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 影子身后的影子

幻世传记 LIn子邪 5120 2015.11.27 00:25

  林子月再次登入幻世时,在一片白光缭绕中,一个系统提示界面出现在她眼前:

  您已受到感染,感染比例为100%,将保持有原有的100%外貌和自主行动,并对其他感染者及感染源获得100%控制效果,击杀或感染其他玩家将增加自身的活动积分,请您积极使用自身的力量,活动期间您将获得血尸一族的力量增幅20%,灵力增幅20%,体力值上限提升为1000,通过击杀其他玩家,您将自动吸收其血液补充自身。

  等林子月站在漂流城街角的时候,街上的行人已经陷入了轻微的恐慌,她立刻戴上兜帽召唤出法杖拿在手上,看着法杖顶端骷髅头的瞬间,林子月楞了一下,但随即便拐入一条小巷,打开好友列表,看到一剑长梦在线后,立刻发了信息过去。

  林中月影:一剑!你知道那个血尸活动的具体规则吗?

  林子月等待了片刻,但是没有回应,她犹豫地看着同样在线的另一个名字,还没等她下定决心,她先收到了一条信息。

  影子舞蹈:对不起

  林子月愣住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影子舞蹈:我好像又做了奇怪的事情,我并不是有意的,但我觉得……你八成不会相信我吧,精神分裂这种事情,在你看来大概很离奇吧

  影子舞蹈:但这确实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在父母死去的那场火灾中,我被救活后就这样了,会无意识地做些奇怪的事情,后来有一次险些在学校惹上麻烦,于是我在上完高中后就休学了,直到前几年才恢复过来

  影子舞蹈:你的通讯号码……我是黑进公司的档案里找到的,但我从来没想过,那个第二人格会胆大到直接拨过去,我既不理解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种事情,但我希望你理解我没有恶意

  林中月影:够了

  林中月影:我们在水灵珠前面见吧,我有事情想告诉你

  发完这两条信息,林子月顺着已经比较熟悉的路,向着城主府周围走去,她倒是有点疑惑,明明有城主府,但是弥星似乎从来都不过来,总是窝在技能行会,上次洗完澡穿着浴袍就……是因为面对那些壁画和水灵珠时,感到心虚的原因吗?

  自己在漂流城似乎也待了有段时间了,不过好像惹上的麻烦异常多,这么说来,这次也算是麻烦之一吧。

  一头钻进温泉,林子月游过底下的通道,离开水面的时候,被一个人拽着后颈的兜帽提了上去,影子看林子月站稳后,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早已经点上的蜡烛映照着他的脸。

  “啊,谢谢……总之,既然都在这儿了,也没必要一定要进去说话了,你等了很久吗?”

  “我一上线就在这里了,然后发现了些奇怪的事情,你跟我来吧。”影子说着,率先走向了洞穴深处,林子月跟在他后面。

  “其实我不太在意,你说的什么精神分裂。”林子月打破了两人间的寂静。

  影子没有回头,只是“恩”了一声。

  林子月接着道:“那你知道你精分的那个人格,就是幻世里深渊马戏团的成员吗?”

  影子的脚步停下了,林子月走到他正面,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表情,继续追问道:“你知道你精分的那个人格,就是老板娘他们口中的恶魔,那个C吗?”

  影子的眼中带着几分惊慌,后退了一步,带着几分惊疑不定看向林子月。

  “你到底是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呢?”林子月伸出手,抵上影子的前额,手背传来的温度有些灼热。

  影子眼中的惊慌平复下来,带着些悲伤看向林子月,两人维持这个姿势片刻后,林子月放下了有点发酸的手,自顾自向着洞穴深处继续走去。

  “我一开始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按照自己心底的想法建立了里表六合和六界的基本设定,但是后来就超出我掌控了,现在想来,这个程序是他做出来的吧,那个C。”影子的声音从林子月身后传来,显得有些压抑,林子月没有回话,只是专心向前走着。

  林子月压下了石门边的机关,石门在嗡鸣声中打开了,林子月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墙上的壁画,多出了一副,但是像是用匕首胡乱涂上去的,画着一朵黑玫瑰,一轮弯月和一把钥匙,下面有行刻出来的零乱小字,写着“终归要回归深渊之处,你也是,她也是”。

  “这是……”林子月瞪大眼睛,摸过那行零乱的字迹,这分明是通用语,根本不是幻世里经过系统翻译的那种文字。

  影子掏出自己的匕首,在墙上划了两个字,“深渊”,不论是笔迹还是形状,都与墙上那行字一模一样。

  “在那场火灾过后,我从小到大,无数次有过自杀倾向,但我根本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情,每次都是在哥哥的哭喊声中,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醒来,服下安眠药、跳楼、割腕、突然间冲上马路等等。”

  “你……这样活到大还幸存了?”林子月有点目瞪口呆得看着影子,影子轻轻弹了下她的脑门。

  “因为那家伙手下留情了,能直接杀掉我的方法明明有很多,但他却没有那么做,我觉得他更多只是想折磨我罢了,不想让我活得安心,所以充满恨意和恶意地让我做些有生命危险的事情。”影子叹了口气,手拂过墙上那个钥匙的形状。

  “如果玫瑰是C,弯月是L,钥匙是谁呢?”林子月侧过头,看见影子脸上带着苦笑的表情。

  “我啊,在上次那个小岛的副本后,就获得了新的阵营,如愿成为了深渊马戏团的一份子,我的代号为……K,象征就是黑色的钥匙。”

  林子月皱起眉头:“K……key吗?”

  影子在腰上一拍,手中多了一把黑色的细长钥匙,大概有他半个手掌那么长,上面纹着繁复的花纹,影子将钥匙递给林子月,林子月感觉着钥匙上传来的冰冷,有种沉重的熟悉感。

  就在这时,林子月感觉口袋的位置有种莫名的躁动,她下意识取出了黑色的玫瑰,结果玫瑰上立刻飞出一道黑光,将她手上的钥匙包裹在内后,甩飞了出去,影子反应迅速,在空中接住了被丢出的钥匙。

  “这是排斥反应……?”林子月感觉到手上的黑玫瑰上,传来阵阵躁动,她将玫瑰放在胸口,感受着那上面传来的激动情绪。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影子握着自己的钥匙,跟林子月四目相对,水灵珠散发出来的蓝光,映照出两人相似的迷茫和不安。林子月试探性地将黑玫瑰随手丢出去,但玫瑰却在落地的瞬间消失不见,她看了眼口袋里面,玫瑰果然已经回到了那里。

  “连丢掉都做不到了。”林子月嘟囔了一句,影子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林子月抬起头,神情恍惚地看着影子。

  “我们会怎样呢?”林子月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念道。

  影子将手中的黑色钥匙收了起来,说:“你会害怕吗?”

  林子月低下头,却被影子捧着脸抬了起来。

  “如果害怕的话,向我哭泣倾诉就可以了,既然我们是站在同样迷茫上的人,就好好依赖着彼此走下去吧。”

  林子月拉开影子的手,看着面前这个人严肃的表情,说:“不要随便就给人贴上奇怪的标签啊,我还没你想象的那么软弱,而且谁说我跟你站在一个阵营了?”

  影子眼中的深情瞬间被警惕所取代:“你……”

  “我可是接到了击杀普通玩家和去感染玩家的任务,才不是跟你一个站在什么同样的迷茫里……”林子月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烫,清了清嗓子解释道。

  影子挑了挑眉:“你这么一说,那家伙借着我的身体和角色,似乎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说完他在腰间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木盒,他打开后里面已经空无一物了。

  “居然是你偷了,难怪我那天去找弥星要,他说盒子不见了。”林子月咂了咂嘴,看样子这下事情清晰了很多。

  借着影子的身体和角色,C在其他人不知不觉间,隐身进入了技能行会,偷出了盒子后,大肆在玩家中掀起了轰动,然后将盒子里那种感染源,趁机埋入了玩家的角色里,所以才有了紧急维护,但是这样看来……很可能不止如此。这个活动是全幻世都会有的,所以C接着影子的角色,肯定动了什么手脚,不仅将感染源在漂流城埋下,恐怕还将感染源放在了各个地方。

  但不论林子月怎么思考,都无法理解C这么做的意义,这分明比万圣节还早了几天,活动是被他强制提前开启了。

  还是……从一开始,幻世的管理部门,其实对于幻世的控制就相当有限呢?

  突然一阵奔跑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跑了进来,踉跄着跪倒在水灵珠面前,看都没看墙边的两人一眼,倒是林子月认出了眼前这个失魂落魄的人,没有了平时傲然光鲜的样子,显得异常憔悴和恐慌。

  “弥星城主……怎么了?”林子月小心地拍了下这男人的肩膀,弥星回过头来,脸上的表情令林子月心里一跳。

  “诅咒……回来了,又回到漂流城了,街道上出现了血尸,他们回来了……我该怎么办啊,天啊……漂流城难道要再一次毁在我手里吗唔啊啊啊!”弥星痛苦得嚎叫着,然后一把抓住了林子月的胳膊,“帮帮我审判者大人,如果是您的话说不定可以……求求您,帮帮我!”

  自己?可是自己也是……

  “弥星,我警告你,放开她。”影子的一手拿着空空如也的盒子,一手拿着匕首顶在弥星的额头上,他的目光停留在弥星右肩缭绕着的黑雾上,“你的变异,只剩下半天时间可以维持理智了吧,城主大人。”

  弥星松开了林子月,无视了影子,穿过了水灵珠前面的结界,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摸着那颗泛着蓝光的珠子。

  “弥星城主……”林子月不忍得走过去,却只能在结界外面注视着那个濒临崩溃的男人,这一次灾难爆发,他苦心维持的对故乡的最后一个念想,也要被血尸破坏殆尽了吗?甚至连自己都没逃脱被感染的命运,只能成为血尸?

  林子月放下真理之镜,在结界周围看了一圈后,发现在右侧接近地面的部位,蓝光有些暗淡,她抬起法杖,几个月之影接连落在上面,几秒种后结界就化作碎片,消散在半空中,弥星茫然地回过头看着走过来的林子月。

  林子月把手放在他留着血的伤口上说:“稍微忍耐一下,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姑且一试吧。”

  林子月感受着手上那黑雾传来的律动,闭上眼睛,试着去产生感应,很快就像是搭上了一条线一般,林子月感觉那黑雾传来一种亲切的感应,似乎跟自己产生了共鸣。

  “这种感觉……过来吧,到我这里来。”林子月保持着这种有点走神的状态,睁开眼睛时,将手从弥星肩膀上移开,在弥星充满痛苦的惨叫声中,一团黑雾离开了他肩膀,在林子月手上凝聚成一团,然后环绕在林子月周身,绕着她飘动着。

  “百分百对感染源的控制力,原来指的是这种事情啊。”林子月轻轻戳了戳那团黑雾,上面传来的亲切感,就像是能通自己心意的宠物一般,就像是召唤生物般的存在。

  “你……你……”弥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林子月,就连站在一旁的影子,脸上也是震惊的神情。

  那团黑影落在林子月肩头,林子月心念一动,那团黑影凝聚成一只小鸟,轻轻啄了几下她的头发。

  “这是……那天我们在荒原上那个小屋壁炉里,看到的一样的鸟?”

  林子月点点头道:“因为觉得这种形象最适合啊。”

  影子挑挑眉,拿出了绷带走到弥星身旁,一边替他包扎起来,一边说道:“这让我想起中世纪西方爆发瘟疫时,戴着鸟嘴面具的医生们啊,这种形象是不是太嘲讽了点。”

  林子月笑了下,鸟儿从她肩头飞起,落在了影子肩上,影子的动作僵硬了下,但随即又继续自顾自给弥星包扎着流血的肩膀。

  “影子。”

  “恩。”影子应了一声,在弥星的肩膀上打了个结,弥星道了声谢,目光却一直紧盯着影子肩膀那只发出声声脆鸣的黑色小鸟,小鸟歪着脑袋,在影子肩头蹦来蹦去。

  “你的本名是叫轩辕煜……吗?”

  “啊,上次通讯记录,我看到了啊,那个家伙用了我的本名给你发信息。”影子脸上有点尴尬,他抬起头,却看到林子月脸上浮着一层阴霾。

  “我这次要跟你们站在不同位置了,我不想把你们作为目标,所以……咱们分开行动吧。”林子月这样说着,一招手,小鸟落在了她胳膊上。

  影子感觉到林子月的态度有点不太对劲,问:“你在说什么?”

  林子月低头看着自己的法杖,那个骷髅头的双眼正发着红光,她露出一个笑容:“C送了我一个大礼物,我想一定是有理由的,那个人不会做无用的事情,恐怕开启潘多拉的魔盒,也是有目的的吧。”

  “但是你没有必要去……”

  “有的。”林子月打断了影子的话,“我有种预感,那个排行榜的奖励,将会对我有大用,如果我在幻世这个游戏里,走得越远的话,能了解到那个男人的事情一定就越多。”

  “林子月!”影子这声喊出来后,林子月楞了一下。

  “俗话说得好啊,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为了与那个男人站在对等的位置,我需要去追寻他的脚步才行。”林子月脸上平时略带散漫的样子一扫而空,冰冷的脸色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严肃得对着影子说道。

  影子伸出手去扶着她的肩膀:“但是你这样……你这种神情,我真的很担心……”

  弥星瞥了眼两人,插嘴道:“大小姐真的要去追寻神吗?如果陷得太深,说不定就会被那个人的信念所击溃,然后成为他的追随者,凝视深渊的人,往往也被深渊凝视着啊。”

  林子月翻了个白眼:“这话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你们不用替我担心的。”

  因为我自己,大概也就是从深渊走出来的吧。

  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带来不幸,让身边的人陷入危机,这样的话倒不如干脆自己行动好了,这次活动也是个契机,如果自己能更走近一步,对六界了解更多一些,说不定能找到前往六合的方法,等进入了里六合,关于那个男人更多的事情也一定可以水落石出。

  这句话林子月没说出口,她转身向山洞外走去,在心底告诉自己,不能再跟影子扯上更多关系了,既不能有幻世里的关系,也不能有现实里的关系,那个C的事情,最好自己一个人查清然后全部解决,就算为此……

  真正得坠入深渊也在所不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