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骗子

幻世传记 LIn子邪 5365 2015.11.18 11:11

  “你指弥星城主?”影子舞蹈伸手摸了摸空盒子的那副壁画,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那就有个很关键的疑点了,这个壁画是在盒子开启后才画上去的话,那么弥星城主肯定知道这个地方,他就是那场灾难的幸存者咯?呵呵,总觉得回到了原点,我们的木盒和一剑他们那边的任务合成了同一条路线。”

  林子月敲了下盒子上方的黑线条,说:“这个血尸的来源,究竟算是什么呢?算不上完全的病毒,也不像是单纯的诅咒,它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是不完全的实验品,失控暴走后就被制作者抛弃了,当时城主看着那木盒的表情也很微妙。”

  两人商议了片刻后,觉得向城主直接询问不太保险,万一弥星本人有所隐瞒,两人也没有确认的方法,话题中断后,石洞里陷入了沉默,水灵珠散发的光芒在洞中流淌着,林子月盯着墙壁上那些游走的蓝光,感觉就像是被包围在深海……或者,天空一样的感觉。

  林子月想到这里,不由笑了下:“我觉得,让漂流城开始漂流的那个人,一定很怀念天空上的浮游岛吧,所以弄了个水灵珠带着一座城市,跟那座浮游岛一样到处流浪。”

  “咱们先走吧,线索有了也没必要在这里思考到底,万一有人来了就不好了。”

  林子月跟影子顺着来时的温泉离开了石洞,影子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不断抱怨着,幸好两人爬出来后,身上的水没有几分钟便被系统刷新掉了,林子月跟影子一人含着一块糖,谁都懒得说话,就一路沉默着漫无目的走在街上,影子时不时指向路边的小摊,然后带林子月过去看几眼,林子月时不时戳戳影子,对着某个打扮奇异的玩家两人一起感叹。

  两人停在城中心的交易区一个小摊边上,林子月在这个摊子上发现了一些半透明的藤条。

  “嘻嘻,这位姐姐真是好眼力啊,这可是我们西甘盟最出名的特产呢!”带着三叶草形状帽子的女孩笑着说,双马尾随着她拼命点头一上一下摇动着,女孩将周身的毯子裹得更紧了几分,问林子月,“所以你要买吗?给、给你便宜点的话……这十七根只要你三百金币也可以噢!毕竟我看姐姐很亲切嘛,这可是特别优惠噢!”

  影子一皱眉,这个女孩的说话方式让他想起了一个人,灰蒙蒙,他正犹豫要不要阻止林子月进行交易,却听到一阵喧嚣声传来,影子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远处隐约有人在喊着些什么,然后等他再一扭头,林子月已经把装着三百金币的袋子交到了女孩手上,女孩拿了钱后把藤条往林子月怀里一塞就跑过了街角,很快消失在两人视线了。

  此时另一边的喧闹声清楚地传来了,有人在喊着“抓骗子”,一边往这里赶过来。

  “喂,你们看到一个自称西甘盟的女人没?!”几个男子气急败坏地冲影子和林子月吼起来,“那家伙在这地区常年卖假货,刚才有朋友说在这儿看到她摆摊了,你们看到了嘛!”

  影子随手指了下少女跑走的方向,几个人立刻一边骂着,一边拐过那街角追了过去。

  “假货……诶?!”林子月想到自己刚收起来的那一打半透明树藤,心里有几分忐忑,她拿起一根查看属性,却只显示了“特殊材料”四个字,她试着扯了下树藤,结果没用多大力气,树藤就被拉断了,断处还流了些透明的胶质出来,林子月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

  “真的是假货啊啊啊!”林子月黯然地搓了下那透明的胶质,“根本就不是真的……按城主那里成品的藤椅来说,这个树藤应该超级柔韧啊。”

  影子挑挑眉,拍了拍林子月后,拿过她手中的树藤细细端详起来。

  “怎么了?”

  影子摇摇头道,把树藤还给了林子月:“你先把这些东西收着,我觉得那个女骗子,可能认不出这种东西本来的面貌,这说不定是妖界独有的无根蔓。”

  林子月听了这话,又掐了掐手里的树藤,又是一股胶质从顶端流出,她不屑得撇了下嘴,但还是按照影子的话把树藤收回了背包里。

  “好烦啊!怎么就遇上这么讨厌的人!有骗那么点金币的时间,怎么不去排个副本?那个来钱的时间更快啊!”林子月踢开一颗脚下的小石子,烦躁地在墙边走来走去,影子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是为上当的事情而不开心,当下拆开一颗糖塞到了林子月的嘴里,这个举动很有效,林子月没多久就安静了下来,跟他并肩靠在墙上。

  “你还真是……呵,感觉跟宠物一样直白。”影子挑了挑眉道。

  此时漂流城上方正“下着大雨”,与其说是下雨,其实是因为漂流城走到了地势稍微低点的地方,城市周身的河流高高涌起,再从天空落下进入城市,就变成了这样下雨一般的景观,在这种“倾盆大雨”中,两人被逼的只好在一处酒馆模样的屋檐下避雨,刚才还人来人往的广场上,商贩和客人都散得差不多了,“沙沙”的雨声中,一个似乎撑着伞的人影,踩着水洼向小酒馆的方向跑来。

  等人影走进了,林子月看到那人手中撑着的并不是雨伞,而是一个巨型的三叶草,三叶草的下方,是一个绑着双马尾看起来有几分熟悉的女孩,但是原来在帽子上的三叶草已经不见了。

  “啊。”女孩停在离屋檐几步远的地方,不安地看向影子和林子月。

  林子月抛了个鉴定术,系统提示鉴定失败,说明对方比自己等级高不少,她想了下自己那微弱的战斗力,觉得先不要直接动手比较好,于是林子月看向影子,影子看见林子月求助的目光后哼了一声,说:“不管,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没能处理好,而且我不是说了吗,很可能吃亏的是她,你才是占便宜的那个。”

  林子月恨恨地踹了下影子小腿,瞪了女孩一眼后说:“反正我打不过你,你随便!”然后气哼哼得盯着自己脚尖,低头沉默起来。

  女孩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只是冲两人弯了下身子,然后冲进了酒馆,很快里面传出来吵架的声音,在倾盆大雨的“沙沙”声中,显得有几分飘忽。

  林子月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她伸出手去,冰冷的水从天而降,落在自己掌心里,再倾泻而下。

  “你喜欢下雨吗?”影子看见林子月整个胳膊都被雨水淋湿了,却还是一脸淡然和安详的样子,不禁这样问道。

  “并不喜欢。”林子月这样说着,脸上露出一个恍惚的笑,在雨中混杂着酒馆里传来的吵架声,显得有些诡异,“我总觉得雨就像是天在哭泣一样,为了人世间的百态而哭泣。”

  影子叹了口气:“唉,你这样多愁善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不过是自然现象而已,何苦跟自己的心情过不去。”

  “我知道,但是知道和感受是两回事,就像是你知道人生不论怎么挣扎,都一定有终点,但还是会想要活下去。”林子月说着,收回了伸出去的那只手。

  影子没有作声,抬头看着天上似乎没有尽头一般落下的水,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人从酒馆的门口飞了出来,落在地上的泥水里,甚至咳出来点点血花,明显是体力值剧烈下降的表现,另一个壮硕的身影从酒馆门口走了出来,是一个穿着短衫上衣和迷彩短裤的男子,他将那颗巨型三叶草丢在女孩身上,吼道:“就当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女!快点给我滚!!”

  那个绑着双马尾的骗子少女,身上浅绿色的连衣裙被泥水染得灰黑一片,她的泪水跟雨水混在一起,抽泣的声音显得特别无力,她抱着三叶草蜷缩在泥水里嚎啕大哭起来。

  “我叫你滚,你是听不懂嘛!!”站在门口的男人又吼了一声。

  林子月看不过去了,跑上去扶起了满身泥污的少女,少女呆滞的目光跟林子月对视着,那种空洞的神情让林子月心底一跳,站起来后少女神情恍惚地推开林子月的搀扶,一个人在雨中跑远了。

  大雨落在林子月身上,她用湿透了的袖子随意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捡起了地上渐渐缩小的三叶草伞,最后变成了一个三叶草发夹,在大雨的洗刷下,安静得横在林子月手上,几乎占据了她半个手掌。

  “别特么傻站着了,滚进来吧,那边那小子也是。”男人说完就转身进了酒馆,林子月不太情愿得被影子拽着,手里紧紧握着那个三叶草发饰,跟在影子身后,两人也走进了酒馆。

  酒馆里面空空荡荡居然一个客人都没有,男人随手一挥,让两人随便坐,影子先一步坐在了吧台边上,林子月皱着眉头不得不也坐了过去,男人随手丢了两个瓶子在吧台上,瓶子滚到两人面前。影子倒是很随意就拿起桌上的开瓶器,撬开了瓶口后灌了几口,林子月没有理会吧台上的瓶子,只是紧紧盯着在吧台另一侧,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三号手雷,喊我大雷就可以。”男人这样说着,一边“砰”一声撬开了一瓶啤酒,然后自己喝了起来。

  “哦?这么说……你认识四号电缆吗?”影子挑挑眉,伸手将林子月那瓶汽水也拿过来撬开后,把瓶子放在了林子月面前,被林子月瞪了一眼。

  “电缆……四号的大缆?以前的战友,很多年没见了,没想到你们居然会认识他。”大雷说到这里,脸上的愤怒神色消退了几分,闭上了眼睛。

  “刚才……把那个女孩从酒馆里扔出去的是你吧。”林子月轻声说道,面前的汽水带着丝丝起泡的声音,像是在应和酒馆外的雨声一般。

  “对待人渣当然要有对待人渣的方法,骗人赚钱她凭什么说要接济我……老大的两个女儿被老二带出来后没一个好东西,我们兄弟恐怕都有愧于他。”

  大雷一拳拳砸在吧台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吧台在他的拳头下都有几分颤抖。

  “老二的拿手特技不就是伪装和卧底嘛,大缆以前自爆黑历史的时候,我听他讲过。”影子挑挑眉毛,又喝了几口汽水。

  林子月看着自己面前的汽水,虽然手握了上去,但并没有拿起来喝,而是说:“可是那样对待她也有些过分了吧。”

  那个女孩在大雨中空洞无物的眼神,就像是……一个心死的人一般。

  “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是真心想帮助你的,她被你嫌弃后,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你……”

  “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啊!!!”大雷吼了起来,林子月闭上了嘴,“但是那并不代表我愿意接受那些脏钱!!老子特么是有底线的!!你们可以滚了,如果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才进了酒馆,你们可以滚了。”

  林子月拿着手上的汽水,丢下了两枚金币后,起身就向酒馆外面走去,影子看着她出去后,才对着大雷道:“抱歉呵,她就这样有点小性子,明明是个连自己都无法拯救的人,却怀着傻子般的执着,想去帮助别人。”

  “那算什么,活在这个世代的追梦者?还以为自上次世纪大战后,这种人都灭绝了呢。”大雷冷笑着说,不过随即又露出了郁闷的神色,“其实我也不懂为什么要把你们喊进来,大概是因为,她是我见过第一个被骗了,还会愿意帮助崽崽的人吧,那个小兔崽子……唉。”

  “哦?你怎么知道她被骗了?”影子有点诧异。

  大雷哈哈大笑起来,笑完才说:“她之前在门口的抱怨我可听得一清二楚!我这人没什么特长,就是耳朵比较灵来着,所以以前才作上了特殊佣兵的活计啊小子!”

  影子敲了敲桌面,说:“关于那个崽崽……她是还有个姐妹?你能告诉我多点情况吗?”

  “你既然想知道,告诉你也没什么,不过我劝你别跟这对姐妹扯上关系比较好,老二替老大带出来的这两个小兔崽子,一个比一个阴险狠辣。本来这对姐妹是老大的女儿,结果佣兵团在战争结束后就闲下来了,老大跑去外太空当巡航员,留了一对女儿在家,我们这群人除了老大和老四都没有家人,所以就想着一起抚养这对姐妹来着,但是结局……”

  影子试图忍住不笑,他已经脑补起几个大老爷们,围着两个小萝莉团团转的情景了:“咳,你们的计划,挺失败的吧,啊对了,除了那个崽崽,她的姐妹叫什么?”

  大雷狠狠灌了几口啤酒后,深呼一口气,说:“崽崽那个是大她三岁的姐姐,叫蒙蒙。”

  灰蒙蒙……呵呵,越来越有趣了。影子眯起眼睛,在柜台上丢下了几枚金币后,冲大雷道了别,临走时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被家人所嫌恶的话,作为儿女的心里会产生什么样的感情?”

  大雷沉默着注视影子走出酒馆,身影渐渐变得透明,消失在漫天的雨声中,他闭上眼睛,想起了当年那一对胆怯的小女孩放声大哭,以及一帮大老爷们儿焦头烂额的样子。

  大雷瘫坐在吧台后面,胸口隐隐闷痛。

  林子月冲出了酒馆,在雨中漫无目的地寻找着,结果在路过一个温泉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拽,跌进了温泉。

  “啊!!”林子月跌在水中后挣扎着想爬起来,结果混乱中似乎抱住了什么软软的东西,她维持好平衡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抱着那个女孩,两人一时都有些不好意思。

  “对不起!”林子月赶紧在水后往后蹬了一下,倒浮出了一段距离,两人隔了半米后,她才摊开手,把三叶草发夹递向少女。

  “啊,谢谢。”少女接过发卡,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既不是之前跑开时空洞的样子,也不像刚刚满脸通红,她将发卡在到胸口深的水面上一扣,三叶草在她手上发出了点点绿光,瞬间延伸成了两片三叶草,一片在头顶挡着雨,另一边在下面浮在水上。少女爬上了下面那片三叶草后,冲林子月伸出手,将林子月也拉到了三叶草底下,两人背靠背看着漫无边际的大雨,在三叶草下面听着连绵不绝的水声,三叶草就像是隔开了外面的世界一样。

  “好像在你面前丢脸了,真不甘心啊,被人看到自己那副软弱的样子。”少女的声音突然在背后传来,林子月从发呆中回过神来。

  “恩……还好吧。”林子月不知道接什么话好。

  “教导我的那几个大老粗啊,总是说不能在人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所以我拼命变坚强,但不论怎么做,都比不上姐姐那样自信和聪慧,好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自己就像是永远被姐姐踩在下面,大家都说姐姐乖巧,都说姐姐会做人,可是我……”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又抹起了眼泪,“呜呜……骗人……骗人又怎么了!!姐姐将自己做的事情赖到我头上,我从小就只能用谎言来保护自己,我……”

  林子月转过身,轻轻拍着抽泣的少女,心底暗叹一声。

  “我除了骗人什么都……不会……呜呜,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事情……而责备我啊!!”林子月将少女搂在怀里,摇了摇头。

  “因为你做的事情,伤害到别人了啊,虽然你自己可能没有感觉,但是被你欺骗的人会很受伤,就像是……你被你姐姐欺负时的心情。”

  在少女的哭泣声中,林子月头疼起来,自己在做些什么……也许真得跟影子所说的一样,自己就是个白莲花圣母病?安慰一个以骗人维生的骗子,自己也真是有够恶心了。林子月嘲笑了下这样的自己,但却无法忍心把怀里的少女推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