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六章 狭路相逢

悍卒 又见青山 3686 2006.04.15 16:25

    二殿下笑道:“是呀,没看陈副统领那样怕她吗,我妹治军极严,但也特别护短,曾有几个有头脸的人物招惹过她手下的女兵,但被我妹知道后全都抓了起来,押到她的大营中给那一万多女兵们连烧了三个月的洗脚水,从此别人一见她的女兵就都绕着走了,你可千万别招惹她呀,连父皇母后都拿我妹没办法”。说完不禁摇头苦笑。

  我笑道:“殿下放心,借我八个胆子我都不敢惹她”。

  正谈笑间,我猛然见前面出现一队人马,为首的一人高声喊道:“前面的可是大唐使臣的人吗?我们是新罗与百济的使臣”。

  二殿下笑道:“看来三国的人来的很快呀”。

  他笑,我的头发却都竖起来了,月明星稀,我清楚的看见走在那队人马中第二个位置的是个老熟人,南云忠三。

  看清之后我拉起二殿下的缰绳转过马头就跑,边跑边道:“不对,他们是扶桑人”。

  二殿下吃惊的道:“你怎麽知道?”。

  我边拼命打着马屁股边道:“错不了,其中一个我认识”。

  就在此时,后面的人也喊上了:“是李世民,前面那个骑高头大马的就是李世民,快放箭”。

  耳边只听弓弦骤响,我急道:“殿下快走,我的马慢不必等我了”。

  哪知我话音刚落,座下的肥龙就悲嘶一声摔倒在地,我顾不得疼痛爬起来一看,只见肥龙身上已中了好几枝箭,口鼻都已喷出了血来,在看二殿下那边,他的马也被射倒了,二殿下正从地上慢慢爬起,借着月光我能清楚的看见他的左肩处插着一枝箭。

  此时已容不得我多想了,赶忙冲过去扶过二殿下就向路边的林中退,刚退到林中就听后面有人喊道:“不要放箭了,抓活的,他们进林子了”。

  跑了一阵后我觉得脚下地势渐高,好像前面是座山,这时二殿下道:“此处正南的方向有一座山,我们向山上跑,不然他们骑马用不了多久就能追上我们”。

  我边跑边问道:“殿下,我先给您把箭起下来吧?”。

  二殿下笑道:“不忙,我内穿软甲伤的不重,等安全了在说,先逃命要紧”。

  地势越来越高了,我边跑边回头望去,只见身后不远处跟着一大群人,看上去最少也有50多个,都追的很急,见此情景我说道:“殿下先走,我先挡他们一下”。

  二殿下道:“用弓箭稍稍射几下,让他们别逼的太近就行”。

  我答应着找了块大石藏好后开弓就射,最前追来的几人当时就被射倒,其他人发声喊都趴在地上不动了,我赶忙转身就走,不能在那里守着,我的箭不多,他们不还箭是因为怕再射着二殿下,但对我可就是另外一种待遇了,若落在后面保证成刺猬。

  这次再追他们不敢追的太近了,保持在一箭多的距离外不紧不慢的跟着,我有些奇怪,不禁问道:“他们就这样慢吞吞的追?不怕我们翻过山跑了?”。

  二殿下道:“我也不知道,但看上去他们好像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又跑了一阵后山道上有雪出现,而且越往上走积雪就越厚,最后都能没过膝盖了,每走一步都要花好大的力气,此时我明白那些人为什麽不着急追上来了,他们脚下都踩了雪板,就是脚下绑了两块菏叶大的薄木板,这样踩在雪上身体不下沉,要比我俩走路省力的多,因为从没见过这个开始时把我吓坏了,以为一下子碰上50多个传说中那种踏雪无痕的高人了呢,但明白后我的心也越来越凉,这样跑到最后也还是个被活捉的局面,到那时想反抗一下都没力气了。

  想到这我对二殿下道:“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跑不了”。

  二殿下道:“对,咱们要找高处爬,不能再走缓坡了,你看那边,好像是座岩壁,咱们往那顶上爬”。

  等到了岩壁下一看,还真行,不算太陡峭,我从包中拿出绳子在腰间栓好,另一端绑在二殿下腰间,取出短剑刺在岩壁上就向上爬,等爬到崖顶我四下看了看,只见脚下是一个5丈方圆的平台,左右是都是峭壁,光滑的像镜面一般,后面是一座悬崖,黑沉沉的也看不到底,坏了,这是绝地,这下我可真慌了,我死不死没什麽,但二殿下可死不得呀,就在我急的满头冒汗时二殿下却笑了,说道:“生死有命,你就不要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

  我顿了顿后道:“殿下,临出来时我通知过羽林军,只要能撑到天明,我想咱们的人会找到这来的”。

  二殿下长笑一声道:“好,帮我把箭取下来,我们就在这崖上与他们一拼”。

  就在我手忙脚乱的帮他取箭时他又道:“九郎,我是不能被他们活擒的,如若真到了无计可施时,你要保证不让我落到他们手中,懂了吗?”。

  我没敢接他这句话,而是缓缓的道:“殿下勿惊,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定可以冲出去的”。

  追兵已赶至崖下了,只听有人喊道:“秦王殿下,您还是下来受缚吧,我等定会小心服侍您的”。

  我蹲在崖边向下望去,只见下面黑压压的站满了人,正在井然有序的做着上崖的准备,看到这我喊道:“下面的听着,你们让殿下好好想想,过一阵在给你们回话如何?”。

  下面的一个声音道:“那好,我们就给殿下点时间,但望殿下能早早下崖,免得我们两边都做难”。

  我答道:“好,就这麽说定了”。说完反身回到二殿下身边道:“殿下你在崖边盯着他们点,我这就去找些石头来”。

  石头满地都是,但全都被冻的死死粘在地上拿不起来,这下我又傻眼了,拎着短剑连刨带挖的忙了半天后才弄到20几块,还全都只有拳头大小,这可怎麽办?这麽小的石子砸下去顶多能把他们脑袋打个包,正当我看着石头发愁时二殿下道:“用雪把石头包起来,雪球要打实,只要份量够就可已拒敌”。

  我恍然大悟,赶忙又堆雪球,这崖上的雪有的是,可刚堆出几个来,就听下边喊道:“殿下想清了吗?想清之后就下来吧”。

  二殿下呵呵笑道:“让小王下去也不难,但你们是什麽人能否相告呀?”。

  下面的人道:“殿下是想拖延时间吗?那小人们可就得罪了”。

  二殿下又道:“你们是不是任那府的人?如果是就如实相告,我有些重要的事想找任那府中人谈”。接着又轻声道:“你准备,用弓箭射了他们的头目”。

  崖下又有人道:“不错,我们就是任那府的人,殿下有什麽指教就说吧”。

  二殿下轻嗑了一声道:“你们的头领是什麽身份?可是贵府国司的近臣吗?”。

  下面一个人道:“小人是任那国司的近卫长山下奉行,给殿下见礼了”。

  我一听此人说话就伏到崖边不动了,边听他说话边翻手将弓抽出就瞄向这人,由上而下目标看起来比较难瞄,再加上是夜间,崖下的人还乱晃,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此人瞄住,此时二殿下还再和那人说这话,我瞄准目标后轻道:“行了”。

  二殿下大声道:“近卫长?有没有官职再高些的?我说的事你决定不了”。

  那人答道:“眼下就我的官职最高,若殿。。。。”。

  他的话还没说完,二殿下就轻道:“放箭”。

  得令之后我松手就将箭射了出去,底下的声音嘎然而止,隐约能看到那个人影晃了几晃就一头栽倒在地,得手了,得手就接着射,又射倒几人后崖下的人纷纷躲了起来,可是没过多久,这些人又手持着盾牌冲了上来,这下我傻眼了,怎麽还带着盾?刚才没见他们拿出来过呀?本来还希望用弓箭能挡住他们呢,这下麻烦了。

  这些人开始上崖了,都将盾牌举过头顶手脚并用,见此情景我喊道:“殿下在崖上守着,我去冲杀一番”。说完从包中拿出绳子在腰间的牛皮大带上一绑,另一端在一块大石上一栓,拔出长刀接上刀鞘就扑下崖去。

  这些人爬的很快,待我扑下时以能砍到他们了,直到现在我才看清,这些人举的跟本不是盾,而是他们脚下踩着的雪牌,只是被好几块叠上绑在一起了,看清后我暗叫这东西好用,这次可长见识了,这些人见我扑下都放下木牌将刀枪取出迎了上来,我双脚踏牢石壁抡刀就劈。

  现在我占着地利,他们只能一只手举刀另一只手抓着岩壁,双脚更是不敢随意乱动,这机会我可不放过,长刀抡圆了就是一通砸,边砸还边在岩壁上跑动,这些人有些架不住了,有几个被我劈的站立不稳惨叫着摔了下去,但他们人多,随后上来的几个都是手使长枪大槊的,这几人爬到快接近我时齐举长枪纷刺我的全身,我仗着刀好照着他们的枪柄就是一通削,这招还真灵,长枪大槊的枪头纷纷被刀削掉,可就在此时,一道狂风却直向我的腰间扑来,我忙用刀杆一挡,刹那间整个身体都被砸的向边上飞出去好远,我咬着牙定睛一看,只见一个铁塔一般的大汉手持一条黑呼呼的大棍正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

  我心中暗吃了一惊,他怎麽站的?难道上边也有绳子绑着?待仔细开过后才发现这大汉是被人托着的,身下的人最少有10几个,有的举头有的举脚如叠罗汉一般,那些被削去枪头的也将枪竿伸在他后背帮着举,看到这我心中大惊,这些人好厉害,居然能想出这个办法,看来这大汉是最难对付的了,想到这我大喝一声举刀又扑,那大汉也抡棍就砸,刀棍相交火花一闪,那大汉被劈的晃了几晃,我却又如同秋千一样荡出去好远。

  这下可坏了,他的大铁棍比我的刀长,而且此人力大无比,刚才那一碰把我的虎口都震麻了,想要以招术取胜更行不通,我没法向后退,无法让过他的棍后以最快的速度突袭,硬挨一棍跟他拼命?这招到是行的通,但没到时候啊,这可怎麽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