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恶魔

幻世传记 LIn子邪 4849 2015.09.30 05:10

    林子月感到如坠冰窖。

  她怎么也无法想象,那个对着自己放下刀子,提到姐姐就快要哭出来的少年,那个冷漠却深爱着身边的人,对着自己说一个人孤单得难受,想找人说话的家伙,会是毁灭村子,烧死所有人的凶手吗?

  她迷茫得站在台阶上,男子沉默得坐在下面。

  “所以他,其实亲手……毁了姐姐的希望?而且是,同时毁了村子和他自己?”

  男子轻轻点头,然后放下了一直挡着脸的斗篷,林子月看到他的右脸上,一道深深的伤疤延伸而下,在紫水晶闪烁的光芒下,显得越发可怖。

  “那就是思诺造成的伤疤……这么深,他居然也下的去手。”林子月皱起眉头,想起思诺的脸上是完好无损的,“可是思诺的脸上并没有伤疤啊?”

  “因为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

  男人的这句话顿时让林子月猛然一惊,难道说这是在现实发生的故事?但随即又释然了,这恐怕指的是结界或者幻境之类的,所以这是类似于一个独立的剧情剧本,与正常的网游世界隔离开了吧,对于NPC来说这是个虚幻的世界……在现实中发生这种惨剧,根本不可能拿到游戏里来说事啊,接下来男子的话也完全证明了她的猜想。

  “这是个独立出来的时间,我通过剥削自己的生命,制作了这个独立出空间时间的小世界,让思诺无法再去伤害他人,那个状态失去理智的他除了疯狂得烧死村民已经什么都不会思考了,所以有人教了我这个黑魔法,让我把思诺留在这里,给予他空无的希望,把他囚禁起来,我被夺去了所有的寿命,与之相应的,思诺永远无法离开他的这个噩梦。”

  林子月冷笑一下:“你,或者说教你这个办法的人,并不比思诺好到哪里去,你们都一样残忍呢。”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山姆脸上只有着无尽悲伤。

  “算了……故事我差不多听完了,你想要我做什么?既然你让我听这故事,那么这总得有什么意义吧?”林子月已经懒得掩饰自己的功利心,把一个人一直困在自己最深刻的噩梦里,让他不断面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不断回忆起最痛苦的事,对于这样的残忍之辈,她真的没什么耐心了。

  “杀了他吧,杀了思诺吧。”

  山姆抬起头看向林子月,他抬起右手向上递过来,掌心里紫色的水晶碎片一闪一闪的,在渐渐浓郁的夜色中,照亮了他脸上的眼泪。

  林子月愣了,然后黯然得点点头,看山姆的表情,他恐怕只是被人利用了,其实在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以后,他就一直很后悔吧……

  林子月伸手触碰到水晶的一瞬间,一阵狂风卷起,林子月不由在拿起水晶后挡住了脸,她隐约看到山姆黑色的斗篷被吹成了粉末,等她放下袖子,台阶下正坐着一具满身腐烂的丧尸,一只手还伸在空中,正对着他。但是林子月能认出这是山姆,一定是山姆,因为这个恐怖怪物的脸上,还带着清澈的泪水。

  丧尸干瘪的嘴巴呜咽了几声,似乎是在冲林子月道谢,然后他身子向前一倾,一动不动地倒在了台阶上,他本来应该是左臂的地方,空空如也,林子月不由想到了那块烧焦的烤肉,玲宁愿饿死也没再动过的烤肉。

  大概是思诺在烧死了其他村民后,情绪渐渐恢复,于是把熟识的玲囚禁在广场旁边,既不愿意放过她也不想动手杀她,结果在山姆的黑魔法下,两人一起被拉进了这个独立空间,那时候的思诺已经不算人类了,所以他并不需要任何食物,但是玲不同,于是山姆化身的怪物将自己的胳膊砍下来拿火烤熟,想让饥饿的玲拿来果腹,结果玲知道真相后,至死也没再动一口,宁愿啃树皮啃青草也不愿意吃挚友的肉活下去……

  “这制作组是逆天嘛!这么恶毒的剧本剧情!”林子月愤愤得骂了一句,强行憋回了眼中的眼泪,试图不为了一个虚拟游戏太伤感,她看了下紫色碎片的信息:

  紫色水晶-山姆(任务物品)

  幻之水晶,魔之指引。

  已绑定

  林子月把水晶塞到口袋里,心里越来越烦躁,她不知道是该直接冲去村里把山姆、芙兰和玲的事情告诉思诺,还是把那个残忍的非人小子打一顿。如果这一切都是幻境的话,在哪里会有破解吗?就像是法阵总会有一处最薄弱一样,这里也应该能从哪里出去吧?

  天色暗下来,她一边思索一边前进,意外得发现碎片还能用来当做照明工具,不一会儿,林子月停在草棚门口收起了照路用的碎片,这是村子里在夜晚唯一有着光亮的地方了,但一路走来,她心中依然拿不定主意。

  林子月想了想,还是先跟思诺交流下再说吧,于是稍微提高点声音喊:“思诺,你在吗?”

  话音刚落,少年就提着一盏油灯从草棚里走了出来,跟随叫随到的召唤兽似得。但是林子月面对这张冷冰冰的脸,怎么看都感到不自然,心里想的全是思诺烧了一村人的事情,这种残酷的事情,他也许真当得起恶魔的诅咒这种称呼了。

  “既然你回来了,那你也看到广场的灰烬了吧?都是我烧死的人们。”思诺面无表情得说道。林子月不由得怔住了,她没想到思诺居然先向她提起了这件事,她顿时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

  思诺却继续开口了:“每次我烧死跟你一样的外来者时,都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看着广场上那层厚厚的灰烬,我觉得很疑惑,因为我亲手送走的外来者,根本不可能留下那么多骨灰……既然你能把树砍倒的话,说不定在广场上找到了别的线索?”

  然后他直直得盯着林子月,似乎在等待答案,他死板的脸在油灯的映照下显得阴晴不定。

  林子月心里一狠,正想要告诉思诺这个世界的事情时,注意到了一点奇怪之处。

  思诺的眼睛在灯光勉强照亮四周的情况下,能看出是血一般的红色,而不是白天时看到的棕褐色。

  “不,没什么,我没找到任何线索,我想等明早再四处走走吧。今天已经挺晚了,我先在隔壁的房子里待一夜吧。”林子月笑着,“对了能跟你借一下油灯吗?我想要个能照明的东西,晚上什么都看不见,还真的很不方便呢。”

  “那你就别进来打扰我了。”思诺随手将油灯递给她,然后看也没看她一眼就钻回了草棚,林子月提着油灯进入了边上的木屋,她刚才特意留意了下,这间屋子有个窗户正对着草棚,正好可以观察到草棚门口的动静。在床角探出半个头,月光下的视野足以让她看清草棚门口,于是她熄灭了油灯,安静得守在窗边。

  月亮升到了天空的最高点,正值午夜,草棚门口传来了轻微的杂音,林子月看到思诺拿着火把,背着长弓和箭篓,握着匕首,走向去往广场的那条路,她心里顿时感到不妙,在目送思诺消失在视野里之后,她便悄悄出门,提着熄灭的油灯,在月光的映照下摸进了草棚。

  草棚里,一个人影躺在地上,似乎睡得正熟。林子月拿出了随便一块碎片,忽明忽暗的黄光映在这个人脸上,这个安稳睡着的人,竟然是思诺!

  林子月强行压下了尖叫的冲动,轻轻拍拍思诺的脸,看着思诺迷迷糊糊得醒过来,一脸疑惑得看着她,困倦的表情显得特别无辜。“思诺,快点跟我走,我看到了这个村子里的恶魔了……”

  思诺瞬间从地上一跃而起,往身边摸去,却发现平时惯用的匕首不在了,顿时看向林子月:“你拿了我的匕首?”

  林子月不知道怎么解释,摇头摆手得拖着他往外走,思诺还没完全清醒,半迷糊之下任由她拉着出了草棚,然后两人看到广场的方向,一片火红照亮了夜晚的黑暗,顿时两个人都紧张起来。

  “那果然是恶魔干的好事吧!村里的人也是恶魔杀死的吧!”两人一同向村口跑去的路上,思诺这样说着。林子月抿紧了嘴,不知道怎么解释思诺的分身,但是那个红色双眼的家伙,确实是毁灭村子的罪魁祸首没错。

  “你没了武器的话,这个先给你。”林子月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杖里剑的剑形态递给思诺,“最起码你比我强壮点,这东西我不一定用得好,你拿着总好过空手。”

  思诺点点头,接过林子月的剑,就在这时一阵狂笑声在身后响起。

  两人同时转身停下,看着村子里燃起了熊熊大火,在火光映照出的大路里,是另一个红眼睛的思诺,正伴着火光缓缓走来,他的脚步并不快,但是每一个脚印都跨出好几米,在地面上留下了焦黑的痕迹。还真是反派角色的登场感觉呢,哼……林子月心中冷笑,将法杖横在身前,才想起自己除了通灵不会任何法术,不由偷偷瞄了眼身旁的思诺,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混合着难以置信、震惊以及痛恨的脸,再也无法维持平时的冰冷,而是一片扭曲。

  “懦夫啊懦夫,你还要去哪里啊?”恶魔思诺张口时,一股浓烟从他嘴中飘出来,他笑着停在十米左右的地方,并没去理会林子月,反而是紧盯着思诺。

  还没等表情扭曲的思诺开口,林子月先一步回答了他:“其实你也是思诺吧。”

  思诺越发震惊,扭头看向林子月,恶魔思诺倒是很满意他的反应,于是愉悦得瞥了林子月一眼,笑着回到:“没错,我就是思诺,看来,你比以前那些上来就又砍又杀的外来者,理智又幸运了那么一点点啊。”

  呵呵,那是因为老娘没等级没战力啊你这个恶毒的NPC!林子月不由得在心底暗恨自己的无力,一边扯着思诺缓缓后退,还继续向村口移动着。

  “思诺,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离开这里,不要被这家伙影响到了你的本心!”林子月更大力得扯了扯站在原地发呆的思诺。

  “林,那是我?那不应该是毁了村子的家伙吗?那是我?”思诺呆呆得回头。

  林子月顿时明白,恐怕思诺从来没有意识到另一个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恐怕根本记不得自己是毁灭村子的最大源头,而他也不知道自己囚禁了玲,导致玲在广场边活活饿死,因为他本身并没有关于自己做过的事情的记忆,而对面那个恶魔思诺,恐怕就是他的分裂人格了,本来这个人格跟思诺是一体的,但是在这个,山姆创造出的虚幻的独立小世界里,这个人格被独立具象化,成为了这段剧情故事的隐藏大BOSS,可是现在该怎么做?对面那家伙明显是因火而成的妖孽,看他焦黑的脚印,恐怕他有控制火的能力,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水源……

  水源?

  “思诺!快跑!去村口那条河!那家伙不敢碰水!水可以灭火!”林子月拼命拉着思诺跌跌撞撞得往村口跑去,明明就差几步了!拜托了,既然一直到现在都能在各种狗屎运下避开任何死亡结局,那么再让我幸运一点,让那家伙慢一点,只要赶到有水的地方就能安全了——然后一种滚烫的感觉烧伤了后背,林子月直接被恶魔思诺踢飞了出去,而一直被拖着跟在她边上,还没回过神的思诺踉跄几步,跌坐在地上。

  滚出了好几米,林子月在什么东西上狠狠得撞了一下才停下,她感觉全身疼得要散架了,背上刚才好像是被踹了一脚,还在灼烧一般得疼,这似乎已经快超出全息游戏应有的疼痛模拟范围了,这疼痛有些过度逼真了些啊。林子月勉强从地上爬起,抬头去看思诺的情况,却发现那个少年毫无防备的,只是呆呆看着眼前的恶魔,她心里顿时哀叹一声完蛋了。

  恶魔已经将手伸向思诺,思诺一瞬间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一剑飞速挑出,恶魔居然没反应过来,被刺中了右眼,冰剑本就是克制他的属性,顿时一阵水蒸气从他被刺中的眼睛上飘了出来,恶魔的哀嚎刺破夜空。

  思诺手脚并用爬出,跑向林子月,但是他没看到恶魔捂着流血的眼睛,手中挥出一片火焰,烧向自己背后。

  “小心啊!”林子月开口提醒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得看着那团火球扑向思诺,就在那一瞬间,一棵槐树从地下拔起,火球一瞬间落在了树上,大树一瞬间燃烧起来,但是思诺趁着这拖延的片刻,终于跑到林子月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林子月却看到,自己身边正是村口的木牌,木牌上,坐着那个少女的鬼魂,少女正冲着恶魔思诺不断抬手,每次她一抬手,就有一棵槐树从地下飞速长出,拦在两人与恶魔中间。

  “请你带他离开这里吧,我这个不合格的姐姐,先谢谢你了。”少女跳下来,落在林子月两人面前,温柔得笑起来。

  思诺却像是没看到这个少女一般,直直得从她身体里穿了过去。在他穿过少女身体的那一瞬间,林子月分明听到少女笑着说了一声:“永别啦。”

  林子月低下头,强忍住眼中的泪水,在思诺搀扶下,两人尽量往村口外那条小河走去。

  两人被坑坑洼洼的草地绊了下,一同跌倒在河边,而这时回望向村庄,那熊熊烈火将一棵棵槐树席卷其中,吞噬殆尽,一个身上还带着烈火的身影,终是跟上了他们。

  “或许以前我还会害怕有水的地方,但是现在,我的力量还是第一次这么强大呢。”他用一只手捂着被刺破的右眼,这句话说得很没说服力。

  林子月紧紧盯着他,一边同思诺一起倒爬着更接近河边。

  恶魔思诺身上燃起一大片火焰,连带着河岸上的草地也烧了起来。

  “你们可以去死了!”恶魔思诺一挥手,顿时一大片火苗向两人扑来。

  林子月看着近在咫尺的火红,感到自己的副本就要终结在这里了,眼前却降下一片水幕,然后和思诺一同被卷进了河里,两人在水里被冲得七零八落,却离那炽热的温度越来越远。

  林子月感觉到有什么冰冷坚硬的东西落在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