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9.赦魔链

幻世传记 LIn子邪 5807 2016.03.26 12:50

  众生行间里,老板娘声嘶力竭的怒吼声让人听着耳朵发疼:“我这里特么不是医院!有没有人有匕首!小林你快点给老娘!我这里特么不是收养所也不是疗养处!!小雨帮我弄些水过来!我这里!也不是!避难所!!水滴子给我招待下其他人啊啊!!你们怎么这么麻烦啊!”

  林子月将一剑长梦背到了餐馆门前,其他人正好赶了出来,三千烦恼风随手丢了几个金币在无人看管的前台,几人看到林子月和一剑的狼狈模样都吓了一跳,林子月看着那些锁链,知道只凭自己这群人恐怕根本没办法,几个人没有一个擅长医疗技能或者会动手术,所以林子月即刻就从街边一家民居的门上,用自己的通行证打开了通往众生行间的路,一群人焦虑地涌了进去,顿时小小的店面变得拥挤不堪,老板娘先是愣在了柜台后面,然后就用阵阵惨嚎刺穿了所有人的耳朵,衣衫不整的水滴子伴着一串慌张的脚步声,跑到外面看到了身上穿透锁链的一剑,看到了苦笑的林子月,和恨不得坐地上哭出来的众生行间老板娘,然后另一个跑出来的,是那个名叫小雨的男孩子,不知所措地看向外面一群人,好奇地打量着被围住的一剑。

  水滴子叹了口气,接着他从林子月背后接过了伤痕累累没有清醒意识的一剑,很熟练地背到了那间环绕着书架的客厅,在沙发背后一个凸起上踢了一脚,沙发自动放下了靠背,犹如一张床一般,水滴子将一剑往上面一放后,老板娘开头时那段惨嚎便响了起来。

  水滴子对林子月等人扯了扯嘴角:“抱歉啊,她最近焦虑症又犯了,睡眠不足导致心情很差,她的心理疾病一直……”

  “水滴子!!你又在瞎掰扯什么!”老板娘手上的匕首来回划动着,不仅将一剑的衣服弄了下来,还将他的伤口又挑开了几分,血红的皮肉敞开着,铁链却深深穿过了中间处,这景象看得边上的黑白仔连连后退,缩到了杰克和一笼肉包子身后,接着立刻转开了目光,就算是现实也没有多少人见过这么直接、血腥的场景,正常来说平时的幻世,早就会自动屏蔽这种景象了啊?

  三千看得有点恶心,说是自己出去看看外面情况以后,就直接离开了这里,包子则是一脸尴尬看着老板娘挥动着匕首,那熟练的手法让她有些不解,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林子月整理了几节绷带出来,小雨则是手上捧着一个不断晃动的清澈水球,在老板娘高喊的时候,立刻给她递上去。

  水滴子悠哉地端了个托盘出来,上面放着成套的茶杯与茶壶,红茶的浓香令林子月紧张的神经缓和下来,冲淡了这间屋子里的血腥味。

  “小家伙,这杯我特意加了浓糖和牛奶,应该很合你的口味,怕血的话从一开始就不要看,对于某些东西的恐惧不是一昧直面能克服的,而死亡嘛……”水滴子顿了下,将茶小心递给了黑白仔,轻咳一声后转向了包子,“咳,有恐惧总比盲目的无畏好,自大是人的通病,但是……”

  “多谢,阁下说话还真是不讨喜啊,”包子接过茶,随口反讽了下,“不知道的以为是个专业水军呢。”

  水滴子笑了笑,又递了一杯茶给杰克,然而什么都没有说。

  杰克有点疑惑地多看了他几眼,水滴子无视了他的视线,反而将托盘放在桌上,压在几页杂乱的稿纸上,然后自己端起一杯,站在老板娘身边,边喝边看着她动“手术”,如果单纯的切割和抽出铁索的过程能算是手术的话。

  此时一剑左肩的铁索已经被全部抽了出来,上面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但是却散发着“嘶嘶”声音的阵阵紫气环绕其中,不断修复着伤口,老板娘除了用小雨凝结出的水球,只是偶尔让林子月递上小节绷带好止血,似乎没有任何要包扎的打算。

  “啊我根本不是外科医生!我不会!什么人体!!我只是个想要安然记录故事的人啊啊啊!小雨小林给老娘打湿一条长绷带!”老板娘一边怒吼,一边匕首舞动得越来越快,似乎在着急似的。

  影子舞蹈进入众生行间的时候,听到老板娘高昂的吼声,几乎贯穿了他的耳膜:“水滴子!你怎么能把茶滴下来!你是故意的吧!?”

  “水滴子的恶意真重,十成是恶意的。”影子自己嘀咕了一句后,才走进里面查看情况。

  一剑肩膀上的洞和腰上一侧的洞,已经几乎被紫色的黏液所填满了,但他仍然紧紧闭着眼睛,老板娘此时正揪着水滴子怒吼,反倒是林子月此时拿着匕首,正按照老板娘教她的角度和力道,不断试着将锁链周围的肉挑开,好把锁链从中抽出来,挽起袖子的胳膊上已经布满鲜血,她身边的男孩子正时不时抬头看她,甚至用袖子去擦她额头上的血沫或是汗珠,但是林子月早已专注到顾不上阻拦他了。

  另一边的杰克和包子正围在黑白仔身边,三个人安静地坐在角落喝茶,三千却不在场,不知道去了哪里。

  “情况如何了?”影子担忧地问,俯下身来看着双眼紧闭的一剑。

  “哦,手术,或者说取下锁链很顺利,不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林子月将最后一处锁链从一剑腰部抽了出来,一剑身上的紫气立刻涌到一起,不断在伤口周围来回浮动着,林子月掂着手上沉重的锁链,注意到上面似乎刻画了很多奇怪图像的样子。

  老板娘甩开手上苦笑的水滴子,从林子月手间接下了那个锁链,她捻着一节节锁链看了过去,过了片刻才开口:“这好像是赦魔链。”

  “赦魔链?”

  “对,专门针对所罗门七十二魔神族系打造出的武器,对于克制任何魔族都有奇效,曾在人界和仙界针对魔族的驱逐行动中,起了很多作用,比如关押犯人和拷问间谍什么的,不过现在已经被私藏了,明面上很少有这玩意儿的流通……”老板娘摸着那根赦魔链,似乎在回忆什么。

  水滴子转向林子月和影子:“你们这恶魔同伴是被谁攻击的?对面能弄到赦魔链,来头肯定不小啊,一般这东西都是特定家族内部流传,使用方法也只有族里自己人知道。”

  林子月叹了口气,将几人在魔龙餐馆的事情讲了出来,影子有些沉默,表情凝重地看着地上的一剑。

  “龙的狂热者?真是奇怪。”水滴子嘀咕着,他的手却不断搓过老板娘的衣袖和双手,他抹过的地方血迹统统都消失了,除了有些湿竟然看不到任何红色。

  影子开口反驳了下:“应该不是狂热者,那种了解程度,可能是内部的人。”

  “哦?你是指……龙族内部族系的人?”

  “龙族对普通人是不能随便动手的,一旦动手了,会有被追查身份的危险。”小雨说道,将地上散落的铁链都抱到了自己怀里,包括刚才老板娘仔细查看的那几截,“这些东西……我可以留下吗?姐姐?”

  林子月愣了下:“啊,应该……可以吧?”她不肯定地望向了影子,影子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众生行间里所保存的东西不会对幻世的世界有太大影响。

  “那就多谢了。”小雨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这似乎是林子月第一次见这孩子笑。

  老板娘看着小雨的笑容叹了口气:“你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清冷性子,我大概真没有教育人的天赋。”

  “难道不是因为你总是发脾气这种家暴因素吗?”影子轻描淡写地说着,从托盘上端起一杯没人动过的红茶,深深吸了一口。

  水滴子的目光盯在小雨背后,顺着他一直上了通往楼上的楼梯,视线内彻底看不见小雨后,水滴子的眼睛眯起来,扫在林子月和影子脸上:“你俩最近,是不是又跟那个人有所接触?”

  林子月没想多做隐瞒:“啊哈哈……水滴子感觉很敏锐嘛。”

  “不,只是有些东西一旦接触过一次,就永远都忘不掉了,那种恐惧与阴影会如影随形,伴着回忆中的感情一直存在。”水滴子又喝了口茶水,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几分。

  “你就不能不用这些神叨叨的说法。”影子说道。

  另一边的包子三人,看到一剑伤口终于处理完毕,也是松了口气,凑上来看着一剑身上自己修复起来。

  “啊……啊,都这个时间了,我先下线了!”包子忽然站起来,有些惊慌,“抱歉啊,我跟人约了一起出去!”说完头也没回就跑出了众生行间,然后很快好友列表里的头像就灰了下去。

  佣兵频道里发来了消息:

  三千烦恼风:暴力狂下线啦?看来她那边没问题

  三千烦恼风:你们里面怎么样了?

  林中月影:锁链取出来了,一剑还没醒

  黑白仔:三千哥那边呢?

  三千烦恼风:唔……林中和一剑现在有点麻烦,别人出来都没事儿

  影子舞蹈:什么麻烦?那个店老板做什么了?

  三千烦恼风:通缉,死活不论,因为他在复活点留了几个人手,我之所以会知道,因为那几个人还戴着魔龙餐馆公会的徽章,他们居然是个公会,简直了

  黑白仔:黑暗料理公会还差不多

  林中月影:通缉!?什么鬼啊!!!

  三千烦恼风:西甘盟民风彪悍,佣兵团众多,谁拿到人头就算谁的,能把你俩绑了带过去,那也是对方的能耐,活的给钱更多啊,我都眼馋!

  影子舞蹈:就是在幻世的佣兵团中心发布任务给玩家,谁完成了就能直接联系那个餐馆老板,然后领赏金,我以前就是做类似的活,不过这种属于玩家自行发布的任务,我领的都是系统发布的杀气任务,不是同一类型

  黑白仔:那他俩这不是被盯上了!很危险?

  三千烦恼风:是啊,就是这样啊,林中月影,一剑长梦,现在是不少人搜刮的目标呢,不过我们其他人都没事儿

  林子月关闭了佣兵频道,感觉有点憋屈,这么莫名其妙就在西甘盟出名了?

  还是以被人垂涎的方式,她真的感到哭笑不得。

  “不对啊。”影子皱起眉头,放下自己的茶杯,看了看林子月,又看了看仍然昏迷着的一剑,“我也跟他交手了,我也没带着能隐藏身份的面罩,他既然也看到我跟你们是一伙的,却没想着要通缉我吗?”

  “会有其他的原因吗??因为之前是我背走了一剑,所以他将重点放在我俩身上了?”林子月也感到有些疑惑。

  黑白仔叹了口气:“唉,感觉又惹上奇怪的麻烦了。”

  杰克有些不解:“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们几个好像突然间就很多感慨的样子?发生了什么吗?”

  黑白仔嘟起嘴,又给杰克单独解释了一遍,另一旁的老板娘和水滴子不由得竖起了耳朵,了解了林子月和一剑目前的处境。

  “大不了……我直接带月姐姐飞出去!!”黑白仔咬咬牙,冲林子月愤慨地点点头,林子月笑着拍了拍她的头。

  杰克往前靠近几分,将一只手贴在一剑额头上,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应什么,脸上有些不太对劲。

  “年轻人感应力很强悍嘛,木族天赋?”水滴子呲牙坏笑道,“看不出来哦,挺有修行潜力的,你也注意到了吧?”

  老板娘愣了愣,问:“你说注意到……什么?”

  杰克睁开眼,有些不安地看着一剑身上几乎被修复好的伤口,明明之前已经能透过锁链穿出的洞,看到另一侧的地板了,但这短短十几分钟,肩膀上已经露出了修复好的新肉部分,而腰部的也基本快要愈合。

  “怎么了杰克?一剑有什么不妥吗?”林子月问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有所感应而已。那么快速的愈合一般会对生命力造成负担,我本来只是想试试,恢复点一剑先生的生命力,但是他无法接受我的治愈魔法,而且……”

  影子在杰克肩上拍了下:“有话直说,我们在这个世界死不了,所以你不用顾忌什么。”

  “这才是我真正顾忌的地方,一剑先生不是濒临死亡,而是被封印了似的。”杰克犹犹豫豫地说着。

  水滴子脸上满是傲意地点点头,甚至缓缓鼓起掌来:“不错、不错,一个初窥门径的孩子,能感应到这一步,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了,有前途啊!”

  “水滴子,你再这样卖关子,我明天就跟狐狗两人单独出去旅游,你一个人在家带小雨。”老板娘特意着重了“两人”与“一个人”的发音,这让水滴子不由得瞪了她一眼。

  “好好,我说,你们这位恶魔小同伴,恐怕是意识被拘束起来了。”

  “意识被拘束?”林子月一惊。

  “是啊,赦魔链的功能就是如此,赦免魔族所有的罪恶,就是让他们重复最灰暗、最悲伤的记忆,一遍遍在其中徘徊,能从这梦境的牢笼中挣脱出来,才能获得赦免,但是大部分魔族最后都是在其中沉睡至死,这针对的正是有回忆、有前生因果的,高等魔族哦。”水滴子一边说着,脸上露出一个坏笑。

  影子沉默了,他隐约猜到了些一剑的身份,但林子月已经没心思去弄懂水滴子话里隐藏的信息了,她显得很焦虑:“那有没有办法救他啊?这样沉睡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水滴子笑容越发灿烂:“方法当然有啊,看你愿不愿意做呢,林子月小姐?”

  黑白仔一愣:“这是……月姐姐的真名?为什么你——”

  影子打断了她:“黑白仔,不要问这个话题,这属于个人隐私范围,我们最好不要深究。”

  “恩、啊,好吧,既然影子哥这么说……”黑白仔侧过头,虽然还带着惊讶与好奇,但她选择听从影子的劝告。

  林子月将目光从一剑紧闭的双眼上移开,看向了水滴子,说:“……我愿意,什么方法都愿意。”

  “那就好办了。”水滴子凑过来,挤到了林子月和影子的中间,一手搭在林子月额头上,一手搭在一剑的额头上,“那我们……”

  老板娘刚从另一边托盘上拿起了一杯茶,转回身一抬头,看到水滴子的动作先是怔了怔,随即立刻想上前阻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走起。”水滴子灿烂的笑容背后,流露出奇怪的恶意。

  他的话音刚落,林子月便眼睛合上,也昏了过去。

  “你做了什么!?”影子和老板娘同时冲水滴子怒吼道,水滴子笑眯眯地举起双手摊在半空,用戏谑的目光看着影子的脸,刻意没去看向暴怒老板娘那边。

  水滴子的语调很轻快:“当然是帮助她啊,她自己说什么方法都愿意,那我当然选择了最直接、最迅速、最快的方法!送她进入一剑囚牢般的梦境啊?”

  老板娘身影一闪,先影子一步攒起了水滴子的衣领,然后拽起他狠狠撞在了边上的书柜上,好几本书从书架上被震了下来,水滴子伸手一挡,书掉到了一旁,没有砸到两人,两人相隔仅仅几厘米,一个面带笑容眼神淡漠,一个满面怒火眼镜还被覆上了一层热气。

  “我不是说过,不想让任何一个,我指任何一个!我所有好感的人,冒任何生命危险,去拯救别人吗……伍夏!!”

  影子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老板娘可能喊的是水滴子的真名。

  “秋荻啊,她,还有轩辕,都是罪人,是魔族最渴望的那种人才,足以祸害很多如过去的你我一般的无辜者,你怎么会看不出来?你那只属于你自己的眼睛,那只被你用眼罩藏起来的眼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水滴子语气很温柔,仿佛在哄一个孩子般,轻声在老板娘耳边说着。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让她进去,如果她在别人的回忆里面受到攻击,就没有任何能保护自己的手段,毕竟那是别人的回忆梦境,就算是她在里面丧命,也是你打得一手如意算盘,既能消灭仇人的关系人,又不用脏了自己的手。”老板娘的情绪平静了几分,但是她眼中没有任何感情波动,一片死寂。

  “这么多年,你变聪明了。”水滴子笑眯眯地道。

  老板娘松开了水滴子的衣领:“可惜跟你不同,你还是和过去一样残忍。”

  “老板娘,有没有能救这两人的方法?”影子说着,将林子月安放在地板上,无助感不断涌上来,他一次突然很迫切地希望,自己分裂出的那个人格“C”能多教给自己些东西,自己现在居然这样无力,这种被动感太过难受。

  “抱歉,我不会那么做,我们现在只能等待了,等待小林自己从里面出来,或者帮助孟离苏醒后,两人一同走出梦境牢笼。”老板娘说着,目光散漫地坐回了沙发上。

  另一边黑白仔和杰克都是愁容满面,水滴子反倒是笑着,端起桌上放茶杯的托盘,离开了客厅。

  影子的双手紧紧攒成了拳头,但是压抑的感情堵在他胸口,他感到几分喘不过气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