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实权到手

悍卒 又见青山 3033 2006.09.18 15:39

    虽然被那淹死鬼吓的手足发软,但我仍不想就这麽被他弄死,发现浮不上去我伸手就奋力抓向压住了我头顶的东西,居然是根棍,前头还带个勾,那前头的钩子摸着像是铁的,而且还热的烫手,我又吃了一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勾魂幡?

  两手抓住那幡我刚想用力夺,那幡却突然挣出了我的双手,接着就觉得头顶的发髻一紧,那幡居然挑着我的发髻将我提出了水面,嘴里深吸了口气我挥拳照着那鬼就打,可打不着,我的胳臂和腿全够不着他,这下我急了,左手一解绑着发髻的小绳,打开头发后嘴里带着怪叫就扑向了那鬼。

  那鬼还是直挺挺的站在水面上,我扑到他身前左手抓住他小腿,右手五指如钩直袭向那鬼的下阴,没想到刚抓到半途手脖子却被人揪住了,我心知这次完了,非死不可,懊丧之下张嘴就恶狠狠的咬向他腿肚子。

  这招也没灵,上下牙没合拢前我的嘴就被那幡给顶住了,幡头的钩上那股灼热更是烫的我舌头都快熟了,此时只听头顶上那鬼笑道:“还有啥办法没?没有咱们就上岸吧。”说完也不等我回话,拎着我的手腕就把我带到了岸上。

  两腿着了地皮我的惊魂稍定,那鬼也不搭理我,径直走到我帐蓬边上一坐,然后吧嗒吧嗒的叼着那勾魂幡一动不动了。

  我趴在地上两眼直盯着他,看那身形像是个老头,直看到黑暗中他嘴里那勾魂幡冒出了点点火光才算明白过来,居然是个大旱烟锅子,是人,此时我肺都要气炸了,但却没敢过去揍他,此人能踩着水面走路,就凭这一点他的武功就肯定比我高出十万八千多里地去,还是别得罪他为好,但他如此耍我是为了什麽呢?

  正百思不解时那人笑道:“应变还行,不怪上官靖夸你,你过来。”

  我听他说出上官大人的名字心头才觉得轻松了一些,强撑着还有点哆嗦的腿子走过去施礼道:“老人家您是……。”

  那人哼了一声道:“才这麽几天没见就想不起来了?你在好好想想。”

  我被他说的一愣,盯着他的脸又看了半晌才看出来,他竟是我在上官大人家里见过的那个看门老头,现在的他与那天老眼昏花的形像好像很不一样,细看下又觉得差不多,就是两只眼睛变了,现在的两眼神光外射,顾盼之间威风凛凛,只被他用眼角一扫我就觉得头皮发麻。

  见我瞪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那老头又笑道:“没想到会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对不?”

  我下意识的点了下头,但马上又明白过来了,忙道:“您老可真是真人不露像啊,我还替大人的安全担心呢,看来是多余了。”

  那老头呵呵一笑道:“你这小兔崽子为人不错,还知道临走时给我和上官靖留下点银子,近前来让我看看。”

  我老老实实的在他面前一蹲,那老头从怀中摸出个东西对着烟锅子就点着了,是根小小的香头,只见他捏着那香头在我面前晃了晃,见我啥反应都没有不禁气道:“眼睛随着香头动。”

  这老头指间的香头越晃越疾,到后来我的眼睛都跟不上了,那老头见此情景踩灭了香头又抽了几口烟后道:“上官靖让我教你点保命的东西,看来武功方面你是没指望了。”

  又是这句话,我打心底叹了口气后道:“武功没指望我早就认了,您把那手踩在水面上不沉的本事教给我吧,我学会那个就知足了。”

  那老头闻听此言哈哈大笑,笑了半天后才指着我道:“你小子到真敢挑,达摩祖师的一苇渡江岂是你能练的?我还是教你点你能用的吧,拿着这个。”说着从身上解下了样东西扔到我脚边。

  我拣起来一看,居然是一个皮刀带,带上的皮套里整齐的斜插着九柄半尺长的飞刀,我抽出一柄来借着月光仔细一看,刀承弧状,刃带青光,沉掂掂的压手,看到这里我猛然醒悟,对呀,我早就该练练这暗器的功夫了,营中的兄弟们大部分都会,就是轻轻的身上也总带着两柄兼作飞刀的匕首。

  想到此处我大笑着拜谢道:“多谢老人家指点,我这就找地方练去。”

  哪知站起来刚想跑时那老头在后急道:“你等等,等等,什麽呀你就找地方练去,知道用飞刀的窍门吗?给我一把,我先让你看看。”

  这老头一出手就把我看呆了,刀居然是拐着弯出去的,直到那刀噗的一声深陷在我背后的树干上我才瞪着两只眼睛道:“您这刀是怎麽打出来的?快教教我。”

  那老头又抽出一柄来笑道:“其实很简单,你看看这刀,这种飞刀两边全是刃,你见过一种叫归去来的暗器没有?没有就算了,那归去来就是这种刀的型状,飞出去后可绕过阻挡物伤人,若要直线伤人,只需将刀竖起甩出就成了。”

  我吃惊道:“就这麽简单?”

  那老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道:“就这麽简单,但准头这方面你要自己练,今后你也弄一些香火头,点燃后在夜间练眼力,还有,这刀若甩不好可容易绕回来打伤自己,所以你初练时左手最好先拿着把盾。”

  见他要走我忙道:“老人家,您究竟是什麽人能告诉我吗?”

  那老头沉吟了一下后道:“我是谁你今后会知道的,小崽子,好好干,只要你行的正走的直,我还会给你一样你梦寐以求的东西的。”

  我见问不出来无奈下只好长揖到地,那老头向我摆了摆手,转眼间就失去了踪影。

  他最后的话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还会给我个梦寐以求的东西,什麽东西?我最想的是轻轻,难道这老头知道轻轻在哪?不对,要指的是轻轻他也不会说是东西了呀,这老头不是拿话逗我呢吧?

  他说的这飞刀容易伤到自己果然不假,练了几次后我就不敢在试了,刀锋利的很,这黑灯瞎火的真容易出事。

  天亮之后我就收拾好东西进城了,西市上卖刀剑枪矛的真多,但却多是以剑为主,看的我眼都花了,一边翻着那些刀矛我一边在想,怪不得长安城里只要有点身份的人就全挎着把剑,许月蝉和罗士信送了我好多套丝袍,是不是我也该买把好看的佩上?

  筹躇了良久我决定不买了,这些剑光是好看,却极不实用,有的甚至是木头做的,要那花里狐哨的干嘛,我一个臭当兵的跟那些年少多金的公子们可没法比,转了半天也没找到把好盾,这里卖的全是好看的样子货,与我们营中那种盾牌简直没法比,没有盾怎麽办?去二殿下府里要一把?去了就一定还要与那杜如酶过话,我烦那个人,不光是他,天策府里府外有不少人我都不喜欢,总觉得这些人是一群谄臾之人。

  还是去找秦琼吧,他一定有,他的家在哪我知道,只不知现在下值了没有,去看看再说吧,哪知刚转过两个街角我就被一件东西吸引了,是个又厚又圆的大锅盖,立在地上有我胸口高,足有二寸多厚,好,这东西可比西市上卖的那些盾牌结实多了。

  有了这面大锅盖练那飞刀可方便多了,从此后我就干脆住在那河边,只是买干粮时才顺路回家去看看,一个多月后我这水性可真是大有长进,飞刀也练的摸着点门道,这天回家时我被门口那卖卤肉的小老板叫住了,从他那油滓斑斑的围腰兜子里掏出封信来道:“这是一群军爷前天给你送来的,见你总不在家就交到我这了。”

  我道过谢后打开一看,居然是长安城内兵马司给我下的公文,让我见信后五天内去他们那里报到,这里的兵马司找我干什麽?想了一会后我拿着那封信就向天策府去了。

  到了天策府一打听才知道二殿下上朝去了,别的熟人也一个都没在,没办法下只好去找那杜如酶,那杜胖子看过信后笑道:“去吧,不是坏事。”别的就什麽都不说了。

  不是坏事我就去,到了兵马司一问我才知道,给我安排职务了,是长安西墙金光门的门领官,接过那任命书我叹了口气,拿了分给我的衣甲又扛了一面红色的大旗,垂头丧气的收拾了我在城外的东西,就去看大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