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六合小队?现实交错

幻世传记 LIn子邪 4428 2016.02.22 09:43

    解决掉了屋里的符咒后,林子月一边打量着地上的法阵,一边问炎鸦:“你刚才那么着急把我叫了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啊?”

  炎鸦从她肩头跳了下来,落在地上后,黄色的爪子在地上划来划去:“你看到这边的符咒,蝌蚪纹和龙蛇纹相交本来是普通的传送阵,但是这里加上了锁魂六线……”

  “你能不能说人话!”林子月强压下打炎鸦的冲动,狠狠地瞪着他。

  炎鸦不耐烦得扑腾到法阵中间,对着林子月说:“简单来说就是她被传送走了,但是不能传送回来了,一旦她试图传送回来,就会被封印在这个法阵里。”

  “怎么……传送阵什么的……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无法在现实里理解这种东西的存在……”林子月揉了揉眉头,虽然以前就遇到过超出常规的事情,但是这一次她真的毫无头绪了。

  炎鸦暴躁地上下蹿腾起来:“那你就当做在玩幻世啊!!你刚才进门前那瞬间的行动力和敏捷思维跑到哪里去了!?”

  林子月摇摇头:“那我当做在玩幻世……也不行啊,这是现实世界……一旦发生了什么……”

  “我还在啊!!!”炎鸦恨铁不成钢地吼了出来,“有什么事儿本大爷兜着!你要死了我还能拿命换!救人要紧吧!?你还要踌躇不前到什么地步啊!”

  这句话像是在林子月脑海里狠狠砸下了一锤子,她脸前闪过了梅莹的面孔。

  自己不想再……失去任何重要的人了。

  林子月扭头看着炎鸦,眼中浮现出有些狂热的神情:“怎么做?”

  炎鸦一愣:“还真……把你骂醒了?算了算了,把那红色钢笔给我,你也站进传送阵范围,我们一起走!!”

  “去哪?”林子月拿起钢笔塞到炎鸦的爪子里后,也站到了传送阵的范围内。

  “我也不知道,总不会是什么好地方就是了,做好心理准备吧,想象下最坏的情况……”

  炎鸦抓着红色钢笔,在法阵几个边缘添上了几道,接着林子月顿时感到一阵熟悉的失重感,就如同她无数次在幻世里感受到的那样。

  传送阵的失重感和轻微眩晕。

  还未等她多想,一片浅红色的光芒从脚下升起,林子月不由得在这光芒的刺激下紧紧闭上眼睛,红光将她和炎鸦彻底笼罩后,一人一鸟便从屋中消失不见,空荡荡的书房里,只剩下杂乱堆叠的书籍和地板中央一个重新变回黑色的传送阵。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得。

  此时的苏九九满身伤痕半跪在地上,她平时随身携带的墨镜此时掉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已经因为自己分身术被毁而变得粉碎,她的大衣已经消失了,露出的衬衫上布满烧灼痕迹,她的头发披散在身后,身上的血迹见证着她刚刚经历的恶战,苏九九泛红的双眼已经有些飘忽,完全是靠着意志力在支撑。

  站在她对面的,是个看上去有几分邪魅的男人,穿着一身燕尾服西装,银白色的马尾长发随着风时不时飘舞起来,紫色的眼眸中闪烁阵阵蓝光,蕴含着令人目眩的力量,手中正握着一部完全与这场景脱离的手机。

  “狐族的女人,你还不肯说吗?你手机里这个照片上分明就是我在找的人。”

  苏九九咳了几下,一阵铁锈味从嗓子眼里涌上来,她甩了甩头,将模糊的视线重新聚焦在那个男人身上,眼中满是敌意和仇视:“你将我吸引到这里来,果然是因为小月啊……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你那份极端的灵魂力量……难道梅莹的事情也是你搞的鬼!?”

  男子皱了皱眉,这个动作放在他脸上并未显得发怒,而是有几分阴柔的美:“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想知道你手机里这个人现在在哪,我本就不想伤害修行不易的妖族,更何况是东方一脉濒临灭绝的狐族。”

  “别假惺惺的,你们这些修成人身的鬼魅,哪一个不是满手血腥?”苏九九强打精神,从地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站直了。

  “你执意如此?太勉强了吧?”男子叹了口气,“唉,你们这一族是不是都这样固执啊?我见过的狐族似乎都这样难应付。”

  苏九九吐了一口血痰在脚边,鲜红色落在青草尖,那点点血迹仿佛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般:“我不能让你再夺走她,梅莹的灵魂被你们夺走……那么小月……我得……保……”

  还未等她说完,男人只是用空着的左手在半空虚弹一下,苏九九就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路边的树干上,又是几口鲜血从她嘴角淌了下来,这次她真的没有多余的力气再站起来了。

  “我没心情跟你耗了。”男人脸上被一层冰冷覆盖,“既然你不领情,我不介意直接动手搜魂,为了她我可是什么都无所谓……”

  就在这一刻,一道红光在草地中央亮起,随之出现的正是林子月和炎鸦。

  林子月还未等看清周围的环境,一注意到浑身挂伤的苏九九,便什么都不管不顾往她的方向跑去,但是炎鸦与她相反,他只是轻轻一抖,身上的绷带在燃起的火光里化为灰烬,他飞在半空中,紧紧盯着那个让他也毛骨悚然的男人。

  男人身上并未散发出任何力量波动,炎鸦除了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是鬼魂凝形以外,什么都看不透,那灵魂力量即使炎鸦去试探也没有任何反应,仿佛那里站着的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鬼魂一般,但这并非是令他最疑惑的一点,炎鸦在这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恐惧,恶魔的感情本来是相当稀罕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恶魔中心里疾病的一种体现,但是此时此刻炎鸦确确实实,活了千年的他在这个奇怪男人身上感到了恐惧,就像是看见天敌时自然而然的反应般,他打从灵魂里畏惧着这个男人的力量,就像是本能一般的恐惧感。

  “恶魔?她又跟这种恶劣生物混到一起了?但你又不是幻觉系,怎么会影响她?”男人打量了下炎鸦,然后仅仅是踏出一步,还未等炎鸦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出现在他的背后了,离林子月和苏九九仅有两三步的距离。

  空间压缩!?

  炎鸦惊愕地回头,这种直接扭曲空间的力量根本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力量可以推山填海,但那也只是在物理存在的意义上来说,而空间本身是无形之物,大部分众生终其一生也只能摸到个门槛,很多人都是要借助外界东西的力量才能对空间产生影响,从而使用属于空间的规律法则。

  “小月!!小心!!!”炎鸦一边怒吼一边冲着男人冲了上去,他身边卷起了团团螺旋撞的火焰,包裹着它跟一团导弹似得扑向男人。

  “小月?啧,很亲密啊?”男人抬起手,比划了个枪的手势,对着炎鸦轻轻一弹,一声尖啸从他指尖蹿出,带着蓝色的光辉迎上了飞来的炎鸦,将它瞬间包裹在其内,蓝色光芒只是在短短几秒内就把炎鸦的火焰吞噬得一干二净,然后便消散在半空中。

  “走了啦二木……二木?”男子走到林子月身边,拍了拍林子月的肩膀,却被林子月一巴掌拍掉了手。

  林子月轻轻搂着昏迷不醒的苏九九,恶狠狠地回头盯住面前这个男人,男人看向她捉摸了半晌后,才犹豫着道:“那个……你不是……不是二木?洛零?不、不对……”

  “你到底是谁?”林子月开口道。

  男人后退了两步,显得有些尴尬,但是他上上下下又打量了林子月几遍,仍然显得犹豫不定:“可是那个恶魔刚才还喊你小月……林月尧?”

  林子月一愣,这个跟自己相当相像的名字,令她感到有几分熟悉,但她确实不认识任何叫这个名字的人,她不由得压下自己心中不断蹿腾的怒火,深呼吸后,冷冷地说:“我叫林子月,我不认识你口中的林月尧。”

  男子有些迷茫地看着她:“不可能啊,你明明,从外貌到……灵魂波动都这么相像……我知道了,大概是那只狐狸和恶魔动了什么手脚,你跟我来,我们回去六合!女皇大人一定有办法帮你修复灵……”

  “不要扯淡!我不是你认识的人!!我也不认识你!你伤害了我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林子月又把苏九九抱紧了些,看着她满是灰尘的脸上遍布了划痕与干涸的血迹,显得狼狈不堪,林子月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被鲜血沾到了,用袖子轻轻抹着苏九九的脸庞。

  “……”男人没有说话,他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过了好几分钟,他才俯下身,想把手放到苏九九头边,却被林子月警惕得挡住了他伸出的手。

  “之前认错人冲动了,是我的不对……那我帮她疗伤总算,将功补过了吧?”

  “我怎么该信任你呢?”林子月眯起眼睛,看着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子。

  男人有几分俏皮地眨眨眼:“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给自己洗白啊?难道说……你一个普通人还能反抗我吗?”

  林子月不甘心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垂下头看着苏九九苍白的脸,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那么,我……”

  “滚。”林子月轻声说道,但是此时她嘴里传出来的声音,分明是个男子的浑厚声音。

  边上的银发男人愣了下,看着林子月的侧脸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坚持疗伤,因为他感到面前林子月的身上,有种奇怪的违和感。

  “伤得还不轻啊,无一,护法。”男子的声音再次从林子月口中传出,紧接着一道黑影从林子月身上分离开来,银发男人立刻往后退开好几米,警惕地与黑雾中露出的女人对峙起来。

  “你到底是……”

  “我谁都不是,一个魂飞魄散的死灵神念罢了。”林子月的手在苏九九额头上和肩头各轻点了一下,点过的地方立刻燃烧起浅黄色的火苗,两肩的地方额外,静静停在她手指点过的地方,既没有扩散开来也没有点燃任何东西,接着林子月轻轻点了下自己的眉心,指尖携着一道灰色的细丝,这道细丝落在苏九九额头的火苗里,瞬间火苗燃烧的架势高了好几分。

  那边男人注意到林子月的动作,立刻紧张起来:“你直接点燃灵魂火焰是要做什么!?不怕她被直接被弄死吗?那个小狐狸的灵魂伤害并不严重啊,你……咦!??”

  苏九九头上的火焰渐渐由浅黄变成了深黄,最后竟然缓缓转换成了浅绿色,接着她身上的伤口也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愈合起来,细密的肉芽不断将她身上的开口接合起来了。

  男人有些目瞪口呆,这样直接作用在灵魂火焰上,强迫其直接进阶的举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应该是隐元会小鬼的实验产物吧?”林子月一边说着,手中却没有停下,从自己额头前继续抽了两丝灰色细线出来,放到了苏九九肩头的火焰中,“但是看你最后居然是夺舍了鬼修的身体,我的实验计划失败了吧,**发现了呢。”

  “你开什么玩笑……你居然是盒子的幕后主使……你在说些什么……”男人明显受到了极大的震惊。

  “回去告诉X,哦,对你来说他叫作‘雷邪’,也去告诉六合的女皇大人,告诉轮回之书的小子,六合的倾覆已经接近了,难道他们……还看不到吗?哈哈哈哈……”林子月在苏九九胸口轻怕了下,三道火焰立刻没入苏九九体内,此时她身上的伤口几乎都愈合得差不多了,甚至都有脱落的痂挂在伤口上方,轻轻一碰似乎就会掉下来。

  林子月叹了口气:“唉,无一,归。”

  黑影又卷向林子月,消散在她身上,林子月抬起头,眼中却是很冰冷和深沉的神情,不带任何情感波动地看向男人:“去吧,这两个人还有那边的拖油瓶恶魔,我会负责带回人界,对这场还真是抱歉,让你白高兴了一场吧。”

  男人没有阻拦林子月带走苏九九和炎鸦,他也有几分不敢阻拦,他没有百分百胜过这个“林子月”和那黑影的把握。———白痴作者的唠叨:我!回!来!了!谢谢大家没有取关,LIn某自己都险些弃疗,啊呀真的是,也是第一次尝到了奇怪的瓶颈的滋味,心塞后又重新奋斗起来吧,我还有!很长的坑!要填!幻世或许会七拐八拐画风清奇,或许会写得脑洞开太大让人觉得乱七八糟,或许还会被人指责烂尾指责需要做阑尾炎手术(什么),但我不要太监!不要太监!不要太监!(重要的事说了三遍),我放弃减肥都不会放弃写幻世_(:з」∠)_哼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