们唠家常看风景,虽说名义上是发配,但比他妈游山玩水都爽,唯一的缺撼就是不能出笼子,因为上面有北平府的封皮大印,所以我也就不强求了,也不用缩骨功往出挤,我知道这些专门押差的最不容易,外一我在外面闲逛时叫人撞见报上去那他们几个非遭大祸不可。

  现在的身份是配军了,我问过他们几个我额角上的字,他们跟我说是个戎字,百姓们发配是个囚字,当兵的发配就改成戎了,如今额头这伤口早就结了疤,我没事时就去摸,果然是个戎字,戎就戎吧,我是个当兵的,这字给烙的也不算错,反正到了哪都是个戎。

  已经走了有两个月出头了,所过之处也越来越荒凉,这一天当走到一条大河边时,囚车停住了,我有些吃惊,忙向他们四个问道:“怎麽停这里了?”。

  那个带头的人向我苦笑了下道:“燕兄弟呀,这一路上我们对你怎麽样?”。

  我闻听此言当时身体就是一震,当下也收起笑脸冷冷的道:“有话就直说吧”。

  这四人对望了一眼道:“我们这也是不得已呀,临走时三公主交代下话来,让我们几个好好的持候你去敦煌,临走时还给了我们几个300两银子,说是100两给你路上吃喝用,剩下的让我们几个分,这钱不少,按理说咱们几个不该干这丧良心的事,但那毛少将军在临行前也交代了,非让我们几个要你的命,事成之后每人给20两银子,不成就杀我们在北平府的全家,我们也是被逼的没办法,兄弟呀,上路之后你就别怪我们了”。

  我听完后笑道:“只怕你们干了这事也活不成吧,想怎麽处置我,先说来听听如何?”。

  那领头的指着这条河道:“咱们几个核计好了,现在唯一能给你做的就是留个全尸,这河不深也不浅,我们解下马后将车向河里一推,等你去后将尸首向前面的县城一交也就是了”。

  我点着头向那条河看了几眼后笑道:“主意到是不错,但你们就不怕事后有人追究吗?到时你们不怕交不了差?”。

  那领头的叹道:“这里爱发水,我们只要说在路上被水冲了就行,兄弟你还有什麽话要交代没有?事后我们一定给你把话捎到”。

  我摇头道:“没什麽话了,你们动手吧”。

  他们也不在说什麽,卸下马后在车辕上绑了两条大绳,然后一齐发力顺着河上的陡坡就将车推了下去。

  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待到车落水时运起缩骨功就从笼缝处钻了出去,出来后先抓着车底在河里潜了一会,然后抱起水底的一块大石就向河岸走去。

  河水有些浑,我沿着河底向上走着,心里盘算着上去后这四人是杀还是不杀,可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却噗嗵一声跃入水中,我一见有人下来当时怒火大起,你们他妈的也太毒了吧,难道还想看看我是怎麽淹死在笼中的?那可就别怪我手狠了。

  想到这我一矮身就趴到河底不动了,左手抱紧大石,右手拿起块小点的等着那人来,他游过来了,直奔木笼,我猛然站起抓住他的腿向下一拉,同时身子跃起一石头就砸在这人的头上,这人当时就趴在水里不动了。

  这下不用想了,一个不留,可当我从水中冒出头来眦着牙向岸上看时,没想到看到的情形却让我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只见岸上并排跪着四个人,正是押送我的那四个,他们面前还站着个提剑的,却是那无名姑娘,这下我被吓毛了,这四个都在岸上,那我把谁砸倒在水里了呀?

  看到这我头发都快竖起来了,嘴里叫着老娘赶忙翻身又钻进了水中,那人还在飘着呢,等我提起他的头发一看,一张大驴脸上全是血,眼睛翻的都看不到黑色了,居然是单良,看到这我忙带着他就向岸上跑,等上岸急救了半天后,这小子醒了,先是喷了不少水,然后回身边向水里急爬边喊道:“水里有东西,水里有东西,居然把我从水里打出来了,你把刀给我,我再下去一次”。

  那无名姑娘早就看呆了,见他又向水中爬才喊道:“别去了,他上来了他上来了”。

  这下他不爬了,停下来先是回头看了看,然后又晃了晃头才愣愣的对我道:“你怎麽上来的?那水怪没伤着你吧?”。

  我忽然觉得心头一热,忙跑过去将他扶起来道:“我没事,刚才。。。。?”。

  单良呵呵一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将他扶坐在一块石头上边给他头上裹伤边问道:“你怎麽来了?怎麽还与她一起来的?”。

  那单良听完后老脸一红,居然低头笑上了,我忙又转头一看那姑娘,笑的比他还算腼恬点,但那俏脸上也是一片红,看到这我结结巴巴的道:“难道你俩,,,,你俩”。

  这时那姑娘把脸一板急道:“什麽你俩你俩的,你胡说什麽”。

  我被她抢白的一愣,在回头去看单良时,见他也收了笑道:“你别胡说,我和这位姑娘是半路上碰巧碰到的”。

  我刚想再去问时忽见他俩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脸又有点发红,这下我明白了,也嘿嘿笑着对他二人道:“碰巧有段时间了吧?”。

  那单良又低头嘿嘿笑了一会后却突然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我道:“我想起来了,在水里打我的是你,对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