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白色棒球帽的再会

幻世传记 LIn子邪 4418 2016.03.08 05:15

  林子月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看向腾空而起的炎鸦,脸上的表情惊疑不定,她感觉到有第三者的力量,正在抵挡炎鸦身上因血缘被强制唤醒,而不断流失的生命力,甚至将他周身所流失出去的生命力再度强行拉扯回他体内。

  林子月闭上眼睛,细细分辨起那股力量到底来自什么东西,这很可能成为战局的关键,本来强行唤醒血缘力量,就已经超过了炎鸦这身体的承受极限,让它维持现在这状态大概还能存活十分钟左右,但是有了那力量的帮助,最起码能撑上二十分钟,一旦能将那力量全部激发加以利用,杀掉那个碍事的冷鬼王也不在话下!

  场中,黑雾中无一和神龙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神龙已经失了两爪和尾部,而黑雾则时浓时浅,身上多处甚至都出现了穿透过去的窟窿,都是被神龙所冲击出来的,但两者相斗的结果,终究是黑雾更胜一筹,神龙最终被黑雾死死咬在了后颈上,在凄惨的哀鸣声中被黑雾狠狠咬断了脖子,化为难以数计的光点消散殆尽。但是在这么一番折腾后黑雾也无力再战,只得退回林子月周身,林子月抬手一招,所有的黑雾像是被什么所吸引般,统统溶入她眉心消散不见。

  另一侧本是在操纵神龙与黑雾纠缠的冷鬼王,却也在这场战斗力消耗了许多精神力,神龙溃散的时候,冷鬼王的身子也恍惚起来,仿佛变得虚幻了般,但很快他趁着这个空隙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结果还未等他多有喘息的时间,犹如黑色凤凰般的炎鸦便从空中俯冲而下,缠上了冷鬼王,完全不给他多余的恢复时间。

  附在林子月身上的C脑海里灵光一现,忽然想起了炎鸦身上那力量的似曾相识感,是死神,冥界负责掌控灵魂顺逆转生的职业,才会有的相应力量,也只有他们能更自如地掌握生命力,甚至比植物系的精怪还要更擅长这些东西。

  可是……谁将这力量藏在炎鸦身体里的?

  这个念头刚蹦出来,林子月身前的空间便是一阵颤抖,她下意识地伸手一探,从里面摸出来一张塔罗牌,上面画着一个“倒吊人”的形象。

  塔罗牌在林子月没有任何其他动作的情况下,在她手指间消失不见,还未等林子月认清此时情况,她面前空间再度震荡,这一次从里面钻出了一个人,黑发随意地挽了个髻垂在后脑,她头上戴着顶白色棒球帽,穿着随处可见的短袖衬衫与深黑色牛仔裤,有些冷漠的眼神空洞地扫过她身前的林子月,目光落在远处冷鬼王身上的那一刻,她的眼神立刻变了。

  带着咬牙切齿的怒意,有些怨恨和埋怨,还有似乎被戏弄了似的恼羞成怒,种种复杂的表情让她显得有了几分生气,但是看着也相当吓人。

  这人,自然是当时交给林子月和炎鸦,那两张塔罗牌的罗狄,炎鸦的是死神,而林子月的正是这张倒吊人。

  “唐远!!!”

  罗狄这一声大喝,立刻让另一边本跟炎鸦斗得占了上风的冷鬼王全身一震,顿时被炎鸦尾羽烧到了头发,他反应迅速,立刻反手空挥了下,那簇头发立刻就脱落下来,在黑色火焰的灼烧中化为了灰烬,冷鬼王脚下发力倒飞而出,一方面拉开了跟炎鸦的距离,一方面也转了个身,警惕地看着满面怒火的罗狄,炎鸦并没追上去,而是在空中盘旋一圈后飞到林子月身边,在半空中就消散了身上的火焰,然后一头坠了下来,意识迷糊地恢复原样后,才昏迷地落了下来,刚好被林子月伸手接住了。

  “辛苦你了,小安朵斯,那个女人的塔罗牌救了你一命啊。”林子月顺了顺怀中炎鸦的毛,炎鸦仿佛是回应般哼唧了几下,显得没什么精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林子月叹了口气,“以后……恐怕还得多麻烦你了,要是有机会我一定送她去冥界一趟还你自由。”

  “你怎么在这儿!?”冷鬼王显得非常惊讶和不解,眼神在罗狄身上转了一圈后落在她身后林子月身上,“你又在搞什么鬼!她身上怎么会有罗狄的便携传送点?”

  罗狄死死盯着冷鬼王,一边活动着胳膊和手腕,一边一步步向他的方向接近,看到来势汹汹的罗狄,冷鬼王居然表现得不安起来,刚才还肆意风发和轩辕煜与林子月对战的他,此时看上去有几分胆怯和愧疚,似乎完全不想跟罗狄动手。

  “等等啊罗狄!你先听我解释!我没有想跟你隐瞒那谁的下落啊,我没——”冷鬼王有些慌乱地摆着手,结果罗狄完全不听,只是几步间就闪到了冷鬼王面前,右手一把就拽住了冷鬼王衣领,明明比冷鬼王矮了半个头的她,却硬生生把冷鬼王提了起来,冷鬼王却根本不还手,任由自己被提着。

  占用林子月身体的C满脸疑惑,看着罗狄跟冷鬼王两人在一片狼藉的空地中央,似乎压低声音说着些什么,但是这个位置根本听不清,不过看样子冷鬼王完全是一边倒,那个罗狄……似乎也是当初六人人选之一啊,虽然不知道在盒子里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盒子被破坏后他们经历了什么,但看上去冷鬼王一脸理亏的样子,难道说罗狄跟冷鬼王之间有什么过节?这种看不透的感觉真不舒服,但是自己现在早就没了很久以前的力量,一丝残魂也无法参透什么未来,也只能把以后的六界交给这些人了。

  C低头瞥了眼窝在怀里的炎鸦,心里一声长叹。

  还得再多点时间,还不到时候,她,林子月,还不到能接受L这个身份的时候。

  先让事情自己进行下去吧。

  数十分钟后,罗狄拖着被她揍了一顿的冷鬼王,冲狐族长老道了别,并澄清此次通缉实数误会,给狐族带来的不便之处,六合小队在之后会有所补偿,她先带着罪魁祸首离开去处理正事了,还希望长老对于几人造成的损害清点下,若是有需要赔偿的部分尽管通知六合女皇,报上她和冷鬼王的名号就好。

  冷鬼王很不满地揉着自己青肿的眼睛说:“你下手好重啊!?要不要这么凶残?我没觉得你以前有这种暴力因子啊!”

  “我是为你好。”罗狄面无表情地拿出塔罗牌,在自己面前虚空架起一扇门,门内泛着空间涟漪,仿佛有无形的水在流动一般。

  “那也不至于全朝脸……嘶!好痛!”冷鬼王似乎碰到了脸上的疤痕,“我就不能强行修复吗,这样还怎么见人……”

  罗狄瞪了他一眼:“你要是修复了我就不带你去冥界找雷邪了。”

  “哦……”冷鬼王很不甘心地应了一声,罗狄很不耐烦地揪着他领子就往门里拽,结果却被另一人喊住了。

  “两位!请稍等下。”林子月抱着炎鸦走到两人身边,一旁的大长老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她,居然连六合小队的人都敢拦,这个女人身上那分魂的胆量够大。

  罗狄倒是看着她的时候,脸上表情柔和了些,带着点歉意地笑笑:“抱歉啊,这个杀千刀的给林子月似乎惹了些麻烦,他虽然是鬼修但是没有分辨灵魂的视线,归根结底就是能力还不足……”

  “我想说的倒不是林子月的事情,而是你们六个人现在的力量看来,应该已经足够前往深渊马戏团了,之后一旦六界有什么事,我还希望你们能出手相助。”

  冷鬼王不屑地挑了挑眉头,斜眼看向附在林子月身上的C:“就算六界毁了我都不稀罕,但是二木肯定不愿意,所以这点你不用担心,那家伙对于女皇的责任感爆棚,任何会危害到六界的事情她都会去拼命。”

  林子月点点头,说:“那真的拜托给你们了,这孩子我之后也会送去深渊帮助度过难关,但是现在我还希望你们能不要来找她,她的心性还有所不足,必须得经过更加多的历练才行,不然她的灵魂力量一旦释放出来,可能只会带来灵魂的解体。”

  罗狄似乎想起了什么,露出恍然的神色:“照你这意思……她不是独立的灵魂个体!?”

  “啊……所以是跟二木那么像!”冷鬼王也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难怪二木的灵魂残缺到没有了感情的程度,又是因为你在搞鬼!?”

  “这么说也没什么错……我也有自己很重要的人而已,都是有私心而已,你也很清楚吧。”被直接戳出隐情的C有些不耐烦地回道。

  冷鬼王冷哼一声,但是却没有再冷嘲热讽,撂下一句话后头也不回地钻进了塔罗牌搭成的门:“这次我就当没见过你,我会跟女皇说误报的!”

  罗狄也冲林子月挥挥手:“你是C也好,是丑角也好,是附在轩辕身上的残魂也好,其实跟我都没什么关系,六合的事情你能安心,世事自有其命数,你所担心的东西我也预测过,但是完全看不到,所以……”

  “恩,一定有所能被改变的可能****。”C笑了笑,仿佛放下了某种重担一般。

  罗狄也走入了那扇门,在她的身影消失在里面后,那扇门仿佛被吸入了空洞般,在空间中凝缩成一点后,彻底消失不见了。

  在林子月出示了狐仙令以后,狐族长老虽然有不情愿的地方,但还是将苏九九身上的限制解除了,但是却并未以贵客之礼相待,而是明确表示了送客的意思,并交代苏九九护送几人离开,也是相当于给了她赦免令,大长老没有赶走苏鸣,但却暗示苏九九快点带着林子月和昏迷不醒的轩辕离开,但是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霍眀居然提出要去送送他们。

  二长老听到霍眀这么说,立刻不安地拉了下霍眀的手,问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霍眀拍拍他的手背,转向大长老说:“大师傅,我知道你们一直很想保护我,也将狐族的未来寄托在我的特殊能力上面,但是今天的事情让我有些不甘心,这种对于自身信念的动摇,会在狐族彻底成年的时候化为心魔不是吗?如果我不能克服,就没有意义了啊。”

  “但是这跟你想去送他们,没有任何联系吧。”大长老又开始捋起自己的胡子,虽然脸上摆出的是不满,但是眼里却带着欣赏看向霍眀,这还是这孩子第一次勇于站出来,提出自己的想法,虽然霍眀小小的脸上还满是血痕,但是眼中的光芒却十分坚定。

  “我、我想去人间看看!”霍眀一咬牙,不由得高声喊了出来。

  大长老面色低沉得能凝结出水来,似乎下一秒就可能爆发似得,满脸严肃地盯着霍眀:“你可想好了?说不定你就死在外面了,那我自然会将你从族里除名!当世界上没有霍眀这狐族的存在!!”

  “我不后悔!我……我之前……在那些力量震动中流的鼻血……明明那边那两个看上去很虚弱的灵魂都没事,我为什么就会受到影响?我既然自身有所不足,那么……我就想出去看看,去外面的世界进行修行!我想去见一见不一样的世界!”霍眀攒紧了拳头,在大长老的威压下,一句句地将自己的心情讲了出来。

  大长老沉默了片刻后,脸上忽然一变,带着感慨地笑了笑:“我会允许你去的,总有一天你也得去外面历练啊,但是现在还不行!”

  “啊!?为什么!!”

  大长老一拐杖戳在霍眀毛茸茸的狐狸尾巴上:“这不是废话嘛!难道你还想顶着尾巴和耳朵出去丢人现眼嘛!想出去?先给我好好修行!!”

  一旁的苏九九和二长老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之前一直笼罩在这里的压抑气氛终是一扫而空,而附身在林子月身上的C也是不打算久留,自然跟着苏九九和背着影子的苏鸣前往森林深处,去传送点离开狐族的领地。

  大长老看着几人被掩在森林里的背影,随着几人渐行渐远,霍眀脸上也终于露出了失落的神情。

  “大师傅,那两个人就是人类吧?”

  大长老笑了起来:“你倒是很机敏嘛。”

  霍眀被这么夸,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后脑勺,红着脸也笑了起来:“因为很奇怪嘛,感觉就像是混合了很多异样的气息,既有灵气又似乎有邪气和恶意的灵魂,那味道真的很奇妙。”

  大长老拍了拍霍眀的头,说:“你一定要小心,你的能力相当特殊,若是有出去的那天,千万不能随意告诉他人。”

  霍眀不解地捂着自己的鼻子,又想起林子月贴心地帮自己止血的时候,脸上又红了几分,而一旁的大长老没有注意到霍眀的异样,此时他在担心的,是苏鸣和苏九九的事情,纵然那人拿着狐仙令,可是似乎并没任何要交代给狐族的口信,那又为什么会拿着东天狐族的狐仙令呢?

  或许之后也得再度联络苏家姐弟,让那两人好好问问这个拿着狐仙令的使者,到底找狐族有什么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