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兄妹

幻世传记 LIn子邪 5818 2015.11.14 10:27

  影子从副本传送出来后,一侧头就看到旁边的墙上,倚着一个穿着紫色兜帽衫的身影,兜帽拉起来挡住了脸,影子笑了下,走过去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说:“你怎么突然把帽子戴起来了?刚才那家伙的话打击到你了?”

  影子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平时自己这样举手能拍到林子月的头,但此时只到这人肩膀……

  那人往后拉掉兜帽,露出一张跟林子月相似的路人脸,但是五官却显得英气许多,皱着眉头疑惑得与影子对视着,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略显杂乱,浅灰色的眼眸中带着几分警惕,右手一划一根法杖出现在手上,影子立刻退后了两步,上下打量着这个人。

  “影子你在干嘛啦……咦?”林子月在影子身后轻捶了影子一下,然后影子一侧身,她看见了对面的青年。

  “啊……小子月?”青年眼中也是惊讶地看着林子月。

  “老哥!?!”

  影子愣了下,视线在林子月和青年脸上徘徊了好一会儿,才带着迟疑慢吞吞地说:“你们俩是兄妹?”

  林子月尴尬地拽着衣摆,含糊地应了声:“恩……恩。”

  青年一把推开挡在两人中的影子,拽住了林子月的衣领,影子注意到青年左手上戴着黑色的手套,接着青年冲林子月愤怒地喊起来:“你特么还知道我是哥,啊?!!一声不吭消失了三年,通讯端换了联网ID毫无音信要不是你室友给我打了通电话,我差点去报案啊!就算我们处不好,就算有什么矛盾,就算你不想跟我说跟别人说出来啊?!突然消失你、你最起码也考虑下我的心情啊!?”

  林子月嘴唇不断颤抖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影子皱眉拉开了两人,将林子月挡在自己身后,心中疑惑更甚:“这里似乎不是个合适的叙旧地方吧?你这么大吼大叫太吸引人注意。”

  说罢影子拉着林子月就往外走去,林子月露出犹豫还想说什么,被影子一个凶狠的眼神瞪地闭上了嘴,青年在原地呆呆站了几秒后,脸色平静了几分,飞快地小跑着跟上两人。

  “你跟这小子什么关系?”青年挤到两人中间,拍掉影子拉住林子月手腕的那只手后问林子月,语气带着几分恼火。影子被拍掉了手后一声轻哼,头也不回地在前面赶路,摆出了一副懒得跟青年多计较的样子,几人匆匆走到之前那间聚头的石屋,此时里面空无一人,青年拉着林子月坐了下来,把她按在椅子上后,又问了一次刚才的问题。

  林子月的视线躲闪着,叹了口气道:“唉,怎么说呢,算是游戏里的朋友?恩……”

  青年语气更加急躁了几分:“你这几年都做了些什么?你那个姓苏的朋友说你还在W市,却一直不肯告诉我地址,她说你在便利店值夜班过得算是安稳,你为什么还待在那个悲剧连连的地方?你脑子进水了吗?”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怎么面对……你。”林子月的声音都在颤抖,低下头不敢与面前自己的哥哥视线相交。

  青年摇摇头,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道:“那些事情,那些事情不是你的错!你也该走出来了吧?!都这么几年了,你简直就像是被那几次意外毁掉一样……”

  “那不是意外。”林子月声音虽然带着点哭腔,但却不再颤抖了,很坚定的说。

  “你还不懂吗?那些事情会发生跟你无关,都是意外而已,别再抱着什么‘我是不幸’或者‘我会害死他人’这样的想法了,你已经过了中二的年纪,稍微成熟点吧子月,你……”青年的语气缓和了些。

  “那些不是意外!是被设计好的!!”林子月吼了起来,泪水不争气地落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出来,一种憋屈感不断从心底涌出,“我说了多少次了,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那些事情是有幕后黑手的!他们是被人操纵的,被人命令的!都是策划好的!!”

  “我相信你。”影子突然插嘴说了一句,脸上带着几分戏谑的笑,青年又被激怒了,拍着桌子站起来怒吼:“你又知道什么!你跟她算什么人?她过去的事情你根本就不了解多少,你有什么资格说话?!!”

  林子月满是泪水的脸抬起来,看着影子的笑,反而平静了几分,她用袖子抹去脸上的泪痕,深呼吸了几口气。

  “我确实不了解她过去的事情,我只是单纯相信她,对于她来说,难道需要的不就是一个相信她的人吗?恐怕那个什么姓苏的就是相信她,所以她才会跑去那里,她之所以离开家里,恐怕就是因为你不相信她吧?”影子的声音响起,没有丝毫情感波动,很平淡的话在青年听来满是嘲讽的意义。

  “我……我只是觉得她不应该说些胡言乱语的东西,实话告诉你,子月小时候就经常梦游,上学后又声称见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经常被同学排斥,我那时候也不懂事,甚至……那些事不提也罢,后来直到她初中毕业那年,情况有所好转,但是好转的原因……”

  林子月清了清嗓子,打断了青年的话:“我被自己当作闺蜜的朋友劫持了,我俩开心得一起度过了三年,我不知道那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开心,表面上她似乎跟我相处得很好,但其实她早就烦透我了,我也是很迟钝,直到最后那天,毕业后的暑假的第一个晚上,有人送了她一把枪,用她家人的性命作为威胁,要么她自杀其他人照常活下去,要么她杀了我后,她照常活下去。”

  影子的笑容在林子月开口后就消失了,他再没有说话,安静地听着林子月的话,直到林子月的话停下后,青年带着几分烦躁得捶着自己的前额,然后将影子拉到了一边,试图回避林子月,跟影子补充些事情,林子月见到两人这样,径直走出了屋子道:“我在外面等你们谈完吧。”

  影子向青年比划了下,两人都坐回了桌边,影子刚好坐在林子月刚离开的那个石凳上。

  “好像因为情绪不太稳定,一直没认真做过什么自我介绍啊,我叫林子云,小子月的双胞胎哥哥,你也可以称呼我的幻世ID,林蜜桃。”

  影子耸了耸肩:“影子舞蹈。”

  “她刚才说的那个好转的原因,其实是她妄想症爆发的那年,初中刚毕业家里就不得不带着她,去当地一个心理医生的疗养所休养了一整年,她才缓和下来升入了高中,虽然在那之后整个人变得阴沉很多,但是终于不再说些不存在的东西了……子月说她被闺蜜威胁什么的,根本是可笑,我跟她从小到大,是同一所学校在同一个班,她口中那闺蜜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人,我经常在放学后看她一个人在学校里到处乱逛,但是因为我自己课外小组的活动,我从来没有多了解过她,如果我知道她会幻想出一个什么闺蜜,还会幻想出那种事情的话……”

  “幻想?她似乎对于每个细节都很清楚啊,从日期到过程,甚至说什么闺蜜被威胁的理由。”影子拿出一把匕首,上上下下抛在手中玩。

  “当时……也有很多疑惑,因为在她消失的第二天,爸妈就报案了,虽然在学校的废仓库里找到了她,但是她昏迷不醒,身边还有一滩血液以及一把手枪,她醒来过后就一直喊着‘秋雅”这名字,然后说起那些奇怪的话……但是手枪上只有子月自己的指纹,而那滩血液的DNA则是查无此人。”

  影子冷笑:“查无此人?”

  林子云点点头,叹息道:“唉……说来也是奇怪,手枪已经是及其古老的武器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拿到的,经过检查手枪确实有发射过的痕迹,但现场没有任何子弹,那滩血液根据小子月的话,侦查处查到了一对父母,他们确实曾经有过一个叫‘秋雅’的女儿……”

  “那她说的话不就是真的了?”影子挑挑眉,用匕首在石桌上轻轻点着。

  “那对夫妇的女儿,在八岁就因为意外溺水身亡了,怎么可能跟林子月在初中当三年同学还成为闺蜜呢?”林子云苦笑着道。

  影子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惊愕地看着林子云。

  林子云却缓缓点头,继续说起来:“是的,然后侦查处调验了那对夫妇女儿的骨灰,DNA与那血迹……完全吻合,于是这件事情不了了之,子月被丢进了疗养院,家里也对此绝口不提,我倒是想相信她,但是这件事情根本人敢查,或者与其说没人敢查,倒不如说根本没办法查,最死无对证的人,就是死人啊。”

  影子闭上眼睛,梳理着略显庞大的信息量。

  林子云看着面露不解神情眉头紧锁的影子,自顾自地讲了下去:“然后我俩因为时间错开,去了不同的高中,她能考上大学的时候爸妈都送了口气,不过后来她在大学迷上了网游,那时候跟家里就经常怄气,我俩从小就吵架,我也不知道怎么劝她,接着听她那个姓苏的大学室友说,她网恋后被甩了,我紧张得跑去W市看她,还好她除了精神萎靡点,在她寝室一个女生的帮助下走了出来,并没有发病,于是我回了自己的学校,结果那年她生日那天,那个叫梅莹的女生从教学楼上跳下来,自杀了。”

  “所以这一次不是她的妄想症,是吗?”

  林子云的苦笑越发难看:“说不是,也是,子月口口声声说有人逼着那女生跳楼的,但是后来侦查处在梅莹随身带着的手机中,发现了她留下的遗书,于是自杀判定成立,子月作为凶手的嫌疑也被洗清了。当时我在她隔壁的城市上大学,于是就去陪着她受审,也算是照看她吧,但就在父母坐飞机前往W市的路上,发生了一件恶意事件,你恐怕也听说过的。”

  “恩,几年前那起劫机事故吧?因为人质的集体反抗,那几个恐怖分子袭击S市中心的计划没有得逞,但是飞机坠毁后无人生还,整个飞机上加上恐怖分子,几百人统统死于坠机了。”影子一边揉着自己的眉心,一边缓缓说道,然后睁开眼睛看着林子云,“接着又发生了别的什么吧?我总觉得还不止于此。”

  林子云听影子这么讲,轻笑一声,声音有点嘶哑得道:“你说对了。”然后他摘下了左手上黑色的手套,露出一个布满烧伤疤痕的手,冲影子挥了几下才继续,“在父母坠机后我们回去S市参加了葬礼,我想带她出去散心,于是跟朋友一起为她组织了去野营的自驾游,结果在高速公路上面包车出了车祸,我幸存了,子月毫发无伤,其他人一个进了精神病院,一个被救出来后却成了永久植物人,剩下的那四人当场死亡,还顺带捎上了三个帮忙的路人和两个救援人员。”

  影子的眼角跳了一下:“然后她就自己去了W市,你在出院后才从那什么苏那边,知晓了她的去处吗?”

  林子云点点头,两人一时间沉默起来。

  影子叹口气后打破了这份寂静:“所以,这就是她的过去的话,我选择相信她。我不知道你作为哥哥为什么不信任她,这些事情里面疑点明明及其多,但是你作为她最亲的人却丝毫没有去帮助她,反而是不断质疑她,虽然你的出发点是为了让她变得‘正常’,但是你没有了解过她的想法吧?”

  林子云用嫌恶地眼光看着影子:“说得好像你很了解她的想法一样?我承认我作为哥哥不怎么合格,但是……”

  “得了吧。”影子粗暴地打断了林子云的话,冷冷地道,“你不过也是在害怕,虽然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你分别不敢去了解她,试图改变她的举动,不过是为了让你自己心安罢了,虽然看上去很体贴的哥哥嘴脸,但我能感觉到,她在害怕你,你也在害怕她,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就算问了你也不会讲吧,这个一昧有所隐瞒的谈话结束吧。”

  说完影子转身出了石屋,嘴里喃喃嘀咕着:“子月子月……林子云……林子月吗?还算是个挺好听的名字,啧。”

  被独自留在屋里的林子云将脸埋在手里,布满疤痕的左手紧紧贴在石桌上,冰冷的温度似乎让他心里也冰冷了几分。

  “如果你跟她一起长大……你大概就懂了,为什么我怕她,为什么她怕我……呵呵呵,我俩哪里是吵架啊,明明就是……”

  视妹妹为恶魔的哥哥,和视哥哥为陌路的妹妹。

  十八年前,一个深夜,林子云从床上惊醒时,发现床边正直直地站着一个人。

  “恩?阿妹……你起夜吗?”林子云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望着林子月,林子月侧着头,脸上带着异样的笑容。

  “哥哥?还真是不习惯呢,一直以来我都是哥哥的。”林子月开口的瞬间,林子云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一向胆小害羞的妹妹,此时口中传出的竟然是一个男人的浑厚声音。

  “子月……?”林子云伸手摸向林子月的头,林子月却突然扑向他,双手卡在林子云脖子上,脸上阴狠的笑容在荧光灯下显得疯狂而神经质。

  “兄弟什么的太碍事了,我可不会让自己的计划出现太多意外……”林子月一边用男人的声音这样说道,一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林子云在窒息的威胁下,拼命挣扎起来,林子月的力量跟他比起来还是弱了几分,慌乱中林子云一巴掌拍到了林子月脸上,林子月倒在地上,低声**着,捂着脸抬起头来后,不解得看着林子云。

  “哥哥……呜呜……为什么打我,我就是来、呜……找你陪我去厨房拿杯水……”林子月捂着脸,坐在地上抽泣起来。

  林子云无力地坐在床沿,犹豫着该不该去安慰自己的这个妹妹,这个身体里似乎存在奇怪东西的妹妹。

  那晚上林子月自己爬回床上,哭着睡着的,而林子云直到妹妹的哭声消失后,才痛苦地捶打起自己脑袋,紧紧咬着被子以免自己发出声音,告诉自己这只是个噩梦罢了。

  但是噩梦还没有结束。

  接下来好几周,林子云都从睡梦中惊醒,看见自己的妹妹正站在自己床边,用陌生人一般的眼光看着他,眼中冰冷的寒意最终令林子云难以忍受,跟父母提出了与妹妹分房睡的请求,但在这之后父母也注意到了林子月梦游的症状,她经常精神恍惚地走在屋子里自言自语,从那时开始父母就带她去看了好几次心里医生,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林子云出于恐惧,再也不搭理林子月,甚至刻意忽视她,每次对待林子月的时候,都借着恶劣的语气,来掩盖自己内心的害怕,甚至跟着班上的同学们一起欺负起林子月,借此告诉自己,她无法伤害自己,自己才能伤害到她。

  直到初中……

  初中时林子月跟林子云已经彼此疏远了,那个闺蜜,秋雅,林子云经常听林子月在家里一起吃饭时提起。

  但是为什么自己会不记得呢?

  林子云低声念着秋雅这个名字,眼前总会出现一个喜欢穿牛仔短裤扎着双马尾女孩的形象,但是那个女孩是谁?自己并不认识,应该也没见过啊,似乎有一种记忆上的断层,就像是……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然后出了点事,那个人的存在就从这世界上被删除了一样。

  林子云叹了口气,头阵阵作痛,似乎从小就这样,林子月也跟他有类似的毛病,每次思虑过多都会头疼,然后就不得不停止思考,这是两人自小共有的遗传。

  还记得那时候上课被老师点名背课文,自己回答不上来捶着头被罚站,然后老师喊了她,她结结巴巴背了半段也开始捂着脸,两个人一起站着头疼的场景……

  林子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笑了起来,然后心情又沉重了几分,曾经很亲近的兄妹变成如今的样子,到底是为什么呢?

  明明现在两人就只有对方可以依赖了,仅剩的直系血亲啊。

  林子云又轻捶起自己的额头,暗自下定了决心,自己不能再犹豫了,也不应该再迷茫了啊,自己也算是个成熟的人了,那个感情用事的麻烦妹妹,稍微……去了解下她的想法吧。

  想到这里,林子云打开人物界面,添加了好友“影子舞蹈”,立刻就被通过了。

  林蜜桃:喂,小子月跟你在一起吧?你们在哪,我要跟她谈谈。

  影子舞蹈:哦?你想干嘛

  林蜜桃:那可是老子妹妹!知道下她的去向总没关系吧?

  影子舞蹈:……啧

  影子舞蹈:我可不想告诉你

  林蜜桃:你这人是多小心眼,我对刚才的事情感到抱歉,我稍微想了下

  林蜜桃: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听过她自己的想法

  林蜜桃: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去听听她的想法,并不算晚吧

  林蜜桃:我是这样想的

  林蜜桃:喂,你人呢?

  影子舞蹈:你自己跟她说吧

  林子云收到了一个好友申请,来自“林中月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