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我们

幻世传记 LIn子邪 5229 2015.10.30 00:21

    林子月跟影子一路大笑着往云归城里走去,两人刚才把剩下的鸟蛋都扔在了莱帕里山谷的不同地方,有的鸟蛋就是砸碎了一地蛋黄,有的鸟蛋炸裂开来吓得情侣们以为遭遇了行会大战,有的鸟蛋冒出一阵浓烟所有人都被挡住了视线,在把所有的鸟蛋丢完后,两个罪魁祸首立刻远离了怒气冲冲的人们,往城里赶去,一直到远离了莱帕里山谷,两人才尽情大笑起来。

  “真的好好玩啊哈哈,有个女孩子一直气得直踹她男朋友你看到没有,不行这恶作剧太爽了,简直了哈哈哈……”林子月笑得直不起腰来,影子不得不伸出手来扶着她一把。

  “那么看你心情好点了,你打算怎么处理手头的任务?”

  影子这句话让林子月从恶作剧带来的愉快中回过神来,凝视着远处云归城的轮廓,心里有几分迷茫:“我啊,我……我还是得去完成嘛,毕竟答应了别人啊。”

  “哼,我也料到会是这样,啧,”影子咂了咂嘴,顿了下,“不过你一个人上路不会很糟糕吗?就算升上了17级,这一路也会充满惊险吧?”

  “我想叫上包子一起吧,她在云归城似乎有些不愉快的回忆。”林子月想起包子和自己被围堵在小巷子里时的情景。

  “你是不是傻啊!”影子唉声叹气道。

  林子月不满得瞪了他一眼:“那我也不认识什么别的熟人了啊……啊,你?”

  影子挑眉说:“你求我啊,求我啊!”

  林子月看着他沉默了十几秒后,才开口:“我觉得一剑应该愿意答应我吧,反正他在云归也没事儿做……”

  “喂!”影子将林子月的兜帽拉了起来,扣在她头上后狠狠地揉了几把。

  “好啦好啦,那你……愿意陪我去跑任务吗?”

  林子月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影子,虽然大部分脸都蒙在面罩底下,但是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却总是闪烁着光芒。

  “不愿意。”

  “你走,我不管,你走!”林子月大踏步往云归城的方向走去,在她身后影子笑了起来,开启了潜行隐身,身形慢慢消失在空气,但是那笑声却一直环绕在林子月身边,随着她一同向云归城里走回去。

  林中月影:包砸!!

  一笼肉包子:干啥!!

  林中月影:我接到一大串任务链都是去外城的,你要不要一起去,咱们去幻世大陆流浪啊?

  一笼肉包子:你要串城要饭吗?

  林中月影:别闹!认真的,这可是为了任务的满腔热情啊,难道你能拒绝吗?

  一笼肉包子:啊,都什么任务

  林中月影:你等等我看下……

  林中月影:咱俩一起接过的“城主、女巫与继承人”,“虎罗的遗孤”,“遗失的宝藏”,还有个“寻访人界狐族”……就这几个,但是似乎都是跨主城的任务,在云归城里都没什么线索了,我想去附近的城市走走,怎样?你一起来不?

  一笼肉包子:哦哦哦去新的城市嘛!来!当然得来!!!

  林中月影:那就这么说定啦,你现在在哪儿呢?

  一笼肉包子:我在跟三千一起升级,这家伙居然是个任务白痴啊哈哈哈

  林中月影:额,什么意思

  一笼肉包子:他差点把任务NPC砍死,你说这人是不是奇葩

  林中月影:是挺奇葩的==

  一笼肉包子:那我们在城里见面吧,就城北十三路的铁打酒馆吧!

  林中月影:好是好……这名字怎么那么怪

  一笼肉包子:有吗?我倒是觉得挺符合那家酒馆氛围的,啊,三千又开始挑衅NPC了,我去拦着他点,你们要是到了就先过去吧

  林中月影:好的,你俩……加油

  关了密聊,林子月茫然得看向影子:“你知道什么城北的铁打酒馆吗?”

  影子从身边显形,拿出一叠纸丢给林子月,林子月打开一看,居然是张手绘的云归城地图,不由得啧啧称奇,地图上标注了很清晰每个建筑物的名称和坐标,铁打酒馆在地图上方,一眼就能看到,林子月指着酒馆边上的一个P问:“这是什么意思啊?”

  “P是玩家用地,player的缩写,你如果注意看的话系统用地边上写着S代表system,如果你看到了写着E的建筑就表明空白empty,写着N的建筑是NPC的私人用地,如果标注了U的话表示未知场合unknown。”

  “咦,这么复杂,这是你画的吗?”

  影子耸肩:“怎么可能,我哪有这时间,这是云归城一个自称无所不测的测量师绘制的,那家伙的地图一张足有百金,对我来说这就是通缉利器,就是因为有了它我从未遇险过,借着街道建筑埋伏或者打游击摆脱追兵,要是没有这东西我早就被人砍掉好几级了。”

  “什么你说这东西值几百金币?!!”林子月顿时感觉手中的地图重了好几倍,小心翼翼地捧着,生怕折到个页脚儿被影子记恨。

  “就算百金也是有价无市,这样详细专业的绘制,足以使任何路痴免于苦难,足以让任何人对云归城了如指掌,他的地图市面上从不流通,这个是我有次做通缉任务做到他头上,他死后爆出来的。”

  林子月顿时有几分无语:“你还真是够狠。”

  影子不屑地说:“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我从来都是只对有杀气值的人出手,他既然落在我手里,那就说明他也是染了杀气值的人。”

  于是在林子月和影子一边争论着杀气值的合理与否,一边走到城北的铁打酒馆,进门后林子月才知道包子那句“符合氛围”是什么意思,这家酒馆的桌子椅子墙壁统统都是铁制,就算是那些酒杯都是里面玻璃或木头,外面钉了一层铁皮,看起来就特别粗犷的风格。

  酒吧前台居然是一个看着非常沧桑的中年男人,脸上一道疤顺着左眼一直延伸到嘴角,另一只眼睛泛着精光,有如饿狼版的目光盯住林子月时,林子月满身不自在,不由得落下半步在影子身后,影子倒是安然自若得走到前台,敲着桌面对那擦拭杯子的中年男子吆喝起来,男子转身在酒柜上摸出两个铁瓶,倒出两大杯冒着泡的苏打饮料,送到两人面前,眼光跟刀子似得划过林子月的脸上,林子月不由得移开目光,紧盯着自己前面的苏打饮料。

  “好了大缆你就别吓唬她了,又不是什么可爱的女孩子,一个呆子而已。”影子摘下了蒙面的黑布,端起自己的杯子,猛灌好几口饮料下去。

  林子月恶狠狠得瞪了影子几眼,也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喝了几口。

  “你相好啊?”

  两人同时吐了大缆一头饮料,大缆用抹布随便蹭了把脸,慢悠悠得转去另一边,迎接一桌刚进来的客人了。

  “那家伙的冷笑话真是越来越恶意了,有够烦的!”影子拿起桌子上的蒙面用的黑布擦着嘴边溢出来的饮料,脸上阴晴不定,明显有揍人的想法。

  林子月很讲究得从柜台上抽了张纸巾出来,把嘴角和身上的饮料都擦了个干净,扭过头去不敢看影子的脸。

  “干嘛?你还当真啦?”注意到林子月似乎有点害羞,影子哼了一声,“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

  两人之间沉默起来,那个叫做大缆的刀疤男招呼完新来的客人,有转悠回两人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起两个人,被看得很不自在后,林子月和影子又同时开口道:“你看什么看?”

  然后两人越发尴尬了,大缆豪迈得大笑起来,拍了拍林子月和影子的肩膀,说了句:“年轻人啊!”接着便进去了吧台后面的屋子里。

  就在林子月盯着自己的杯子发呆,影子盯着吧台上的抹布发呆时,一声轰响从酒馆门口传来,两人回过头去,看见一个人影落在几张铁桌旁,桌子毫发无损,那个女人从地上捡起一把飘着蓝光的硕大镰刀,怒吼着冲向门口,从门口淡定得走进来一个男人,用一把弯刀轻描淡写地架住了女人挥舞落下的镰刀,另一只手的弯刀划过女人握在镰刀上的手,女人顿时一声闷哼,手上一松,男人就用弯刀把镰刀轻松得挑飞出去,落在酒馆的角落。

  “三……唔!”

  林子月刚想出声,就被影子捂住嘴,拽着她几步躲到了酒馆的吧台后面,两人在吧台后边比较安全的地方,探着半个头围观这场战斗,落在旁边几个酒馆客人的眼里,这两人怎么看怎么猥琐。

  “你捂我嘴干嘛……那不是三千吗……那个女的……咦?怎么有点眼熟。”

  就在这时酒馆门口又进来一个人,把手中拿着的蓝色披风丢到那个女人面前,说:“我不想跟你们再有牵扯了,拿着你的披风和镰刀走吧,曼陀罗。”

  “啊……那是包子的熟人……”

  “之前不就是她们去追杀你来着吗?”影子奇怪得看了眼林子月。

  “恩……包子跟她们好像有什么过节……包子!这边!”林子月突然站起身,在吧台后面冲着一笼肉包子和三千烦恼风挥手,影子见战斗差不多结束了就没再阻止她,也从吧台后站起身来,很熟悉得从吧台里面掏出另外两个杯子,倒了两杯饮料,林子月坐到了吧台边上,捧起自己的杯子继续喝着,三千倒是钻到吧台后面,没理自己的那杯饮料,反而跑到酒柜前看来看去,时不时撞一下影子,似乎只是存心想找影子的麻烦。

  “哟,你小子还挺熟悉铁打的啊,喂,这怎么是姜汁汽水啊,年轻人有没有点情调,帮我把那瓶黑朗姆拿来!呀哈哈哈好久没来了,大缆呢?”包子兴奋得拍着吧台,尝了口杯子中的汽水后嫌弃得推到了一边,指着柜子另一端的朗姆酒架冲影子嚷嚷起来,影子白了她一眼,一脚踹开边上挡路的三千后,走到橱柜前找包子要的酒,三千自讨没趣后就拿了好几个杯子出来一层层往上叠着玩。

  影子终于找到了包子要的黑朗姆,放在吧台上面,在底下的橱柜里找杯子,三千叠的杯子塔被包子一砍刀碰倒了,他正在一边惨叫一边收拾玻璃渣子,包子拍着桌子大笑着,一边催促影子快点把酒杯拿上来。

  这时候大揽走了出来,看见店里在刚才混乱中跑了一半的客人,空空荡荡的,而一个女人裹着蓝色披风拿着镰刀,一边瞪着吧台那里的几人一边退了出去,大缆接着看向吧台,苦恼得发现几个惹祸精正围在那边,周围一片狼藉。

  “你们几个混小鬼!!”大缆怒吼一声冲上前,一手一个将不敢反抗的影子和包子扔出了门外,然后拽着三千的领子把他也甩了出去,一路有玻璃碴子飞散一地。

  大缆一回头,看到正端正得坐在吧台边上,抱着杯子呆呆看着这一切的林子月。他一声长叹,揉了揉自己的寸头,又回去吧台后面,收拾被影子和三千弄得乱七八糟的橱柜。

  “大叔啊。”林子月笑嘻嘻得喊了声。

  “干嘛!”大缆没好气得回道。

  “你生气的样子,还没你平时瞪人恐怖啊。”

  大缆听到这话,愣了下,随即苦笑起来:“我就应该明码标价,那几个惹祸精一人一百金币门票,我看他们还来不来!一群麻烦的小鬼……”

  林子月捧起杯子将汽水喝了个干净,擦擦嘴后说:“再来一杯吧……大叔你对那几个家伙很了解吗?”

  此时包子和影子正一人一边扯着昏迷的三千重新钻进酒馆,然后两人把三千往门边一搁,又向着吧台走来。

  “哼哼,铁打开了多久,我就认识他们多久。”

  林子月瞥了眼大缆:“幻世推行也不到两个多月吧……”

  大缆冲她眨了眨眼:“两个多月对于虚拟世界来说,足以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你自己难道不这么认为么?你又是怎么认识他们的呢?自己想想吧。”说完他拿过吧台上的那个瓶子,随手打开后,把林子月面前空着的杯子倒满了。

  “唔……我怎么认识他们的啊。”林子月听着大缆的问题,笑着拿起杯子喝起来,完全没意识到味道有点不太对,她只是抬头向门口几人看去,看着醒过来的三千冲影子怒吼,对包子抱怨,向着大缆张牙舞爪。

  大缆感到了三个惹祸精在吧台待着的风险,将四人带进了铁打酒馆的小包间,等四人终于安定下来,林子月抱着杯子,一阵阵睡意不断涌上来,她的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得。

  “月影……月影?”包子伸手在林子月眼前挥了挥,“这是几?”

  “是……十……加二……二十二……”林子月的头点得越来越厉害,眼皮子不停打架。

  “……你这喝的是什么……酒?!”影子从林子月手里夺下杯子,闻着那味道香醇的黑朗姆,无奈得看着醉了的林子月。

  “影子……是……三十二……”林子月看着影子郁闷的表情,傻笑起来,一边含糊不清得说着。

  “那我呢?我是多少?”三千在林子月耳边拍了拍手,看林子月意识混乱得回过头,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什么都没说,又把头转回去冲着影子傻笑了。

  “林中你是想打架嘛!!!”

  “算了算了,都别闹了,我本来喊你俩来,是因为林中月影有事想跟你们……商量,现在这样,啧,别抢了!”影子一脸正经得安抚着有几分乱糟糟的包子和三千,结果林子月伸手过来,想把自己剩下半杯的黑朗姆拿回去继续喝,顿时影子脸上越发无奈,看着林子月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将黑朗姆倒到了自己的杯子里,把林子月的空杯子塞回她手里,林子月安静下来,抱着空杯子心满意足,窝在桌上迷迷糊糊得打起瞌睡。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包子跟我说是走任务。”三千问道。

  影子稍微讲解了下林子月现在所处的不同任务链,解释说这是她的私人任务,所以这趟走遍各主城的路可能没有什么实质利益,全部都看个人的意见,如果包子和三千愿意就一起,不愿意影子也不会强求,包子当即表示自己一定会保护好林子月,这话遭到了影子的白眼:“你这等级先保护好自己比较重要。”

  三千犹豫片刻,但是想起自己之前护送任务的失败,不由得也咬牙下定决心,跟这几人一起出去走走,虽然自己很讨厌影子,但是如果是去各个主城,打响自己“一命千金无失手”的名号,流浪的杀手,光是听起来就很酷炫了不是嘛!这么狂霸酷炫拽的事情,自己怎么可以不参一脚!

  抱着奇怪的心态,三千拍着胸脯说,这一路随性的安全尽管包在他身上,影子再次奉上白眼:“也不知道之前是谁把雇主看丢了的。”

  影子数了数当前同行的人数,忽然觉得有必要弄个集体联系方式,于是想到了幻世的佣兵团系统,但是佣兵团的最低人数是五人……

  影子舞蹈:喂,孟离

  一剑长梦:游戏里麻烦你喊我一剑,谢谢

  影子舞蹈:你有没有兴趣一起走一遍幻世各个主城跟着林中月影做任务

  影子舞蹈:反正你也是打算监视她的吧?

  一剑长梦:其实你只是看中了我对于幻世各个主城的了解吧

  影子舞蹈:啧,你来不来,来的话我们就建立佣兵小组

  一剑长梦:行,反正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一剑长梦:我跟你们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