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0. 我们一起出发

幻世传记 LIn子邪 6888 2019.04.09 19:15

  雷邪带着林子月和轩辕彦把冥界众人甩在身后,进了一条甬道。

  三人来到一扇青色的木门前,门上钉着一根雷光闪闪的钉子,一条小龙正无聊地趴在上面荡秋千。

  “罗塞,封印的情况怎么样?他没跑出来吧?”

  小龙摇摇头,见雷邪回来了,便钻入了雷灵钉里,雷邪取下钉子后,示意林子月去推门。在表达了对雷邪卖关子的鄙视后,林子月随手推开了门。

  木门悄无声息地打开,门后只是一间布置简单的竹屋。低矮的檀木茶几占了大半个房间,周围一圈的青竹板凳,只有一张上面有人,正在玩跟茶几上茶壶配套的蓝瓷茶杯。那人两只手一划空气中就出现两道细小的裂缝,他将茶杯从这个裂口里丢进去,然后从另一边的裂口下方接住,就这样来来回回地丢着茶杯。

  这一幕看得雷邪心都在滴血,林子月只觉得身边微风吹过,然后玩茶杯的那个人就被踢到了墙角去,雷邪咬牙切齿得擦拭着那个茶杯,这是他当年自己亲手做的定情信物,结果连送出去的勇气都没有,拿来压箱底后一直只用来请特别稀有的贵客,居然被这个混蛋拿来当玩具试验空间通道的稳定性,真真气煞人了。

  林子月强忍着笑,上前去把遭了殃的“K”扶起来,一边的轩辕彦倒是大笑起来,他觉得能看到“K”吃瘪,真的是件愉悦身心的事情,这时候的两人根本不清楚发生过的事儿,对于K仍然心存芥蒂。

  被扶着的人一抬头,林子月感到了不对劲。“K”看过来的目光似乎太热切了点,那样充满感情却又毫无傲气的眼神,单是看着她的时候就让林子月心跳猛然加快。眼前的人呼吸渐渐粗重,眼里有失而复得的泪水在打转,林子月自己的心跳几乎让她窒息,她小心翼翼地缩回了手,生怕这是“K”又在趁势琢磨出的一出戏,虽然想确认,却又担心一切都是假的,这样矛盾的心情使她后退了半步。

  下一刻,林子月就被面前的男子抱在了怀里,感受到了他恐惧的颤抖和兴奋的呜咽,林子月还没消肿的眼眶又一次被泪水冲垮了。

  “阿煜!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林子月的指甲紧紧压进轩辕煜的衣服,生怕自己太用力抓疼他,却又将臂弯紧了又紧,生怕下一刻他又从身前消失,再也抓不到了。这次轩辕煜不见的经历,让她深刻体验到了以前自己一意孤行失踪时候他的痛苦,还有那种失去某人的恐慌与焦虑。林子月感受到了自己身前的温暖,也感受到了重逢的酸甜,她告诉自己,这一次不论去哪,都要跟他在一起,绝对不能再抛下他了,林子月绝对不想再失去他。

  “我回来了,小月,这一次我能站在你身边了,别再躲我了,好么?”

  “嗯……嗯!嗯!是我不好……对不起,委屈你了,我不躲了……我再也不躲了……”

  轩辕煜轻轻拍了拍林子月的后背,虽然林子月很不舍,但还是放开了他,看到他灿烂的笑颜,虽然林子月羞得脸上都通红,但还是挺着头,不想让目光离开他一刻。

  轩辕彦看着轩辕煜迎向自己,眼睛也红了,跟轩辕煜狠狠地搂在了一起,两个人都用紧握的拳头互相锤着对方的后背。两个人红着眼睛大笑起来,没有掉眼泪,这是值得欢庆应该欣喜的时刻,他们才舍不得哭。轩辕彦狠狠地揉着轩辕煜的头发,在轩辕煜的笑骂声中好半天才移开了手,轩辕彦什么也没说,只是不断拍着轩辕煜的肩头,对于这对相依为命的兄弟而言,一切尽在不言中。

  轩辕煜又转过头,对上林子月的目光。

  “我有话跟你说。”

  “我也是。”

  林子月下意识刮了刮自己的鼻尖,也不知道是真的出汗了还是心理作用,总觉得脸上痒痒的,被轩辕煜盯的时候好像给蚊子蛰了一样。轩辕彦笑得有点猥琐,一把拽上捧着茶杯但是耳朵竖的老高的雷邪。在雷邪抱怨要听听两人说啥的郁闷嘟囔中,轩辕彦强行拖着他走了出去,将这间屋子留给这对男女。

  轩辕煜又伸出手,想抱着林子月,林子月却抓着他的手臂,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林子月一撸手腕,将一条盘成手镯的蛇无情地丢出了门,博缇丝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刚从门缝里游了出来,博缇丝就看到两个人正趴在门上你挤我我挤你,无声地想抢个更好的位置偷听。感慨一句后生有病,博缇丝也借着身子小的优势将半个头摊在门内侧,这样能听得更清楚。

  轩辕煜替林子月理着她微翘的发梢,动作轻柔得像是在触碰只蝴蝶:“那个家伙把这段时间的记忆都给我了,我看到你那时的态度,又是心疼又是欢喜。”

  “阿煜,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冷漠?虽然我前世是那个L,但是……”

  “不,其实我是有些小骄傲的,至少我知道,你不是喜欢我的脸,不是喜欢多强大的力量能来保护你,而是真的喜欢我这个人。你要是真的对K有任何恋慕之心,我是绝对不会在此刻站在这里的。”

  轩辕煜反手握住林子月的手,温热的触感让人从心底暖了起来。

  “我们在一起吧。”“我们在一起吧!”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都是怔了怔,轩辕煜的语气是决心,林子月的语气是勇气。随即他和她再也忍不住喜悦的心情,将所有的快乐都摆在了脸上,轩辕煜的脸也因为这样的心情而泛起红色,他将林子月搂到了怀里,像是安慰她似的轻轻摸着她的后背。

  “傻子,这话本来就该我来讲。”

  听到轩辕煜这么说,林子月将头埋得更深了,能闻到轩辕煜身上有点像青草的清新味道,能听到轩辕煜跟她一样“怦怦”乱跳的心脏,她的手环绕在轩辕煜的腰上,也不管轩辕煜会不会觉得气闷,林子月就是使劲儿勒着他。

  轩辕煜却将她的头拔了起来,是真的用了力气拔,因为林子月好像入土扎根的萝卜似的栽到他胸口,她知道自己脸上已经跟番茄一样红透了,死活不愿意抬头。

  轩辕煜低下头,吻了她。

  雷邪坐在凉亭里,他觉得大概是今天风比较大的缘故,鼻子特别痒,总想流眼泪儿,可能是过敏了,不然就是鼻炎,对,肯定是鼻炎。该死的,自己多少年没病过了,半神也会得病?也不知道冷鬼王带着小零去了哪里,六合的使者天天出差能跑到天边去,那两个没心没肺的也不知道来看看我……唉,过两天回去六合学院看看吧,也不知道今年新招的小崽子们有没有足够出众的,拿来冥界帮帮忙历练几年折磨一下他们也不错……

  博缇丝正被雷邪的小龙压在身子底下,在真正的龙威下感应着那股力量,时不时被雷电电个通透,还不能防御或者反抗。雷邪说了这对他脱离魔族踏入新阶级有好处,博缇丝自知打不过雷邪,所以也只能被迫区服在这一句“让你做你做就得了”下面,不然雷邪真的会亲自上手揍它。博缇丝只能自认倒了血霉,看雷邪跟林子月相熟的样子,害肯定是不会害博缇丝的,但是明显一副不怀好意要折磨它的表情。博缇丝恨得心里暗骂,这分明就是以前跟某个恶魔结了梁子,现在心情又十分糟糕,找个旁人来报私仇的。

  轩辕彦笑吟吟地看着博缇丝被欺负,想着那对有情人这时候肯定还在屋里唧唧我我,不过他作为兄辈,单纯得祝福他俩替他俩高兴就足矣。也不用做什么,现在的样子就挺好的,自己的小老弟回来了,自己的弟妹也确认下来了,弟妹也没有事,自己也没有事,还有什么好烦的?

  美滋滋地咽下一口茶水,轩辕彦冲雷邪道:“你刚才说你来自人界,不知道六界你都走了多少地方?”

  “我啊?我本来就来自人界,但我师父是神界的,大概我在神界待的时间也不短。但是我这辈子的记忆是从人界开始的,所以对人界最有归属感,不过六界我基本都去过,现在只是在冥界做些修修补补的工作替我师父还债。”

  “六合你去过吗?尤其是里六合,林子月的情况你多少听说了吧?”

  “啊,她的情况我了解得应该比你还多,因为用来修补L的那个灵魂就是我在人界时候的……朋友,嗯……里六合我没去,我不太敢回去,没脸见A和B。现在里六合马戏团也就他俩在那里常驻,别人都不知道哪儿去了,死的死藏的藏忘的忘。自从四位监察使各执一词后,马戏团就渐渐分崩离析,大家早就散了。就这些我还是从Z嘴里听来的。”

  “马戏团一共有二十四个人?”

  “不是,只是代号有二十四个,但是人数永远有偏差,毕竟四位监察使的理念其实相差很大,K的自由心态造成了放任众生的一派,Z的平衡派倒是总持中立意见,我师父C坚持的秩序下总是带着铁血手段,而V又神出鬼没的,就连他自己带着的虚无派都藏头露尾。我到现在没见过虚无派系里的任何人,更别谈V了。K和C陨落,Z死守六合寸步不离,走过这么多地方也没找到他,我都在怀疑V也消失在六界了。”雷邪说完,一口气喝干了自己杯子里的茶水,丝毫没有品味的心思,明显还一肚子憋屈。

  轩辕彦放下手里的茶杯,替雷邪把杯子满上:“我总觉得林子月迟早也得去六合一趟,到时候可能少不得要麻烦你指指路了。”

  雷邪瞪了他一眼:“少来,我看到你就想起一个牙尖嘴利的疯女人,她不就是七宗罪的首领么?你有需要就找她去,到时候你们在六合捅出了篓子,她当首领的不背锅谁背。”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不听你这个苦心的建议也不好,那我到时候就跟她说有个叫‘雷邪’的让我把黑锅送给她吧。”

  “好哇,轩辕彦你就是给我设套呢吧!那个疯女人多小肚鸡肠我又不是不清楚!”雷邪翻了个白眼。

  “草莓也就是脾气大了点,但是对于下属真的没话说,我听她讲她进了七宗罪后,基本摒除了恶魔释放本性的那些条令,反而跟隐元会一样,有把七宗罪坐大,发展成魔界幕后操盘手的趋势。”

  雷邪眼神一动:“她倒是精明,想要长久发展,但是魔族的秉性注定了魔界没有和平。真是异想天开,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天真,难怪师父总批评她当不得重任。”

  轩辕彦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这怎么也是好事,你师父那种魔头当然看事情更狠厉,哪里会有恻隐之心?不过说真的,雷邪,你看好林子月吗?”

  “就算是冲着她的身份,林子月怎么也算我半个师姐,当然看好,但是……六界太大,会阻拦她的东西太多了。”

  轩辕彦不说话了,暗自替那对小情侣的未来担忧,见到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雷邪促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看你就是只恋爱没真爱,越是磨砺,越是发光。他俩如果只是各自走各自的路,恐怕只会千百倍坎坷,但是如果他俩能一直在一起,你尽管放心吧。信我这个半神的直觉,很准的,如果哪天他俩分手,才是你心里警钟长鸣的时候,绝对会天翻地覆。”

  “你这什么直觉,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满嘴跑火车。”轩辕彦很不屑。

  “当时K和L分手就是,我这叫以史为镜知兴衰,年轻人,多学着点儿!”

  轩辕彦一巴掌拍掉了雷邪搭在他肩上的手,鄙夷地道:“滚吧!老子看着就是你长辈啊!”

  雷邪眉毛一挑,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两个人头大的坛子,都是陈旧的陶坛,上面贴着的大红纸上有个浓墨勾的“锦”字,雷邪将其中一个酒坛往轩辕彦面前一推,冷笑着说:“来啊,尽管试试,谁先倒下谁是小屁孩儿。”

  个把小时后,雷邪一手提溜着被摧残到快咽气的博缇丝,一手提溜着被灌到不省人事的轩辕彦,博缇丝被虐得凄惨是雷邪给那条小龙罗塞下的指令,而丢给轩辕彦的酒坛本来就是被雷邪自己炼化过的法器,自动凝聚空气中的元素灵气成佳酿。那陶坛根本没有底,只要喝空了马上就就能再度从坛子底涌出来。这种灵气酿的酒还不是能轻易消化的,即使是轩辕彦这个样子的魔化人类,一口气喝了好几坛子,照样得睡上一天。积攒的能量对轩辕彦也是有益无害,慢慢休息去吧,他似乎在监狱里也不好过。

  再次来到那间竹屋外,雷邪将手上两个废柴往地上一丢,敲了敲门才进去。

  一进门他的眼珠子就四下乱转,没看到任何凌乱的痕迹,林子月跟轩辕煜只是肩并肩坐在一起说着闲话,两个人衣裳也都那么整齐,让雷邪看八卦的心思彻底冷了下去。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拘谨吗?好不容易熬过一关,结果居然一点不激动,特意把房间给你们让出来,结果就是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太无趣了吧!

  “啊,雷邪,”林子月眼尖,先注意到了门外地上好像躺着个人,“咦,老烟怎么昏过去了!”

  轩辕煜跟她不分先后,都是身形一过就到了门口。一接近,轩辕煜就闻到一股子浓得化不开的酒味,嫌弃地瞪了一眼雷邪,雷邪吹着口哨,吊儿郎当地靠在门边,满脸都是笑嘻嘻得欠样。

  “我们今天就要走的,他这样子走得了吗?”林子月轻轻拍了两下轩辕彦的脸,没有反应,“这得睡到什么时候啊?”

  轩辕煜倒是没在操心这种事儿:“没问题,把他搬进众生行间继续睡就好了。”

  “放心,最多睡两天,要是吸收得够快,说不定他一天就醒了,林子月,你跟轩辕彦在地心监狱里似乎收获良多,但是那么多囚犯你们只遇到了它吗?”雷邪用手指了指瘫在一旁地上无人关怀的博缇丝。

  “没有,遇到了很多恶魔。怎么了?”

  “我还以为你会一路缔结契约过来呢,要知道七宗罪那个首领以前就是那么做的,打到哪收到哪,不肯听话的就宰了。你现在应该很缺乏手头的力量,而且应该有不少人会很欣赏你的潜力才对吧?”

  林子月揉了揉有些疼的眼睛,感觉又有种哭的冲动,她本来不应该是这么容易流泪的人啊,但是一提到这方面心里就止不住得难过:“一路过来确实很多恶魔,不过因为有C的手杖傍身,我能跟地心监狱本身沟通,而且也算是帮助她开启了神智吧……大部分牢房都是借了地心监狱的帮助击败了恶魔,我还听到了不少劝说……”

  “劝说?里面那些人对你说了什么?”

  “唔……大部分都像是告诫,提醒我自身力量和C的力量有所不同,都是些很善意的忠告。我还获得了……安朵斯本尊的传承。”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你出来之后感觉变强了好多,却又不流于形……那你们确实得赶紧走了,毕竟如果博缇丝这货不是在我身边,而是被冥族抓到的话,你们的麻烦只会更多。”

  轩辕煜点点头:“那小月你带上那条蛇,等会儿帮我抬下老哥,我们这就出发吧?”

  林子月这才想起来:“说是要走,可是来的时候我根本记不得哪里来的,突然之间就进到了地下,找不到众生行间的位置啊。”

  轩辕煜听到她这么说,不禁笑了笑:“这个你不用担心。”

  说完,他将屋子的门关上,然后双手贴在上面,就像是有无形的钥匙探进了空间的锁眼中,发出了很清脆的“咔哒”声,轩辕煜再将手拿开的时候,那门上面多了一个奇怪的符号,他一推开绿色的木门,门后赫然就是众生行间有些杂乱的小货架,不过大门正面对着的木质柜台仍然是空的,老板娘不在。

  林子月眼睛亮了起来,一边将博缇丝拎在手上一边道:“可以呀阿煜!你这是怎么做到的!雷邪教你的?”

  雷邪赶忙在一旁摆手推脱,他已经感受到轩辕煜有一丝无形的杀气露出来了,连忙道:“不是不是!他没跟你说吗?你之前也看到他在玩茶杯了,是轩辕煜自己得了K的力量本源。现在他可以说得上是个人形万能钥匙,虽然使用起来还欠缺熟悉,但是基本的跨界通道是绝对没问题的。现在想要让人通行自然得借助门以确保空间的稳定性,不然直接随手一划出了空间乱流那可没法让人传过去。”

  轩辕煜这才笑了笑,兜着轩辕彦的腋下,雷邪冲林子月点点头,自己抬起了轩辕彦的脚,又看着林子月也走了进去,雷邪才踏出众生行间的门框。

  “那我就不送你们了,冥界这个鬼地方我还得待上不少时间。你们也不要太记恨冥族的心思,他们从来都是这样能得罪人,如果不是我常年照看着,说不定早就被某些心怀不轨的后辈当枪使了。”

  林子月和轩辕煜都是轻笑,林子月指了指轩辕煜:“怎么说呢,反正他们得罪的都是K不是我,我还得感谢冥界的人们允许我进去地心监狱。毫不夸张得说,这一次我的收获才是三个人里最大的。雷邪,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再跟你一边喝茶一边多聊聊。”

  注意到轩辕煜不善的目光,雷邪跟被电了一样狂摇头:“不了!用不着!你俩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看看K和L就知道!我可不想再牵扯到我师父的老路里面去了。你们好自为之,六界路远天高,总是没有尽头的,希望你们一切顺利就好。”

  轩辕煜在门框上拍了拍:“你说我能随时开启空间通道,但我知道你肯定也有办法做到这一步,如果哪一天你有难处了,尽管找我们。帮不上的我可以拉上我老哥一起,陪你喝两杯解愁闷说愁事儿,帮得上的我们必定会帮,不能白白承你的人情。”

  雷邪大笑起来:“哈哈哈,空口说白话就让我承了你的人情,你还真的是个不亚于K的人精。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哪天我遇到棘手的事情,绝对会拿去烦你们!轩辕彦喝了我那么多酒总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你就给我等着吧!”

  林子月笑眯眯地说:“又不怕多了你这个麻烦,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报呢,怎么帮你都不算过,别听阿煜瞎说。”

  雷邪点点头,郑重地望着两人:“小心我师父,C是个永远有后备计划的人。你们俩的力量在六界可以算得上一流了,但是见识得越多,反而遇到的阻力越大。如果你们有机会去六合见到命运之书,替我跟他问好。”

  林子月耳边突然响起了那男孩子般的系统音:“获得任务‘我的世界’:来见我”。

  林子月一个激灵:“你刚才说命运之书在六合?”

  “嗯,Z镇守六合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维持命运之书的运转,你看上去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有些事一定要跟他谈谈,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去的。”林子月不打算把这个任务系统的事情告诉雷邪。

  轩辕煜也冲雷邪点点头:“那么我们等你带麻烦来,或者带酒来,都是一样的。我们会平安的,你也得平安才是。”

  雷邪摆了摆手,微笑着关上了门,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我还打算喝你们的喜酒呢,放心吧!”

  林子月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那个该死的幻境又冒到眼前了,她瞥了一眼轩辕煜,看到他一脸沾沾自喜得意地快翘尾巴了,恨恨地踩了他一脚,刻意没控制力道,弄得轩辕煜一脸苦相。

  “至于吗……”

  “你才跟我告白,那个不要脸的就说要喝喜酒!我当然不好意思揍他,只能鄙夷下你没出息了!亏我还跟傻子一样跟你告白……”

  轩辕煜握住了她的手,又摆出了那个得意洋洋的笑容,丝毫不担心会再挨上一脚:“我不管,有出息没出息的又不会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其实我当时脑子抽了下,我应该跟你直接求婚的。”

  这下好了,数不清挨了多少脚了,那个有点贱的笑容却始终挂在轩辕煜脸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