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幻世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副本

幻世传记 LIn子邪 5116 2015.10.06 06:14

    “包子,你提到幻世的副本那么激动,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啊?”在两人前往云归城副本传送区的路上,林子月忍不住问了起来。

  结果这一次八卦热情的包子打死都没松口,弄得林子月怪郁闷的,两人相处这几小时闲聊过后,自来熟又直率的包子她已经挺了解了,以包子这性格居然还能憋住不说,这反而让林子月充满了好奇。两人笑着随便闲聊,终于到了副本区门口,包子才问起林子月想玩什么类型的副本。

  “类型?我还真的不了解,你决定吧。”

  “对哦我忘记跟月影你说了,幻世的副本,是根据人数大小来安排的,小副本从三人到七人不等,中型副本十人以上,二十人以下,而二十人以上的则全部是大型副本,副本地图和类型则是随机的,被传送进副本后就能根据系统给出的任务来完成副本,副本的话也有难易度,依次是简单,普通,困难和特殊,不过所有的副本都要通过或者全灭后才会显示出难易度,这样一来就算是最简单的副本,也有可能因为玩家的举动,而在进行过程中被弄成困难剧本,所以大家都说这副本分级压根儿就是个伪分级,根本没用,奖励也是按副本完成度来分发的,有时候完成一个简单副本还不如完成一半困难副本给的奖励多,所以挺乱的。你说是吧?”

  是啊是挺乱的,林子月听包子讲了这么一大串,心里暗自吐槽。

  在繁华的市中心,林子月跟着包子进了一间没有任何标示的大堂,大堂中央延伸出五条路,一条是她俩进来的路,三条标注着不同类型的副本,还有一条什么都没写,林子月问了包子,才知道那边是从副本传出来后的路。

  两人一起顺着小型副本的那个通道走到了一个传送阵前,身边时不时有玩家踏进传送阵,然后白光一闪消失在上面,包子跟林子月解释起来,只有组队的队友会被传送到同一副本,然后拉着林子月,两人一同踏进了传送阵。

  林子月又体验到了脱离槐村副本时,那种飘忽不定的失重感,但很快她又脚踏实地,她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困在一个立方体型的房间里,目测房间长宽高有七米左右,而此时房间里除了她,还有包子,以及另外三个人。

  “哎哟,有美女啊!美女你叫什么名字,缺不缺挂件啊?交个朋友呗?”一个看上去有几分稚嫩的少年这样说着,几步上来凑到包子身边转来转去,他脸上漏出来那种兴奋劲儿看得林子月满心鄙夷。

  结果这个戴着牛仔帽穿着牛仔靴腰间配着手枪的少年,还想往包子身边再近一点的时候,他边上的男人一伸手就将他拽了回去,然后轻轻在他胸前戳了几指,少年立刻凝固在原地,男子此时才转向包子和林子月,他一身武侠小说中常见的侠客装,恭敬得抱拳道:“在下葵花点穴手,你们可以喊我老葵,这是非常帅,你们可以喊他小衰。”

  “哈哈,小衰,这名字挺适合他的,月影你说是吧?”包子没心没肺哈哈得笑起来,凝固在原地的小衰看得眼睛都直了,“我是一笼肉包子,你们喊我包子就可以,这是林中月影,我习惯叫她月影,你们爱叫什么叫什么吧,月影很随和的,不会介意啦!”

  林子月稍微笑着点点头,然后三人转向屋里最后一人,非常帅同学因为还被点了穴,动弹不得,所以只能“呜呜”吭哧着,但是没人打算管他。

  屋里最后一个男子戴着眼镜,穿着一身黑色西服,面色冷峻,眼角绘着片深紫色的花瓣,身上斜挎着一把长剑,注意到三人的目光后,才很冷傲得说:“一剑长梦。”

  接着老葵抬手把非常帅的定身解开了,无视少年幽怨望向他的目光,他跟包子一见如故得就游戏经验聊了起来,系统给出任务准备时间还有3分钟,大家彼此介绍完还有点空余的交流时间,老葵和包子热切地聊起来,而非常帅在两人身边团团转,于是林子月便开始挨个试着,对屋子里的人使用刚学会不久的鉴定术,结果在牛仔打扮的非常帅身上,“叮,鉴定失败,玩家”,在点穴手老葵身上,“叮,鉴定失败,玩家”,当她转向一剑长梦,林子月顿时犹豫起来了,她不太敢去鉴定这个冰块脸。

  偷偷瞄了几眼,冰块脸正盯着对面的墙壁,一脸无聊得发呆,于是林子月对他使用了鉴定术,“叮,鉴定成功,一剑长梦,21级,无异常状态,同副本组队中,公会:七宗罪,佣兵小组:无,杀气:3,左手武器:无,右手武器:无泪剑。”

  然后冰块脸转过头,正好对上她好奇查看的目光,接着冰块脸居然起身向她这方向走来。

  正当林子月手足无措时,系统提示音传来:

  “叮,副本准备完毕,任务开始:匣子里的怪物”

  与此同时,一道门从冰块脸刚刚离开的地方出现了,林子月惊讶得瞥了眼一剑长梦,但这个人依旧挂着张冰块脸。

  “怪物啊,看来是要战斗了。”包子顿时警惕起来,拉着林子月把她拽到自己身后,“月影等级最低只有13级,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战斗能力,所以等会遇到什么,要站到我身后啊,老葵26级,小衰22级,一剑21级,看大家都有武器能自保,那我就不会特别照顾你们啦。”

  老葵和小衰顿时有点毛躁得喊着“不用女人保护”之类的话,一剑依旧一副冰块脸,但是却拔出了剑,看到那剑身的时候几人都怔了下,那剑身上有紫色的光芒在游走,一看就知是极品。

  “小哥剑不错啊,看上去挺厉害的!”直率的包子和老葵顿时就赞叹开了,非常帅很不甘心得撇撇嘴,觉得在包子面前拉下了面子,于是掏出自己腰间的枪嚷嚷着:“我的也很帅啊”,却被老葵和包子采取了无视政策,顿时非常帅就蔫了,看他那一脸失落的表情,林子月忍不住说:“恩,枪也挺帅的。”非常帅看了她一眼,哼唧了下,不过没什么反应,明显是因为林子月长得不够好看等级又不高,这种认同并没有对他产生鼓励效果。

  林子月心里呵呵了一下,跟着众人一起穿过那扇刚冒出来的门,门上飘着一层白光,她踏进去的瞬间还疑惑了下,这层白光似曾相识。

  然后她又体会了下失重感,发现周围场景一变,已经是个狭小了很多倍的小箱子,长宽高只有四米左右,而这时候非常令她尴尬得是,这个随机传送后,她竟然跟一剑长梦传到了一块儿。

  打开队伍频道,非常帅已经哀嚎上了。

  非常帅:你们都在哪儿啊啊啊啊啊!!!

  葵花点穴手:嘿嘿

  一笼肉包子:我跟老葵在一起,月影呢,别落单了吧?

  一剑长梦:没

  林中月影:我跟一剑在一间屋子

  非常帅:这是坑我啊?!只有我被坑了!?xx的系统!

  葵花点穴手:小孩子别闹了,大家先在随机房间里找点线索吧,小心为上

  一笼肉包子:我跟老葵都觉得这副本可能是脱出类的,解谜推理小孩子派不上用场啊

  林中月影:总之先找线索是吧?落单的自己看着办喽

  关了队伍频道,林子月跟一剑对视一眼,一剑冲她点点头,然后两人一人半间屋子得摸索起来,地毯式搜索对于一个不大的房间还是比较有效的,很快一剑冲她“喂”了一声,林子月一边嘟囔着:“我有名字的啊,我不叫喂”,一边凑过来看他的发现,居然是在墙上有一处小凹陷,刚好能容纳下小拇指伸进去。

  一剑等林子月过来看完,伸手就要戳,被林子月拽住了:“小心为上吧。”然后拿出自己的法杖,用法杖末端戳进了那个凹洞,墙纸被“噗嗤”一下戳破了,林子月觉得法杖末端似乎压下了什么按钮,然后咔嚓几声,一阵猛烈的震动从法杖上传来,与此同时,房间另一角的地板凹下去一块儿,刚好能容纳两个人略微拥挤得站在上面。林子月这时将法杖抽出来,上面戳进去的地方果然出现了许多刀刻的划痕。

  “你看吧,幸好没让你用手指。”林子月得意得看着一剑。

  “恩。”一剑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冰块脸,眼镜底下没有任何波动。

  林子月被他这反应弄得有点闷,于是也干脆不说话了,两人走到那张凹陷的地板前面,发现上面写着“真心话与大冒险”,顿时她有点难以冷静了,打开了队伍频道狂喊:

  林中月影:这什么鬼东西啊!我们找到了疑似转移电梯的玩意儿,写着真心话与大冒险,这是游戏中的极品游戏嘛!这有什么意义啊!

  非常帅:我可以问包子姐真心话吗?她相貌是不是原生态的?

  一笼肉包子:我和老葵都觉得你一定是作死原生态

  一剑长梦:走吧

  一剑发完这个消息,反而拽着林子月的胳膊,把她拖上了那块凹陷板,然后两人脚下便响起了一个有几分奇怪的系统提示音:“问题出现,你可以选择回答,或者是不回答~尴尬的问题就出发去冒险吧~那么提问:你是队伍中的背叛者吗?”

  林子月没反应过来这问题,随口喊道:“不是。”然后系统提示音响起:叮,玩家林中月影已发言,林中月影发言为真话,请各位继续。

  顿时队伍频道又喊起来了,非常帅和包子大呼小叫中,对于副本之前和怪物战斗的猜想全被推翻了,老葵老神在在得安抚起那两人来,显得异常可靠,不过这么一来大家就觉得,这副本八成就是要找出扮演怪物的玩家,接下来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很重要了,而选择回答真心话将自己暴漏,还是进入未知的大冒险,都将由玩家自己决定,恐怕这游戏难就难在,两人一组的话,还有一个落单的,几人信息不能共享,若是问道不想回答的问题,要连累自己身边的人一起进入大冒险,因为包子和老葵找到凹陷板的时候试了下,如果只有一个人站上去,系统并不会触发任何问答。

  一笼肉包子:那大家遇到的问题和自己的回答都共享吧,实在有隐私不方便回答的,两人商量后尝试下大冒险应该也没关系,你们说是吧?

  林中月影:我刚才的问题问我是不是队伍中的背叛者

  一剑长梦:她回答不是

  非常帅:诶你个死人脸还挺会打掩护照顾人啊,难不成看着冷冰冰走冷酷型,其实是同道中人?

  葵花点穴手:小衰别打岔,维护队伍频道清净,接下来大家就发问题和答案好了。

  林中月影:行,那你们也开始吧

  葵花点穴手:其实我刚才和包子上去试了试……系统问我俩“敢不敢直面自己的恐惧”,挺坑爹的,我俩还都没回答呢

  非常帅:诶诶诶诶那你们怎么回答的?包子姐肯定怕了吧?

  林中月影:这问题太主观了吧?这个没真的遇上那种情况,谁知道会怎么样啊?

  突然一声系统提示传来:叮,玩家一笼肉包子已发言,一笼肉包子发言为真话,请各位继续。

  葵花点穴手:包子我服你,是条汉子,女中豪杰!她回答了是

  一笼肉包子:老葵你该回答了。

  但是接着一声系统提示传来,其他人都是一惊:叮,玩家葵花点穴手已发言,葵花点穴手发言为假话,葵花点穴手失去在队伍频道中共享信息的资格,葵花点穴手和一笼肉包子即将进入角斗室,请各位继续。

  队伍频道顿时传来了包子的一句:“吾曰!!!!!”

  然后再没了消息,林子月担忧得望向身边的人,结果看到那张冰块脸,心里的担心被郁闷替代了。

  林中月影:包子加油!我们先继续了!

  非常帅:老葵别死啊!!!

  一笼肉包子:真?有怪物!我们被传板子送进到怪物上方了!马上就要下去战斗了!你们先继续探索!

  林子月暗暗咂舌,一笼肉包子都这样了还有时间先发消息,也是挺艰苦的,于是她转向冰块脸:“该你回答问题了,那个背叛者问题。”

  结果她迎来的是长久的沉默。

  “恩……一剑长梦?”林子月以为他没听到,看到一剑转向她,又补充了句,“你是背叛者吗?”

  长久的沉默。

  等等大家我似乎找出了队伍里的背叛者了……林子月突然这样想着,打开队伍频道,手在半空想把这句话打出来发到队伍里,却看着那张没有表情的冰块脸,不知道这到底对不对。

  “我说,一剑啊。”

  “……”

  “你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林子月果然还是觉得不能这么随便下判断。

  “我……”一剑咬着下唇,冰冷的脸上漏出一丝苦闷。

  “走吧,去大冒险看看,说不定能跟包子她们传送到一起帮忙呢。”林子月苦笑着,这个又冰冷又任性的家伙还真奇怪,不过或许每个人都有隐私吧,毕竟这些问题太主观了,假如一剑因为个人原因对大家隐瞒了什么,比如他有别的或者他对这副本有所了解,但是因为系统限制不能说,这样也可能算背叛了大家……等等,对副本有所了解?

  林子月想起他之前倚在墙壁上,却偏偏在游戏开始前从那扇墙退开了,然后那扇门就出现了,可是墙上的机关怎么解释呢?难道说是因为游戏中,他不在乎损失那点体力值所以直接下手,这么说来机关也是他找到的……

  “一剑,不用犹豫了,选大冒险吧,你要是没办法说就算了嘛。”林子月此时觉得,这家伙一定是因为以前玩过类似剧本,知道了什么捷径却不能说,所以觉得自己成了队伍里的背叛者。

  而在这一刻,阿斯蒙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流下,他握着无泪剑,心中满是泪水。

  他知道自己确实是背叛者,尤其是对于跟自己同组这家伙来说,只是不折不扣具有危险的卧底,这次赶上了剧本机会,他就让老烟帮忙把自己安排到这剧本里,但是他没想到,剧本比他想象的坑爹太多,队伍里有背叛者就算了,自己这个真正的背叛者到底算不算背叛者啊,他的眼镜都快被这状况坑碎了,理智思考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

  他只有两个选择,是与不是,但是林子月直接给了他第三个选择,大冒险。对于一向心高气傲的他来说,被目标所指引或者解救,是相当丢脸的事情,如果林子月没用那种体贴的口吻说出大冒险,他可能会先提议试试大冒险,能不能帮帮包子他们,从而避开回答问题,但林子月先他一步提出来,他顿时凌乱了。

  阿斯蒙的内心是崩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