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黑夜之露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九公子韩非 2171 2019.11.20 23:59

  花了足足一天的时间,林彧终于将整张藏宝图临摹了出来,只不过,藏宝地的入口,宝藏的藏匿地点全被林彧标注了出来,但是在稠密的线路中如何将两点连接在一起,以及宝藏具体的位置却是不得而知,不过,本就是意外的收获,现如今没有其他线索,暂时放下这桩事倒也无妨。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把这块和田暖玉交还给豫津了。”林彧说道。

  到底是他人之物,而且价值贵重,如果丢了,林彧可担待不起责任。

  “且慢~”赖药儿忽然叫住了林彧,“以我的判断,这块玉佩不仅仅藏着这一片藏宝图,更是打开宝藏的钥匙。如非必要的话,还是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保存为好。”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这个宝藏的其他资料,所谓的宝藏,对我们而言遥遥无期啊。”摊了摊手,林彧稍显无奈。

  “如此,倒也是。”这中间的人情,赖药儿也不是不通,思来想去,也认可了林彧的做法,“你若是前往言府,捎带我一程,我去一趟药铺,给郡主选上一些药材。”

  一听这话,林彧不由得笑了出来,“现如今,你可是越来越像我家中的‘御医’了啊,哈哈。”

  赖药儿对药理了解极深,若是随便遣派下人前去抓药,还真不如他亲自前往来的靠谱。林彧便捎带上了他,直到马车来到回春堂,才放他下马。

  “回头的时候,要我过来吗?”林彧掀开帘子,问了一句。

  “这就不必了,我自己回林府就好。”

  等到林彧的车马慢慢消失在视野中,一个矮小的身影慢慢出现在了赖药儿的身后。

  二人眼神交汇,各有深意。

  进入了回春堂中,赖药儿开始亲自挑选药材,而金不二仿佛也如同前来买药的客户一般,恰巧跟赖药儿走在一起,说着什么。

  “赖神医的早衰症,看起来控制的不错,居然放弃了这黑夜之露,也要保全林彧~”早前,金不二曾以七大恨之中的黑夜之露作为诱饵,与赖药儿商议,将林彧引至指定地点,然而,赖药儿却并未与林彧提出此事。

  “黑夜之露固然对我极为重要。但是现如今雪山之火天山红色雪莲正在宫中,倘若林彧出事,我绝无可能前往宫中取得,自然,我也不会允许他出事。”赖药儿的脸色变得十分的艰难,早衰症,七大恨,是压迫在他脑神经上的一块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

  “我道是赖神医顾念情义,不舍得呢?原来只是顾念宫中那串天上红色雪莲。也罢,既然如此,我便与你直说,我并非想谋害林彧,至少现在是不愿。只是有件事,可能我需要与林彧商议,合作,当然,林彧没那么容易答应,若是你促成此事,我自当将黑夜之露双手奉上。”金不二身为黑道阎罗,自有独到的手段,轻易,便说动了赖药儿。

  只是,促成林彧和金不二合作,何其难啊!

  六年前的案子,虽然波及到了言府,先皇后言氏自刎而死,言氏一族也大受打击,但是毕竟几代为官,劳苦功高,言侯本人当年也曾力挽狂澜,救万民于水火,不管是萧景禹本人还是百官对于言侯都是极为敬重,是以,言氏嫡系这一脉爵位,封赏虽然削弱,但并未根除。

  只不过,彻底退出大梁的朝局是在所难免的。甚至于言侯带着家眷都退离了金陵城中的林府,住到了城外的一处庄园中,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顺着崎岖不平的山间小道,马车驶过了一片茂密的松木林,在起伏连绵的山麓边上,马车停了下来。

  在林彧面前,出现了一栋半隐藏在绿荫中的小木屋,此处便是言侯清修的所在。

  自报家门之后,林彧便被门卫请进了庄园之中,这儿真的是空旷得很,林彧忍不住询问道,“言侯爷住这而。。。是不是偏了点?连侍女都没几个。”

  “侯爷喜欢安静,他讨厌人多嘈杂。所以,自打搬到这儿来,也真的很少有人前来拜访。”

  来到一处小屋门口,门口的护卫敲响了小屋的门。等了一下,门便打开,开门的是一个苍老却又秀致的男子,淡淡的秀眉,苍白的肤色,一脸的平静,正是当今的言侯。

  林彧跟在他身后进入了木屋内。进屋就感到一阵热浪迎面扑来。

  小木屋在外边看来甚是粗糙,但里面看着却很舒适。墙角也有烤火取暖。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毯,墙上挂着几把样式质朴的刀剑,文案上摆着一堆书籍,整个房间洋溢着一股暖烘烘的气氛,在这寒冷的冬日里,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小侄林彧参见言侯!”林彧恭敬地说道。

  “镇抚使大人不必多礼,是言某该恭喜大人。小小年纪便深得皇上器重,将来必定能子承父业,成为新的护国柱石。”言侯爷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虽是夸奖,却隐隐透露着一些不满。

  当年,言阙和林夑也是亲如兄弟,萧选能够当上皇帝,二人皆有从龙之功的。

  “今日小侄前来,一是为了探望言侯爷,顺带送上一些小小的礼物,二来也是完璧归赵,前几日,豫津在林府做客,不慎遗留下一块玉佩。若是寻常玉佩,不贵重的话,待那次相遇了再还给他也是一样,只不过,小侄却发现这是和田暖玉,价值连城,这才连忙送还过来。”林彧微微低头,谨慎的说道。

  言侯穿着一身青衣便袍,风神俊逸,此次是言豫津叨扰在先,他的口吻稍微温和了些:“这块宝玉,乃是太皇太后所赐,一直都贴身收藏,居然也能弄丢,看起来,我真得好好管管他了。镇抚使大人,还请多多包涵。”

  “说起来,也是聊天过程中,小侄恰巧提到了和田暖玉的事,豫津这才摘下宝玉,容我观赏了一番。还望言侯不要见怪~”

  这二人的攀谈还真是有些奇怪。林彧一口一个小侄,但是言阙对他的称谓却始终都是官职,如此一来,林彧对言阙的称呼,也不好更改,以免冒犯了对方。

  哪怕是司马雷,廖庭杰这些人,言阙的称谓都不至如此梳理。看起来,当年的事,心结一直都存在着。

  只不过,称谓虽然生分,但是言阙的口吻却慢慢的好转。要说一句冤有头债有主,他记恨与萧选,记恨于萧景禹,甚至记恨于林夑,都恨不到林彧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