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初遇扶桑人

悍卒 又见青山 3167 2005.08.01 16:33

    那四喜丸子吓的整张脸都抽抽了,拿着袖子不停的擦着汗,跟在我身后象条狗一样说着天地良心以死抱君恩的话。

  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太守还有事吗?要是没事就回去忙吧,有事我会再传你的"。

  这胖子赶忙说道:"下官今晚在如意坊摆桌酒席给殿下接风,请殿下一定赏光"。

  我为难的说道:"这....不好吧,我是皇子,按律是不该太过接近你们地方官的,我看还是算了吧"。

  这胖子又道:"殿下这话说的极是,但我与其他的地方官不同,以前我在大殿下的门下做事,如今虽是做上了这扬州太守,但还算是您家中的一名老仆呀,所以我这饭您尽管吃,绝不会有人说闲话的"。说着一张胖脸媚笑着盯着我,圆的像球一样的身躯更是靠了过来。

  我躲开他那喷着臭气的嘴说道:"看来你很晓事,既然这样说那我就去"。

  那四喜丸子千恩万谢的走了,看着他转过门后不见了,许月蝉笑着说道:"真有你的,比真的还像啊,你看你把小胖子吓的,我看他都要昏过去了"。

  我一笑说道:"还有件事要麻烦姑娘一下,在这门口立个大牌子,在弄个带锁的木箱,牌子上写上二皇子到了这里,让此地的百姓把这里的官员贪账枉法的证据和状子全放到箱子里,写不写名字都可以"。

  秦琼哈哈大笑道:"高明,跟你办事真过瘾"。

  我接着说道:"将军你再去趟扬州府衙,命这里的大小官吏全到门口给陛下的令牌叩头,我这就去找张桌子把令牌供到大门外,两位师伯要守好这东西啊,这可是咱们吃饭的家伙"。

  一阵忙乱后都安排好了,我走到许月蝉的身边低声问了句:"许姑娘,你有钱吗?有的话就借我点"。

  许月蝉呵呵笑着从身上拿出两锭银子问道:"够吗"?。

  我看了下,足有40两.忙说:"够了,太够了"。说着接过来揣进怀中。

  许月蝉问道:"你要这银子买什麽?跟我说说,我帮你出出主意"。

  我笑道:"不买东西,我去吃饭"。说着就往外走。

  那许月蝉听我说完当时就来精神了,蹦到我身边说道:"好啊,自己要去吃好的把我们全扔在这里守摊是吗?不行,要去我也得去"。接着问道:"咱们去哪家饭庄?"。

  我苦笑了下说道:"我要去醉月楼,不光是为了吃,主要是想去先探探道"。

  许月蝉点头道:"有理.我陪你一起去,现在你可是王爷了,哪能自己出去瞎转,总得有人在身边侍奉吧"。

  我想了想说道:"好吧"。

  来到后院翻墙出了米店,我俩打听着就向醉月楼走去.这次可不象刚进城时了,身上穿着名贵的丝袍,腰里揣着银子,身边还有个大美人陪着,这感觉真是好的不得了。

  看着街上熙熙嚷嚷的人群,我心里美的不行不行的.就在我晕呼呼的找不着北时,身边的许月蝉突然拉了我一把.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四喜丸子穿着一身便服正在弯腰从一辆马车上往地下跳,他的面前是一座大大的宅院,院子的大门紧闭着,四喜丸子走到门前轻轻的叩了三下门,就见那门开了条缝,只见这胖子灵巧的一闪身,顺着门缝就挤进去了。

  我俩吃惊的看着那条马上就关闭了的门缝有点发呆,这胖子居然能挤进比擀面杖大不了多少的门缝里去,真长了见识了。

  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后我俩找围着墙转了几圈,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迅速翻墙跳进院中。

  进院后四下一看,这里是个小小的菜园,地里种满了各色的蔬菜,在中间的位置还有两棵大梨树,上面挂满了黄灿灿的果子,对面有个小小的月亮门。

  看过这里那安逸的环境后,我心里打了个突,不对劲.身边的许月蝉低低的说道:"这里好安静啊"。

  我领着他来到一棵梨树下站住了,突然回手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望着她吃惊的面孔我低声说道:"师妹,你知道我不远千里就是为你而来,你却为何与他人定了亲.难道你忘了当年咱俩的约定了吗,今天我就在这里一刀刺死你,然后在自杀?咱们两个去地府再做夫妻吧"。说着抽出腰间的噬月短刀狠狠的向许月蝉胸口刺下。

  刺到一半时猛的掉转刀头一刀就扎进身边大梨树的树干里接着向上一挑,血水向箭一样从树干里喷了出来,拔出刀后,只见一个衣着怪异的小矮子从树干的裂缝里一头就栽在地上。

  放开已被我掐的嘴唇都发紫了的许月蝉,我蹲在地上翻动着这具尸体.从他怀里搜出一面小木牌,上面曲曲弯弯的画着条象龙但更像是条蚯蚓一样的东西.背面刻着四个字,(松井木根)。

  看到这些后我暗吃了一惊.扶桑人.就在这时后脑勺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只听许月蝉低声骂道:"你作死啊,再有这事你不会事先打个招呼,换点别的招不行吗?刚才差点把我吓死"。

  我没理她的话接着拿起这小矮子的怪刀看了看,然后把牌子揣进怀中。伸手摘下俩梨后习惯的在前襟上擦了擦,递给她一个道:"我们走吧"。

  等出了这院子许月蝉急问道:"就这样走了?不去偷听下他们的谈话吗?"。

  我一边咬着梨一边说道:"不必了,知道他们是什麽人就行了,我知道你轻功好,但你也看见了,这帮扶桑人的本领怪异的很,我怕你进去就出不来了"。

  许月蝉也叹着气道:"没想到这人的化装术这样高明,我站在他身边都看不出来"。接着问道:"你是怎麽看出来的?我可没看出一点痕迹呀"。

  我嘿嘿一笑说道:"其时说出来一点都不悬,怪就怪这个扶桑矮子倒霉罢了。我小时侯住的村里有位果农,打我会跑起就去他那里偷果子吃,不但偷,我还祸害,人家都骂我上辈子是野猪托生的。后来这老果农实在忍不住了,就把我抓着一顿揍.完了跟我说让我再来拿果子时别祸害树了,帮他抓抓虫子松松土啥的.我嘴谗就天天往他那跑.时间长了到学了点相果树的本事.你看这梨,还有10几天才成熟那,但是却落了一地,边上那棵就一个也没掉下来。在看树干却都一样.这只有一种解释,这棵树被虫子掏空了.但他边上那棵却没被掏,这就不正常,虫子可不会往死里掏一棵还留一棵.如果是虫子掏空的那必然掏了有一阵子了,树干早就不是这个新鲜的色了.所以不是虫子干的,不是虫子那就一定是人了,那人要掏空树要干嘛哪?所以我给了树干一刀"。

  许月蝉格格笑着道:"没看出来你还会这个,那你以后不当兵了就去当个果农?"。

  我说道:"不当,我这方面不算精通,真正的绝活你还没见过那,有机会叫你开开眼"。

  许月蝉奇道:"真的吗?快说说是什麽绝活,别跟我打哑迷了"。

  我得意的把头一扬说道:"我最拿手的绝活就是.......做饭"。

  话刚说完许月蝉已笑的直不起腰来了,看着身边一下就矮了半截的许月蝉,又看了看身边一群人那好奇的目光,我赶忙小声说道:"别笑了,快走吧,别人全在看你那.咱们要是露了相可不是好事"。

  又走了一会,醉月楼就在眼前了,这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楼,全木制的,看上去精雅别致很有一番品味。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把胸一挺,仰着头,背着手,一步三摇的晃进了醉月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