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二章 图穷匕见

悍卒 又见青山 3860 2006.03.28 19:14

    看他那模样我就知道里面有问题,但现在下去却是绝对不行,我可不想就这麽不明不白的被黑在这大牢中,当下点着头笑道:“原来是这种地方,那我就不去看了,我带来那两个人关好没有?”。说着就向回走。

  那狱卒见我向回走忙跟过来笑道:“他们几个刚才已把人送进牢房了,我再领大人去看看”。

  我跟在他身后来到一处牢房一看,只见这俩人以被关进一间空牢房里,手脚上被上了轻铐,正坐在地上看我呢,见此情景我皱着眉道:“怎麽关在一间牢里了?分开关”。

  狱卒将他二人分开后我又跟他们说了几句闲话,这才出了大牢走到街上。回到家里后我直接就找到东乡平三郎道:“我刚才在大劳里发现件怪事,你现在马上带人守在大牢周围,我怕那大伴细人趁机转移”。

  东乡平三郎问道:“大人在大牢里见到什麽了?怎麽这样肯定大伴他们躲在牢中?”。

  我叹了口气道:“回头我在跟你说,你快带人去吧,侦查李团头宅院的人撤回来没?那李团头家里都是我们自己人,你们的人别在跟他们起了误会”。

  东乡平三郎听完后展颜笑道:“原来如此呀,怪不得一个小小的团头府中就埋伏了这麽多高手,我们的主君母子是不是也在那里呀?”。

  我向他一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你们这些人也做个准备,秦王殿下已派了5000人马专门来护送那母子去别处,应该明后天就到了,到时你们也跟着去吧”。

  东乡平三郎忙又问道:“大人,那你能不能给我们通个信儿呀?让我们现在就到主君身边去侍奉如何?”。

  我为难的道:“我去说说看吧,但不一定能成功,我听他们说要查完你们的身份才能让你们接近那母子”。

  东乡平三郎低着头想了一下道:“这样也好,免得误会,那我这就点齐人手去了,大人就不要跟着了,我怕大伴他们伤着您”。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一惊,这是什麽话,分明就是激将法,他为什麽这麽说?我心中惊骇脸上却带着苦笑道:“你想让我去我也去不了,我现在要马上去城外办事,要天亮时才回的来,你们自己多加小心吧”。

  边骑着马向城门走我边想,难道是我多心?很有可能,不论他们到底是什麽人,我想很快就会见分晓了。

  到了城门先在城守的小屋中给许月蝉的哥哥写了封信,信里写明让他接信就带兵来,到城里后封紧四门先去牢房的二层搜,万万不可迟误。

  将信写好后找过一个守门的兵丁将信往他手中一交,告诉他骑着我的马快回军营,一定要将这信亲手交给许校尉。

  那兵丁接过信后有点不太高兴,我赶忙又对他说这信送完后我保证他能得到升赏,他这才高高兴兴的走了,我算了下时间,大半个时辰,最多一个时辰后城外的兵就能到,现在我该办自己的事了,想到这我回身就向大牢的方向跑,待快到大牢时找了个高处一趴,两眼开始紧张的搜索上了。

  时间过的很快,我在心中默默计算着,两柱香的时间了呀,怎麽还不见东乡平三郎领人来,难道他。。。。正但我满腹疑问时,却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嚎,然后就有兵器的撞击声传来,我先是被那惨嚎声惊的浑身一紧,待分辩出声音的方向后用手揉了揉已被寒夜冻的发木的脸,暗叹了口气爬了下来。

  声音是从李团头住的方向传来的,一切都明白了,东乡没领人来大牢,而是偷着摸进了李团头府,他这些人跟本就不是什麽护卫,小玉也一定是那扶桑女忍者无疑了,傻强还说他对光屁股女人的经验不足呢,真不知道他今后经验足了是个什麽样,想到小玉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如果小玉不是扶桑忍者扮成的该多好,也许不久我也有个家了。

  忽然心中又有个念头一闪,万一那小玉真是个普通女人呢?想到这我抬腿就向家中跑,家里还像我离开时那样,我住的那间厢房和那病鬼住的正房内的灯火还在亮着,小玉和她妹妹那间房仍是黑沉沉的,我在院中站了一会,然后手握着刀柄向小玉那间房走去,屋门被我轻轻一推就开了,随着屋门的开启,一股重重的血腥味也扑面传了出来,我压住心头的惊恐将房内的蜡烛点亮一看,只见小玉那妹妹就倒在炕上,身下是一滩血,身上还穿着我见时的那身衣服,两眼睁的大大的,左胸插着一把已没至柄的短刀。

  我的心刹那间直沉了下来,不及多想转身又奔正房来,等跨进屋中四下一看,却发现那病鬼正好端端的坐在桌旁,身上套了件我的衣服,手中端了个大碗正在慢慢的喝着粥。

  我将长刀缓缓抽出后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他,那病鬼见我这样反到笑了,将碗放下后道:“他们也想杀我,但我先逃了”。

  我还是没说话,那病鬼道:“有话进来说吧,门开着太冷”。

  我凝视着他的眼睛道:“你不怕我是回来杀你的吗?”。

  那病鬼又笑了,然后摇着头道:“你不是回来杀我的,第一,你身上没有杀气,第二,你显然不知道这里出了什麽事,第三,如果你想杀我,是绝对不会自己来的”。

  我暗道此人精明,当下关上房门也坐在桌前道:“你是怎麽先查觉他们要杀你的?”。

  那病鬼又端起粥碗喝了一口道:“也许是我命大吧,我本来想在睡会的,但你走后他们却用我听不懂的话商谈,而且那些说话的人中就有你的使女,我觉得不对劲,就躲到屋外的大槐树上了”。

  我苦笑着问他道:“你到机灵,还见到什麽了?”。

  那病鬼道:“没什麽,只是见到他们杀了那屋的人又来寻我,但没找到我就全换上黑衣服走了”。

  我从怀中掏出锭银子道:“你也走吧,去找个客店住下,明天再来这里取你的刀”。说完站起来就向门口走。

  只听身后那病鬼道:“你怎麽不问问我是谁?叫什麽?”。

  我没答他的话,接着向门口走,他又道:“如果你是要追那群人,那就不必去了”。

  我吃惊的回头向他看去,只见他还在喝着那碗粥,右手却向院墙外指了指,正当我惊异时,一阵轻响之后,墙上落下三个人来。

  我打开屋门就迎了出去,那三人见我出来后同时停步,其中一个拉下蒙面黑巾道:“大人好手段,好一招敲山震虎,好一招借刀杀人”。

  是东乡平三郎,我先是看了他几眼,然后才望着他身边那个黑巾蒙面的女人道:“厢房中那小女孩是谁?你们如果不杀她,事若不成还可以回来躲着呀,别人未必会猜出是你们干的”。

  那女人也把黑巾扯了下来,望着我缓缓道:“我们办事从不给自己留退路”。果然是小玉,但那曾经柔媚的眼神却变得彻骨的寒冷,声音也变成了我在县衙外碰见的那女人的声音。

  我心里忽然觉得有些疼,轻叹了口气问那东乡道:“谁是大伴细人?你吗?”。

  东乡平三郎忽然笑了一下道:“大人是怎麽发现我们的破绽的?我记得我已经很小心了?”。

  我看着他道:“我跟本就没发现你的破绽,其时我离开的前一刻都没把你们当成敌人,只是我这人有点多疑,一直对你们的来历不放心,所以才在临走时用话试了一下的,这样的结果我也没想到”。

  东乡还是在笑,但那笑容却很苦,反手从背后抽出一柄弯刀后道:“这次我认倒霉吧,居然被你这无心一计给骗了,现在劳烦大人送我们出城如何?”。

  我将长刀缓缓横至胸前道:“你就是那大伴细人?不像啊,有求于我还动刀,你说我能答应吗?”。

  就在此时,屋中那病鬼道:“这个人交给我应付”。说着手中拄着一根细长的东西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我看了眼他手中的那东西,居然是把前面被掰直了的烧火的炉钩子,他走到我身边也不说话,举起炉钩子就刺向东乡,我叹了口气也举刀直劈向其余二人,那病鬼应该支撑不了多久的,所以我这面要速战速决,小玉和另一个扶桑人也迎了上来,那扶桑人用的是长刀,小玉却是两柄短剑,小玉的武功我见过,并不很好,不好就先拿她当突破口,当下用三角步避开长刀后一招雷动九天向小玉当头劈下。

  小玉被我这一刀吓的脸色都变了,在地上打了个滚后闪出好几丈远,我追在她后面急砍,她不敢用短剑封架我的长刀,被我逼的只能一步步的后退,身后那使长刀的扶桑人追来了,截下我后后横刀就扫,我架住他的刀同时身子向前一冲,低头照着他面门就是一记头锤,那扶桑人急忙仰身向后一退,我伸出左手一把攥住他握刀的手腕后将自己的刀向上一提,那扶桑人惨嚎一声已被砍下了双臂,这时小玉已冲到我的身前了,但一见此情景转身就逃,我赶忙左手抽出刀鞘运劲向她背后一掷,她没跑出几步就哼了一声被这铁刀鞘砸倒,我跑过去一脚踏在她腹间当头就劈,她忙架起双剑挡住我的刀,我运足力气将刀向下压去,小玉顶不住了,短剑一寸一寸的向下沉,眼看就快要接近她的头颈时她哀叫道:“大人放过我吧,小玉愿给您做牛做马,只求您饶了小玉这次”。我咬着牙没理会她的哀求,脚下猛然用力在她腹间一跺,趁她吃疼两臂力气稍减时将长刀压进了她的脖子。

  杀了小玉后却觉得胸腹间的怒火越涨越高,砍死那名断臂的扶桑人后我抡刀就向东乡平三郎扑去,那病鬼此时正在绕着东乡打转,身形快的让我看不清,但喘吸声却越来越重,我奔过去边挥刀助攻边道:“你去歇一会,我应付他”。

  哪知这话一落那病鬼就喝道:“退开,别过来添乱”。

  我气道:“说我添乱?好,那就等你死了我在对付他”。

  站在一旁我凝目向那战团看去,那东乡功夫真好,招式又怪又狠,再加上手中刀本身要比病鬼那炉钩子长出许多,竟将那病鬼封在了三尺之外,这还不算,那病鬼的炉钩跟本就不敢去碰东乡的刀,一碰非断不可,这怎麽行?太吃亏了吧,想到这我奔到东乡正前方拿出吹箭先向他晃了晃,然后拖过那具扶桑人的尸体用吹箭一刺,那尸体马上就抽成了一团,扑鼻的恶臭也出来了,我嘻嘻笑着将吹箭往铜管中一放,然后对着东乡的胸腹部就瞄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