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山河代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山河代序

端咖啡

  • 仙侠

    类型
  • 2019.08.07上架
  • 34.62

    连载(字)

1444位书友共同开启《山河代序》的仙侠之旅

舵主墨池鱼 学徒小枫子魏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老道

山河代序 端咖啡 3659 2019.08.06 09:49

  浩浩荡荡的汉水日夜不休的流过东津村,在下游汇合江水,绕过数座青峰,向东奔去。

  时值腊月春节,东津村里不少人家张灯结彩,家家户户门口高挂灯笼,再穷那家也得置办点儿彩纸装点,重新糊一糊门脸窗棂,在这大好的日子里沾沾喜气,只盼着为来年的生活讨个彩头。穷也好,富也罢,辛辛苦苦熬过一年,祖祖辈辈的规矩便不能忘。

  岁末年终,人们有了闲暇,又有点积蓄,乃是娱乐的好时机,有人抖空竹,有人唱高腔,还有些不务正业的,行些赌博事,骗取钱财。而邻里周边一些身怀绝技的手艺匠人和说书先生也趁着这闲适的日子,走村窜乡,卖艺讲故事讨点彩钱。

  临到正午,东津村中打谷的空地上就围着一堆村民和十几个小孩,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位老者说话。

  那老者满头白发,一席灰布道袍,下摆沾着些许泥泞,正说着“山中观棋”的事:“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那黄鹤山夹在汉水与江水之间,绵延千里,数百峰头,个个看着不高,但树常青,云不散,想来山中仙人不知凡几......话说这黄鹤山下有一户姓叶的人家,兄弟两个,大的叫叶同,一直安分听话;小的叫叶青,从小就调皮捣蛋......”

  这老者开始说到神仙,村民还听得云里雾里,接下来说的都是村中的寻常琐事,村民们听得十分感兴趣,只觉得村中就有叶青这么一号人。

  “刚才说到叶青送走孤母,被兄嫂赶出家门上山砍柴。这天上风雪呼啸,地上湿滑泥泞,山上野兽众多,身上衣裳单薄,真是一不小心就会送命。好不容易砍了一担柴,下山时却迷了路,走来走去就是下不了山。眼看天就要黑了,他得赶紧找个地方避避,在山上兜兜转转,正好拐过一块大石,眼前出现一个山洞。洞口两颗青松,一左一右相互掩映,把洞口遮蔽得严严实实,要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叶青走进山洞,洞里灯火通明,有两位长者正在下棋,他便将柴火和斧子搁于一旁,想问问能否借地休息一晚。可他刚走过去,就被石桌上的棋局吸引,站在一旁观棋,看棋局变幻,竟忘了返回。等他忽然惊醒,棋局和两位长者都已不在,才发现自己的柴火已烂,斧柄已朽,下山后更是一片茫然,所在的村庄早已变换。经打听,自家的亲人竟早已成了几代人的先祖了。原来他在山上是误入了仙境。

  可谓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百年呐。”

  故事曲折离奇,老者一唱三叹,听得村民无不悠然神往。

  “接着说那布下珍珑棋局的两位仙人,当晚在点化了叶青之后,就任棋局自行演变,下山而去,独留叶青在洞中观棋百年。其中一位正是黄鹤道人叶斯人,至于另一位仙人,诸位肯定都想不到,乃是叶斯人的灵兽仙鹤所化,已成人形,更通人性。话说这世上的飞禽走兽,也是有灵之体,有些悟性高的,已能和我们人类一样修炼成仙。叶斯人和这只仙鹤大道同途,因缘际会,乃双双成仙,从此形影不离。叶斯人得道飞升之后,回南疆看望自己的子孙后代,没想到发现百越蛮荒之地动静不小,数百种妖兽有入侵南疆之象,于是决定和仙鹤一起阻止妖兽入侵,保护南疆众生。途中偶遇叶青,叶斯人掐指一算,知道这人是自己的后代,且品性纯良,爱兄敬嫂,才出手点化于他。”

  由叶青讲回到神仙,见村民听得顺畅,并无障碍,老者接着讲道:

  “叶斯人和仙鹤下山之后,组织当地各派仙家,共御百越妖兽。那一场仙妖之战,各派仙家尽出,各种法宝尽毁,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声,我们凡人也是遭了大灾,十不存一。叶斯人一看,这么打下去,人间就要绝种了,于是牺牲了自己,使出了威力绝强的一招,毁天灭地,将百越妖兽尽数斩杀,才换得现在的和平。大战之后,叶斯人法力耗尽,阳寿不多,于是让仙鹤背着他往东而飞,去海上寻找续命的丹药去了。而幸存的仙人凡民,感念叶斯人的恩德,在山中修筑了黄鹤楼,既是纪念仙人,又能镇压妖邪。

  可谓是:斯人已乘仙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

  偌大的谷场一片安静,村民们见老者久不说话,才知故事讲完,“啧啧啧”的回味了一会儿,有人茫然问道:“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老者咳了一声,说道:“那是自然。人间之上有诸多神灵,掌管世间万事。东有玉皇大帝,每日用玉辇载着太阳从东方升起;西有王母娘娘,夜晚使青鸟衔着太阳回到东方。北境有玄武大神,支撑着天柱不倒,妖魔鬼怪就祸乱不了人间;南疆有龙王老爷,管理着江河湖海的禽兽鱼虾,风调雨顺,人们才能安心生产,安居乐业。至于电闪雷鸣、风雪雨露,乃至山川河流、土地灶台,都有神仙各司其职;中原各地界都有仙人门派坐镇护佑,人间方能不乱。”

  有个村汉插话道:“正是正是,那年我们出村寻活干,在山上遇到一只大虫,力气又大动作又快,几个好手都被那禽兽咬死。眼看我们剩下的人难以幸免,幸好经过一位下山的道爷,把剑丢出去飞到天上,道爷手指这么一转,那大虫的头就被割下来了。我们正要上前参拜,结果那道爷原地就那么一转身,就飞上天不见了!”

  他边说边比试,手舞足蹈,人群中不断发出“哇”的惊叹,老者抚须含笑不语。

  这时有个苍老的声音响起:“王麻子,我家的苦娃子就是那次...去的吗?”

  听到这话,那村汉局促起来,小声道:“可不是吗...”

  “那你们回来的人为何都说他是失足掉下山?”苍老的声音透露着一丝悲凉。

  “我的大爷,”村汉争辩道:“苦娃子身子都被大虫吃了,你叫我们怎么给村里人交待?说是神仙搭救怕你们不信,再说我们自个也是好多天都找不着魂...”

  人群里一声叹息,这村外的世界十分凶险,每年出去的人十个只能回来八个。虽有神仙保佑,但凶禽猛兽常有,而过路的仙人道爷不常有,还是守着这小山村,好好过日子,哪也别去。

  又有人问道:“神仙管着咱保护咱,那咱怎么没见过神仙啊?”

  老者捋了捋打结的胡子,意态犹足的说道:“既然是神仙,自然是不好与我辈凡人打交道。仙人们都在山里面修炼,仙鹤拉犁种灵药,神龟加柴炼仙丹,吸风饮露不眠休,乘云驾雾走四方,我们凡胎肉眼怎么看得见呢?”

  ----------

  这时有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老爷爷,叶青后来成神仙了吗?”

  老者低头一看,问这话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的童子,他笑呵呵的说:“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孩有点害羞,低头小声道:“我叫杨行,太行山的行。”

  “你还知道太行山?”

  “也是故事里听的,一个老爷爷把山都移开了。”小孩不好意思的说道。

  老者笑了笑,知道那是“愚公移山”,他对杨行说道:“那叶青赡养孤母,善待兄嫂,平日里心向大道,才会有这山中奇遇,后来自然是入了仙班。”转身又对在场的村民说道:

  “各位须谨记:平生莫做凶恶事,举头三尺有神明。”

  村民纷纷点头称是。

  老者拿出拂尘掸了几下,拱拱手说道:“老道从山中来,往山中去,途径此村,只觉人情深厚,于是驻足传道。这里有些金符,留给向道之人。正是:

  新春正月二十三,山中仙人炼仙丹。家家户户贴金符,一年四季保平安。”

  话刚说完,身后出来一童子,托出一个木盘,上盛一叠符篆。众村民有人拿出三文五文,放入木盘,拿走一张符篆。一会儿盘子便空了,得了百把文钱,老者将钱装入囊中,掏出一把糖朝天一洒,引得孩童争抢,众人便在笑闹中散去。

  ----------

  那杨行却并不管地上的糖,只盯着远去的道人。他旁边站着一个小孩,高大壮实,衣着整齐,颈上挂着个金项圈,显然在家中十分受宠。杨行对他说:“虎子,我们去看神仙!”

  那个叫虎子的孩童左右望了望,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挪步。

  杨行见老道和童子要走远了,顾不上同伴,自己先跑着去了。

  杨行追着老道跑了好大一会儿,每次眼看就要追上,那老道拂尘一摆,又不见了踪影。幸好他对村中道路十分熟悉,追到村口,果然又发现了那老道的身影,正出村而去。

  追出村外,不一会儿,已离村远了,那老道的身影又不见了,再往前就要进林子上山了。他还从未独自上山过,不禁心里害怕起来。正想转身回去,忽然眼前一花,那老道出现在面前,笑吟吟的问道:“小娃娃,你追我做什么?”

  杨行愣了,不知老道从哪冒出来的,他手足无措,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我...我想做神仙!”

  “呵呵,”老道乐了,说道,“你想做神仙,我也想做神仙,却不知如何才能做神仙。你知道怎么做神仙吗?”

  杨行半是着急半是害羞的说道:“你就是神仙,我求你收我为徒吧?”

  老道袖手围着杨行转了一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神仙?”

  杨行说道:“你...你会说叶青和仙鹤的故事!你见过神仙!你也是神仙!”

  老道又呵呵一笑,说道:“我的故事是编的,是为了教人道理,再赚点铜钱。我今天讲了山中观棋,明天还要讲黄粱一梦,就在西边的梅花村,你来听么?”

  杨行听老道说他不是神仙,顿感无比失望,低下头,眼泪都要滴下来。再抬起头,刚想说话,却发现老道已经不见踪影。

  明天要不要去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