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5. L

幻世传记 LIn子邪 4580 2019.03.15 18:30

  “爱情,是很狗血的东西,也很莫名其妙,它可以简单到一眼定终生,也可以复杂到混杂着亲情、友情、占有欲、期许和依赖。前者的故事是L与K,后者则是L与C。”

  草莓一边说着,一边伸了个懒腰,将诱人的身段舒展在沙发上,林子月出于谨慎,被挤得往旁挪了挪。

  草莓脸上绽开一个娇笑:“你可知道为什么C会产生感情?这可并不符合四位监察使原有的生命形态。”

  林子月想了想才开口:“可能是因为L融合了四位监察使的神格,而C是贡献最多的?”

  “这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是老师的消耗太大,已经有了深深融入这个世界的趋势,而他给自己最初拟的形体,就是人类的模样。其实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失去看破因果的力量了,所以他开始变得残忍冷漠,开始进行另一次实验……修复灵魂的实验。”

  “为了L吗?你说月神转世之前魂飞魄散,但是……”

  “是,L的灵魂如果再转世,随时可能消泯,而人类不论再怎么修炼,身体和力量终究太过脆弱,C甚至不敢再给予她神格,因为害怕她承受不住。就在两个人走遍六界寻找这个困境解法的时候,L在人界邂逅了K。”

  林子月的头忽然一痛,仿佛有根针从中穿过,织起一片浑浑噩噩的碎片。

  草莓神色微动,静静盯着她不做声。

  林子月却刻意回避了脑海里激荡的涟漪:“后来他们……L和K分手了是吗?”

  “有趣,你省略了他们在一起的话题就直接跳到分手?”草莓冷着脸道,“当然,L自己识人不明被甩了能怨谁?K本就是个外热内冷的人,而那个愚钝的L在受伤后,又理所当然地回到了C身边。”

  “你不再用老师称呼C了。”

  “因为对我来说,那个拥有了感情且太沉溺于其中的人,也不完全算是我的老师了。”草莓的眼中满是忧伤。

  “对不起。”

  草莓冷笑起来:“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他爱的是L,而从来都不是你,你只是个替代品,就像是一个打碎了的花瓶,被人重新粘了起来!你根本不配替L改变的事情感到抱歉!你不配!”

  按林子月往常的个性,她应该低下头沉默,但这次她却直直地盯着草莓的脸:“你也该明白,他还在。”

  “他不在了,他死了!早就死了!从他把自己抛下六界的那一刻——”

  “他一直都在,”林子月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我很确定。他确实把自己抛下了六界,但是那是他的愿望,你这样崇拜他、仰慕他的一切,却不愿尊重他的选择。”

  草莓的眼光变得恶毒起来。

  林子月却苦笑道:“但他应该很欣慰,因为即使你这么憎恨L厌恶我,也依然履行了他留下的使命。”

  草莓的目光一瞬间就黯淡了,盯着茶几出神。

  一时无话。

  “或许我该杀了你?”

  听到草莓这么说,林子月却显得越发放松:“你不会,也不敢,你不敢见他。”

  草莓怔了怔:“他果然有分魂在你身上,但是我没料到你这么快就……”

  “我没有找到激活分魂的方法,但是我有危险的话他一定会醒过来,这可能也算个方法?那既然我听完了你的故事,你能听听我的来意吗?”

  草莓眯起了眼睛,媚意惊人:“当然。”

  “我需要去幻世和六界,还有……六合。”

  “你?你去做什么?”草莓瞪着林子月,满脸诧异,“我还以为你只是为了解决跟七宗罪的纠纷和阿斯蒙的身份而来的。”

  林子月微微一笑:“去寻找答案,去从根源摆脱C的舞台,他给我设置了一个剧本式的命运,那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找到能修改这个剧本的力量。”

  草莓瞳孔微缩,感受到了林子月的真实想法:“你不满足获得界限内的力量,你觉得远远不够,所以你想去找另外三位监察使?”

  “不,我要继承C留下的东西,这是他所期望却又担忧的,但在那之后,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我自己的意愿了。”

  “他希望你当个普通人安然度过一生,与轩辕煜得以白头。却又希望你能重拾六界的力量,然后……然后呢?你打算做什么?”草莓眉头紧蹙。

  “我想去六合马戏团询问一些事情,然后想办法切断幻世与这个世界的链接,再用那个切断链接的方法,切断六界与……更上面一层的链接。这与C无关,”林子月仍然在微笑,但是眼中有让草莓心悸的光芒在闪烁,“而是为了解放监察使的职责,使他们不再被这些东西所累。”

  草莓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念叨:“你还真是圣母啊……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林子月摇摇头:“如果你也有过人生被编织、束缚、囚禁的感觉,你大概才能理解吧。我希望六界获得自由,从根源上获得自由。即使这个世界会变得寂寞,但在失去某些保护的同时,更大程度上能避免最可怕的……人祸。”

  “他们可不算人,于我们算是神。”

  “那也是祸,之后六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从战乱到灾荒都好,应该由生活在六界的我们自己承担,而不是由另外的意志来决定我们的生和死。”

  草莓微微一笑,满是不屑:“照你这意思,你就能代表六界的意志?”

  林子月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摇头。

  “我只能努力,就算拼尽C留给我的所有东西只能改变幻世,我也想去努力。”

  “可是说不定你连幻世都改变不了,为什么不接受C给你安排的平淡命运呢?我现在还能帮你回到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

  “我看见了那个星球的存在,我感受到了那些生命的真切,我聆听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那我还怎么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呢?我虽然渺小,但我……终究还是个理想主义者。”

  “你不怕一切只是徒劳?”

  “我只做让我问心无愧的事情,无愧便无悔。”

  林子月这句话,给两人的会面画下了一个句号。

  时间转到数分钟前,城市另一边的公寓里。

  苏九九盘腿坐在书房中央,四面墙壁上的文字飘然而舞,游动中散发着朦胧的灵光,照得炎鸦身上羽间发烫,似乎随时可能被侵蚀,但他玻璃般的黑色眼珠里却是凝重和坚定。

  一道微光从苏九九的眉心亮起,仿佛那里点燃了一片璀璨的星辰,一道火焰从那星辰中悠然飘出,只在那分离出来的瞬间,房间墙壁上的文字就骤然一黯,苏九九右手抬起起,托着一张不足巴掌大的薄纸,上面殷红的一个鬼字似乎要渗血滴落。

  那道火焰摇摇欲灭,却在落在纸上的瞬间,将那个字点燃,鬼字上掀起红色的丝缕,将那点火苗缠绕、吸纳,接着苏九九放下手腕的那刻整张纸化为灰烬,只余一个鬼字飘在空中,红纹流转片刻,那字竟然一笔一划缓缓变成了黑色,仿佛有人在其上用无形的墨水覆盖了那些瘆人的殷红。

  苏九九跟炎鸦默不作声,缓慢地看着那字越来越黑,直至最后一点也被染黑的时候,整个字凝成一点,接着猛然扩大开来,形成一扇两米高、一米宽的墨水门框,门框里甚至还能看见涌动的黑色和红色彼此推搡,泛着让苏九九作呕的邪意,炎鸦眼中的惊疑一闪而过。

  但接下来踏出门框的人,让两个人都是万分惊喜。

  “小月!?”

  一个黑发披散在肩的女子穿着淡紫色的兜帽衫和黑色牛仔裤,平淡无奇微显秀气的脸在她摘下帽子时露了出来,但是那双眸子里死寂般的眼神,让苏九九和炎鸦都是一怔,继而猛然警惕起来。

  “你不是……”

  女子侧过身,让开身后那扇门,另一个披着淡紫色披风的男子走了出来,银发高高地扎了个马尾,但是神色却再无往常的高冷,望向女子的眼神有点无奈又有些讨好。

  “咦,小狐狸和小鸟?居然是你们点的魂符,发生什么了?”

  苏九九仔仔细细打量着那个女子,确实跟林子月长得一模一样,但是那毫无感情波动的样子,让苏九九心里异常忐忑:“冷鬼王,这位是?”

  “我老——”

  “嗯?”女子目光一转,停下了打量苏九九和炎鸦的目光,紧紧盯着冷鬼王。

  “我女朋——”

  “哈?”

  “我……”冷鬼王的表情有点委屈。

  “他是我的队长。你们请我们过来做什么?”

  “喂喂,人家是请我!请我!”

  女子下巴微抬:“你之前对我说你的就是我的,你的任务不是我的任务么?”

  “那句话不是那个意思啊喂!”

  女子似乎有点疑惑地皱起眉:“那你是在撒谎?”

  “不是啊!不是!”

  炎鸦不耐烦地“嘎——”了一声,打断了这两人没头没脑的打情骂俏。

  “冷鬼王是吧?林子月你还有印象吗?她被七宗罪的人盯上了!”

  “你说什么?他们音讯消失这么久居然在这个C级世界?”女子虽然语气显得焦急,但是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只是空灵的目光望向了炎鸦,“你好像也是恶魔啊,但是却是有契约在身……”

  冷鬼王叹了口气:“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洛零,六合巡察员,是我一个故人魂魄的重塑,算是半个转生吧。”

  炎鸦紧盯着洛零的脸,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些什么:“她既像是跟我有契约又像是没有,似乎非常疏离……跟我和林子月的紧密联系感不太一样。”

  洛零倒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据汤圆所说,你们身边那个人,可能身上有我一部分残魂。”

  “汤圆?”苏九九和炎鸦先是一愣,接着眼中都闪过笑意,不过现在不是挤兑冷鬼王本名的时候,“我们能信任你们吗?我们需要将林子月从七宗罪那边完好地带回来。”

  冷鬼王面色一沉,一扫平时的轻浮:“嗯,我们现在就走吧。我辅助炎鸦在这个世界解放力量,然后炎鸦通过契约感应她的所在位置,没问题吧?”

  炎鸦点点头,苏九九却对洛零道:“你能感受到炎鸦身上的契约吗?”

  洛零摇摇头:“我已经是完整的个体了,分出去的残魂也早已与我无关。我的感情或许有缺失,但我的生命早已被填满,我明白你的忧虑,但我有了自己的回忆和认知,无须再追寻过去的东西了。”

  冷鬼王眼中黯淡下来,明显是计划有所落空,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洛零望着他扯起一个有点僵硬的笑容:“与其坚守过去,我更希望跟你迈向未来。”

  冷鬼王黯淡的神色敛去,炎鸦眼尖,看到他耳根泛红了。

  苏九九似乎松了口气:“那我们准备准备,开始吧。”

  当林子月跟在草莓身后进入那个空荡荡的房间时,意外地看到地板正中央放着一个透明的游戏舱,但是跟普通的游戏舱的封闭外壳不同,这更像是一个水晶打造的棺材,在头枕下方本应该是感应器的位置,有一张白纸,上面正有细小的黑丝不断流动,在外侧的壳体中循着复杂的路线行进。

  “这是一个特制的游戏舱,以幻世的游戏舱为模本,以命运之书的一页为能量,可以将整个人都传送走。放心,有人在你之前实验过了,安全方面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草莓一边说着,修长的指尖敲在那个白纸外侧的透明壳上:“这个东西,是老师的遗物之一。”

  “命运之书?奇怪的名字。”林子月心不在焉地道,将手贴在那上面,手掌接触到一片温暖,接着那水晶舱就在她心念一动之间,缓缓抬起了顶盖。

  草莓看到这一幕,叹息一声:“或许这就是命运,你去吧。”

  “我会被传送到幻世?”

  草莓点点头,看着林子月毫不犹豫地跨了进去,躺在里面,然后顶盖又缓缓自己合上。

  水晶舱四周的黑丝骤然亮起,但整个水晶舱却散发出刺眼的白光,似要将站在一旁的草莓也吞没其中。

  突然,一阵轰然巨响从门外传来,草莓却只是好笑地望了一眼仍然关紧的门扉,似乎那些即将破门而入的“人们”无关紧要,根本不被她放在眼里。

  但是林子月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心头下意识惊慌起来,可是水晶舱却缓缓飘起,白光消退,黑丝盘旋得越来越沉重。

  “小月——!”

  苏九九的声音从一墙之隔的地方传来,门没有被撞开,而是那一整面墙在黑色火焰中被吞噬殆尽,炎鸦那张带着桀骜神情的脸露了出来,苏九九狂奔向那个水晶舱。

  两人脸上的焦虑统统落在的林子月眼里,但是她却只能苦笑着,冲他们摇摇头,然后她眼角瞥过,看到了那个满身寒气的冷鬼王,以及他护在身后的另一个人。

  跟自己那么相似、却又完全不同、异常熟悉的人。

  两个人看到彼此的瞬间,似乎连传送的过程都被拉长了,林子月感到自己身上有某种东西被抽离开来,被那个镜像般的人吸了过去。

  一道无形的桥梁搭建在两人中间,只存在了几秒,却让林子月想通了很多事情。

  林子月无声地道了句“谢谢”,替L,替自己,冲那个无辜的牺牲者道了谢。

  她的这段生命,C的计划,都建立在那个可怜人的悲惨过去上。

  继而一切随影消散。

  黑色的光晕将屋内所有人都推开了好几步。

  将距离水晶舱只有一步之遥的苏九九,彻底隔绝开来。

  她的指尖几乎都快碰到那顶盖了。

  但是林子月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